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一百二十五章 天凉好个秋

    傍晚红日,小山清风,初秋时节,白色的mxT机甲安静地平蹲其中,如同一尊正在思考什么哲学问题的雕像。

    舱门依然开启,许乐坐在合金舱壁边缘,双脚悬空于五米高的空中,就如同坐在学校三楼窗边的调皮学生,他的身体很放松,很难注意到他的手中握着一根去除外胶皮的数据线,当然,更没有办法看到他的身体内有真气正在快流淌,从右臂处喷薄而出。

    商秋望着夕阳下的他的背影,眼瞳不由震惊地微缩,作为一名工程师,她无法理解眼前的这幕画面。

    地面的轻薄树叶被初秋的风卷了起来,吁啸着在山谷里盘旋飞舞,然而卷至mxT上方时,却无法碰触到许乐的身体,隔着约半米的距离便簌簌然扭曲堕落,不复再起。

    许乐的身躯正在不停地散某种热量,不,因为感受不到温度,那应谋是某种能量,这种能量让那轮红日自西方投射而来的光线都出现了异常扭曲。

    她感到有些头痛,揉了揉额角,低头重新观察数据显示光幕上的曲线,半晌后摇头说道:“有反应,单位截面电荷异常非常清楚,但对于信息传递没有任何意义,只是一些杂波罢了。”

    许乐轻轻嘘了口气,松开了紧握的数据线裸头,抬起左臂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

    “这是怎么回事?”

    对于天才工程师而言,刚才看到的所有画面,都会令商秋产生强烈的研究渴望,她盯着许乐的眼睛,很直接问道。

    “以后我会慢慢解释给你听,放心吧,机会很多的,我还会做很多次这种实验,我也不会放心让别的技术人员替我做监控。”许乐笑着说道:“至于这个实验,是老爷子在费城的时候嘱咐我做的。”

    只要还有继续接触研究的机会,商秋便感到非常满意,于是她没有再说什么,开始整理今天的实验数据,并且准备先设计好一个数学模型。

    许乐将数据线重新插回隐位卡口之中,侧耳听着熟悉的自检通过电流声,脸上露出愉悦舒服的神情,用力地拍了两下身旁平阔的合金板,山峰上的小白花应击回荡清脆好听的金属声。

    因为某些事情,他最近的情绪一直有些低落,只有和机甲呆在一起,才会变得舒服很多,这大概是因为身下的mxT机甲,能够为他提供近乎无敌般的强大信心支援一一老爷子当年一台m37就能于万军之中杀死帝国皇帝,我虽不才,但有身下这台mxT,拼了这身肌肉,去都特区杀死那位联邦副总统,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

    事实上,如果不是老爷子临终前存病榻旁的交待,如果不是总统先生当前所面临的政治压力,如果不是邹部长的叮嘱,许乐这时候可能正在s1继续调查古钟号的案子,而根本不在乎自己被放逐去了何处,被泼了多少身臭水。

    不,不止古钟号的案子,还有临海州体育馆地下停车场的暴杀,还有木谷庄园里那个枪手,这些年他所经历的事件,最终都隐隐指向了那片笼罩在联邦上空的阴森乌云。

    若那片乌云已经锈蚀了整个联邦机器,那么许乐只能操控身下这台永不生锈的小白花mxT,去做些事情。

    ……

    有十几台mx机甲正在军事区西南洼地进行常规训练,他们隶属于西林军区特种机甲大队第四独立小队,在训练间隙的休息时间,这些优秀的联邦军人们,望着远处山峰上那台醒日的白色mxT机甲,陷入了激烈的争论之中。

    他们身为联邦军方机师,非常清楚那台mxT机甲采用了双引擎涡轮增压技术的天才构思,但很可惜因为荷载过大的缘故,这种功率强悍的机甲在一般机师手中根本无法挥出全部的威力,军方公认能够真正操控mxT机甲的,只有两个人。

    这些西林机师现在激烈争论的问题,就是这两个人的机战水平络更高一些,这个问题也可以理解为,谁才是联邦最强大的机师。

    如今已经没有人再提起那位很久之前的队长,喜欢戴墨镜的莱克上校,但有人提到了前任队长花小司。

    “许乐上校是花队长的教官,他的水平可以想像高到什么程度。”一名西林机师叼着烟卷,含糊不清说道:“李疯子当然强,在咱们这块儿当了这么些年兵,真的是打遍军中无敌手,但那是个人战击,说到机战水平,许乐和李疯子在旧月基地上曾经打过一场。”

    “你没看网上的维基解密视频?”旁边的人不服说道:“那是联邦科学院的紫海大***废物,远不如果壳做的小白花坚挺,但你别忘了,在紫海自主爆机之前,许乐上校那台小白花,可是被李疯子揍成了可怜的小白菜。”

    “李疯子,那可是军神的亲孙子。”

    “说绕口令呢?要按这么说着,许乐上校可是军神亲自挑的接班人,如果李疯子更强,军礼为什么不挑自己亲孙子当接班人,却挑了个外人?”

