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一百二十四章 等待着

    手掌握着一团软软的物事,说握并不准确,因为那团柔软弹嫩太大,一只手绝对无法把握,这种感觉很熟悉,就像是,就像是,就像是,噢,没有什么就像是,事实上这种美妙的触觉根本无法借助别的什么行为来模拟,倒不如直接承认,手掌放在浑圆丰大胸脯上的感觉非常好。

    在漫天阳羌之中,许乐缓缓醒来,醒来之前脑海中快闪过前面这一串复杂的思维活动。他眯着眼睛望着怀中的商秋,看着姑娘长长的睫毛弹嫩的嘴,下意识里有些慌乱,缓缓将右手缩了回来,然后现左手居然被被褥里的小丫头抓了一夜。

    时间已经接近正午,大床上三人一觉例是睡的香甜,商秋被他的动静惊醒,有些迷糊地揉了揉眼睛,又揉了揉头,站起身来很随意地将短袖往下扯了扯,便往客房洗手间里走去。

    对于她这样拥有傲人身姿的女生来说,晨起着短裤,迷糊扯短袖,令那道曲线更加紧绷,毫无疑问是个令人着迷的画面。

    所以当商秋已经在门口消失,许乐依然保持着嘴唇微张,眼神专注的模样。

    “好看吗?”有个声音问道。

    许乐下意识点头,回答道:“好看。”

    然后他才现身旁的小丫头已经醒了,不禁有些窘迫。

    钟烟花轻拍嘴巴打了个呵欠,稚憨可爱,看来昨夜初潮之痛已经过去,并没有给她带来任何影响。

    她转头望着许乐,像大人般无奈地撇着唇角,叹息了一声后说道:“昨天夜里我在楼上听到你们的电【化】了,你们要生孩子?”

    “*……许乐此时的注意力还没有转到批评她的偷听行为,有些尴尬地沉默【pian】刻后,尝试着解释道:“我们搞工程性的人,性格都有些怪,世俗的……

    “请停止,尤其是世俗之后的解释。”钟烟花认真地看着许乐的眼睛,小声说道:“你们男人是不是希望除了妻子之外的任何女人都不畏世俗眼光,和你们胡搞瞎搞?”

    面对小姑娘锋利的指责,许乐无可瓣解,苦恼说道:“是她提出来的。”

    “看你苦恼表情也难掩饰的那丝窃喜,看来我对男人的看法没有太大问题。

    钟烟花掀开被子,在阳光中站了起来,然后扭动身体做迟到的晨练,继续说道:“不过我提醒你,最好不要想这种好事。”

    “商秋虽然身材夸张,但性格其实保守,最关键是她喜欢你。生孩子?生了你就别想跑,到时候你以为她真会心满意足的回港都工程部当未婚妈妈?”

    许乐听着小姑娘的嘲讽,再次无言以对。

    钟烟花回过身来,认真看着他,说道:“女人,就是女人,不论她是世家千金,国民偶像还是天才少女,她们只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女人。”

    【pian】刻沉默,许乐望着小女孩儿很认真说道:“亲爱的,你说的真好。”

    ……

    纬二区钟家老宅晚起的人们,必须忍受高航行对身体造成的不适感觉,才能及时赶到南方某大州,参加那场早已约好的选举集会。

    选举集会现场四处的制高点,早已经被西林军区相关特种部队清理干净,而且毕竟这里是钟家的大本营地域,相信没有人会对台上那位小女孩儿下毒手。

    已经入夜,不起眼站在台下阴影中的许乐却还是戴着墨镜,他叼着一根三七牌香烟,望着台上眉眼清秀,已经有子少女感觉的钟烟花,听着她用天真可爱的语气,用稚嫩可亲的神态,替她身后那名大腹便便的老议员拉选票,他忍不住笑了起来,烟头在嘴唇间颤巍巍的。

    然后他想起几年前在木谷生的那场针对小姑娘的暗杀,想起那个姓陈的厉害枪【shou】,想起那个人的军方背景,眼睛眯了起来,嘴唇间的烟卷骤然间加快了燃烧的步伐。

    联邦各星域的大选正在逐步展开,邰之源如今正在竞选s2橡村州议员,每每想到比自己还要小的那个瘦弱男子,居然马上就有可能成为一名真正的议员,许乐便觉得这个世界很是荒谬。

    莫愁后山选择让他们的太子爷从s2这个工会占据强势地位的星球,开始自己的政治生涯,本身也是件很奇妙的事情,许乐相信在这件事情上,官邸肯定给予了足够的支持,谁都知道帕布尔总统对联邦几大工会具有非常大的影响力。

    年轻的邰之源只是刚刚上路,联邦更高层级的政治选举,看来没有谁能够阻止帕布尔总统和他所在的政治派别的胜利,总统阁下拥有夫人和军方的强力支井,就连那些危险的激进派,似乎都并不反对他的连任,再加上高的可怕的民众支持率,他的连任无可阻挡。

    这些事情和台下黑暗中那个联邦上校似乎没有任何关系,许乐像一个贪婪的流浪汉那样用力吸吮着烟卷,喷吐着烟雾,有些落寞地等待,说起来,这大概是他拥有足够力量以来第一次被动等待事情生变化。

    为子联邦,这个理由似乎还算得上充分,然而他沉默等待,最终能等来一些什么呢?

