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一百章和时间作战的人们

    联邦有向诱语!人是不能和时间作战的六“

    这句诱语看上去是这般的简单明了,细细品尝却容易让人生出悲伤甚至是悲壮的感觉,无论是驾战舰破彩云而归的盖世英雄,还是于黑泥间辛苦摸索贝类生物的穷苦人,在时间的面前都是这样的平等,平等的无助。你可以对着红红的朝阳大喊:我是太阳,沉下去明天一样还耍升起来!可事实上,总有一天你的太阳沉下去后再也没有办法爬起来。

    所以对于那些能够暂时和时间打成平手,哪怕是表面上平手,能够拿着稳定的锋利小刀雕玄自岁月的人物。人们总是会投以格外真挚的敬畏和礼遇,比如此时正佝着身子。缓缓走入法庭的这位老人。

    半百年月里,这位老人一直就这样平平常常地坐在席**官高背黑胶椅上,就像坐在自家的沙上那般自在随意,观看着无数场引起联邦震动、或者成为引用判例的重要官司开始然后落幕。

    法庭上的人们,看着庭上那位闭目养神的老法官,下意识里压低了说话的声音,就连移动双脚都轻柔了很多。似乎担心把老人家惊醒了。

    何英**官,联邦最高法院终身席**官,原来就是这样一个老头儿,一个。满脸老人斑,苍老疲惫的似乎随时可能睡去死去的老头儿。

    望着那处的许乐心情有些异样。眼睛逐渐地眯了起来,想到了在倾城军事监狱里第一看见军神李匹夫时的感觉。

    当时在他眼中,李匹夫若不威不怒不言沉默束手时,也就是一个寻常干瘦的老头儿,而庭上这位曾经让军神老爷子都难堪窘迫的席**官。似乎无论是入睡还是醒时,都是寻常老头儿。

    马上,许乐就知道自己的判断完全错误,错的一塌糊涂。

    钟子期那方的律师团,要求进行监护权的最后确认。

    何英**官很艰难地缓缓睁开浑浊的双眼,望着庭下冰雕玉琢,十分清爽可爱的小女孩儿,耷拉的唇角忽然神经质地抽搐了起来,片亥后沙哑而又轻柔温和到了极点问道:小姑娘,你喜欢跟谁过日子啊?”

    **官的声音苍老到了极点,却又温柔到了极点,似乎在这位老人眼中,钟烟花就像是一朵刚刚生出的初荷,上面盛着昨夜凝成的露珠,若声音稍大些,便会将那些骨碌滚动的露珠吓到跌入塘里就此不见。

    许乐愣住了,钟烟花也愣住了,半晌后,小姑娘有些不敢置信地偏头望着上方,紧抱着旧娃娃低声说道:“我想跟许乐哥哥一起过日子。”

    何英**官老怀安慰,格格格格沙哑着笑出声来,围难地移动着胳膊。在电子判决书上签下自己扭曲的名字,然后笑眯眯说道:“小姑娘。你想跟谁过日子,那就跟谁过。

    在这个刹那,许乐望着庭上那个苍老的**官,不自禁地想到很多年前,同样是这位席**官,或许曾经用相同的口吻,对着下方那个。刚刚成为少女的简水儿问道:“你喜欢拍电视吗?”

    同时他也终于明白了邸之源在栏边说的那句话:老法官喜欢小女孩儿。遥远的左天星域,距离炮星系并不远的伽马星系外围,现在已经出现了联邦战舰的身影。尤其是在那几颗三准矿星的近太空里。时不时能够看到大型的运输舰往返于航道之中。

    帝**队已经撤至四星系,而联邦前锋部队在那次惨痛的失败之后,也被迫撤回,伽马星系并不处于双方的力量夹缝之中,所以显得格外安静和平,帝国海盗团跟随他们抢劫的对象撤往深处,联邦舰队忙于整休,所以没有任何飞行器敢于对抗这些大型运输舰。

    这些大型运输舰的腹部,印着一个半规则的物理图案,看上去像是个印章,又像是一个变形的古字母,联邦中只有不多的人知道,这个,图案代表着联邦内那个年代最为久远,最为荣耀的家族。

    紧跟联邦部队来到帝国本土。抓紧一切时间挖掘矿产的运输舰,还有那些被它释放至地表,如钢铁巨兽般的大型工程机甲,毫无疑问,都是属于郜家所有的晶矿联合体。

    晶矿联合体,这个联邦曾经最重要的巨型企业,随着战争的节节胜利。终于开始散迷人的神彩。

    伽马星系几颗荒芜矿星的晶矿含量。远远比不上炮星系的成熟矿星。但对于晶矿资源匿乏已久的联邦和郜家来说,哪怕是这几颗荒芜矿星。看上去依然是这般的可口,怎么可能放弃?

