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一百零三章镜后的故人们

    “许乐。”

    “公民编号?”

    “乱,5比兄”

    “职位?”

    “联邦第一军区十七装甲师技术总监。”

    “级别?”

    “副师。”

    “请简要叙述一下你荆日关履历,尤其是宪历六十五年之前的部分。”

    听到这句话,一直平静回答问题的许乐终于有了不一样的反应,他抬起头来,眯着眼睛望向桌子对面的几名联邦调查局探员,似乎是想从这些探员们的表情中抓住他们最真实的目的。

    宪历六十五年之前的部分?许乐皱着眉头陷入了回忆。

    那时候的自己还是东林钟楼大街上一个普通的少年,每天的枯燥人生被分成了两个部分,一部分在香兰大道的修理铺中,一部分在废弃矿坑旁的操行间里,那时候的自己有很少的朋友,比如李维他们,有近似的亲人,比如大叔。那时候东林的天空和现在东林的天空一样,远没有引这般湛蓝,夜里难得能看见几颗星星,被毛镜片似的大气层一滤,总是朦胧的像一副油画。

    “我出生在一个。叫光明的小镇上,距州府大概有七个小时的距离,因为泥石流常的关系,很多年前,光明镇就撤销了相关教育机构,我于十五岁时提前入伍,进入东林,成为一名矿道维护兵,我所在的班组,因为一次地质灾害而全体牺牲,”

    许乐眯着皱眉回忆着真正属于自己的当年,口中却是毫无凝滞的说出另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那是大叔替他安排好了的履历资料,一个,东林蹲坑兵的悲惨故事。

    在那个故事中,叫许乐的东林蹲坑兵因为该事故退伍,拿到国防部津贴后,进入临海州梨花大学旁听,被一位教授现了自己机修方面的天赋,成功考入联邦最大的果壳机动公司,被分配至研究所。

    至于这个故事后续的展,如今的联邦没有人不知道,所以许乐自己不用再重复一遍。

    “一直都有说法,简水儿小姐是灾星。”

    桌子对面的联邦调查局探员摊开双手感慨道:“许乐上校,看到你的履历,才明白为什么你们能够是一对儿。”许乐笑了笑,当年大叔入侵联邦中央电脑修改数据库,虽构织了一个完美的故事,但对于现实世界里的调查却没有什么办法,于是身周环境中那些虚妄存在的不断离奇死亡,变成了故事展的唯一选择。

    “能讲一下那个叫做光明的小镇哗”

    有位联邦调查局的官员一直坐在阴影里,看不清楚面容,只隐隐能看到有些变形的下颌,还有苍白到有些透明的肤色,很明显,这名官员在联邦调查局里的地位极高,当他开口的时候,审讯室里一片安静。

    绝对的安静中,许乐看着阴影中的对方,皱眉说道:“我没有什么兴趣去回忆,如果你想从镇上风景老房之内的问答,来得到你所需要的答案,那没有任何可能。”

    联邦调查局对他的态度很温和,完全没有审讯一般犯人时的生冷面容,但交谈至此,不停重复那份履历,许乐早已捕捉到了对方的想法,心情逐渐趋于冰冷。

    “许乐上校,我们以前见过,在倾城监狱里。”

    那名阴影中的联邦调查局官员缓缓站了起来,光线照耀在他苍白的脸颊上,这是一张极其消瘦的脸,脸的下半部分扭曲变形。就像是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生生挫碎,然而又重新组合在一起,看上去异常恐懒

    许乐盯着这张脸,沉默片亥后开口说道:“我记得你,你是联邦调查局总四科主任。”

    那个人咳嗽了两声后,冷冷地盯着他,“你已经从一个杀人犯变成了联邦英雄,可我还是总四科主任,不过我并不在乎这些官职,我只想知道,你现在又落到了我的手里”会不会后悔当时的冲动。”

    “不,我有些后悔当时没有一脚踹死你。”许乐耸耸肩,说道:“我必须提醒你,主任先生,你我之间的旧怨,和这次的协助调查没有任何关系。”

    “我不是一个公报私仇的人。”

    那位曾经被许乐一脚踹至昏迷不醒的联邦调查局高级官员,愤怒地盯着他,沉声吼道:“但我坚持认为,你是一个杀人犯!”

