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一百一十七章我不想树立雕像(上)

    夕天的费城温度从来都不会大其在山脚湖畔,屋小作渊浅浅一层幕雪,清晨鲜活的日头照耀在薄薄的雪上,让它们宛若要燃烧起来。并且真的开始自我温暖融化成细微的水流,淅淅顺着古意盎然的檐角落下,嘀嘀嗒嗒落在湿漉的地面上。

    这些细微的雨水砸了很多年,却还没有来得及把坚硬的地面砸出清晰的痕迹,就像屋里那个双眼深陷瘦削平静的老人,在联邦里光热了很多年,却依然没有办法从本质上改变太多旧有的事情。家乡费城的修身馆如往常一般开了铆着铜钉的大门,年轻和年幼的男生们呼喝着白色的雾气,踢打着缚着细草的木偶,就如当年的他。

    檐上的水还在缓缓淌下。

    滴嗒嘀嗒,是时针永远平静让人觉得窒息的枯燥摆动,是拿着红色糖果串望着初生红日的小男孩儿在贪婪地流着口水。是硝烟战场上右机械腿惨烈断裂露出手臂般粗的金属线机甲舱内令人安慰的电子自检声。嘀嗒嘀嗒,是童年时小伙伴拿着竹枪对着彼此射击然后夸张倒下。穿着白色棉服的漂亮小女孩几扮演急救女医生时的声音模仿。嘀嗒嘀嗒,把嘀嗒的度放慢一些,那就又变成了联邦军人最熟悉的,在治疗舱内寂寞无聊时唯一能听到的生理数据监控电子声。

    嘀嗒停止。

    光幕上早已没有什么力量跳跃感的起伏,变成了一条笔直的线,从左到右直接伸向边缘,没有尽头,一直平静。

    玻璃幕墙那边,陆军总医院治疗组的专家和联邦将军们有些麻木地取下耳机和仪器,怔怔看着床上那位老人,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总觉得自己看到的画面是假的。

    迈尔斯将军瞪着红红的眼,一声不。任由泪水从冲刷而出,在也已经很老很老的眼瞳与皱纹上洗过,只是洗了很久很久,眼前看到的画面却没有任何变化。

    李在道将军跪在床边,紧紧握着父亲越来越冰冷的手,眼眸里没有什么情绪,然后低下头来,用滚烫的额头贴着父亲冰冷的手,将脸藏在阴影之中,用极快的度说着一些含义不明的话语,像是在告别,又像是在倾述。

    门外院内有撞击的声音响起。有人似乎想要拦阻解释什么,有人却不想听什么解释,直接闯了过来,一把掀开紧闭的大门,然后看见了床上双眼紧闭的老人和跪在床边的中年将军。

    满脸风尘的李封眨了眨眼睛。青稚渐褪,只有沉稳与强大的眉眼间忽然间闪过一丝令人心恸的惘然和无助。

    一秒钟后,这种惘然与无助的神情瞬间消失,他深深地呼吸,缓慢地抬步,走到了病床之前,然后啪的一声跪下,将坚硬的头颅狠狠地叩到这该死的地板上,像一座山般倒了下来。

    对于他来说,爷爷的离去,就像是心中最高的那座山到了。

    “小姑三个卜时后才能到。”

    李封上校以头抵地,痛苦的浑身颤抖,没有人看见眼睛和鼻涕在他的脸上难以控制的喷,他颤着声音说道:“我也回来晚了。”

    李在道将军缓缓站了起来,认真的整理军装仪容,静静望着床上,举起手敬了一个军礼。

    玻璃幕墙后方的将军和陆军总医院的专家门,缓缓举起右手,向床上那位干瘦的老人致以最崇高的军礼。

    军神李匹夫的去世,不仅仅对于李封上校来说意味着心中最高的让。峰陡然崩塌,对于联邦里很多人来说,都有相同的感受。费城清晨生的大事件,还处于严格的新闻管制之中,但都特区官邸,莫愁后山那片露台,遥远星辰那头的联邦舰队。已经最先收到了消息。

    帕布尔总统沉默望着概圆办公厅外青草地上的自雪,望着正在白雪里觅食的肥胖的鸽子,宁静的眼眸里浮现出感伤和沉重的压力。

    露台上,邸夫人端着一杯咖啡,听着靳管家关于前往费城私人飞机已经备妥的回报,望着如画的雪后江山。脸上毫不遮掩地流淌着悲伤和思念。

    她和李匹夫相识多年,她和他的家族有密不可分的友谊,最关键的是。李匹夫是她真正尊敬的人,所以整个宇雷大概只有他的离去,才能令她这般不遮掩地表示内心最深处的伤感。

    晚蝎星云的那头,遥远而陌生的左天星域某处,联邦舰队最高指挥官洪予良上将盯着镜中双眼泛红的自己,很自然地想起很多年前,那个,说话声音很大,很喜欢说色*情笑话,和宣传手册里英雄形象完全不一样的师长。

