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一百一十九章我不想树立雕像(下)

    乐在延时军事加密电话中对着国防部部长郜应星悄一解释时,其实他心里非常清楚,刻意让自己与费城李家拉远关系,不让自己参加军神葬礼的人,其实并不在国防部里。

    他直接向总统官邸打了一个电话,又和布林主任生了一番激烈的争吵后,得到了与帕布尔总统直接通话的机会,可是这样依然不够,因为总统先生虽然理解他的心情,却并不赞同为了老爷子的葬礼就直接和那边撕破脸皮。

    总统先生理解他,所以安慰他。许乐也理解他,大选马上就要开始。官邸现在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一旦帕布尔先生在大选中落败,那么所有的所有,包括曾经承诺许乐的那些事情,都将无法再提起。

    最后让许乐沉默留在西林落日州,没有回去参加军神葬礼的原因。是一个来自费城的视频邮件。

    在邮件中李在道将军平静地讲述着老爷子临终之前的愿望,并且提醒许乐,那边有太多理由拒绝你参加葬礼,比如民众看到你,便会想到那位机修师,想到父亲拥有一个叛国贼弟弟,于是集体情绪开始愤怒,本来就容易激动的那些军官们,可能会更激动。

    过去几年间,整个联邦和军方都在刻意把他往军神接班人的位置上推动,如今时势转移,对方不让他参加葬礼,自然是不想让民众联想起所谓传承。

    许乐所关心的却不是这个,只是想着身为晚辈,总要去送老爷子最后一程,但眼下连老举子的亲生儿子李在道将军都表示了反对,他再坚持下去,这种坚持的味道也会变得有些怪异。

    当许乐在落日州望着星空心情低落。露出复杂莫名的微笑,做出放弃回引参加葬礼的决定时,已经是宪历七十二年二月末,无数场风雪很奇怪地在这个时间段,飘落于联邦的各颗星球之上,同时将军神李匹夫的死讯传进了千家万户。

    对于军神的离去,虽然联邦民众早有心理准备,可依然难免哀戚,宪章广场上密密麻麻的人群齐声痛哭。但有一点非常值得注意,联邦民众的悲伤是那样的平静。大抵是因为他们坚信,军神虽然已经远去,但联邦依然必将永远胜利。

    几乎,没有几乎,所有的电视台都临时调整了节目的播出计划,而联邦新闻频道则是调出早已准备好的。由国防部金星纪录片厂拍摄,由著名导演白泽明策划的大型新闻纪录片,不停地滚动播放。

    这部名为《费城来的导人》的纪录片播出刚刚三日,引了新一波的关注与悼念活动,各大电视台申请联网播出,而临海州大学城里的青年学生们,则是点着蜡烛,看着头顶的光幕,在风雪里替那缕苍老的英魂守护。

    青龙山**军中央委员会,表了一份由南水领袖亲自拟定的新闻通稿,在通稿中,委员会盛情称赞李匹夫元帅在抵抗帝国侵略战争中所立下的丰功伟绩,深刻缅怀李元帅的高尚品德,号召环山四州,妇星球。以至联邦三大区的工人学生们继承元帅遗志,为创造一个更加安宁美好的未来而战斗。

    人们注意到这份新闻通稿中叙述军神李匹夫光辉履历时。非常著重地指出,李元帅在他的战斗生涯中,从来没有与人民的武装力量生过任何冲突或是矛盾。

    帝国四星系,那颗被星际海盗和走私商人视为乐土的冒险星球,现在早已经变成了宇宙中最严肃认真的地方,每幢建筑每扇窗户似乎不停反射着阴沉地快要滴水的脸和那些深色的军装,十七万名帝国精锐地面部队集结于此,三支中型舰队巡游于星系之外的太空中。

    最令本土居民感到恐惧的,则是由近五百台最新式狼机甲构成的地面部队,这支金属巨狼般的部队。沉默而肃杀地行走在都市之中,兴味索然人一种难以言喻浑身麻的视觉震撼。

    这支金属狂潮机甲大队属于伟大而不可战胜的公主殿下。

    刚刚结束对太空物资补给线视察的怀草诗,一边擦洗着满是灰尘的脸,一边听着侍卫官做快军情汇报,偶尔音调无波地布几道命令。

    隐忍很长时间的帝国精锐部队,在上一次的反攻中狠狠挫伤了联邦军队的攻势,为了震慑联邦,稳住战局,怀草诗不惜以左天星域公主之尊亲自登机甲作战,把那个愚蠢的第四集团军军长轰成了漫天飞舞的焦炭屑,同时也把联邦看上去势不可挡的进攻潮头拍散于这片星空之中。

    帝国的大撤退到此为止,以前你们胜利并且前进,是因为我允许你们胜利并且前进,现在我不允许你们再前进一步,那你们将无法再前进一步。这就是帝**队和他们的统帅殿下。向联邦敌人出的最强音。事实上如果不是李封上校率领的独立机甲大队,提前赶到了凶星系空间门外,当时顺着潮势扑出去的帝国狼牙机甲大队,或许会把留守在行星地表上的皿集团军全部吞掉。弈旬书晒细凹曰甩姗)不一样的体蛤