    “当整个联邦都认为你是英雄的时候。我还是认为你是一个杀人犯,至于你是青龙山的,还是谁家的,并不是我关心的事情。”

    许乐默然无语。

    “另外我必须很严肃地提醒你,你刚才所说的故事,会有很多人去进行调查,而我最信任的下属,现在已经到了东林。”

    总四科主任看着他,寒声说道:“撒一个大谎,就想让整个世界被永远欺骗,这只能是痴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许乐回答道。

    总四科主任笑了笑,那张扭曲的脸颊显得更为可怖,他拿起洁白无尘的手套走出了房间,紧接着,房间内再次响起探员们没有什么情绪波动的问话。

    “许乐上校,您能不能回忆一下在东林部队时,曾经和警备区里哪些机构进行过来往?”

    “许乐上校,关于维护矿道的具体座标,你还有没有印象?”

    许乐有些机械地回答着这些问题,目光随着那位消失的副局长身影,落在那扇占据了整面墙的镜子上。

    他知道这种镜子是单向玻璃,那边的人能够看到自己,自己却看不到对方,就如同现在的局面,他知道那些大人物准备用什么方法来处理自己,却无法看透他们手中握着的筹码。

    更关键的是,此时那面镜子后,是谁正在看自己?审讯室镜后是一个约七八平方米的房间,里面塞满了各式仪器,灵敏的收音系统,将隔壁许乐答话的声音清晰地传送出来。

    下颌扭曲,肤色苍白的总四科主任寒冷而锋利的目光,透过那层单向玻璃,落在许乐看似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的脸上,听着那些已经快要背下来的答案,伸手关冉了声音通道,向前方召了召手。

    联邦调查局探员押着一个男人走了进来,这个男人穿着一身警官制服,头花白,眉眼憔悴疲惫,从细微的身体语言上,明显可以看出他的惶恐与紧张。

    “不用紧张,政府需要你的帮助。”总四科主任冷冷指着镜子后面,问道:“你见过那个人吗?”

    头花白,看上去有些苍老的警官眯着眼睛看了很长时间,震惊地说道:“见,当然,见过。”

    他望着总四科主任,颤声说道:“那里面是许乐上校?”

    “你好好想一下,我是问你以前,有没有在自己的管区内见过这个,人。”总皿科主任冷冷说道。

    “应该”没有,我没有什么印象。”那名警官颤声说道:“许乐上校怎么可能出现在我管区里。”

    “你叫什么名字?”总四科主任冷冷地盯着他。

    “炮龙涛。”

    一个穿着普通花裙的中年妇女,紧张攥着双手,来到了房间,她认真地看了很久玻璃那边的画面,有些为难地缩头回答道:“好像在电视上面见过。”

    “你在香兰大道上开的杂货铺,旁边是不是有一个修理铺?那里面是不是有个学徒工叫许乐?”

    “这倒没有错”不过那间机修铺已经倒了很多年。”中年妇女认真地解释道:“好像是化学品爆炸,那个男孩儿死了。”

    她绞着不安的手指,悲伤说道:“那孩子真可怜,平日里见谁都笑,手脚又勤快,哪家出了什么事儿都欢喜让他去帮忙,偏生除了勤快又能干,无论什么东西坏了,他都能修。”

    “对了。”中年妇女好奇地盯着镜后桌旁那个联邦军官,揉着卷说道:“我是不是在电视上见过这个人,说起来他和乐子长的还真像”不过,没乐子好看。”

    一个年轻的卷青年,被粗鲁地推进了房间,他有些慌乱地站直了身体,紧张地不知道手脚应该往哪里放,脸上挂着激动恐惧交织成的红晕。

    他只是一个在东林黑市厮混的小流氓。忽然间被荷枪实弹的军警逮捕,然后乘坐着平时根本不敢奢望的太空飞船,来到了东林民众羡慕嫉妒恨却总以为是另一个世界的都星圈,再然后冒着风雪,被送到了这片建筑之中。

    事情来的太快,生的太迅,卷青年完全无法适应,直至此时依然觉得大脑里眩晕一片。

    总四科主任安静看着他,没有让他隔着玻璃认人,而是直接拎着他的衣领,推开那扇并不沉重的门,大步走了过去。

    房间里的灯光很昏暗,许乐靠着座椅,端着美味香浓的咖啡,和联邦调查局的探员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卷青年怔怔望着灯光下那张朴实寻常熟悉的脸,想着这些年每当看新闻时的疑惑,震惊地无法言语,下意识里呐呐喊道:“你真是……乐哥?”

    许乐抬头,眼瞳微缩,身体微僵,长时间的沉默后,他的眉毛终究舒展成笔直的墨,望着近在咫尺这张依然青涩的面孔,笑着说道:

    小强,好久不见。”

    (第三章大概四点左右,我今天晚上肯定是睡不成了,大家撑不住的就睡吧,明天看也是一样。)(未完待续)

    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