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八章 两个失眠的青年(四)

    “H1的中控电脑很奇怪的给出了资料保密的答案,但是通过调取学校里的监控设备,特勤局查出这个人叫许乐。”靳管家回答道:“而家族调查的结果,这个人去年进入梨花大学,是……靳教授推荐的。”

    “靳教授?H1的设计者?”邰之源微微一怔,问道:“原来是他,难怪那个学生能够进入H1。那个学生知道我的身份吗?”

    “从不知校长是个谨慎的人,不应该会出这种问题。”提到梨花大学校长,靳管家的语气中并没有太多尊敬的意味。邰之源沉默片刻,想到昨天夜里那个吃了自己鱼子饼的闯入者,想到对方极为乏善可陈的口味,尤其是想到那个空空的咖啡杯……自己等于是间接触到了那个人的嘴巴,邰之源的心里觉得无比地恼火愤怒,但他的表情没有泄一点,平静地嘲讽道:“谨慎?我倒是没有看出来。”

    邰之源不会将一个梨花大学的校长放在眼里,甚至对于那个H1的设计者也谈不上尊重,只不过因为父母以前在这所大学里相识,并且父母和校长以及靳教授的关系不错,他才没有在管家的面前表现的过于冷漠。

    从不知校长去都特区参加教育部的临时会议,关于那个意外闯入者的问题,一时间无法得到妥善的处置。邰之源忽然想起刚才管家说的那句话,第一军事学院访问梨花大学?他的眉头皱了起来,嗅到了一丝他并不喜欢的讨好味道。邰家在人类社会的顶端已经呆了太久的年头,久到邰之源有时候都无法记清楚家族的历史,三十七个宪历之前,邰家结束了对人类社会的统治,此后无论政体怎样变更,以至六百年前如今的联邦成立,他们一直都保持着某些很重要的传统。与这些大家族的传统相似,联邦几大军事学院其实也都出现在最近的联邦体制之前。从古远开始,邰家的后代子弟们,都在第一军事学院学习,这是一种传统,得到双方认可的光荣的传统,唯一一次例外便是二十几年前上一代邰家主人……出乎所有人意料,选择了梨花大学。因为上一代邰家主人也就是邰之源的父亲,是一个文艺气息格外浓郁的人物,对于政治军事经济之类的事务不感兴趣,在世的时候插手也极少,所以第一军事学院在吃惊和失落之余,也勉强接受了这个现实。

    问题是,如今邰家未来的主人再一次开始了在人类社会里的学习和体验,却又一次地放弃了第一军事学院,选择了梨花大学,这就让第一军事学院的那些大佬们感到了耻辱,他们不明白高高在上的邰家究竟是怎样想的,想必马上就要到来的到访一事,与隐藏在梨花大学里的邰之源也有关系。

    靳管家看着少爷陷入了沉思,很敏锐地猜测到他在想些什么,轻声解释道:“第一军事学院是从哪里知道的消息,暂时还没有查到。”

    “有可能是猜到的,毕竟一院里有不少厉害人物,当年他们眼睁睁看着父亲选择了梨花,怎么可能不会记得这种羞辱。”邰之源平静地说道:“邹侑和郁子既然都能知道我在梨花大学,想来整个联邦也没有多少人不知道了。”

    “邹应星有些太不像话了。那对兄妹几个月前就来过临海一次,据说在市里引出了一些小麻烦……少爷,您看要不要警告一下国防部方面?”

    靳管家只是邰家的一个管家,可是除了在夫人和少爷面前,他无论是面对着联邦政府里的任何一位高官,都会表现的像小说中的贵族那样不可一世。警告看上去只是一个温和的词,然而这个词如果出自邰家,则将代表极为强势的压力和行动力,可能有不少人会因此而丧失前途,甚至……生命。

    邰之源静静地看着靳管家,目光平静之中隐着深深的威压,一字一句说道:“不要忘记,皇权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三万七千年。如今的联邦是法治社会,我只是邰家的一个后人,而不可能真的是什么太子。我不想再一次警告你,过去的荣光不可能再回来,你也不要这样想,更何况在我看来,那些荣光根本就只是耻辱与罪恶。”

    “历史是不能开倒车的,至少不会在我的手中。”

    邰之源放下了关于那个叫许乐闯入者的资料,眯着眼睛警告自己的管家。之所以会这样严肃地警告,是因为他清楚,如果自己对某些事物或人表了看法,邰家遍布整个联邦的恐怖影响力便会挥作用,而他并不想这样。尤其是邹家兄妹,虽然他并不认为那一对兄妹是自己的朋友,可是在少年的时候,这一对兄妹陪伴过自己,并且对自己的态度一向尊敬,他不想对方就因为想接近自己而招来什么灾祸。

