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一百零八章新闻事件(下)

    孕花从蚀月招牌旁不停除落“穿着黑煮厚风衣的炮勃本编联山德记者。顶着风雪冲出大门,在报社同事们惊愕的目光中,钻进了墨绿色的

    车。

    军车向着都南郊的军事机场驶去。

    车厢中的伍德看了一眼鲍勃嘴唇里叼着的细烟卷,感受着对方心中的疑惑与震惊,耸肩问道:“你以前见过军神大人吗?”

    “很多年前老总统葬礼时。远远见过一面炮勃主编望着车窗外急后掠的雪花,眉尖深拧,深深吸了一口烟,忽然现因为走的太急,居然拿错了一包女士薄荷烟。

    低声骂了两句脏话,他将纤细的烟卷在指间拧断,下意识里搓成纷舞落下的烟丝。

    “你很紧张。”

    伍德揉着酸痛的膝盖,盯着主编手指间落下的碎烟丝,不可置信说道:“我从来没有想过,联邦最出名冷静甚至是冷酷的主编先生,居然也有采访前紧张的时候。要知道你采访过前后三任总统,居然还会在意这些?”

    “总统经常接受采访,但元帅自从回到费城之后,再也没有接受过采访

    炮勃主编挥动着手指反驳道。略一停顿后,他自嘲地笑了起来,继续说道:“好吧,这些都是假的,我就是紧张。”

    “当东我在都大学新闻系的时候,就采访过当时的国防部长,可这又算什么?还记得那一年都学生会和老兵协会联手搞大游行,结果有个从机油配比实验室来的蠢货,居然把元帅的画像烧了。”

    “噢,那时候元帅还不是元帅。是师长,就和许乐现在一样,是联邦重点培养的战斗英雄偶像。”

    “那个蠢货被我们学生和坐轮椅的老兵愤怒地揍成了猪头。”

    炮勃主编呵呵笑出声来,根本不在意高行驶车辆的摇晃,带着一丝回忆的感慨,带着一丝说不出的意味,眯着眼睛感慨说道:“你不明白元帅对我们这些二三十年代的人来说意味着什么。作为最需要保有独立精神的新闻记者,我本不应该崇拜任何人,但刚才那位军官说我们可以采访元帅时,我才现。原来从大学到现在,我一直在偷偷地崇拜仙”像个狂热的追星族那样。

    伍德耸耸肩,取出一根蓝河烤烟点燃,说道:“整个联邦难道不都是这样?不过你有没有想过,元帅为什么这时候会安排这场专访?”

    炮勃微微蹙眉,看着窗外越来越近的军用机场建筑和隐藏在建筑里的飞机,说道:“我也觉得这件事情有些怪异,或许,,和今天生在许乐身上的新闻有关。”呼啸的空气吹的停机坪上白絮乱上九天。强大的推动力带动着高飞行器瞬间撕破冰冷的冬日长空。向费城方向驶去,短暂的十丹分钟之后。只来得及携带简单采访设备,甚至连专业相机都忘了拿的两名著名记者,便来到了那座联邦最著名的湖畔庄园中。

    费城李家的安全措施异常严密,联邦第一军区的直属安全部队散布在建筑四周,强悍的精锐军人目光锐利警惧地注视着任何动静,无论是田畦里没有什么声息的蛙还是池中被寒冷变得越来越懒的鱼,都能感受到一股与往日截然不同的紧张肃然气氛,正在这片庄园四周弥漫渗透侵蚀。

    “作为一名狂热的崇拜者,我曾经两次来费城旅游,还通过期刊了解过李氏庄园的构造。这里的冬天比都要温暖很多,尤其是这片湖。你别看着蓝水清湛透着冽意;实际上里面混着大量的高山温泉,水温非常令人愉悦

    炮勃主编和伍德记者跟随韩少东军官,接受了严苛的安全检查,向着庄国里面走去,一路所见紧张肃厉景象,令他们的心情无来由地紧张不安起来,为了驱散这种不安,主编先生开始用沙哑的声音为伍德讲解此间的一的。

    “二位请进,我就不陪同了。出来的时候,我会在外面等候二位。”韩少东将两位记者带到一座宅子前,微笑着离开,离开之前解释道:“门后的房间现在暂时处于联邦数据保密条例的权限范围中。我的权限不足以进去。”

    里面是什么机密之所在?炮勃和伍德疑惑不安地看着面前紧闭的木门,身前光滑深色乌暗的名贵木的板。犹豫着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踩上去。踩了上去,带着前所未有的紧张缓缓推开了这扇门。

    没有什么充满星际科幻味道的变形金属机甲,没有无数交头接耳拟定太空战略的大人物,门后只有一间房。

    空空荡荡的一间房,房的尽头有一张床,床上铺设着厚实但看上去便感觉轻柔舒服的被褥,像云朵般蓬散的被褥间躺着一个干瘦枯槁而疲惫的老人。

    深褐色的斑痕,在松驰的面部肌肤上显得格外刺眼,老人紧紧闭着双眼,没有什么血色的唇角无力地耷拉在侧。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当年在战场上消耗了太多精力的缘故。老人显得这样疲惫,疲惫地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永远的”,睡

