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九十九章 节节胜利

    远离联邦,亿万天文单位业外那片属干帝国的陌生星域之中,艳丽的战火猛烈绽放然后瞬间熄灭于黑暗的太空之中,气势磅礴的联邦舰队承载着数十支联邦机械部队,从黄厄星中转基地离开,延遁着那几条事先拟定好的通道,勇猛地向帝国更深的腹部突进,因为联邦中央电脑判定的那次第一序列事件而被迫中断的战争,再次掀开大幕。

    联邦部队进x3星系非常顺利,禀承以空间换取时间战略的帝国皇族。早在开战之前,便已经开始拟定大撤退的计划,事实上当联邦部队强行穿越那扇空间门,来到x3星系外围时,帝国浩大的撤退攻略也网刚进行到尾声。

    没有遭受太强悍的抵抗,没有损失太多战舰和机甲,数十万联邦野战部队成功地降落在各大行政星和矿星之上,稍作休整之后,联邦部队开始清剿行星地表残存的帝国势力,而情报部门则是拿着许乐上校提供的重要名单四处寻找着那些地下抵抗组织的成员”,

    顺利异常,胜利一场,联邦前敌司令部没有被这种巨大的优势冲昏头脑。但不代表着所有联邦官兵都能保持冷静,在很多第一次打入帝国本土的联邦将领看来。帝国野兽们实在是有些不堪一击,战斗力低下的不像话。

    正是在这样的氛围之中,来自第二军区的第四集团军不顾司令部的严令,执着而又嚣张地向司令部打报告,要求继续追击帝国方面某电子部队。

    那一夜,易长天司令愤怒地捶了桌子。

    第二天,追击突破空间门,将要靠近1第四集团军刚刚降落在一颗不引人注目的行政星上,忽然遭到了帝国方面一无名机甲编队的偷袭。

    那一夜,机甲如铁流撞击,声音直震天穹,鲜血与炮火抛洒于原野之中,帝国机甲编队强悍凶残莫名,联邦二军区第四集团军死伤惨重,直至深夜近晨时分,该军军长被一台帝国新式机甲狙杀。

    那台机甲浑身悬挂着破烂的金属盒。

    如果说联邦部队最先前几个月进攻帝国本土的势头,看上去就像野火燎原般不可阻挡,又似巨浪拍打黑色礁石般永无止歇,那么……

    当那台浑身悬挂破烂金属盒,右乎默然握着一柄长枪的帝国机甲。于万千炮火间电闪雷鸣般穿越烟尘,一击杀死联邦军长,然后傲然立于山丘晨光之上。

    如野火般的联邦部队如同被一道冰冷的巨河拦在了面前,那些白生生的巨浪,如同被地底喷出的岩浆灼滚成气泡,再也无法向前一步!

    在战场上,一方最高军事长官被直接击毙是很少见的事情,更何况当时死的是一位集团军的军长,要知道过往数十年的宇宙战争中。联邦总共也才死过七名集团军军长,原野之上的联邦部队失去了最高指挥官,就连最关键的士气都遭受了极大的打击,面对着从城市间涌出来的数百台帝国狼牙机甲铁流,联邦部队开始颤抖,尤其是后来他们知道,那台浑身破烂金属盒,持枪默立丘上的机甲中,就是那位传说中的帝国公主时……

    这是一场惨烈的地表战,帝国方面要用大量的鲜血和残忍的画面,向联邦军队宣告他们的底线就在这里,帝国公主怀草诗不惜以身犯险。以尊贵之身站在战场之上杀敌趋避,是因为她要向让那些联邦人清晰地知道,她的父皇已经不会再撤退一步。

    这场生在原野上的战争。除了血腥惨烈之外,还因为另外一个原因被记载入人类的战争历史,因为这是联邦装配mx机甲,帝国装配狼牙机甲后,宇宙中第一次出现纯粹的机甲战争!

    漫山遍野,高呼啸。冰冷高大的高机动性机甲。浑然不顾双方的支援炮火,它们冲锋着,冲撞着,倒下,爬起,震耳欲聋的金属声,飞舞的石头的机械残肢,没有声音能更大,没有什么气势能够压过上百台威猛的合金机甲同时冲锋,那时整个地表都在恐惧的颤抖!

