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一百零四章听证会

    宝里是地处引北半球的联邦调杳局冬季练营地。窗外飘一雪花,人们可以站在温暖的室内欣赏到外界严寒而致的冰晶世界。

    许乐被联邦调查局传唤调查仅仅过去一天,他捧着热咖啡,却已经有些看腻了那些冬雪,对方通过合法的程序暂时阻止他见律师,按道理在同步协调的国防部却一直没有露面,整个事情都透着一丝诡异。

    那些正在被他调查的人,总有一天会察觉到某些动静,他们肯定会做出激烈的还击,但许乐没有想到对方的还击来的如此快,如此莫名,除非对方真正抓住自己最怕的东西,不然这场来自联邦调查局的调查只可能是一场笑话。

    不过即便让对方真的抓住自己最大的把柄,大概也不会令许乐太过吃惊,毕竟正如那位总四科主任讲的那样,世界上根本不存在完美的谎言,不要说封余和自己,就连联邦中央电脑都做不到。更何况军神老爷子和部夫人早就知晓了自己的身份,那么这个所谓的秘密,总有一天会不再是秘密。当年在东林时,那个葬墨镜的莱克上校也见过自己的真实面目。

    许乐望着窗外的白雪,眯着眼睛想了很多很多,那时候他不知道有哪些人在镜后观察自己,但心里已经做好了准备,或许在很多人看来,这是他面临的最大危机,但对于在帝国逃亡了一年的他来说。这种艰难实在不值一提。

    所以当他看到多年未见的小强后,微微一怔便接受了当前的局面,微笑看着那张记忆中的青稚的脸,没有说嗨,只说好久不见。

    似乎还是那两个在东林街上厮混的孤儿,一人曾去一人家里蹭饭,一人曾看另一人雨夜杀人,总之是曾经一起厮混过,只是简单一句好久不见,仿佛中间小强并没有去少管所住过一年,而许乐更没有经过那些光怪陆离刺激非凡的人生。

    可惜联邦调查局不会给许乐任何感慨喝叹的机会,总四科主任有些惊愕地看着这幅画面,大抵连他自己怎样都没有想到,许乐居然就这样认了某事。

    “从联邦英雄成为通缉犯,这样的落差,不知道你能不能承受得了。”

    将那些远自东林召唤来的人们送去休息,联邦调查局总四科主任站在窗边沉默了很长时间,点燃一根香烟颤巍巍地深吸几口,扶着额头,带着无尽的满足说道:“我只担心联邦的民众一时间不能承受。”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许乐微眯着眼睛,望着杯中残冷的咖啡怔,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内容。

    “你已经承认了。”总四科主任愤怒地冲到他的面前,大声吼道:“你是东林孤儿许乐!而不是你伪造的那个身份!”

    “我没有承认过任何东西。”许乐望着他,平静说道:“我就是我,我不明白你们这场可笑的调查究竟有什么目的。”

    “你现在最需要的确实就是嘴硬。”总四科主任微微一怔后,用力解开被汗湿的领带,喘息中混着笑声说道:“不过希望法庭会相信你这可笑的说辞。”

    距离宪章广场不远,有一条安静的大街,青青绿草分铺街畔,微微伏起的青丘那头是灰白色的总统官邸,相对的一侧则是一幢独立的建筑,这幢建筑没有专门的名称,总统先生每次需要召集比较大的会议时,往往都会选择在这幢建筑三楼举行。

    “难道没有一个。人认为这是一场可笑的演出?许乐怎么可能是通缉犯!那他是怎么通过宪章光辉的层层扫描的?东林孤儿?我看这是有些人搞出来的阴谋!”

    安静的会议室内,再过几天就将要退休的迈尔斯将军愤怒地挥动着手臂,虽然马上便要卸下联邦参谋联席会议主席兼第一军区司令这两个沉甸甸的职务,但做为近十年间联邦军方最有实力的大佬,他的暴怒没有任何人敢正面抵抗。

    这是一场特殊的闭门听证会,说听证会或许都不是太合适,因为没有牵涉到任何司法程序,只是因为被指控的是许乐,所以联邦调查局和司法部的最高长官们,都不敢妄自决定,而将这件事情放在了真正大人物面前台上。

    “宪章局那边是怎么说的?如果说许乐上校隐瞒了通缉犯的身份,那他是怎么做到的?还有最关键的一点,联邦调查局既然坚持认为许乐上校是”公民编号为。凶她五力东林孤儿,那联邦中央电脑得出的结论是什么?这一点总没有人可以蒙混过关。”

    “宪章局方面”拒绝就此事提供任何意见。”

