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一百二十八章 施公子(下)

    张小萌从议会山石阶上走了下来,依然不习惯穿高跟鞋的她,此刻的脚步碎而快,黑框眼镜外的眉眼间有着淡淡忧虑。

    做为青龙山反【zheηgfu】军驻s1的重要工作人员,她已经在议会山工作了几年时间,联邦新闻媒体虽然还时常采访她,把她称为青龙山之叶,但早已不似当年那般夸张,也没有人知道,她这几年已经在暗中将那位传奇情报领袖的工作全部接了下来。

    “我不管危险有多大,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他们两个人找到。”张小萌表情忧虑中夹丝坚毅,对电话沉声说道:“这是命令。”

    就在今天,青龙山在联邦内部的那【pian】深海忽然有了一些令人不解的波浪,如今的她是这【pian】深海的看护者,但非常清楚深海里有些大鱼是她无法掌握的人,比如那位向来对她很有意见的施清海,但问题在于,来自所有情报渠道的回馈,似乎都在预示着,这【pian】波浪就是冲着那条大鱼而去。

    坐上专业,张小萌眯着眼睛盯着窗外的街景,实际上却是盯着透明的玻璃镜【pian】。

    青龙山四科的工作效率果然出色,不到十分钟,最新的情报就递了回来,一排字符悄无声息地出现在黑框眼镜的正中。

    “施清海在哪里?”

    穿着灰色风衣的张小萌,脱掉小臂上的长手套,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甚至没有看站在房间角落里的那个人,说道:“我的时间不多,希望你抓紧一点。”

    四名面容普通的男子握着手【炝】分别控制了房间的通道,被逼站在房间角落里的那个中年男人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就是衣衫前染着一些烧烤酱汁的痕迹,还有一股子葱花味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张小萌平静地将手套放进随身的提包中,说道:“他究竟死了没有?”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再坚持就变得没有什么意义,那名浑身烧烤味的男人耸肩说道:“应该死了吧,对方的布置没有什么漏洞。”

    “为什么?”张小萌望着他,耸了耸肩,不解问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烧烤摊上归来的男人神经质的笑了笑,说道:“大家都是同事,他可以到处去泡妞,我就只能天天做烧烤,他做大事,我就只能做小事?”

    中年男人看着张小萌,嘲笑说道:“你知道不知道,他那把ac是我找到,他有很多情报,也是我找的,凭什么他就这么嚣张,我就只能当今乖孙子帮他?”

    “如果我没有记错,施清海向来习惯一个人干活儿,唯一信任的风铃就是你。”张小萌皱着眉头,看着面前这个男人,说道:“你就是这样对待他的信任?”

    男人漠然地仰着头,没有说话,直到他看到黑洞洞的枪口,呼吸才骤然变得急促起来,脖颈处青筋毕露,大声说道:“你不能杀我!”

    “我是四科负责人,凭什么不能杀你?”张小萌握着精致的小手【炝】,没有什么表情问道。

    “我呸,我们替头儿出生入死,凭什么他把这么重要的位置交给你!”男人嘶哑着声音说道:“至于杀我,我什么都没有做,你凭什么杀我?”

    张小萌耸耸肩:“出卖自己的同志,和联邦【zheηgfu】的特工合作,还需要更多的理由?”

    男人看着黑洞洞的枪口,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最终放弃,大声说道:“好了!好了!我是真没想到你们反应这么大,来的这么快,这件事情很简单,施清海是叛徒,他已经脱离了组织,所以委员会决定和【zheηgfu】合作,把他清除掉。”

    “具体的任务指令在我的电子笔里,你们随便检查,我可是有委员会的直接授权,如果不是要保密的关系,我早就说出来吓你们一跳,我【草】!”

