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一百一十五章 兄弟(上)

    品卜夜煮深沉,房内光线昏暗,医疗器械的电子音嘀嘀如同旧式的时钟,催促人们的归去或是归来了

    屋角阴影中没有任何动静。只有厚重的墨绿色窗帘,在内循环通风系统的吹拂下轻轻摇摆,没有猫走过,却像有一只猫走过。

    很长一段时间的寂静,就像是人类思维巾忽然出现的空白,不知道具体的分与秒,只知道存在并且漫长。

    然后从那片阴影中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不,这里不是我的家。你忘了,我们的家在山背后,离修身馆有四公里路。那里没有霓虹灯,没有这么大的私家湖泊。也没有几百个)愚蠢的大兵充当保镖”这里只是你的家,是联邦给你修的活死人墓,冰冷的宫殿

    封余的声音就像多年卞那样沙哑冷淡。有一种谁都很难模仿的嘲弄劲和和轻佻劲儿。听上去像是一个骑着复古油摩托尖叫于贫乳惨绿少女间的年轻混子,却又带着某种盘腿坐在旧月山数上眯眼看引棉花糖般风暴的俯睡酷劲。

    病床上的李匹夫安静炮看着墙角的阴影。目光平和而虚弱,回答的声音却不知道为什么,也多了很多嘲讽的色彩,做为联邦军神,在这漫长的一生当中,大概也只有在这个人面前。他才能感受到真正的对等,于是也有某种自由。

    “几十年不见,大概这也是最后一次见面,我并不想和你重复那些无聊的吵架过程

    老爷子痛苦地皱了皱眉,有些厌烦地挥手继续说道:“你选择最后来看看我,总不会是又来和我争什么对错是非

    “为什么不芝?”阴影中的声音响起的很快,带着一丝令人耳膜有些不适应的尖锐,“你马上就要死了,我当然要趁着你死之前,把这些事情说清楚,不然你死之后,我找谁说理去?你儿子?还是你孙子?还是说那个,天天往自己脸上涂黑鞋油的娘们儿总统?对了老头子,你觉着那娘们儿总统真以为把自己涂黑了就能显得更爷们儿?还是说他冒充矿工真的有些上瘾?”

    虽然看不到墙角阴影中那个人的表情。但可以想像他尖刻嘲弄说出这番话时,五官想来一定非常放松而嘲讽。

    “我不想和你说这些无聊的东西病床上的老爷子斩钉截铁中止了谈话向这个,方向展的趋势,虽然他的手臂颤抖的非常厉害。“从七八岁开始争。我不想到七八十岁还要争”我都要死了,我想保有不听你废话的权力,你如果非要继续争下去。那我干脆去死

    “别拿死来吓我,也不用装死,这个宇宙里我最了解你,哪怕你只剩最后的一口气,你那口气绝对可以支撑着你从床上跳起来,再打我一巴掌。”

    封余平静地坐在阴影中,根本看不到他身体的轮廓,只能通过声音和窗外淡淡星晖的映照。隐约捕捉到某个存在,当李匹夫淡然说到自己要死的时候。他的坐姿微微倾前,旋即终究又化作了嘲弄。

    “必须承认,说到打架斗殴这种事情。全宇宙里也没有谁是你的对手,我也不是,所以我必须和你保持足够远的距离。不然你真从床上跳起来一巴掌把我打死,自己却因为把最后这口气用掉跟着嗝屁”兄弟同日亡,这种结局显得太狗血。我不想接受。”

    啪的一声有打火机点燃,照亮墙边角落。墨绿色的窗帘在暖色火光下似乎变成了被蓝色火苗捆绑的弹药,帽下那张虽然沧桑但依旧年轻的脸,一闪而没,只有烟头在黑暗中时亮时黯。

    “其实我一直在想,如果你真的会来见我最后一面,我是不是应该布置好圈套把你抓住,或者说把你杀死”这可能是最后的机会,我死,之后,大概再也没有谁能对付你

    李匹夫枯稿的双手轻轻拂弄着白色的被褥,沙哑而疲惫的声音在干瘪的胸膛内丝丝回荡。

    停顿片刻后,他艰难地笑了笑,继续低声感慨说道:“但我没有这么做,因为,就算我布置好了计划,也不能确定部队能不能逮住你或者杀死你,另外更重要的原因是,我这辈子已经为联邦做的足够多,最后这点儿时间应该有资格过些普通人的生活。”

    老爷子望着阴暗角落里那个纹丝不动的红色光点,平静说道:“最后这口气,我不想和你打架,只想和你说说话。”“老头子,你还是这么自恋。事实上几十年来你一直活着,可你也没有办法整死我。至于你死之后的宇雷,其实比你想像的要精彩的多。你那孙子,怀夫差那个强的不像话的丫头,还有许乐,说不定都能对付我,问题在于,除了你这种老顽固之外。谁会天天想着对付自己的亲兄弟?。

