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一百零六章 和平时期的战地宣言

    穿着黑瑟(河)正装的联邦调查局探员匆忙从走廊那头跑了过来,他顾不得抹去额头上的汗水,也顾不得门口两名同事复杂难言的目光,第一时间冲进洗手间,取出口袋里的一卷软纸,敲响紧闭的隔间大门,喘息着说道:“纸拿过来了,还有什么需要?”

    “没有,谢谢。”一只手从蹲位里伸了出来,将卷纸接了过去,然后再次关上。

    这名联邦调查局探员此刻才有时间解开领带,抹掉额头上的汗珠,平伏着急喘慢慢走出洗手间。

    听着洗手间里时不时响起的轻微撞击声,守在门外的探员蹙着眉头问道:“应该没问题吧?”

    “不用太担心。”那名探员脱下黑瑟(河)正装,敞开衣领,摇头回答道:“他若想要逃,我们这几个人哪里拦得住?”

    “那这是什么声音?”

    探员将黑瑟(河)正装揉作一团夹在腋下,侧头认真听了很久,疑惑说道:“好像是……卷纸砸门?”

    “我更不明白的是,上校上厕所为什么还是习惯用卷纸。”另一名探员耸肩说道。

    许乐在马桶上坐了很长时间,冰冷的白瓷变得温暖起来,他的心情却还是那么冰冷,有一句著名台词非常适合形容他此时的感觉:真他吗(河)的像狗屎一样的人生啊……,当然,这里没有狗屎。

    眯着眼睛的他,百无聊赖地将卷纸扔向门板,看着它完全不符合物理规律的反弹,右手快如闪电般探出,无论卷纸想要飞向任何刁钻的地方,都逃不出他的五指。前天还是联邦英雄,今天就成了联邦通辑犯,这种差别并不能让他感到太多惶恐不安,真正让他心情变得有些糟糕的是,为了对付大人物们的手段,他不得不提前把莱克上校掀了出来。施清海最早提出关于西林军区内部的疑问,许乐在中央电脑的帮助下慢慢靠近了真相,查到了莱克上校在其中扮演的阴险卑劣角瑟(河)。

    震惊而愤怒的许乐,在计划中为莱克上校准备了富有战场意味的惩罚,按照部队里对背叛者的惩罚习惯……如今无论莱克上校是被判死刑,或是无期徒刑,只怕都是一种解脱。

    而且在计划了中,莱克上校应该是最后才把揪出来的毒株,如今提前曝光,那么就算他一直活着,后面那些线索也只能断了。

    基于对前途的未知,对判决的隐隐不安,以及关于莱克上校的两个原因,许乐的心情有些低落。

    “珍宝鱼双烩,说蛤其实不是很准确,您右手方这半是蘸芥辣汁的生切,另一半带脂皮的我们准备了白汤来爆,味道应该不错。”

    负责照顾许乐起居饮食的那名联邦调查局探员,此刻又已经穿好了黑瑟(河)正装,一本正经地替他介绍午餐的菜品,语气和服饰配合起来,让他真的很像餐厅里的侍者。

    许乐没有什么反应,直接用筷尖挑起那片薄可透光的鱼肉,感受了一下里面蕴着的弹嫩韧劲儿,直接放进芥辣汁生猛地裹了一大圈,然后放入唇中,嚼的青筋毕露,大汗淋漓,双眼里血丝渐现。

    “要喝点酒吗?”桌旁的探员被他默然沉峻却带着点儿狂意的表情震住,下意识里喃喃说道:“配些高度纯酿白酒,应该不错。”

    许乐摇摇头,用最快的度将面前的鱼片脆咋咋地嚼完,然后端起面前像脸盆儿似的面碗,拿着长长的筷子开始搅拌挑弄,以明枚提鲜的寻常蛋白肉丝面,被快塞入双唇之中,浑着汤水,哗啦啦淋漓声音响遍整个内部餐厅,一碗面竟被吃出了豪迈的感觉。

    联邦调查局的工作人员们怔怔地望着这张桌子,望着这名重要的犯人,怎样也想不明白,在这样紧张的局面下,许乐上校为什么还能有这么好的食欲。

    许乐放下面碗,就像完成了一件必须完成的任务,脸上没有什么满足的情绪,忽然开口问道:“你上过战场吗?”