    联邦调查局局长紧张地看了一眼最前方的总统先生和一众阁员,擦拭掉额头上的汗水,说道:“根据郜局长的电子回叭,也给出的理由是一一许乐卜校拥有的权限。禁止室章局吼泄州汗内部审查

    坐在第二排的崔聚冬忽然打破沉默,开口说道:“中央电脑现在只能够确认许乐上校身体里的芯片,和那位东林孤儿没有任何关系。”

    听到这句话,尤其是了解到宪章局清晰的态度,参加此次特殊闭门听证会的大人物们同时陷入了沉默,因为他们没有理由去质疑联邦中央电脑的判断,可为什么”联邦调查局会查到那么多对许乐不利的证据,尤其是那些钟楼大街上的人们,为什么会坚持认为如今的联邦英雄许乐,就是当年的孤儿许乐?

    锡安副议长皱着眉毛,看着摆在身前的几幅塑质照片,看着那些照片上面青涩犹在的少年脸庞,寻找着与现在的许乐上校相近的地方,忍不住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

    直至此刻,包括崔聚冬在内的所有人。仍旧坚持认为是联邦中央电脑授予许乐的高权限,帮助他在都星圈非常好地隐瞒了身份,却根本没有想过他置换了颈后的芯片,因为这已经出了他们对世界的基本看法。

    帕布尔总统认真地查看着照片,质问道:“我很反感这种内部调查似的做法。如果你们认为许乐上校是名通揖犯,应该直接通过司法部,或者国防部内务处走程序,而不应该是拿这些似有似无的证据到听证会上来折腾

    总统先生的语气很平静,但落在联邦调查局局长和很多有心人耳中,却带着明显的怒意。

    “我们接到了实名举报,不得不进行调查,至于司法部方面”总统先生,许乐上校获得过两枚最高勋章,拥有相关的豁免权,如果进入司法程序,必须由您或者议会录夺他的豁免权。”

    “实名举报?”

    “是的,总统先生

    沉默了很长时间的国家安全顾问,忽然微笑着回答道:“有一位当年亲自前往东林大区,参与了捉拿叛国贼封余军事行动的西林军官,前一段时间在最高法院里认出了许乐上校,为了联邦的安全,这个勇敢的西林军官不惜冒着民众的敌视和危险,站出来进行实名指证

    会议室的门被缓缓推开,莱克上校走了进来,这位钟老虎最信任的下属,西林军区特种机甲大队长官,在接下那幅墨镜之后,一脸漠然。

    经过最简单的自我介绍,莱克上校略一停顿,双手负在身后,开始向房间内的大人物们,描述很多年前那次军事行动,他和他的队伍乘坐古钟号前往东林,目标是逮捕或者狙杀联邦头号通缉犯封余,然后他在街道上遇到了一个无比倔犟的少年。

    “你怎么确认那个少年就是现在的许乐上校?。房间里有人质冉。

    “如果我认错了,我宁肯把我的双眼挖出来莱克上校平静回答道:“像许乐上校这样的人物,是不容易认错的。”

    “据我所知,许乐和你们西林的关系向来良好,所以我很好奇,为什么”你会站出来进行实名举报。”迈尔斯上将冷漠问道。

    莱克上校啪的一声立正行礼,沉声回答道:“报告将军,我是一名军人,我必须将联邦的利益放在最前面

    迈尔斯上将自嘲一笑,挥手厌恶说道:“我并不相信这种肉麻的话,不过我没有什么要问的了

    帕布尔总统抬起头来,缓缓环视会议室内的人们,当目光落在远程光幕上的拜伦副总统时,略微停滞了片刻。

    依据联邦相关安全条例,在战争时期。联邦总统与副总统之间,必须隔离出足够的安全距离,今天这场突然召开的闭门听证会上,副总统拜伦如以往那样,从不轻易表意见,但今天他的沉默,却让很多已经猜到什么的人们,感到了有些寒冷。

    在经过了一番对莱克上校的质询之后,内部听证会暂时告一段落,联邦管理委员会的资深议员梅斯先生,望着帕布尔总统,尖锐言道:“总统先生,我认为许乐上校的豁免权应该被马上解除,而且他必须得到全面的公正的审理,鉴于许乐上校与军方之间的关系,我建议此项专案由司法部全权负责

    说到这一点,梅斯议员带着淡淡嘲讽看了一眼从头至尾都没有开过口的国防部长郜应星,问道:“部部长有什么意见?”

    部应星摘下细金属边眼镜,轻轻揉了揉眉心,没有回答议员先生的挑衅,而是凑到总统先生的耳畔,轻轻说了几句什么。

    (写的有些糊涂了,下一章还在写,如果只能写出两千字,那就更两千了,大概六点左右吧。)(未完待续)

    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