    面对帝国方面筹备已久的凶残反攻,面对着那位强悍到堪比日月的公主殿下,面对着那些具有高机动性的狼牙机甲,面对着帝国人死,都要保住的战略底线,犯下贸进错误的第四集团军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在经过三次短暂的冲锋割洗后,联邦阵地已然惨不忍睹,防御集群阵被轰出无数大洞,联邦战士的尸四处横飞。

    如果按照战场上的局面展下去,或许第四集团军真的可能成为第一支在战争中被整体除名的部队,幸亏就在最危险的时刻,西林军区第三十八师在行星背面讲行了次冒险的突降。

    在批突降的机甲部队中。有刚刚自都星圈赶来的李封上校,还有他那台果壳特制的mx机甲。

    未曾休息,李疯子漠然暴戾催动着黑色的mx扑向了战场,扑向了漠然站于机甲铁流之中的……桃障机甲。

    联邦标准宪历七十一年深冬。对于很多人来说是一个胜利的冬天,部队在前线获得的节节胜利。催动着都星圈的民众们陷入一场又一场的狂欢。

    那位牺牲在前线的军长死后得到了他不应该有的荣誉。联邦民众只知道敌我双方暂时在朽星系外围保持了平衡事态,却不知道为了保护前锋部队从四边缘那几颗行政星撤回,联邦前敌司令部做出了多么艰辛的努力,而李封上校为了对抗那台威势若帝王的桃瘴机甲,又付出了多少鲜血与汗水的代价。

    得到了司法部授权和总统暗中支持的许乐,似乎在联邦内部也在获得一节又一节的胜利,通过调查军事监狱和搜集研究所关于古钟号残骸的分析材料。他拿到了更多的证据。

    他非常清楚在战争的特殊背景下,任何调查都必须小心谨慎,尤其要注意不能影响到联邦的整体士气,所以他的调查进行的非常低调。力求不引起那些大人物的注意,如今看起来,努力起到了某些成效,直到此时。还没有遇到任何阻力。

    西林的家产官司也在依照程序缓慢而坚定地推动,已经成为钟家公主法定监护人的许乐,自然要被迫出席很多次法庭聆讯,而今天毫无疑问是最重要的一次,因为按照流程,今天主持审理的是联邦席**官何英。

    距离新年还有十几天,都特区的雪下的愈的尽兴,不远处广丅场上还残留着电子烟花的痕迹,应该是昨天夜里民众庆祝前线胜利的结果,坐在后排的许乐隔着车窗玻璃,眯眼望着雪地上的焦痕,左手牵着小西瓜微凉的小手,沉默片刻后说道:“呆会儿庭上,无论席法官阁下问什么,你按照真实想法答就好了。”

    “嗯。”

    少女未满,但眉眼间稚气却已经可以用稚美来形容的钟烟花,左手紧紧搂着那个陈旧的娃娃,微翘的小鼻子里挤出一声。她看着车窗外面那些单调枯燥的雪景,忍不住嘟起了嘴,有些想念海滩,低头细声说道:“许乐哥哥,我想家了。”

    细嫩清稚的声音,从整齐的黑色刘海儿间渗了出来,就像是被琴弦拂过的雨水般动人心魄,许乐微微一怔,微笑着说道:“其实你在都星圈呆的年头还要更久一些。”

    钟烟花抬起头来,认真地望着许乐的眼睛,说道:“可我终究还是个西林,对吧?”

    许乐稍停顿后,点了点头。看着她左腋下的旧娃娃,疑惑问道:“这是当年你逃出家时的娃娃?”

    “是的。”钟烟花低着头,沉默了很长时间后,忽然回答道:“我以后再也不逃了,因为……爸爸妈妈已经不在了,你放心吧

    许乐侧过身去,眯眼望着窗外枯燥雪景,望着越来越近的联邦最高法院,沉默不语。

    ……

    ……

    按照联邦繁复麻烦的司法流程,尤其是当官司涉及到西林钟家产业如此恐怖的标的时。法庭审理总会自然演变成旷日持久的连续剧,所以许乐很清楚,今天的法庭聆询,更多是宣布家产官司进行到了一个全新的阶段,而绝对不会有任何结果,所以他并不如何紧张,只是对于即将出场的那位老法官心中难免有几分好奇。

    联邦权力架构中唯一一个实行终身制的职位,便是联邦最高法院席法官。未经管理委员会五分之四议员通过,总统不得提名、或解除席**官职务。

    何英**官在四十二岁时,被当时的总统提名为联邦最高法官。这也就意味着,如今年过九旬的他,已经在这个位置上坐了五十年。

    五十年是什么概念?

    有九位总统像走马灯般的上台下台,有两千名议员在那座遍布蚁巢的山里爬进爬出,七大家家主换了一批或是两批,李匹夫从一个普通军官变成了联邦军神。

    而何英法官还是,一直都是,似乎永远都是联邦最高法官。

    这很可怕,或者说,很值得尊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