    十几条极细的医用数据线。从老人干瘪的身躯上连接,然后绕过床头,进入隔壁的空间,有一面高约三米的极大的玻璃,将这个空旷的房间与旁边的空间隔绝开来。

    在玻璃的那边,有十几台联邦最精密先进的医疗设备,有十几名联邦最优秀的医学教授,有十几名军方最重要的将领,他们在忙碌地观看数据,跟踪生理指标,他们在无助的愤怒,愤怒地嘶吼,嘶吼着无望。

    玻璃的隔音效果非常好,鲍勃和伍德能看到那些非常熟悉的军方大佬们扭曲阴沉的脸,夸张的手臂动作和隐约能够猜到意思的口唇翕动。却听不到任何的声音,这一幕就像是一出荒诞的哑剧,可问题是这个宇宙里有谁能够请到这么多联邦高级将领前来做演员?

    明白了一些什么,鲍勃和伍德难以自抑地呼吸急促起来,紧握着录音笔,怔怔地望向床上如云棉被中那位瘦削而苍老的身躯,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他们非常清楚,自己看到的这一切,绝对就是历史,而且大概是历史上永远不会被遗忘的时间点,只要联邦还存在,这一幕就会永远被记录在联邦教科书中,”

    身为新闻记者,能够出现在历史的现场,那是最大的殊荣,更何况是这样的历史,但是这两位出色新闻记者的心中,没有一丝职业兴奋,也没有一丝期盼,只有无穷无尽的紧张怅然不安与恐惧。

    “坐吧。这是单向玻璃,不过是对我单向,我可不喜欢裸着身体躺在这儿给他们观察,虽然他们是医生,但我不是帝国那位大师范。”

    就在这个时候空旷的房间内忽然有沙哑低沉的声音响起,床上那位瘦削的老人,忽然睁开了双眼。望着门口两位记者说道:

    “我喜欢看他们在里面忙来忙去,感觉就像是回到了以前的战场,网入伍的时候,我最喜欢看着那些文弱的医疗官扛着治疗舱狂奔,呵呵。”

    床脚处预备好了两个沙,茶几上摆放着水果和泡好的管荫绿茶,玻璃烟缸旁摆放着两盒军中特供的白盒三七。

    炮勃和伍德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呆愕望着床上的军神老爷子,很长之后才有些慌乱地问好,然后跌跌撞撞地坐进了舒服的沙中。

    “很高兴你们能同意前来做这个专访。”

    半倚在病床上的李匹夫温和说道,老人的声音沙哑中带着石砾磨擦的异响,依旧坚定有力,却又有些令人心悸。

    抹掉额头上的汗珠,鲍勃主编进行一番连续的深呼吸,凭籍着强烈的职业精神稳定了心情,认真回答道:“元帅大人,这是我从业以来,甚至是都特区日报创刊以来最大的荣幸。”

    这是真心话,从这一幕幕画面中可以得出某个推论,马上即将开始的专访,或许便是病床上这位活着的传奇此生最后一次接受采访。能够有幸参与其间,鲍勃和伍德感佩莫名。

    “既然是采访,我想有必要先做一个自我介绍。”

    瘦削的老人缓缓开口说道,病房内的灯光非常明亮,耀白一片,根本没有任何黯淡的悲伤感觉,就如他这传奇的一生,壮丽始终。

    炮勃记者眯着眼睛取出了自己最习惯的纸笔,伍德记著轻轻打开了录音笔。认真倾听着床上传来的沙哑声音。

    “我叫李匹夫,在费城出生。这辈子做过三份工作,十二岁之前在修身馆里练习时,曾经做过清洁兼职,后来十四岁时,短暂干过一段时间费城东苑广场的草坪修剪。后来我参军入伍,从那以后,这几十年的时间,我一直在当兵,再也没有干过别的。”

    “新兵网入伍,我们班长在演习中摔死了,上级很愤怒,不知道为什么就挑中我这个新兵蛋子接了班长的职位。从班长到排长,再到连长营长,团长师长,一直到最后,我在部队里升官升的很快,从来没有担任过副职,也没干过旅和军这两级。”

    “说到只干过三份工作,十年前我退平来后,曾经想过继续去东苑广场剪草,但被政府以安全名义否决了,对于这一点,我这个老兵表示非常不满恶”

    炮勃主编停下手指的记录,抬起头来怔怔望向床上那位陷入回忆中的军神老爷子,有些不安和伤感地想道,和许乐那件事情比起来,这才是真正的新闻事件,会令整个宇宙都悲伤的新闻事件。(写的艰难。下章三点后,特推明妃新书仙铃:

    ,卸卞……”73曰2“联

    莫笑我弱,咱的卜妾都是元婴真妃;

    别看我暖床丫头也是金丹玉仙;

    一个练气期的小修士,却让绝顶的仙子垂青,这是为何?

    一个修真界的小菜鸟,却享尽了仙皇至尊也梦寐以求的艳福,,!

    请大家多多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