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一百零二章老头儿更有力量(下)

    曼整齐的黑葳休旅车,很整齐的无名牌黑煮正装。许币儿屁旧前十几名联邦调查局官员,第一个进入脑海的念头居然是联邦调查局的装备好像升级了。

    紧接着他才开始思考究竟生了什么事情。

    反应稍显凝滞,不是因为他网在春天里上坟又于春风里沉醉南相美。而是他对被调查的局面实在是有些陌生,尤其是自那个纪录片播放以后,他一直走在联邦的金光大道上。不曾遇到任何阻碍。

    联邦调查局探员们用了请字,说话的语气也极为客气,对方取出厚厚的相关法律文件,又把电子权限命令呈到他的眼前。许乐仔细地看过一遍后,确认对方请自己回去协助调查,符合法律程序,只是究竟要调查什么?

    “我要给我的律师打个电话。”许乐揉了揉有些闷的眉心,轻声说道:“而且如果调查时间太长。我需要知道地点以及具体时间,我需要向国防部请假。

    “国防部那边我们已经做了通知联邦调查局探员有些紧张回答道:“至于律师方面,我们也已经请国防部内务处法律部门进行同步协调,如果您坚持通知何大律师之类的民用律师,那么我们不得不提前从协助调查部分进入司法程序部分。”

    很揪口的说辞,看来联邦调查局在实施今天行动之前,做了极为充分的准备,更准确地说,因为他们要请回去的是许乐,所以联邦调查局不肯在细节上犯任何错,给许乐身后那些大人物们任何飙的机会。

    站在酒吧门口,有细细的黄色花蕊自空中飘落,落在手中的文件上。许乐沉默很长时间,然后对身旁的南相美轻声说了几句,便跟随这些联邦调查局的官员钻进了黑色休旅车。望着碾压着街面花尘远离的黑色车队,南相美秀丽的容颜上浮现出深深的忧虑,想到许乐被带走前轻声说的那几句,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拨通了一个有些陌生的电话号码。

    “你好,请问郜郁在吗?我是南相美。”

    都特区西南街区中,散落着很多幢会议建筑。联邦无数令人厌烦的会议造就了这种畸形的城市功能分区,如今是寒冷的深冬,握有实权预算丰厚的政府部门往往都把会议安排在南半球的海滩边,街区显得有些冷清,只有旁边一处不起眼的普通建筑外,零零散散停着几辆汽车。

    这场普通的会议没有什么太引人注意的地方,以至于很多与会者第二天就忘记了当天讨论的内容,宾客们拿着电子记事本。或是端着水杯,很随意地倚栏而立,讨论着最近的金融走势,讨论着前线的节节胜利,认真地计算第一批入帝国前线部队大概会在多少天后回联邦轮休。

    几名穿着黑色正装,戴着白色耳机的特勤局职员,面无表情地从走廊那头走了过来。散漫的宾客们顿时神情为之一敛,整理礼服,矜持而又热情地走到走廊两侧,迎接那位大人物的到来。

    在黑衣特勤局员工警怯的拱卫中,一个慈眉善目、看上去极为可亲可爱的胖老头儿缓步走进了走廊。

    胖老头儿右手拎着一把黑色的雨伞,伞上残留着的雪片正在迅融化,变成一道水清伴着他的黑色皮鞋不停向前。

    很多年过去了,拜伦先生依然保持在军队里养成的良好习惯,哪怕如今是联邦最重要的政治人物,依然是自己打伞,而不会求助什么助理或是女秘书。

    “很荣幸您能亲自前来,副总统阁下会议组织者兴奋地鞠躬致礼,领着他向会场中走去。

    “拜伦先生,您好

    “见过副总统冉下。”

    走廊两侧神情肃然的宾客响起一片轻柔却又无比热情的问侯。

    联邦副总统拜伦先生有些艰难的移动他圆乎乎的身躯,与四周的人们握手微笑闲叙,没有任何遗漏,是如此的和雷可亲。

    普通寻常的会议结束之后,是很正常的午餐会,在这幢普通建筑的一侧小会议室中,拜伦副总统平静地望着室内廖廖可数的几个人,挥手示意众人坐下,缓声说道:“今天聚会要讨论的事项并不多,先是前线部队轮休的问题。”

    小会议室内的光线有些昏暗,隐藏在黑暗中的政治势力,借助一场普通会议来完成他们之间的沟通。即便是宪章光辉也不可能挑出任何问题。

    昏暗的背景中,一位来自军方的大人物沉默片刻后说道:“少卿师长和他的铁七师,已经连续作战过三年,应该回来轮休了。”

