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正文 第七章 他是不自知的天才

    封余是一个中年人,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是一个成熟稳重可靠英俊里带着那么一点点憔悴沧桑味道,足以迷倒天下众生尤其是小女生的绝世中年大叔。

    这话倒也并不夸张,如果他愿意多洗澡,多刮胡子,修补一下他那满口烂牙,再穿几件合适的衣裳,再把年龄减个几岁,或许还真有那种风姿。

    只可惜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假设,所以封余还只是一个普通的,无儿无女,只会喝酒聊天的中年公民,每周一二三四就会守在香兰大道第四街区的电器修理店里呆,看着修理店外偶尔经过的制服女警官流口水。

    这家电器修理店的生意一直不错,因为封余的手艺确实不错,不论是最新式的卷轴晶屏,还是老古董的液晶屏,无论是频的室温调节器,还是孩子们玩的电动滑板,只有和机器和电有关的东西,他总能把他修好。

    生意不错,自然收入也还稳定,所以每周法定的三天休息日里,封余总是习惯性地关了店门,然后在河西州的各大疗养中心里出入,认识了不少疗养中心里的姑娘们,也花出去了不少银子。街区上的街坊们早就知道这个中年男子有好色的一面,所以也并不怎么称奇。

    只是没有人知道,这两年里的周末,封余并不是每次都去泄自己的**,而是来到了距离城市极为遥远的一处偏僻矿坑。这处矿坑早已废弃多年,尤其是在十年前那场矿难之后,联合公司破产,这处矿坑便再也没有人来过了,以至于当年矿工们的休息室被改造成了一个修理铺,也没有人现。

    许乐瞪了一眼沙上那个中年男人,叹了口气,从身旁的厨炉里取出了饭菜,端到了桌上,说道:“吃饭了。”说着话,又去取了一条热毛巾,去给那个中年男人擦脸。

    不论许乐此时的心情有多么的烦恼,但他这个人总是习惯性的心软和善良,看着那个中年大叔一身颓废的模样,总是忍不住想照顾他。

    封余坐到了桌子上,啪嗒啪嗒地开始嚼起有些粗硬的肉食,忽然开口说道:“这野牛肉怎么越来越硬了?”

    “无论什么肉,在冰柜里放半年,都会变得有些难吃。”许乐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给自己盛了一碗米饭,坐到了桌旁。他们两个人的饮食习惯在这两年里变得有些奇怪,如果在一般的东林区民众看来,则是过分奢侈。

    “你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那个问题。”许乐忽然放下了筷子,很认真地问道:“我知道你当年是军方的修理技师,因为得罪了上级,所以当了逃兵,可是你教我做出来的那根电击棍也太像了吧,你看看……这已经好几天了,鲍龙涛居然真的就被我吓住,根本不敢去问李维是谁。”

    “两年前就和你说过,我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封余大叔明显不在意自己这句话的催吐效果,悠悠然自我陶道:“以我当年在军中的地位和密级能接触到的资料,别说区区一根电击棍,就算是制式膛炮,只要你有材料,我也能给你做出来。”

    许乐听这种话听的多了,自然也没有什么反应出来,无奈地说道:“别吹牛了,上次好不容易在垃圾场拣到了一块机甲的中控系统,结果你看了五天五夜,却根本不敢动手修复。”

    封余面色一青,咳了两声后,正色训斥道:“那是当年第四军区的老古董!谁他妈看过几百年前的东西,我当然是要以欣赏的眼光来看。”

    “可除了电击棍你还会做什么?”许乐垂头丧气地说道:“已经两年了,我在你这儿就只学到了怎么修电视,冰柜,玩具,汽车……再过两年,国防部征兵考试就要报名,我连机甲和战舰都没看过,怎么通得过。”

    封余低头嚼肉,闷声骂道:“你连十二年义务制教育都没读完,又不是军事技院出身,拿什么通过?国防部倒也招炮灰兵,你要不要去试试?绝对每个6战队都要你。”

    许乐一愣,很认真地说道:“通过征兵考试,那就是机修军士,起点高一些。”

    封余抬起头来,不敢置信地望着自己无比熟悉的少年郎,哀叹道:“你还没有放弃你那个可耻的理想?”

    “理想为什么是可耻的?”许乐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执着的光芒,“我人生的第一理想就是成为一名战舰辅官,第二理想就是进入都星圈的大公司研部门,去过好日子。”

    “西林区那边还在和帝国方面打仗。”封余的声音忽然显得有些平静,“忘记你的第一理想吧,至于第二个,其实也并不怎么困难。”

    他们两个人吃饭的度很快,许乐已经开始收拾碗筷,一面收一面应道:“打了六十年了,东林大区的人们还从来没有见过帝国人长什么模样,除了在电视上面看到过他们的使团,有什么好怕的。”

    他的语气忽然停滞了一下,有些挫败地说道:“我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天才,学了两年,才学会做一个电击棍。但是我总觉得,自己是真的很喜欢和这些机器打交道,所以我想试着去考试。”

    封余沉默了,没有说话,躺在沙上开始看电视,眼光却落在了许乐的背影之上。

    洗完碗后,许乐习惯性地进入了操作间,开始操作那些他已经熟悉如手指一般的仪器工具,用一种平稳到了极点的度,将堆在一旁的破旧电器,一一修复如初。

    那些常见的电器破损,并不怎么难以修复。然而许乐做的依然十分认真,就像他正面对着联邦里最精端的仪器一般。或许他自己从来没有注意到,每每他全情投入这项工作的时候,一种叫做认真的光彩便会浮现于他的稚嫩面宠之上。

    有故事的封余大叔点燃了一根香烟,隔着玻璃眯着眼睛看着许乐忙碌的身影,心想是时候要将操作间里的尘度再降低一个级数了。紧接着他想到许乐先前的那句话,不由唇角微微翘起,吐出一个烟圈。

    烟圈缓缓飘散,飘入封余早已花白的头之中,消逝不见。封余在心里想着,世上所有人都说自己是天才,其实在某些方面,许乐这个小家伙比自己……更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