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一百一十八章我不想树立雕像(中)

    日为在所有联邦人尤其是联邦男人最尤其是联邦男性军次地所有的帝国人尤其是帝国男人克其是有一定战斗力的帝国男人都是傻逼或者没用的满是乡土气息的野兽,因为反过来叙述一遍的类似理由,所以很容易想像,长风军事基地停机坪上的欢迎仪式,表面的欢腾温暖之下其实隐藏着太多的刀光剑影和最复杂的脏话问候。

    虽然走下战舰的帝国男人听说是什么地下抵抗组织,和帝国皇室军队打了几百年,但终究是来自帝国。这个理由便足以让停机坪上的联邦人自内心深处的厌恶,即便隐藏着,但表情和动作都难以自抑的僵硬起来。

    “不要打架,至少当着新闻记者的面,千万不要打架。”

    许乐对身旁跃跃欲试,一脸兴奋和嗜血**的机动旅旅长轻声说道。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语气也不如何强悍,但旅长愣了愣后,马上变的老实了很多,作为最忠诚于钟家老宅的部队长官,他现在必须对许乐表现出绝对的服从,因为对方是自家小公主的监护人。

    “我们可不是来打架的

    来自天京星的帝国黑道大拿木恩先生,满脸微笑接过漂亮小女孩儿送过来的鲜花,非常不习惯地抹掉额头的汗珠,压低声音对许乐说道:“而且我也很不适应这种场面

    “没想到你的联邦语学的不错许乐耸耸肩,说道:“既然你们组织推选你来当谈判代表,该走的程序,比如欢迎仪式什么的,你拆的学着忍一忍。”

    “我的联邦语可没你的帝国语好。说起来,我一直认为你那口贵族腔太正了,正的有些像皇宫里那些贵人。”木恩哈哈笑着,毫不见外地揽过许乐的肩膀,大步向着红地毯那边走去,面对着新闻记者们热情的闪光灯。不停挥舞着手臂。

    “我只擅长经营走私线路和赌场,组织让我来当谈判代表,是因为我反正已经在皇家情报署挂上了号。不怕暴露。另外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本打算请齐大兵同志前来,可是我又担心你们两个一见面又要打一架。”

    “齐大兵接班了?”

    “临时代表会议三个)月之后召开,现在他正在学习熟悉相关工作。

    “对于未来地下抵抗组织的领袖,我怎么会挥拳相向?”许乐没有什么诚意地说了一句,然后看着木恩颈部泛着水泽的名贵毛皮,低声说道:“如果很热的话,用不用把我揽这么紧?”

    木恩先生似乎根本没有听到许乐的话。堆起满脸真挚的笑容,紧紧抱着许乐的肩膀,向联邦的新闻记者们展示着他的热情以及他与许乐上校非常良好的私人关系。

    拍照区内闪光连连,就连头顶湛蓝天空中那轮夺目光日相衬之下都黯淡了起来,许乐眯着眼睛,忽然唇角泛起一丝微涩的笑容,低声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也知道你们需要什么,不过有件事情我必须通知你。

    “什么事?”木恩先生目视前方。强行忘却自己骨子里的黑道气息,像政治家一样匀挥动手臂。

    “我已经失势。”许乐同样目视前方,微笑说道:“一些很有力量的大人物时玄可能把我灭掉,而且我来到西林见你,也是被政府清除的结果。”

    木恩揽着他的手臂僵了僵,片刻后,他哈哈大笑了起来,用力地拍着许乐的后背,沉声说道:“失势更好。那我们可以单纯地喝两杯。

    “我能听到你的心中哭泣的声音。”许乐嘲笑道。

    木恩先生轻轻耸了耸肩,微笑说道:“怀斯领袖看好你,我也看好你。你会爬起来的,再说了。通过百慕大那边的情报,组织确认你是军神李匹夫的接班人,我们可不用担心什么。”

    “看来最新的悄报你肯定没有收到

    “什么?”

    “军神老爷子病重。”

    “这真是令人震惊的消息本恩皱眉望着他。说道:“那你居然还留在这里?”