    听到这个提议,拜伦副总统陷入了沉默,“让斟酌那支不可战胜的雄师“目回到并都星圈。会给日心…汝治局面带来怎样的影响,片刻后他下定了决心,微笑浮上那张因为胖而显的没太多皱纹的脸,缓缓说道:“我支持此项提议,他们也支持此项提议。”

    看来昏暗光线中的隐秘会议参与者,都知道副总统所提到的他们是谁,会议室内响起了一阵短暂的窃窃私语声,氛围显得轻松了很多。

    “另外有一件事情,通知你们一声。”拜伦副总统拿着金笔,轻轻点着扩音底座,皱眉说道:“半个小时前,联邦调查局已经把许乐带走。协助调查。”

    小会议室内的窃窃私语声顿时消失无踪,安静的令人心悸。这些有胆量暗中影响联邦进程,以最铁血卑劣的手段构织无数阴谋的大人物们。却因为很多原因对那个叫许乐的联邦军官无比忌惮,当他们现己方终于开始要向许乐上校起进攻后,竟是一时无语。

    拜伦副总统眉头微皱,扫视了一眼众人,冷漠说道:“我们有最可靠的证据,有最直接的证人,许乐上校如果真的是联邦通辑犯,那必须接受审查,这一点”即便是元帅大人,也不会有任何意见。”

    雪中的莫愁后山,那片清湛的湖被产寒冻住了最上面的一层皮,明晃晃的薄冰在午后阳光下破裂扭曲。让人们在视觉上感到有些浑浊,就如同此刻因为那个快传递的消息而逐渐混乱起来的都局面。

    “何英**官在最高法院做出判决后,政府内部和那些家族肯定会非常生气,虽然此次判决只牵涉到古钟公司,而没有谈及更多的利益。但他们居然会这么快动手,尤其是让联邦调查局出面,依然是出乎很多人的预料,最无法理解的是”按照基金会研究室的分析,这种调查根本不可能对许乐上校造成任何损害。除了让费城老爷子和总统阁下变得更愤怒一些。”

    沈离大秘书安静地站在高背椅的身后,阳光穿透露台上方的残雪,洒在他的头与肩处。有些斑驳不明的味道。

    坐在高背椅上的邸夫人眼眸宁柔,静静望着露台外的雪后江山。随着联邦部队的节节胜利,部家的晶矿联合体重获新生,无数的财富以及更重要的资源控制度重新灌入这个陈旧的快要腐配的千世家族,当前的局势,毫无疑问是对夫人这数十年来不遗余力支持联邦政肩的回报,也是对她政治智慧的极高奖赏,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似乎夫人根本毫不在意这些,眉宇间反而有那么一抹淡淡的忧虑。

    “最高级的政治斗争,和最低级的市井斗殴,其实从本质上来说没有任何区别,最大的仇恨不过是断人财路,夺人妻女。”

    郜夫人捧着微烫的姜茶杯,若有所思说道:“许乐携着联邦英雄的光辉,顶着老爷子和帕布尔先生两座大山,生冷不忌横插一手,让众人分食钟家这块大蛋糕不能快意,像是咽喉里堵了一块骨头”这便是断人财路。”

    “他习惯了毫无大局观的冲动。自然也不会在乎伤害了多少人的利益。像上次他杀死麦德林一事,如果麦德林不是帝国间谍,那么无论是总统还是老爷子都不见得能保住他。”

    郜夫人啜了一口姜茶,说道:“众怒,简简单单一个众字就能解释一切”我现在只是有些不明白,许乐就是块光溜溜的石头,那些人也不可能在当前局面下往这块石头上去栽赃青苔,总统在盯着,费城在盯着,民众们在盯着”那么,联邦调查局究竟想查什么?能查出什么?”

    夫人眉宇间的忧虑之色越来越浓,她一直冷眼旁观联邦里的热闹。在现那些激进派有些难以控制之后,甚至直接把许乐搬了出来以为制衡,那是因为她相信自己握有许乐唯一的把柄,老爷子身后,联邦大概也就只有自己能够制住那个不听话的小家伙。

    如今局面却似乎有些诡异。

    沈秘书沉默站在她的身后。轻声说道:“肯定不是军队内部事务,那么只可菲是很久以前的事情。”

    郜夫人细眉微蹙,隐约间猜到了某个可能,问题在于许乐的真实身份。只有她和军神李匹夫知道。那些人又如何知晓的这个秘密?

    “要把联邦英雄打回通辑犯的原形吗?”

    残雪滤光,天地之间,阴晴不定。

    (下一章一点左右,呃。今天晚上应该是不会睡觉了。)日o8旧姗旬书晒讥片齐余

    Ha123中文網[Ha123.]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