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一百二十章 监护人的生活

    对于军神李匹夫的辞世,西林民众的表现相对而言要比较平静些,这大概是因为与帝国惨烈战斗数十年的他们,见过了太多的生死别离,而且历史上西林向来不缺乏英雄,尤其是前两年,他们刚刚送走了自己的英雄,所以他们对老人的离去表示了哀悼,展现出最真诚的敬重,生活却快地回复了平静。

    事实上无论谁生谁死,宇宙总是会按照既有的模样展下去,哪怕是都星圈的人们,依然必须把主要的精力投注于自己的工作,学习,或者在网上对那些无耻的垄断企业出自己的声讨,这才是生活。

    清晨的时候,许乐牵着小西瓜的手走进了学校,在教师和同学们敬畏的目光中微笑告别……小姑娘回头甜甜一笑,黑色的头和蓬松的格子裙跳着圆舞曲。

    许乐没有离开,在学校图书馆里找了几本涡轮增压方面的技术书籍,沉默地坐在高大的书架后的窗边,借着窗外明朗的阳光认真阅读,试图用最快的度掌握这些陈旧而略显原始的机械原理,怎样与尖端的准量子引擎进行搭配。

    整整一个上午的时间就这样过去,铃声响起,他望着窗外的阳光惬意地眯眼伸了个懒腰,然后走到教学楼下方,从那位年轻的女教师手中接过小西瓜,有些窘迫地无视年轻女教师仰慕而羞怯的眼神,低头带着小姑娘穿过校园里的人潮人海,觅一间很不起眼的红油饭馆胡乱打了午饭。

    然后下午,许乐又把自己像个棉软的抱枕般扔回图书馆高大的书架后,只是因为阳光照射角度生了变化,所以他挑了另一边向西的窗户,默默地继续看书,偶尔拿起军用水壶喝几口清水。

    铃声再次响起,他又去教学楼下面等着,又经历了一遍那位年轻女教师羞怯倾慕目光的洗礼,虽然已经被这位女教师和学校里更多的年轻女教师这般看了几个月时间,可他还是窘迫,于是又低下了他往常极难低下的倔犟头颅,牵着小姑娘的手,似逃跑一般突破校园里的人潮人海。

    回到纬二区老宅,田胖子有时候会在餐厅里拿着刀叉等待,有时候会消失无踪,据说去了第二快反应旅拼酒,钟烟花小姑娘则是会用最快的度冲到楼上,洗澡洗头,换上家居的漂亮衣裳,而许乐则是趁着这段时间,在厨房里做上几个家常小菜,煮上一大锅米饭力

    在钟烟花咬着嘴唇,倔犟地表示只愿意吃他做的饭菜后,老宅伙食的重任便落在了他的身上。

    许乐的饭量还是一如既往的夸张可怕,所以一大锅米饭需要的时间有些长,这时候往往钟烟花已经把自己洗的干干净净,拿着那块极大的白色毛巾,蹦蹦跳跳地跑下楼,安安静静地站到他的身前,然后低头钻进白色的毛巾里。

    快简单甚至有些粗暴地替小女孩儿擦干头上的湿意,许乐嘴里叼着的烟卷经常会漏下些许烟灰,在这种时候,他经常会眯着眼睛回忆今天家长手册上的家庭作业内容和课业要点,思考晚饭后的辅导应该从哪个方向入手,是不是不应该讲的太深,理论物理这种东西让一个六年级的小学生去接触,好像有些太早。

    上学,等待,午饭,等待,晚饭,辅导,讲故事,等待小女孩儿香甜的入睡,这就是许乐在西林落日州每天重复的生活。

    被驱离都星圈的他,联邦【zheηgfu】没有安排具体的工作,和帝国地平抵抗组织的谈判,自然有专业的谈判人士进行,军备总装基地的军械试验项目,也有国防部和果壳机动公司技术部门负责,许乐所需要做的,只走出席几次加重友谊的酒会,安抚一下木恩先生这群异乡人的愤怒,除此之外便再也没有什么事情好做。

    于是他开始沉默地做监护人,按照多年来养成的人生态度轴一做什么爱什么更要做好一一努力地扮演着男性保姓的角色。

    这种生活看上去似乎有些枯燥乏味单调,但许乐很能适应,因为这种枯燥乏味单调里有他很喜欢的平静日子四个字,和充满了血火硝烟的战场、充斥着阴谋暴力的名利场比起来,他觉得现如今的生活如同在云中一般轻柔幸福。

    “为什么我们一观察,电子的波涵数就开始坍缩了呢?”

    穿着粉色睡裙的钟烟花,缩在沙一角,轻轻咬着电子笔的末梢,疑惑无比地问道……卜女孩儿还没有满十二岁,少女的清俊模样却已经非常清晰,而那双露在睡裙外的**小脚,更是无比可爱。

    “虽然不得不承认你的学习能力非常令人惊讶,可我还是认为现在就讲解量子物理相关内容,有些太早。”

    许乐看着学校传到自己手机上的成绩单,看着上面满分的成绩,内心深处油然生出淡淡骄傲,难以控制的笑出声来。

    钟司令夫妻去世,面前这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是自己必须尽全力照料的家人,只是他根本没有想到,小西瓜在学习方面居然拥有如此过人的天赋,十二岁不到,就已经将高中的课程全部学完。

    “如果你对这些感兴趣,有一本科普读物叫量子物理史话,你可以先看看。”

    钟烟花像大人那般耸耸肩,可爱说道:“那本书我已经看完了,不过我必须承认,有很多地方看不懂,哥哥,大家都说你是天才,那你应该能讲的更清楚一些。”

    “理论物理向来是我的短项。”许乐也耸了耸肩,说道:“我在研究所跟着沈教授学习时,经常被他老人家毫不留情面地批评,所以这些问题最好去问别人。”

    钟烟花听到这句话,忽然从沙那头坐了起来,很不雅观地爬到许乐身前,仰着小脸眨着眼睛,无比好奇问道:“我应该去找那位女工程师?她是果壳的席技术主管,又和哥哥你一起设计的机甲,那在理论物理方面,肯定非常厉害了。”

    许乐愣了愣,揉着她的头,说道:“她现在工作很忙。”

    “军械测试是长周期工作,根本不可能很忙。”钟烟花的思维判断明显具有比同龄人更加犀利的一面,她皱着鼻尖反驳道:“你被安排做这件事情,是引的大人物要把你赶的远远的,那她为什么也来了?一个军械测试可用不着你们两个技术天才同时在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