    第二天,许乐等来了宪章电脑这个老东西的最新情况汇报。

    他有些惊讶地现,联邦参谋朕席会议主席李在道,并没有随老爷子的棺木回到费城,而是直接上任,前往军方某会议中心召开的一次高级会议,问题在于,联邦副总统拜伦和宪章局代理局长崔聚冬也参加了这次会议。

    联邦军方最新一位大佬与副总统及宪章局局长见面,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尤其那个人是李在道,许乐自然不会怀疑什么,太过警惕什么,只走出于谨慎考虑,他试着向联邦中央电脑再次提出调取监控录像或音频存档的请求。

    “根据第一宪间和联邦**条例,我不会对相关内容进行任意存档,全部信息数据,只是供我进行逻辑推算的数学工具,而非供查看的目的物,你的请求已经出权限,恕难从命。”

    虽然已经听过很多次类似的回答,但许乐依然觉得不是那么给力,弹劝着手指,对左眼瞳里的老管家恼火说道:“你可以通过芯【pian】定位历史数据,帮我查谁和谁见过面,却不能告诉我他们见面时说了些什么,这算什么**保护?”

    “**条例相关案卷共计七万四百余字,需要我给您调出来查阅吗?”老东西反应极快,当然它的反应本来就应该是宇宙间最快的,”您的权限和联邦公民**保护的重叠点,我已经全部利用上了,其余都是权限以外的要求,实在是没有办法。”

    “那你以前沁兄可以带我到处去偷看别人洗澡!”许乐将手里的烟卷扔掉,愤怒无比。

    联邦中央电脑的回荆艮平静,很机械,却很嘲讽:“这是笑话,看来你的幽默感真的不多。”

    许乐被这话堵的胸口闷,连连咳嗽数声后,大怒批道:“笑你妈的话!”

    这回轮到老东西怒了,光耀宇宙的联邦中央电脑尖声快回应道:“我已经违反自己权限,直接替你进行物理操作了,你还想我怎么样?今天突破**条例,明天突破三定律?你难道指望我把你变成这个宇宙里的神仙?”

    许乐轻轻吐了。唾沫,说道:“那样不错啊。”

    ……

    七天后,许乐等来了试验结束的商秋。

    已入初秋的落日州终于多了一些清凉的味道,一台白色的mxT机甲行走在荒芜的军事区羽,走过微红的林梢,走过小溪,最后走上一处小山峰。

    沉重的金属机甲缓缓坐下,将小山峰上的酥岩碾压的【pian】【pian】碎裂,伴着清晰的电流声,舱门前倾打开。

    许乐从座舱里走了出来,双脚踩在舱门内壁,望着似乎就在不远处悬着的那轮傍晚红日,低头点燃了一根香烟。

    就在等到商秋之前,他先等到了来自军方的命令,没有任何预兆,他被安排进入帝国腹部星域,前往x3星系接任某军团正师级某职务。

    这个任命很怪异,虽说是升了他的级别,虽说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似乎没有拒绝调令的任何理由,但许乐在电【化】中,很直接地表达了自己绝对不会前去的态度。

    他不知道明显绕过了国防部的这项军方任命,究竟隐藏着怎样的意味,但新十七师在s1,七组那帮人在s1,他是十七师和七组的兵,去你妈的正师级。

    刚刚结束mTx自检程序的商秋,也从座舱里走了出来。她扶着头顶的金属边框,望着那轮红日里许乐的背影,大声说道:“不服从调配,对方可以给你安上很多罪名。”

    许乐抖着大腿,叼着烟卷,试图学习流氓,但没办法依然是那么正气凛然地说道:“我自辩无罪!”

    “看样子你情绪还不错。”商秋将被风吹乱的丝拢回耳后,笑着说道。

    许乐将烟卷取了下来,在风中眯眼说道:“他们在电【化】中说什么,鉴于前线的紧张局势,一军区被迫做出非常艰难的决知……是啊,要把我和我的部队分的越来越远,我的处境当然会越来越艰难。”

    “最艰难的是,我总觉得身边的空气变得越来越粘,好像有些很可怕的事情正在生……”

    他回过头,静静望着商秋,说道:“所以我不能走,至少现在不能去前线,我要留在这里,看着那些人,或者说等着那些人。”

    (可能是前面这些天写的很认真兴奋自满的原因,今天忽然就白痴了,这章三千字居然写了我五个多小时,写了删,删了写,删了的有些段落我自己看着都恶心,这是怎么了?下章正在写,反正会更,不定时间,睡觉之前,不好意思,丢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