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一百一十章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

    像摊狗屎一样臭,大街,所以你愤怒了,拿起枪准备小人了。许乐上校同志,我有必要提醒你冷静或者说清醒一些。你当联邦英雄才几年?怎么,现在忽然变成通辑犯,你就觉得很丢脸?”

    部之源在电话中毫不留情面地嘲讽着他:“被人骂两句就受不了,就觉得自己很臭,在人们印象里,你就是块软硬不吃的生冷硬石头,怎么现在却变得这备敏感?是不是被那部纪录片和那些勋章哄的你快忘了自己姓什么?”

    “不错,我确实喜欢当英雄的感觉

    许乐墨眉狂挑,对着电话大声说道:“小爷也就是一普通人。谁他妈愿意当逃犯不愿意当英雄?被闪光灯照着。我紧张,但其实我暗底里美滋滋的乐!上电视我不去看,其实心里一样美着,怎么?我硬着头皮做了这么些子破事儿。当个英雄都不能?”

    “结果呢?结果呢?原来我屁都不是!我***还是当年那个东林街上的孤儿!那个灰头土脸的小逃犯!”

    “最他妈操蛋的是什么你知道吗?最操蛋的是,你心里一直以为背着什么血海深仇不得已苦衷的通辑犯大叔,原来真***是一个很操蛋的叛国贼!”

    “那我是什么?小叛国贼?”

    许乐神经质地笑了笑,然后轻声骂了句脏话。

    电话两头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直到厨房里的自动热水器鸣笛示警。才惊醒了情绪非常复杂的两个年轻男人。

    “好吧,我假装自己能理解你现在的心理状态。”即便此时,郜之源依旧保持着部家太子的矜持和俯视感,“可你必须马上冷静下来。把那些枪都收起来。你必须承认,现在局面和当年不同,那时候麦德林已经在准备逃亡,但现在你的敌人明显没有逃亡的意愿,这等于说留给你做判断的时间还很多。”

    许乐这个时候已经冷静了下来。安静地听着部之源的分析,叹了口气。说道:“我明白了。”

    “很好部之源说道:“法律方面的问题你不用去管,我在思考请司法学会的那些老人出面,就通辑的追诉时限做些文章。如果这个文章能做的漂亮,那么检方就没有任何办法。”

    “至于媒体和民众的反应方面。我也有安排,莱克上校涉嫌谋杀钟司令的事情,我会选择适当的时机放出去,如此一来,你所受到的指控。自然会被弱化很多。”

    许乐沉默倾听着,心里清楚当莫愁后山那位夫人真愿意帮助自己,那么现在面临的困局,肯定会得到有效的缓解。

    “谢谢。”他认真说道。

    “你应该谢。”部之源回答道。

    挂断电话后,许乐了会儿呆,然后把满箱枪械重新踢回洗碗池下。一抬头却看着部郁不知道什么走进了厨房,这时正拿着金属叉津津有味地品尝着酱汁鲜桑纹鱼片。

    “你真有信心拿这箱子枪把联邦政府洗一遍?”部郁用食指掀起颊畔飘着的丝,认真咀嚼着甘香肥嫩的鱼肉。含糊不清打趣道:“知道你有时候特别自信狂妄,可真不知道你在帝国呆了一年多,居然狂妄到了这种地步。”

    许乐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往金属碗里打了四个仿鸡蛋,倒入生粉开始用力地撑拌,淡黄色的蛋汁在他的眼算旋转的越来越快,渐渐湮没了眼瞳里的那幅画面。

    那是一幅联邦最高等级的精确地图,上面标注着四个地点,分别代表着副总统拜伦等几位政府里的大人物。

    有联邦中央电脑的帮助,许乐相信自己如果提着脑袋去闯,说不定真有机会把联邦政府洗上一遍。

    简单吃过晚饭之后,在楼外耀眼摄像灯的照拂下,许乐开始眯着眼睛看电视,部郁已经回了西山大院,律师们回到了各自的家,黑鹰的安全人员都在家外,只有他一个人孤伶伶地坐在沙上,看着光幕上那些新闻主持人复杂的表情。那些被采访的东林居民,表情阴沉警告民众的联邦调查局,看着嘉宾们忧心仲仲提到当一名联邦英雄和一名叛国贼扯上关系后。对联邦安全会造成怎样的影略,,

    他有些疲惫,有些累,有些厌倦。有些不甘,就在这个时候,他有些意外地接到了张小萌的电话。

    自从流风坡会所一别之后。三人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见面,那一幕露台上关于老情人的冲突,似乎让这对青年男女对彼此的初恋都感到了释怀,但事实上谁能释怀,所以很少有联系,直至此时。

    “我去过墓地,听说第二天你和施清海都去了?真可惜,我们没有碰到。”