    说完这段话,男人恼火地推开面前的手【炝】,走到冰箱前拿出水瓶,大口大口地喝水,以化解先前的紧张和此刻的窘迫。

    房间里四名青龙山四科职员皱眉互视,他们完全没有想到,委员会那些老人们居然会和联邦【zheηgfu】合作,去对付组织内最强最隐秘的那条大鱼。

    “你们先出去吧。”

    张小萌放下手臂,对四名下属挥了挥手。

    冰箱旁的男人抹去下颌处的水滴,冷笑望着她,说道:“以后做事不要太冲动,我们这些干活儿的人就像烤茄子一样,绝对不能用急火。”

    “嗯,明白了。”

    张小萌举起枪抠动了扳机,精致的小手【炝】出一声清脆的膛爆声。

    那个中年男人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倒了下去,眉心多了一个秀气的血洞,手里的水瓶四处泼洒,哐哐当当,最后落在昨天剩下的烤茄子上,将那些凝结的葱花重新冲散。

    张小萌走出门去,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下属们的表情没有任何异动,就像是没有听到房间内的枪声,警惕地走在她的四周,护送她向巷口走去。

    “许乐,施清海出事了。”

    ……

    夜晚的陆军总医院,每幢楼宇间泛着淡淡的舒服的白光。

    历届总统和前不久刚刚去逝的军神李匹夫,最后都是在陆军总医院医疗小组的注视下平静离开这个世界。白玉兰陷入昏迷多年不醒的家人,也是在这家医院的特护病房中。当年七月流火之时,郁郁在这家医院里替施清海生了一个儿子,虽然父亲一栏填的是许乐的名字。

    施清海并不知道这个细节,但他知道这是联邦最好的医院,而自己现在所需要的某些军用药物,大概只能在这里才找得到。

    在杀死六名联邦特工之后,他离开了那【pian】街区,在路上,换了一身全新的衣物,将电话手表之类任何可能被植入定位芯【pian】的东西,全部扔进了地下水道中,然后才悄无声息地走进陆军总医院的后门。

    淡淡的幽蓝光芒从那个神奇的小仪器里生,在他的上衣口袋里来自折射,没有透出织物,却成功地瞒过了医院森严的芯【pian】扫描定级。

    按照医院住院部索引,施清海艰难地挪动着小腿,走进了一间护士休息室,靠着墙壁难受地急促喘息,知道对手是联邦【zheηgfu】的人,自然不能用真实身份登记求医,而那些管理混乱的黑市医院,却又根本没有能力治疗,不,哪怕仅仅是缓解毒素的入侵。

    陆军总医院的待遇非常好,夜班护士都有自己单独的休息间,施清海当然不知道这间体息间的主人是谁,但从整齐的摆设和精巧的饰物,可以看出应该是一个很热爱生活的姑娘。

    施清海脸色苍白,嘴唇上的腊黄色看着非常诡异,他深深呼吸一声,用力撕开被血水打湿的新裤子,看着血肉模糊的弹创,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那些联邦特工从手法上来看应该属于军方而不是联邦调查局或特勤局,下手犀利,最关键的是悍不畏死,战斗力惊人。施清海在中毒之后,连续格杀数人,终究还是被击中了一枪。

    就在这个时候,休息室的门被推开了,一今年轻护士哼着歌曲走了进来,正准备脱掉粉色的护士制服,忽然间她现自己的床上忽然多了一个陌生男人,那张清秀的面容骤然变色,细微几粒雀斑似要随着尖叫声一起飞了起来。

    然而休息室内却没有任何声音响起,一【pian】安静。

    一分钟后。

    “不用害怕,我是好人。”施清海缓缓收回堵在女孩儿嘴唇上的那根食指,温柔解释道:“我知道出现的有些唐突,请你原谅,实在是有些迫不得已的理由。”

    也许是因为施清海坐的太稳,显得从容不迫,磊落光明,也许是因为他笑的太迷人,如桃花盛开于春风之中,让人生出不丝毫猜疑,也许是因为他说话的语气太平缓,轻柔地像是柳树在湖面轻轻拂动,也许只是因为施公子长的实在太英俊,英俊的程度到了没有人会相信他是个坏人,更没有人相信以他的长相还需要去劫色。

    所以那位长着几粒可爱雀斑,面容清秀的小护士,虽然刚才那瞬间已经被吓得眼眶含泪,却异常奇妙地就被一根无力的食指封住了将要脱口的尖叫声,神情渐渐变得平缓起来。

    “你好,这是我的证件。”施清海艰难地从上衣口袋里取出证件,递到小护士的面前,微笑说道:“我隶属于第一军区特种军战室二处,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受了伤,所以来到这里。”