    而且他的母亲似乎在一次晚餐后随意说过,邹郁这个丫头看**应该好生养。邰之源虽然对于母亲这种挑配种雌性的语气非常不舒服,但他也清楚,如果郁子已经成为母亲眼中可能的目标之一,那么靳管家私底下替自己做什么事情,则会出大麻烦。

    “昨天夜里的事情,全面保密。”邰之源的指尖轻轻地击打了两下关于许乐的资料,加重语气说道:“不要让家里知道,我不想母亲为这些小事担心。”

    靳管家微一犹豫后应了下来,接着说道:“在没有解除那个叫许乐的学生准入权限之前,少爷您不能再进H1区了。”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既然是靳教授推荐的学生,想来母亲就算知道了也不会紧张。”邰之源说道:“那些特勤局的特工,也让他们离远一点儿,老跟着我,我呼吸都有些困难了,本来就在这别墅里做囚犯,可也不能老让警卫盯着。”

    “特勤局的特工是总统先生向夫人传达的善意……”

    没有等靳管家把话说完,邰之源的眉头就皱了起来,“胡夫这个蠢货,明年笃定下台,难道还指望母亲继续帮他留任?”

    “胡夫总统没有这么大的野心,他只是希望卸任后能够进入基金会。”靳管家很自然地接过话题,认真说道:“夫人明天会和帕布尔议员会面,商讨一下明年的选举事宜。”

    “帕布尔是母亲和我都很欣赏的人。”邰之源沉默片刻后说道:“只是越欣赏,母亲就会越失望,一个正直优秀的政治家,怎么可能愿意被那些家族和财阀影响太多。”

    “或许夫人会开出一个很诱人的价码。”

    “那顶多双方也只能达成某种妥协。”邰之源不想去思考那些十七岁少年本来就不应该思考的烦心事,向二楼卧室走去。外面的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休息一段时间之后,他还准备按照平常的惯例进入H1。他不想让母亲知道这件事情,一方面是因为他需要一些属于自己的空间秘密自由,二来是因为他潜意识里不想让母亲知道那个靳教授还活着的消息。至于许乐,他没有在意过,在这位贵公子看来,那个闯入者只是一个运气好到了极点的退伍小兵,而且拥有……极其恶心的生活品味,或许……还有些有趣?

    正在上楼的邰之源唇角泛起一丝促狭的笑容。

    ……

    ……

    许乐这一生吃过的最名贵的食材大概就是自己亲手宰的野牛,当然谈不上有多高的生活品味。珍贵的里海鱼子在他的舌头上只是一种很恶心的、像腌臭了的盐蛋黄般的味道,而且颗粒有些大,更增添了几分恶心,他的味蕾完全不能适应那些微小的爆炸,所以才会在纸上提醒那位同学:你带的饼干好像变质了。

    这天晚上,许乐依然失眠,在H1区的实验最后以失败告终,体内的神奇力量用在操控机甲上并没有表现出像大叔那种强悍的实力,他不清楚是自己的能力问题,还是走错了路,然而那种细微的可能依然让他不停地思考兴奋,他总在想,如果不是指尖的颤抖太强烈从而毁坏了两块操作光屏,会不会真地现什么奇妙的事?除此之外,他想的最多的便是昨天夜里偷吃了别人的宵夜,他感到很惭愧,因为不问而取是为偷……虽说他以前带着李维偷过咖啡店老板的门,但当夜便还回去了,许乐决定今天给那位同学带些宵夜过去做为补偿,只是不知道对方今天晚上会不会还在熬夜。

    要实验的是机甲操控与体内力量之间的关系,他体内那种神秘的颤抖绝对不能让别的人知道——为了安全起见,许乐不可能在白天的时候进入H1区,一直在门房里等到了夜深人静无语时,他才背着那个磨的有些白的双肩背包,在黑暗中来到了梨花大学偏僻的地方。

    在进入右手那个房间之前,许乐先走进了休息室。看到纸上那个大大的阅字,他不由笑出声来,心想这位同学倒也是个有趣的人。看到桌子上依然放着热咖啡和饼干,许乐赶紧移开眼光,他实在是被这种饼干呛坏了。

    放下纸袋装着的豆浆和油饼,许乐望了一眼那间紧闭的房门,走进了属于自己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