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一百二十六章 施公子(上)

    杀人做饭,刑虐洗碗,战斗之余品美酒,审案过后弄琴,种花植草,雕刻绘画,他能把木头或钢铁修理出一朵花,也能拿几根玻璃试管,再去普通商店买些常见化学品,便能鼓捣出纯度极高的毒品。

    这种人是不会饿死的。做间谍,就肯定是最优秀的间谍,拿着ac,就肯定是战场上最好的狙击手,如果退伍去混文艺圈,肯定是最红的明星,去写书,作品肯定能在票榜上排第一,就算去做鸭,也一定是联邦里最贵最好的鸭。

    这就是施清海,施公子,一个出身贫寒却格外清贵的家伙。

    ……

    按照惯常想法,施公子这种人应该过着寻常人想像不到的愉悦幸福日子,然而事实上从读书时期开始,他的人生就被迫进入黑夜,那种潜藏匿行无人相伴的孤独感,其实并不怎么舒服。

    为什么会选择这条道路,当年在给许乐的那封长信中他曾经提到过一些,因为死去的双亲,因为那场失败的官司,还因为一些别的原因。

    文艺圈最俊美的男人们最后总是被现是同性恋,是因为对他们来说,要找漂亮女人实在太容易,容易到有些生腻。

    生命总是需要有些挑战性的,那么找同性去爱这种依然挑战很多人观念的事儿,自然成了他们潜意识里向往的点,就是如此。

    同理,能够很轻松活到幸福自由如意,能够轻松获得物质保障的人,往往并不如何看重物质,反而更注重精神上的追求。

    要知道革命队伍里向来两种人最多:一无所有的和拥有太多的。

    ……

    英俊的革命者施清海,一直在暗中进行调查,尤其是在许乐被放逐出都星圈后,他默然将这件事情挑了起来。

    虽然他对西林钟家没有任何感情,但他对幕后的那些黑手非常感兴趣,自从胖胖的老师从hTd局破窗跳自杀后,这种兴趣一直浓郁,未曾清淡,除非把那些家伙全部逮住或者杀死。

    杜少卿和他的铁七师回到都星圈后,他开始小心翼翼地在外围进行情报收集工作,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穿着连帽风衣行走在大街小巷人群中时,总能感觉到好像有目光自背后投来,没有什么情绪地盯着自己。

    施清海明白这是一种职业病,作为一名情报人员,当他掌握越来越多隐密,越来越接近真相时,越觉得自己随时可能被灭口,也许并没有什么人现了自己,但这种紧张很容易让人产生错觉,甚至最后会产生幻觉。

    所以他加强了有氧运动锻炼和乳酸类食材的摄入,以减轻自己的焦虑程度,只是有些可惜最近这个月租的公寓楼下的酸豆奶味道实在是不怎么好。

    用金属匙挑着稀稀的酸豆奶,不悦地低声咕哝着什么,穿着紧身运动背心的施清海,看着电脑光幕上反射的自己身影,不由吓了一跳,心想自己怎么看上去越来越像嫁不出去的老女人了?

    为了避免看到光幕上那个系头巾,穿紧身运动衣,吃酸奶的娘娘腔男人,他用最快的度打开了电脑,看着光幕上的结果,他怔怔地放下了手中的酸奶瓶。

    兼容组装工作台经过一晚上的不间断破解,终于打开了那份档案口施清海胡乱扯了几张纸巾擦掉唇边的酸奶,赶紧坐入椅中,取出一根烟点燃,然后将烟盒搁在桌上。

    看着档案排头那个醒目的徽记,施清海的眉尖蹙了起来,下意识里低头看了一眼烟盒,多年来,他习惯抽这个牌子的香烟,当年隔着铁门递给许乐的第一根烟,也是这个牌子的,烟盒上烫绘着三个清晰的7字。

    电脑光幕档案上那个徽记则是三个清晰的1字。

    三一协会。

    对于联邦逾百亿的公民来说,联邦最好的中学是都大学附中,这个宪历最难考的高等院校是第一军事学院,无数天才人物和顶尖精英云集这两所名校之中。

    如慕有学生能够以都附中第一名毕业,又以第一名考入第一军事学院,数年后再以第一名从军事学院毕业,那他便能进入传说中的三一协会。

    和临海州名校中的俱乐部比起来,三一协会的历史并不如何悠久,但如此严苛甚至有些恐惧的入会条件,为它披上了一身神秘的外衣。时至今日,联邦三一协会的会员不过廖廖十数人,大部分都已经相当年长,走上了相当重要的位置。

