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七章 两个失眠的青年(三)

    图书馆H区已经是梨花大学里最偏僻安静和隐秘的建筑。而在这座建筑的后方,被那些湖水和森森树林包围之中,还有一幢格外清静的小别墅,如果不经校方和里面的主人允许,或许任何人都不会看到这间小别墅。

    “少爷,咖啡和您最喜欢的鱼子饼已经准备好了。”穿着一身管家制服的靳叔微佝身体,平静地向着沙上那个少年说:“不过我仍然强烈建您调整自己的作息时间,虽然外面隐约知道您在大学城,可是没有必要为了隐藏身份而总是昼伏夜出,这样对身体不好。”

    斜靠在沙上的少年放下了手中的文件,沉默了片刻。眼前这位靳管家是家里最信任的人之一,他从都大学预科毕业之后才和这位管家见面,尝试了几次知道不能让对方放弃少爷这个称呼,于是他放弃了。只是昼伏夜出实在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邰之源在整个联邦都没有什么畏惧的对象,他只是习惯性的失眠,这个失眠的坏习惯从他十一岁时就开始,一直没有办法治愈,他自己很清楚,失眠是因为压力,那些从他懂事开始,便一直环绕在自己身周的无穷压力。

    少年的脸色略显苍白,从沙上站了起来,对靳管家说道:“习惯了。”

    靳管家对着那个走出别墅的少年恭谨弯腰,心里却想着少爷苍白的脸色。相处了几个月,他当然知道了少爷失眠的问题,可是他也无法解决,因为他们这些邰家最忠心的仆人都明白,自己的少爷将来的人生将会承载怎样的压力。每个联邦公民都知道联邦有七大家,但他们却似乎忘记了,其实在很久远之前,联邦只有一个姓氏的家族傲然站立在万民之上――那就是邰家。

    三十七个宪历之前,邰家最后一位皇帝陛下微笑着结束了自己家族的统治,然后便开始退隐于历史的阴影之中。无论历史怎样书写,联邦的公民们都感谢那个遥远的邰家,为联邦向着民主自由方向的展,做出了最大的牺牲和最智慧的选择。而谁也不知道,那个曾经掌握了整个人类社会财富与权力的邰家,在经历了无数年之后,暗中还拥有怎样的实力。这一点连七大家里另外六家都无法完全知晓,只是从来没有任何势力敢于正面对邰家表示不敬。

    身为邰家七代单传的继承人,少爷毕竟还是个十七岁的少年,能承担这么大的压力吗?靳管家想到夫人对联邦未来展的预判,不禁对那个面色略显苍白的少年生出一丝心疼的感觉,但旋即他知道自己不应该流露出这种过于亲近的感觉,因为这是对主人的不敬。他走到了沙边上,开始替少爷整理今天阅读完毕的文件,然后将这些纸质的文件放入火炉中烧毁,不留一丝痕迹。

    火苗吞噬了邰之源先前看的资料,在那些白纸上记载着**领袖已经乘坐专机秘密抵达都特区,开始了竞选联邦议员的征程,而要等后明天晚上,整个联邦才会知道这个新闻。还有张白纸上记载着出身东林大区的帕布尔议员在一次亲密友人的小聚会上,很慎重地表示,对于明年的总统竞选,他有所想法。

    一般十七岁的少年看的都是漫画或是小说,也只有邰家的传人才会看这些,这样的人生,想不失眠似乎都很困难。

    ……

    ……

    湖畔的别野有一条秘密通道,直接通向了梨花大学图书馆H区后面那间神秘的名为H1的区域。邰之源沉默地站在走廊当中,通过了淡蓝色光线的扫描,进入了合金门后,习惯性地选择了右边那个房间推门而入。

    这位被各方势力不停寻找,试图接触,被称为“太子”的神秘邰家后人不需要担心什么安全问题,因为这块区域的准入权限只有他和靳管家两个人,就连校长都没有,这里也没有监控,那些特勤局的特工也不需要跟进来。他的身份自然不需要向一位成功的机甲战士或机修师努力,然而他依然每天晚上按时进入H1,进行那些枯燥的练习,是因为邰家上代主人,少年的父亲在世的时候曾经不止一次转述过某个人说的话:机甲这种东西,除了特种作战之外,基本上就是一种华而不实的废物。但是……试图用人体控制一个庞大机器的过程,可以磨砺一个人的心志,改变一个人的气质。