    阴影中的男人僵了僵后用力吸了口烟。声音清淡而嘲弄,随着烟雾弥漫于房间之中。

    然后他屈起右手中指,与拇指夹住香烟过滤嘴的下端,轻轻一弹,燃烧着的烟卷,就像当年那颗帝国星球空气中高穿行的导弹那样。向病床上的李匹夫弹去。

    整个宇宙都认刀浔品二的垂死老人奄奄息无法动弹,烟卷应该会直接落泄一硷上。然后溅出羞辱的火星,但事实并不是这样,虚弱疲惫只剩最后一口气的老人艰难地抬起右臂,分开两根手指。准确无比地将烟卷夹住。然后送到唇边吸了一口,满是斑痕与松驰肌肤的苍老脸颊上,浮现出极为享受的情绪。

    配合的很熟练,大概几十年前,三十七宪历初甚至是上个宪历最后那几年。这对兄弟在费城山后就这样贪婪分吸着长辈们的香烟。

    “关于年轻一代,我不得不承认,在教育方面你比我强。我不擅长教人。只会用事实带着人走,所以在教导李封的过程中,我只会用血腥的心理手段和不健康的医学手段去刺激他的经脉育,而几年前我第一次看到许乐这个小家伙时,才现原来你已经带着他走到了更远的地方。”

    “还是那句话,关于打架这种事情你不需要谦虚,因为那会显得很虚伪,出现这种局面只能证明你的运气太差。”

    阴影中的男人又点燃了一根烟,依然只有惊鸿一瞥现出容颜,说道:“血脉遗传向来都不是稳定的事情,我们老李家一代不如一代也很寻常小时候老师就说过,有些人天生就适合练这些,许乐是这样,帝国那个像男人的姑娘也是这样。”

    他从阴影中注视着床七的兄长,沉默半晌后忽然开口说道:“其实我教许乐的十个。姿式,除了激真气之外,主耍是为了克制费城修身流。也就是为了对付你和你的孝子贤孙。”

    李匹夫苍老虚弱的脸亡没有丝毫吃惊的神情,沙声嘲弄说道:“几年前第一次知道你这个学生存在的时候,就知道你又在搞阴谋。乔治卡林,靳教授,机修师余逢,封余,你这辈子似乎一直就是在不停地搞阴谋,但可笑的是,似乎你没有一项阴谋能维持到成功的那天,你总是搞到一半就丢下不管,许乐,看样子也是这种。”

    “我喜欢玩阴谋?”阴影中的声音尖利起来,嘲笑说道:“你一个退伍十几年的老家伙,把元帅制服扔衣柜里霉,是多么的云淡风轻,淡薄名利,可你绝对不会忘记在死之前让保守的儿子去控制军队,去等着我那个愚蠢的学生许乐逐渐成长,把杜少卿丢到前线去打仗,你已经安排好了一切。”

    “不错,这是我的安排。”李匹夫轻轻捏着烟卷,平静低声说道:“你呢?你的安排是什么?”

    “没有安排。”封余在阴影中挥舞着烟头,不屑说道:“青龙山?学生?这些事情不好玩,我早就不想玩了。”

    李匹夫困难地摇了摇头,感慨说道:“想到你的一生,即便是我也不得不感到震惊,说真心话,有时候想到是我的弟弟在联邦里惹出了这么多的风波,我竟有些不可宣诸于口的隐隐骄傲。”

    “虽然你难得地让我有些意外,但我还是必须把话说完。”阴影中的封余望着床上的兄长,淡漠说道:“我不是阴谋家,你才是这个宇雷最大的阴谋家。”

    “又要争执下去?”李匹夫难受地咳嗽了两声,愤怒而阴沉地盯着阴暗角落,“难道你想否认培养许乐的背后。你没有隐藏什么阴谋?”

    “当然没有。”封余说道:“他就是一头乖巧可爱的小狗,可以看家护院,可以挑戏取乐,所以我就拣回家养着,至于现这是一只非常天才的小狗,那是后来的事情。”“不要试图解释什么,隐藏什么。”李匹夫冷漠看着阴暗角落,说道:“或许这证明了你也有某种愧疚之心。”

    “愧疚之心?”那个。男人恼怒了起来,激动地挥舞着手臂,说道:“我教他修机甲,教他做机甲。教他用机甲。教他打架,教他杀牛。教他吃牛,教他享受人生,我有什么好亏疚的?老头子,你如果真觉得这件事情背后有阴谋,以你的性格难道不会去查?”

    “不用查。”李匹夫嘲弄不屑说道:“我也知道有阴谋。”

    “没阴谋。”

    “有阴谋。”

    “没!”

    “有!”

    深夜静室中,响起激烈幼稚类似于孩童般的争执声。

    李匹夫和封余,毫无疑问是三十七宪历,不,应该说是历史长河中最不可思议的一对兄弟,他们在联邦与帝国之间的星辰中嚣张站立。整整影响了我们所生存的世界数十年的时间。

    他们影响了历史,改变了历史,甚至他们本身已经是历史,他们看上去年龄相差极大,其实早已垂垂老矣,带着历史的尘埃。

    就这样一对兄弟,今夜在费城湖畔,在病床上,在阴影中,他们像孩子一样愤怒地彼此指责,争执不下,喷吐着因苍老而快要干洞的唾沫,可以认输,却坚决不肯认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