    清丽的阳光透过稀疏的大叶枫落了下来。这种西林特产的大叶枫边缘锋利,所以虽然叶片稀疏,却依然把阳光割裂成了无数奇形怪状的影子,影子之间那些闪烁的光斑覆盖着草坡和基地后园的林地。

    许乐躺在草地上,眯眼望着湛蓝天空中颇具魔幻色彩的光斑,陷入长时间的沉默,远处的勤务兵投来疑惑的目光,大概是不明白他这个政府全权代表,为什么把那些帝国抵抗组织代表团成员扔进酒店后,就再也不管不顾,而是一个人偷偷溜到基地后方来呆。

    有什么事情比谈判更重要,呆难道是十倡的事情。很明显许乐并不汝样认为,因为他众时候很嘛心:不知道是光斑灼伤了视网膜,还是别的什么原因,眯着的眼睛有晶莹的水痕。有那么一丝顺着右眼角滑了下来。

    在欢迎仪式的红地毯上,在欢快的军乐声中,在新闻记者们的兴奋拍照下,许乐的左眼瞳里出现了一行白色的光符。在和联邦中央电脑搭成的友好备忘中,有一条是不允许老东西未经允许擅自进入他的大脑。但今天这件事情是他事先就说好的特殊条件,那行沉默的字符是:

    公民编号:凶强脓,”李匹夫。信息节点中断,宣告死亡。

    看到左眼瞳里这行字,当时阳光漫天,锣鼓喧天,他却感到身体无比寒冷,后背的肌肉下意识里抽紧。

    除了费城房间中那些正在敬军礼的人们,整个宇宙,许乐应该是最先知道这个消息的人,而且他不能告诉别的人,也不能流露出自己最真实的情绪,所以他沉默地离开基地附属酒店,来到这片大叶枫林下的草地呆。

    这种感觉有些怪异,他知道了一件必将震动宇宙的大事,却没有办法向旁人去述说自己的震惊与感伤。这里是西林落日州,西林军民尊敬自己,但毕竟不是七组那样自己的人。他无人去诉去说。这大概便是所谓惘然无助。

    拿起军用加密电话,拨通一个电话号码,在漫长的等待之后,许乐有些惊讶地现电话通了,话筒那边曲声缭绕,暖昧迷人,无比嘈乱。

    “嘿!石头,听说你被分配西林去了,怎么会想着给小爷我打电话?。明显毛经喝多了的施清海,在电话那头大声叫嚷道,然后响起女人夸张的尖笑。

    “我给你打了很多次电话,就是想提醒你,那件事情你不要自己查。明白没有?这是很认真的警告,还有,你***”许乐想了想,终究还是把脏话和询问的意思咽了回去,望着头顶一片片被割裂的湛蓝天空,平静微笑说道:“你现在好不好?。

    “很好施清海大笑着说道:“你这么紧张做什么?对了,总觉得你情绪有些不对,声音滑溜溜的,出了什么事?”

    “没什么。”

    许乐在草地上坐了起来,从裤兜里艰难抽出压瘪的烟盒,取出一根三七牌香烟,盯着烟卷认真地整理了半天,直到烟卷终于能勉强坚挺于指间,才满意地送到嘴边点燃。

    这是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电话那头的施清海却一直都没有催促,而是在耐心的等待。

    将肺中那口饱满的辛辣的痛快的烟从口鼻中喷了出去,停顿片亥后。许乐对着话筒缓缓说道:“有人死了。”

    电话那头是一家灯光迷离、充斥着烈酒和软性毒品味道的夜店。

    施清海挂断电话之后沉默片刻。然后端起杯中琥珀色的液体,对身旁那位眉眼略显方正的女士露出迷人微笑,说道:“监狱的工作总是这么无聊?”

    “你对我的作感兴趣?。那位女士好奇地看着他,紧接着有些不安地搓了搓手,牵强笑着解释道:“我一直以为没有人会对监狱女看守有兴趣,毕竟我们日常打交道的都是一些穷凶极恶的罪犯,生活真的没有什么意思

    “这是多么陈旧的看法。”施清海将杯中烈酒一饮而尽。

    “我们这个时代,似乎从来都没有真正的改变过。”从卓监狱工作的女士有些感伤地喝了一口酒,关心地望着他,说道:“不要喝的太急。”

    “这杯应该喝施清海轻轻转动着手中的空酒杯,有些出神回答道:“因为,一个时代结束了

    “我知道前线部队需要这些帝国人的配合,所以在军火输入方面可以做让步。态度?我的态度非常好,昨天出版的西林军事观察上面的照片可以做证。现在的问题不是谈判该怎么办,而是为什么非要我留下来谈判”。

    国防部在落日州那家著名的金星酒店,替许乐安排了专门的大办公室。窗外便是那片美丽的银色独享海滩。然而今天他望着窗外的碧海蓝天。心情却无法海阔天空起来,想到那些人的所作所为,无法不愤怒。

    “部长先生,如果葬礼定在下月举行,那我没有任何道理不赶回去参加,要我留守西林?我需要一个解释。如果我不满意这个解释,我想没有人能够阻止我回去参加老爷子的葬礼。”(第三章五点左右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