    “这话就没意思了,许乐上校的那个叛国贼老师,是军神的亲弟弟,这关系也外不到哪里去。”

    ……

    坐在小白花mxT座舱门边缘抽烟的许乐,并不知道远处洼地有很多军人在兴奋地议论自己,他只是想到了几年在546o那片暴风雪和电磁暴肆虐的冰川战场上,自己好像也是这么坐在舱门上,老白在旁边一台白色mxT上,施清海和一团官兵们则是站在雪地上,所有人都拿出香烟叼在嘴里,望着自己,等着自己把mxT机械臂前端滚烫的枪管伸过去,为他们点烟。

    多么有趣温暖而充满了男人味道的军旅生活,已经很长时间没有重温过,看眼下的局面,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重新回到师里。

    等待啊等待,不在等待中暴,那就只能在等待前暴,真要等到大选结束,总统获胜,李在道将军完全控制军队形势之后,那些案子才能继续查下去?

    许乐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等那么久,最关键的是那些人好像也不准备再等下去了,就在最近这段时间,他已经感觉到有些诡异阴冷的预兆,联络总统府和国防部忽然间变得极不通畅,似乎有某种无形的力量正在逐渐力。

    标准宪历七十二年春,他所在的西林落日州,却是天凉好个秋。

    “当时许乐上校绝对不是在装逼,而是下意识里用机甲达林大粗管子点烟,这说明什么?说明他的微操到了非常恐怖的程度,说明他潜意识里对自己的机控无比自信,几十吨的钢铁家伙,他整起来就像是操控自己身体那样,再次重申,这不是装逼,是真正的牛逼。”

    低洼训练的西林机师中间,有一位极其崇拜许乐,挥舞着手臂啧啧赞叹道:

    “满雪坡上的官兵,至少得有七八百人,全部把烟叼在嘴里,就等着那台白色mxT用达林大粗管子替他们点烟,那场面你们是没见着,那壮观的。”

    “少他妈吹,人十七师和特一军联邦清剿作战,你又是怎么看着了?”有人嘲讽说道。

    那名机师恼火地解释道:“当时是前线轮岗,做前线实践,我们营全部被打散扔到546o上了,当时我亲眼看到的。”

    “这个我证明,我们是一个营的,当时我也在北边。”最开始那名机师将烟卷踩熄,说道:“说起来除了李疯子和许乐上校,当时在冰川里面,我们还遇着了一个牛人。”

    刚才那个人想起了什么,一拍大腿说道:“你是说青龙山那个联络官。”

    “就是他,青龙山联络官施清海。”机师感慨万分,说道:“人就是青龙山的泥腿子,还是一文职,结果生生把整个十七师的脸都削了半截。”

    “夸张了巴?那可是十七师。”有人笑着说道。

    “不夸张,七组你们应该都知道,牛逼不?”“确实牛逼。”

    机师大声说道:“当时从七组里传出一句话,那个施清海,枪比熊临泉玩的好,近身战比白玉兰猛,电控不比顾惜风差,战地急救比侯显东强,开车比刘佼还快,在军校里的成缋比兰晓龙还高。”

    听到这话,溪边十几名西林军人同时怔住了,因为那部纪录片的缘故,七组里那些成员的名字和强悍的战斗能力,早已经得到了联邦民众和士兵们的公认,如果说七组对那个男人真有如此高的评价……

    “这还是人吗?”

    从某个角度看,施清海无疑是这个宇宙中最完美的男人,接受过联邦最精英的教育,优秀的成绩可以进入三一协会,又接受了青龙山反【{zheηgfu}】军的间谍培养。他智商极高,情商也高,而且英俊潇洒,生着一双秀美的桃花眼,待人温和有礼,如果愿意,他可以风度十足,迷倒十六至六十的全部女性。

    除了一位喜欢穿红衣服的大小姐。

    按照七组那些家伙曾经的感慨,施清海似乎无所不能无所不会,事实上这种感慨很真实,甚至还有些狭隘,除了战场上的那一切,生活中似乎也找不到这位贫穷贵公子不擅长的事情。

    除了生孩子。

    最近这些天,施清海却感觉到某种和生孩子极为相近的喜悦,因为几年来的调查,马上就要出果实了,沉甸甸的那种。

    这会是一个美好的秋天

    (状态回来了点,下工作日三章,我有感觉,应该会写的很不错,期待中,搓手,不负公子不负君,所以要认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