    护士姑娘确认证件没有什么问题,警惕而不安地看着他,说道:“那我去替你喊医生。”

    终究还是不敢和一个陌生人呆在狭窄单独空间中,哪怕他长的再好看,没有尖叫已经算相当给面子,护士姑娘很想马上离开。

    但施清海不会给她离开的机会,捂着胸口,抿着薄嘴,哑声说道:“不能登记,不能让人知道…因为我执行的是秘密任务。”

    护士姑娘蹙着眉尖,紧张地看着他和他身后那把明显可见的手【炝】,脚步缓缓后退。

    施清海像是根本没有看到她的动作,低声继续说道:“你已经查过我的证件,但我的证件不能用于登记,因为那样就会曝露我的真实身份,同时我所调查的对象,在【zheηgfu】内部拥有相当大的权力。”

    “这听上去是不是太荒著可笑了?”他忽然抬起头来,很疑惑地望着她问道:“因为太像电影里面的台词。”

    护士姑娘被他抬头的动作吓了一跳,听到这句话后却忍不住笑了起来,旋即再次警惕,藏在身后的右手已经摸到了把手上面。

    “听上去确实很荒唐。”施清海苦笑说道:“现在新闻媒体都已经没有人报道这件事情,人们早就忘了。”

    “什么事情?”护士姑娘好奇问道,其实只是为了掩饰自己握住门手的动作,这是一个虽然有些花痴但足够聪明的姑娘。

    “这个不需要保密。”施清海痛苦地低声咳嗽两声,当着护士姑娘的面将手【炝】塞进被褥下面,低声自嘲说道:“我在查西林的案子,古钟号的事情。”

    一阵沉默后,护士姑娘问道:“许乐上校曾经查过。”

    “是啊,所以他被驱逐出了都星圈。”施清海沉重说道,心里痛骂着那个小眼睛男朋友。

    “可我帮不了你什么。”护士姑娘很坚定地说道:“你的伤口在流血,我坚持应该喊医生来替你包扎。”

    “护士小姐,我选择你就是在赌命,我在总医院的事情,只能你一个人知道,如果让别人知道,我赌输,命就没有。”施清海肃然望着她,一字一句说道:“如果你坚持去喊人,那能不能让我离开。”

    护士姑娘手掌轻轻扭动着门把手,看着面前这个英俊迷人的联邦军官,心情有些紧张,有些不安,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施清海所说的这些真七假三的谎言固然是关键,但刚才说过,他不会给她离开的机会,所以他直接昏了过去。

    护士姑娘愕然望着昏迷在床上的男人,看着他如花般的眉眼迅黯淡,不由紧紧握住了拳头,根本忘了转身离开。

    ……

    十分钟后。

    “少校,刚才看证件,只有公民编号,没有姓名。”

    “我们是特战室,经常需要伪装身份,所以姓名经常换。”

    清秀的护士姑娘鼻梁旁的雀斑可爱地挑了起来,她不安地望了一眼门外,又低头继续替施清海腿部的伤口止血,小心翼翼问道:“我能知道您的姓名吗?真的那个。”

    施清海舒服地半绮在护士姑娘的休息床头,微笑回答道:“我叫公子施。”

    “龚子思?好复杂的名字。”护士姑娘抬起头来,望着他微笑说道:“叫你老龚好不好?”

    施清海眯起那双迷人的桃花眼,笑眯眯极缓慢地回答道:“好啊。”

    护士姑娘这才现这个称呼有些问题,害羞地低下头去,半天没有开口说话,直到将伤口包扎结束,才抹着额头汗珠站直了身体,说道:“只是暂时止血,必须抓紧时间把弹【pian】取出来,不然会出大【嘛】烦。老……龚子思少校,其实既然你肯相信我,为什么不能相信医生呢?只要你说明任务情况,医生们肯定愿意帮你。”

    “医生最讲究规矩,怎么可能允许我不登记?再说如果住在病房里,最后还是会被人现。”施清海望着她微笑说道:“姑娘,能允许我就住在你的休息室内吗?”

    护士姑娘不安回答道:“可你的伤怎么办?”

    “能不能麻烦你夜里的时候,去取几份手术器械?”

    “你打算给自己动手术?”

    “是啊”

    “你会吗?”

    “喔,我是无所不能的公子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