    “我知道你现在负责某些工作。注意一下安全。”因为电话容易被监听的缘故,许乐不会把张小萌负责青龙山情报工作的事儿说明,皱眉说道:“青龙山日益边缘化,我很担心你们那个委员会会不会

    “我看到新冉了。”

    电话那头的张小萌沉默很长时间,也许她推了推黑色边框的眼镜。也许她轻轻捏了下抽屉里藏着的恶魔角。

    “当时在学校里,我总觉得自己承载了很多秘密,很多压力,所以有足够的理由说服自己”有些事情并不是最重要的。现在才知道,原来当时你这个看上去沉默寡言但乐观开朗的旁听生,居然同样承载着如此大的压力。

    “我承受着,所以可以伤害你,你承受着,却还在被我伤害张小萌的声音有些清淡的伤感,有些嗡嗡的,“今天整个联邦看到这个新闻的人。都会有自己的想法”可我只看到当时最需要温暖的你,结果被我冰着了,我有点后悔。”

    许乐拿着话筒沉默了很长时间。身体站的笔挺,好像就站在她的面前。忽然间展颜一笑,温和说道:“亲爱的,我们都还年轻,后悔还来的及。”

    夜晚更深的时候,简水儿来了视频邮件。攻入帝国本土的联邦部队正在进行战地轮换工作,铁七师,新十七师这两个在第一阶段战事中承担了最重任务的部队,依命返回都星圈休整,而简水儿所在的联邦舰队空降旅,也在休整序列,前国民偶像,如今的漂亮女军官正在漫漫归程之中。

    在今天之前,整个联邦知道许乐秘密的人只有极少的几个人,老爷子。郜夫人,当然。简水儿身为大叔的亲生女儿,是最清楚故事的那个人。

    在视频邸件里,美丽容颜上挂着两道机油痕清,反而显得格外动人的简水儿,并没有怎么安慰许乐。反而带着从容有趣的心态,调侃着他的名声急堕落的过程,并且在邮件的最后很不引人注意地提了一句如果是自己如何如何”

    看完了视频,许乐忍不住蹙着眉头自嘲地笑了起来,想到这一天的纷乱失态,现自己应对的确实有问题,早就有思想准备的事情,为何还是能令自己显得如此愤怒?

    想想简水儿,如果将来某天联邦新闻界忽然暴出她是叛国贼余逢的亲生女儿,而且她还有一半的帝国血统,那又该是怎样恐怖的局面?

    又过了半个小时,利孝通的电话终于来了,许乐不知道在当前局面下。这位七少爷拨通自己电话需要思考斟酌斗争多长时间,不过既然电话响起,听到对方安慰的声音,许乐感觉终归不错,有些温暖。

    在夜最深沉的时刻,靠在沙上假睡的他右手紧握着的电话再次响了起来。那头男子的声音轻声细语,格外恬宁。

    “老板,我看到新闻了。”

    “我本来以为你会更早就打过来许乐点燃了一根香烟,美美地吸了一口。

    “现在哪里还有时间看电视,这时候起来换尿片,才偶尔瞄着一眼。”白玉兰在电话那头轻声细语说道:“事儿看起来好像有些麻烦。有事儿你说话。”

    他根本不在意许乐是不是通辑犯是不是逃犯是不是杀人犯是不是强*奸犯或什么犯,相信七组那些队员也不会在乎,他们只在乎有人在搞事。他们应该怎么搞回去。

    许乐夹着烟卷的手指僵在空中,想起在帝国那片草甸上老白告别时的话,戒烟是为了生孩子”原来已经有了孩子,是啊,只要自己说话。那个长的像娘们儿的家伙肯定会特爷们儿地把尿片扔到墙上双手持枪就冲了过来。

    “不麻烦,很好处理。”他微笑着说道:“我会处理的很漂亮。”

    那是假话。许乐所面临的局面已然花果飘零,险厄丛生,前途黯淡里透着不可知的凶险,他并不知道在一千多公里之外的费城,有位了不起的老人。正用破口袋灌风般的沙哑声音,讲着一些真话,替他处理一些事情。

    炮勃主编大口吸着军中特供的白盒三七,眼睛被黄的有些红。他很清楚这场所谓专访,事实上应该是最后最神圣的记录,所以记录的非常认真。带着复古奢侈意味的小错笔在植物纤维纸上快移动。记下那一段段最真切最鲜活也是最震撼的历芜

    亲耳听着病床上的军神大人讲述着壮丽灿烂的一生,他感觉有很多热血涌入大脑,然而最后却被老人简单的几句交待冻成了寒冰。

    伍德嘴里的香烟已经烧到了过滤嘴,他却完全没有反应,震惊地看着床上的老人,惊慌失措说道:“我不相信!那个叛国贼”怎么可能是您亲弟弟”。

    炮勃大口吸着香烟,被呛的连声咳嗽。

    (嗯,明天四章,这是真话。但确实很操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