    四十余台自行工程机甲坚硬的三节钻探连接杆,深入风化严重的地表深处,然后带动着采掘面缓慢在地表移动,逐渐在岩峰石原之间挖出了一个极大的坑,山一泛一张摊开的馅饼。在大坑的正中央,携带着精密电子吸懵洲矿石谱段分析仪正在工作,等待着马上就要到来的采掘分橡工序。

    穿着类似联邦单兵武装般装置的晶矿工程人员,站在近三十米高的工程走廊上。俯视着下方工程机甲的工作。因为温度偏低的缘故。半镜面的头盔上已经凝结了片片的干冰痕迹。

    在繁忙热闹的采矿现场外,绕过一片岩峰。穿过一片崎岖地貌,有一艘被烧成黑炭似的金属飞船,单独享受着寂寞。

    这是一艘本应该被放进历史博物馆里的宪章局三翼舰,却因为损坏太过严重的原因,只有像黑石一般停留在被联邦军方遗忘的角落里。

    然而今天的三翼舰并不寂宾。看上去冷清一片的混乱舱内,隐隐响起杂乱的电子噪声,在三翼舰的身后,一台晶矿联合体的自行机甲惨被分解,上面有些重要的元器件已经不翼而飞。

    黑石般的三翼舰缓缓收回液压维修臂,满是灰尘的光幕上出现了一个光点,然后变成了一排白色的光符。如果许乐在这里,他一定对这些光符非常熟悉,因为他的眼中时常能够看见。

    那是一种类似于自检又或是自我询问式的对答,白色光符不停闪烁。似乎无视周遭荒芜星球的环境和时间的流逝。对于那个伟大的机械智慧来说,时间,似乎是他唯一需要去战胜的敌人。

    某个不特定时间段后,黑石般的宪章局三翼舰悄无声息地起飞,然后向着宇宙深处飞去,不知目的地在哪里。“判决结果很清楚,古钟公司应该没有问题,只是钟家还有很多隐蔽产业,那些归属权太麻烦,不好理清楚,至于说军队那些,唉,又是极麻烦的事情,按照我的想法,这些根本就不应该沾手,但田大叔却不愿意接受。”

    “谁都不可能接受,如果钟家老宅手里没有了兵,那就真成了任人宰割的小白兔。不过能够把古钟公司拿回来。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胜利,这种巨型企业,真如果动荡起来,对联邦也是件麻烦事。要知道晚蝎星云前面那个金属球一样的前进基地,还有最新式的飘羽舰”古钟公司出了很大的力。”

    “最高法院的判决,想必出乎很多人的意料。”

    “出乎意料的,是何英**官宣判的度,谁能想到,这位老爷子居然只用了十分钟就做出了决定。”

    “**官真是位了不起的人,虽然他对着小女孩儿笑眯眯的样子”确实有些猥琐。

    许乐有些无奈地笑了笑,他摘下香烟,轻轻弹动着三分之一的地方。任由烟灰在春风里自由飞舞,然后缓缓落到一座坟墓上。

    戴着墨镜的施清海,对着面前这座坟墓沉默很久,将嘴里的香烟取出。狠狠地塞进墓碑前的湿土里。低声骂了几句。

    “你说什么?”许乐问道。

    施清海耸耸肩,眯着眼睛说道:“这样一个了不起的家伙,结果因为最俗气的肝癌嗝屁。实在是很无趣的一件事情。”

    他们两个。人这时在橡树州郊外的一处普通公墓里。是深冬,是深春,春风醉人。上一次他们同时来这颗星球,是为了刺杀麦德林,而那时负责为他们提供情报的那个人已经躺进了水泥砌成的坟墓中,春风再美也无法拂过他的身躯。

    坟墓中的那个死去的男人不知道多大年龄,不知道出身来历,甚至就连青龙山**军的高级领导们。都不知道这位良师益友究竟有多少张脸。

    “听说他死的时候,南水领袖哭了一场。”施清海又点燃一根烟。嘲弄说道:“呸!委员会里那些老***整他的时候,南水领袖可曾为自己的亲密战友说过一句话?”

    他望着冰冷的坟墓,眼圈有些泛红,沉默之后,忽然开口说道:“老狗,你有没有后悔?”

    和时间作战的人都死了,和风车做战的人都死了,青龙山**军最出色的情报领袖,联邦:十七宪历最优秀的间谍,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死去,他,代号为他的他就这样死去,似乎没有给这个世界带来任何震动。

    青龙山委员会了一封讣告。联邦司法部撤销了十七份通辑令,有两个同样优秀的晚辈,来到他的坟前,痛痛地质问他几声。

    坟里的他已经无法回答,只有刻在墓碑上的那句话,安静地做着应承。

    一如果有一天,我突然离去,请把我埋葬在春天里。

    (第三章大概在三点半左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