    在前所未有的机甲战争形态中,怀草诗和李封这两个年少成名的机甲天才,开始绽放匪夷所思的光彩,虽然他们始终未曾在战场上碰过面。但联邦与帝国都清楚,那一天终究是会到来的。

    怀草诗感到有些饿,想了会儿倒了杯牛奶,对于当前局面她很满意。把3的晶矿扔给那些贪婪的联邦资本家,果煞压力就减轻了很多。父亲说的对,一群狗如果现有肉骨头吃,绝对不会再去攻击人,而是会互相攻击,把那根肉骨头分完。侍卫官忽然现情报电子夹中最底层一份文件上标准着五颗金星。他皱着眉头,心想肯定是情报署官员弄错了,联邦部队又没有攻进天京星,又哪里有什么情报需要标五颗星?

    “怎么了?”怀草诗撕开椰奶面包,准备吃顿简单的午餐,看着下属的神情,皱眉问道。

    “应该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儿。”

    这名亲信侍卫耸耸肩,点开那份文件”然后变成了一座雕像,沉默很长时间,艰难地咽下一口唾沫,望着怀草诗哑声说道:“狗贼李匹夫”,死了。”

    怀草诗怔怔放下手中的面包,虽然几个月前就有李匹夫病重的情报传来,但是骤然听到那个人死了,她依然难以相信。

    那个。人像魔鬼一样侵略帝国的领土,燃烧帝国的星辰,屠杀帝国的民众,甚至杀害了皇帝陛下和大师范,邪恶无敌了一辈子的时间,结果”,就这样死了。

    怀草诗走到窗边,看着血一般的落日眯起了眼睛,似有火在眼眸里燃烧,都说自己战无不胜,不,至少许乐就从自己手里逃走了,这个宇宙里真正战无不胜只有那个人。直到最后也只是无奈输给时间一次。

    李匹夫,我还没有丰败你,你怎么能死?

    帝国皇帝陛下怀夫差,在知道这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后,大概心中也生出与女儿极为相似的感慨,他默然想着,李匹夫你这个老贼,我还没有杀死你,你怎么就死了?

    当时皇帝陛下正因为地下抵抗组织与联邦军队联手一事震怒咆哮,听到李匹夫死讯后,却忽然冷静了下来,挥手将所有人驱出宫殿,自己则是穿过满是向日葵的屏风,来到摘星殿栏边,望着高远不可触摸的地面。

    然后皇帝陛下松开手,将那根满是陈年血渍的藤条扔了下去。

    “下个月十号,正式举行葬礼。”

    西林落日件纬二区老宅,田胖子倚靠在软软的沙上,看着光幕上的新闻画面,对那边的两个家伙说道。

    “看了青龙山那篇新闻通稿吗?听说是南水领袖亲自写的,我还听说,他的身体好像也已经不行了。”

    许乐双手提着一块极大的白色毛巾。搓*揉着里面那个不安份的脑袋。说道:“我还听说帝国那边的报纸报道元帅死讯时,是在某个角落里写了一句话。

    “什么话?”

    “李匹夫死了。”

    田胖子感慨了两声。

    新闻画面上,都特区宪章广场上残雪无痕,一片干净,密密麻麻的人群站在广场上仰期盼,在那座著名的五人小组群像对面的空地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极高大的雕像,伴随着热切的掌声,雕像外的幕布像流水一般淌下,,

    强化复古青铜材质,联邦最著名的雕刻大师全身心定案,果壳机动公司重金属压铸部门承建,宪章广场千万年来终于多出一尊雕像。

    雕像是年轻时的李匹夫,当时的他穿着破烂的联邦军装,站在一台鹏7机甲半开启的舱门,机甲右机械臂伸出的锋利武器前方,指着一片残破带着焦黑边缘的帝国皇室木横花旗。

    所有民众都知道,这座雕像选择的画面指的是那场改变联邦命运的刺杀,那面残破的帝国皇室木狂花旗,自然指的是死在军神手下的那名帝国皇帝。

    满天烟花,掌声雷动,无数联邦民众抬头仰望李匹夫的雕像,热泪盈眶。

    田胖子看着新闻画面,摊开双手说道:“李在道将军转述过元帅的遗言,遗言里元帅说的很清楚,他拒绝任何形式的纪念。”

    “议会全票通过的提议,别说李在道将军,就算是死了的老爷子,也没办法改变什么,他总不能从棺材里跳出来大喊一声:我不想树立雕像!”

    许乐笑着耸耸肩,继续揉着毛巾下面那个不安份的脑袋,说道:“其实就像五人小组一样,元帅不需要树立雕像,但雕像早就已经树好了。”

    (章节名是蒙田的一个短论标题。其实现在回头去看这些东西。挺废话的。这几章写的感觉真是不错。质量不知道为什么就好起来了,最后认真地向大家要推荐票,又上了周推榜。感觉一如往常的好,谢谢大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