    师长第一次看到她时,毫不留情嘲笑她眼睛红的像个兔子。兔子。白兔子,一对白兔子,是的。师长当时就是这样说的,当时就是这样的。

    洪予良拧开热水开关,任由集曲汪今镜片,蔫住镜中那张集悴伤感的脸,和那双红的慨,样的眼睛,然后在热雾中开始失声痛哭。

    西林落日州南向,联邦长风军事基地停机坪,联邦标准历宪历七十二年二月初,本应该是深冬隆寒。但这终究只是针对引而言,戴着墨镜的许乐享受着头顶湛蓝天空洒下的阳光,享受着墨绿色军装上清晰传来的温暖味道,舒服的快要睡着。

    正三角浮翼设计的联邦新式太空战舰。从停机坪远方滑了过来。被强烈日光耀的有些变形的空气中。隐隐能够看到上面清晰的联邦军旗。太空战舰连续钻过六道水拉形成的水门,缓缓驶来停住。

    盛大的欢迎仪式,热闹的军乐奏鸣。被布置一新的舷梯红毯漂亮的捧花女孩儿,忽然间醒过来的许乐眯着眼睛,透过墨镜打量着这些画面,心想西林方面做了如此多的准备,前来谈判的异乡人就算依然警怯。但想必也会比较高兴才是。

    联邦战舰舱门开启,一个穿着黑色皮衣的中年男子缓缓走了出来,站在舷梯的最高端。对停机坪上黑压压的欢迎人群挥手致意,从他挥动手臂的频率和僵硬姿态来看,他的心情明显非常紧张。

    其实不仅仅是他和他身后代表团成员们紧张,停机坪上的联邦军民都很紧张,因为谁都很清楚今天这场会面的历史意义。

    多年前,帝国像敢死队一样沉默的使团曾经到访过联邦,那之后很多年,晚蝎星云两边的人类再也没有进行过直接接触,直到今天,又有一批勇敢或者傻逼的帝国人,没有带着弹药而是带着谈判条件,来到了联邦的土地上。

    傻逼这个极富侮辱性的词汇。自然不是我这个有良心的年轻历史学家所做的评价。

    “傻逼。”西林军区第二快反应旅旅长站在许乐身旁,他看着舷梯上方那个。动作僵硬的帝国人,摘下墨镜平静嘲弄道:“居然穿一身皮就来了。呆会儿让盯。局去找他的麻烦。”

    平静和嘲弄一般没有办法并联使用,但这位少壮派旅长却表现的很自然,因为称呼帝国人为傻逼,对于联郗军人来说,是一件非常自然,甚至近乎真理的事情,所以他可以很平静。

    许乐耸耸肩,迈步向艘梯走了过去,没有试图去消弥这种气氛,虽然他知道这种敌对的气氛,对于正式谈判来说没有任何好处,但他更清楚。几十年的血海深仇,根本不可能被自己几句弹压便压下去。

    主持与帝国地下抵抗组织的合作谈判,是总统先生交给他的最新任务。当然也是政府激进派把他驱逐出都星圈的最好借口,毕竟这件事情一开始就是他在帝国牵上的线。

    在散漫阳光下向舷梯走去的许乐。心情真的非常平静,对于自帝国远道而来的地下抵抗组织成员,他有过很多接触,知道对方和普通的联邦人没有太多区别,自然不会觉得麻烦。

    他只是担心费城那边有麻烦。施清海那边有麻烦不知道大叔会不会去见老爷子最后一面,大叔的安全会不会有问题,还有施公子这段日子又开始神出鬼没起来,而他每次开始神出鬼没便代表着某些麻烦的事情将要生。

    担忧而无回音的情况下。许乐请老东西帮自己查了一下施清海的行踪,却无比惊奇地现,那家伙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居然瞒过了宪章咙,辉最关键的几次扫描。

    还有一个麻烦是那位莱克上校。

    国防部内务处逮捕此人,田大棒子明言不会让他死的很痛快,现在大选在即,一切要从稳定出,此人暂时被收押在秘密军事监狱中,可问题是,…居然真的没有自杀。

    杀死自己总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尤其对于莱克上校这种练有素的特种军人来说,于是他没有自杀,对于许乐而言,便意味着非常不简单的事情。

    那边很自信,他们凭什么自信?

    “许乐上校,似乎见到老朋友你并不怎么开心。”舷梯下方红地毯上,穿着黑色皮衣的中年帝国男子,望着面前的许乐,有些夸张的挥臂埋怨道:“是不是回到联邦。就忘了我们这些杀人放火的家伙?”

    站在人群中间的政府翻译听到这段话后非常紧张,不知道应该用怎样的词汇,既能准确地表达帝国革命友人颇具战斗气息的友谊表达,又不让许乐上校听出脏话来。

    许乐阻止翻泽的努力,摘下墨镜。与对方笑着拥抱,说道:“木恩。欢迎来到我的家乡。”

    (这章前面写的很好,嘀嗒嘀嗒,时间紧张,下章两点半左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