    “没有。”联邦调查局探员耸耸肩,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忽然问这个问题。

    “我上过前线。”许乐忽然笑了笑,看着他说道。探员心想,整个联邦都知道,而且也看过你在前线的样子,所以这是一句废话。

    许乐若有所思,蹙眉继续说道:“宪历六十五年以后,国防部的后勤保障进入历史上最好的那个阶段,但你知道的,在战场上谁能保证所有补给都能准时到达?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在战斗激烈的时候,食品补给中断是很常见的事情,那时候弹药比压缩饼干要重要的多。”

    他低头看着面碗里残存的几根粘乎乎像肠子似的面条,看着精致瓷盘中州开始渗出血丝的鱼头,说道:“所以在能吃饭哪的时候,我们尽可能都让自己吃饱一些,在不影响行动的前提下……肚子能装多少,就装多少。”

    “我个人的习惯是还要带压缩能量棒,不过这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他微微偏头,想着每次机甲大战后那讨厌的饥饿感,忍不住笑了起来。

    “还有上厕所的问题。”他望着那名探员很认真地说道:“基地有马桶,战场上可没有,更不可能有什么自动清洗喷头,菊花牌男性私用香水……,有卷纸就算不错了,要知道我们经常从帝国人尸体上扒军服来擦屁股,十三楼就曾经说过……帝国远征军雪地装甲旅的军服擦着最舒服了。”

    “上校,您究竟想说些什么呢?”

    探员好奇地望着他。对于像他这种刚刚进入联邦调查局不久的年青职员来说,面前的许乐是他们崇拜的传奇人物,哪怕现在正在接受调查,或许将要成为囚犯,那种令他们有些眩晕的传奇感依然存在,所以他很好奇,为什么许乐上校今天吃完饭后会有兴趣聊些看似完全无关的东西。

    “我想说的是,战争,战场,战友,部队,这些东西对一个人的影响。”许乐的眉头渐渐皱了起来,用一种不愿意回忆的口吻缓慢说道:“在战场上,我最不愿意做的事情就是清点人数。”

    “是的,我们十七师从老师长开始,最擅长的就是在逃跑中消灭敌人,美其名曰保存有生力量,为了更好的打击帝国人……,但谁都知道,那就是怕死。可无论怎么怕死,总还是要死人的。

    “你应该知道我那时候在七组,每次出任务,然后清点人数,每次都会有些姓名再也没有人会回答,我要操一下,这事情真的非常不愉快。”

    “你没有上过战场,所以没有见过人那么容易死去,怎样容易?嗯,举个例子,你看前面你那个同事,对,就是那位总四科主任先生,刚刚从电梯里走了出来…………从电梯里走出来是个很常见的动作,但在战场上,他就已经死了,为什么死?没有人知道,也许是布雷机甲的程序冗余导致有一颗激雷忘在这里,也许是小泥石流,也许就是一颗流弹?”

    许乐仔细地擦干净嘴唇,耸耸肩后继续说道:“在战场上死人就和上厕所一样,是家常便饭。”

    “上厕所和吃饭是两回事。”青年探员有些紧张看了一眼正走过来的顶头上司,忍着笑反驳了一句,然后站到了许乐身后。

    “反正你们见过的生死瞬间太少,所以总习惯把事情想的太复杂。”许乐说道。

    “很复杂吗?”那位脸骨变形从而显得格外阴森的总四科主任,缓缓走到许乐面前,冷声说道:“我很想知道,你又从战场上悟出了什么简单的道理。”

    许乐静静看着他,忽然开口说道:“我在战场上学会的道理是,除了生死的事儿,世界上一切事情都是闲事儿。”

    “包括跟随叛国贼学习,被联邦通辑,也是闲事儿?”主任微吊的稀眉有些恹恹的阴怒。

    许乐放下餐巾纸,站起身来,望着他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应该是来告诉我我可以离开的好消息,既然如此,那么你所指控我的那些事情,自然都是闲事。”

    “我必须提醒你,你只是被保释。”总四科主任强行压抑着内心的失落和愤怒,寒寒细声说道:“我们有足够的证据,相信几天之后,我会在军事监狱里面见你。”

    “没有这种可能性。”

    许乐看着他的脸平静说道,这个回答非常简洁明了,甚至有些蛮不讲理,会不会被关入军事监狱,是法院判决的事情,可他的态度就是这样直接。

    “告诉你身后那些大人们。”他停顿片刻后,认真说道:“我刚才说的战地道理,其实可以换一个方式来说。”

    “杀了我,或者,赶紧死。”

    留下这句平静却又辣劲儿十足的话,许乐从青年探员手中接过军帽,仔细认真戴好,然后头也不回地向楼外走去,楼外有一排车队正在等待着他,还有无数的记者正在等待着他。

    在某些有心人的刻意安排下,联邦新闻媒体已经闻风而动,此是(河)件一旦暴,整个联邦想必都会陷入不可思议的震惊情绪之后,原本视许乐为子弟为英雄的民众眼眸里,会投射出怎样复杂的情绪?

    被指控为联邦通辑犯的他现在暂时被保释,获得宝贵的几瞬自由,站在对岸的那些大人物们,却几乎马上开始去毁掉他所有自由的可能。

    你死,或者我活,这就是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