    军队里很多人知道,当代名将杜少卿就是三一协会的成员,但很少有人知道,联邦副总统弄伦,联邦参谋朕席会议主席李在道,是三一协会的老会员。

    ……

    施清海对三一协会这个词语并不陌生,……因为他自只正是廖廖可数,有资格进入三一协会的人,只不过当年因为要去青龙山接受特训,他和那封神秘邀请信错肩而过,后来的人生又生了太多事情,竟是没有接触过这个组织。

    三一协会会员名单,如果有心人去查,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事实上如果不是许乐给出了那几次会议的准确时间,施清海也无法将联邦中的黑暗势力与这个协会联系在一起。

    看着光幕上快闪过的文字列表,施清海皱着眉头,吸着香烟,一言不的沉默。

    从档案中可以看到,这些年来三一协会会员们的聚会次数非常少,而且和许乐提供的那三次所谓同学会时间地点,刚好重合。

    这意味着什么?

    “当年你们要把小爷吸纳进组织,小爷现在查案子至于这么困难吗?”

    施清海叼着烟卷,含糊不清,幽怨无比地埋怨着光幕上的三一协会,手指快敲击着键盘,将关注的重点从偷窃到的会务行程转移到相关的冗杂单据上。

    高二就已经考取三大区共同核注册会计师,只需要拿着学历证明就能拿证合法做假帐的他,最终因为无比厌懵学徒一年的混帐规矩,而没有走上用数字欺骗联邦富人的犯罪道路,但凭借着扎实的相关知识,要从三一协会并不复杂的财务帐据中找到线索,实在是很简单的事情。

    从一个抬头为办公室附票的帐单上,施清海开始向深处挖掘。他有些兴奋地搓了槎手,坐到了另一台复合运算工作台前,开始入侵开户银行的电子系统。

    因为帐单统存服务在电子系统安全体系中并不是一级保护对象,所以被军校、联邦调查局、青龙山反【zheηgfu】军三方电脑高手集体培养出来的施清海,并没有花多长时间,便找到了自己所需要的答【an】。

    从宪历六十一东起,有人长期在都特区大楼对面的公寓楼中,长期租住了两个房间。

    这个地址,施清海曾经从麦德林手下那位喜欢穿灰毛衣的中年人。中听到过。

    他怔了怔,轻轻吹了声口哨,将烟卷摁熄,从椅子把手中抽出口令磁储盘,插进工作台,然后连上了联邦调查局的二级监控网络库——他离开联邦调查局多年,但事实上,从来没有真的离开过。

    宪章局地下的联邦中央电脑需要保护公民**,联邦调查局这种【zheηgfu】部门却似半从来不关心这一点,所以他能够查到很多东西。

    那栋公寓楼果然就在国防部大楼的对面,隔街便能看到培训中心。想到当年临海州体育馆事件之后,十几名第二军区的少壮军官就在这个中心里纷纷自杀,施清海的眼睛眯了起来,像老鹰般盯着光幕上的录像资料,平静却像是随时可能扑杀出去。

    街道二级监控摄像头,安静地播放着公寓楼大门的画面,春天路过的红衣少女,秋天落下的卷卷树叶,英俊的国防部军官带着偷情的秘书,垂垂老矣的市民拉着拐杖摔倒在雪中。

    临海州刺杀生在宪历六十八年新年演唱会,所以施清海把时间放在宪历六十七年以前,而且选择的是十二倍随机跳进,可即便如此依然播放了很久很久,他才看到那个穿灰毛衣的中年人。

    “又见面了,你家小孩儿活的挺好的。”施清海按下暂停,望着那个被自己用血腥手段杀死的家伙,揉了揉酸的眼睛,然后继续往下搜索。

    整整一夜时间,他坐在电脑光幕前,观看着这些材料,没有厌倦,不会烦躁,平静而细致,不会有丝毫遗漏。

    直到窗外天光渐起时,他终于在光幕上看到那名军官竖着羊风衣领,缩着肩膀从公寓楼里走了出来,军帽一角隐隐可见此人的头是榨红色的。

    施清海的眼瞳微缩,点燃一根香烟叼在嘴里用力吸了两口。

    跟随着那名军官的脚步,施清海在视频数据库里快选择区间,就像是回到了几年前,用遍布街巷的探头,跟着军官的步伐再次走了一遍,非常幸运的是,他没有走丢,一直跟着那位军官坐上汽车,走下地铁,爬上山坡,然后回到某处不起眼的民宅。

    整整一个下午,那处民宅没有人出来,只走到了傍晚的时候,有一位满头黑的军官悄无声息地从后门走了出来。

    放大画面再进行锐化,施清海拍拍因缺乏休息而麻的脸,眯眼望着那张脸,微笑打着招呼:“西门谨,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