    对于身份无比高贵的邰之源来说,他每夜来到H1,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每次他在实验室里累的满身大汗后,总有一种畅快的感觉。再喝上一杯热咖啡,吃了两块点心,才能勉强地进入质量极差的睡眠。

    湖畔别墅通过H1区的通道和由图书馆H区进入的通道是两个完全相反的方向。邰之源向右转,先进来一步的许乐也是向右转,两个人却恰好进入了相对着的两个房间。

    过了一段时间,,另一个房间的门开了,许乐走了出来,愣愣了看了一眼放在休息室里恒温器上的热咖啡,肚子里咕咕叫了两声。

    许乐离开,H1依然安静。过了一段时间,更显疲惫,但脸上出现了几丝红晕的邰之源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肘里搭着一件被汗湿透了的衣服。少年那张五官分明,虽然谈不上英武,却令人印象深刻的面容上闪过一丝满足之色,他今天终于过了第三级,虽然花了整整半个月的时间,但那种成就感似乎并不弱于这些年里的每一次成功。

    这里没有监控,没有家族里的仆人,邰之源愣了愣之后,忽然对着空旷的建筑大喊了一声,像是在泄什么,只是很明显他很少做这种事情,喊声戛然而止,脸上稍露尴尬后回复了惯常的冷漠与平静。

    邰之源习惯性地走到了休息室,坐在了椅子上,习惯性地伸出了右手,端起了热咖啡杯,放到唇边喝了一口。

    杯子里什么都没有。

    ……

    ……

    邰之源的眼瞳猛地一缩,这才感觉到杯子的重量比平时轻了不少,眼角余光一扫,才现盘子里的鱼子饼也少了几块,桌面上留着一些食物的残渣。他警惕地站起身来,用最快的度扫视了一下H1区一览无遗的空间,手指按到了呼叫器上,只要他一按,靳管家便会带着那些特勤局的特工赶过来保护他的安全。

    然而邰之源并没有按下去,因为他注意到身边桌上放着一张纸。平时他也会在这里给靳管家留些便条,所以准备了一枝笔和一叠白纸,今天这纸上的笔迹明显不是自己,也不是靳管家的。邰之源皱了皱眉头,拣起扔在脚下的衣服包着手指,把那张纸拿了起来。

    “非常抱歉,练习后肚子实在太饿,不问而取了你的食物,虽然不知道你是谁,还要不要吃,不过真是很抱歉。对了,那盘糕点好像坏了,吃着味道怪怪的。明天晚上我给你带好吃的东西做为赔罪,希望你不要生气啊。”

    邰之源放下纸,忽然转身向另一个房间走去,推开房间的门,他走到了终端光屏之前,现光屏后面藏着一包垃圾,似乎是指触光屏的碎片。他越有些不明白究竟生了什么事情,好奇地打开了终端光屏,看看先前那个进入的人究竟做了些什么。

    “六级?十一秒七?真是个蠢货!”邰之源毫不客气地给出了公允的评价。看电脑统计的数据输入度,这个人明显是个新手,怎么居然想到去挑战最困难的第六级?看样子那人真是什么都不懂。

    虽然邰之源如果挑战六级能够撑过半分钟,但他绝对不会进行第二次尝试,因为六级的测验时间长达二十分钟,而且度会越来越快,不是联邦或帝国最顶尖的强者,绝对不可能通过。不,就算是联邦帝国最强大的机甲战士,也不可能通过第六级,邰之源脸色阴沉地关闭了终端光屏,心里对于那个闯入者蠢蛋生出了无穷的愤怒。

    喝了自己最喜欢的加塔咖啡,吃了自己最喜欢的里海鱼子饼,居然还说自己的饼干坏了……邰之源快步走回休息室,沉默片刻后举起笔来,在那张白纸的最下方习惯性地留下自己的回复。

    “阅。”

    ……

    ……

    “少爷,从不知校长去教育部参加一个会议,好像是第一军事学院准备访问临海大学城的事宜。我一定会让他做出一个解释。”靳管家低头掩饰心中的紧张,一想到少爷居然单独和一个闯入者在H1呆了几十分钟,他就感到后怕,“那个咖啡杯和鱼子饼的化验结果已经出来,并没有毒,笔和纸也没有什么问题。”

    “查到那个闯入者的身份没有?”下午的阳光之中,刚刚起床的邰之源精神反而显得比往常更好一些,他尽可能平静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