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九十五章 流氓与石头的会师(一)

    对于普通的联邦民众,比如多年前东林矿坑旁的许乐来说,所谓七大家是某种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神秘高远存在,他们并不知道是哪七个家族站在人类社会的顶端,并且一站便是千万年。

    相对而言更能接触到相关秘辛的媒体记者,或许能够清楚地列出七大家的名单,但基于那种近乎深入本能的敬畏和某种传承千年的默契,没有任何一家媒体敢于深入报道七大家显赫的历史与令人目眩神迷的现在。

    唯独西林钟家是个特例,从多年前开拓东林矿区,再到放逐极西星域,这个手中握有军权,近同割据军阀般的家族,一直处于联邦民众的眼前,新闻媒体的聚光灯下,正如此时法庭绿地外围闪作一片的现场。

    关于钟家的新闻,尤其是这样具有爆炸性的钟家小公主监护权新闻,任何一个受过专业训练的记者都不会愚蠢的错过,而当他们现牵着钟家小公主的手沿着幽静林荫残雪道,从法庭方向里走来的最后胜利者……居然是许乐上校时,他们才意识到,这条新闻原来比自己设想的爆炸威力更要强大。

    牵着钟烟花小朋友微筋、因为紧张而显得有些僵硬的小手,许乐平静地回答着记者们的提问,庭上生的细节不需要他进行故事复述以满足广大读者的兴趣,但他试图通过自己的言,理清楚这场官司幕后的某些东西,尽可能地不要让人误会费城那位老爷子的意愿。

    结束简要的回答之后,一行人转身离开。他牵着钟烟花的手走到车队旁,准备登车之时,一个熟悉的身影骤然映入眼帘,微微一怔之后,他将钟烟花交给田大棒子,低声说了几句话。

    黑色车队缓缓驶离,忠于钟家老宅的精锐特种小队,拱卫着他们的公主,离开这片嘈杂纷乱的现场。

    有这些久经战场血火的西林强悍军人保护,又是在都特区这种地方,还有那位实力恐怖的田大叔在侧,许乐并不担心小西瓜的安全问题,而且他也没有现,第二辆防弹轿车内,这支西林部队的直属长官莱克上校,正缓缓摘下鼻梁上的墨镜,目光透过深色车窗玻璃,望着他站在残雪之上的身影,默然若有所思。

    目送车队远走,许乐转过头准备去找那个熟悉的身影,却现戴着帽子的布林主任走到了自己的面前。

    “我并不认为你今天的行为是理智的。”

    布林主任右手揣在风衣口袋中,握着高级加密电话,望着许乐的脸,神情凝重说道:“或者说,像这样重要的举动,你应该处理的更慎重一些,比如事先通知我一声。”

    许乐沉默片刻,斟酌着词语,面前这个看似普通的官员层级虽然不高,但全联邦都清楚,在某些场合某些时刻,他可以代表帕布尔总统阁下的态度,没有一个人敢轻视他。

    今天布林主任来到法庭,是代表总统先生关注这件大事的进展。对于官邸里的那位男人来说,联邦需要一个团结的后方,让西林事件最快得到解决,政丅府加强对西林的控制力,是他最愿意看到的局面。许乐忽然插手此事,甚至还可能代表着费城那位老爷子的意志,只会令这件事情变得更加复杂,把时间拖的更长,对联邦更不利。

    “有机会,我会亲自向总统先生解决。”许乐回答道。

    布林主任略一停顿,眉尖微皱说道:“总统先生最近很忙,不过我会把你的意思清楚地传达给他,另外……如果有机会,请代我向老爷子致意。”

    “好的。”

    ……

    ……

    ……

    布林主任走了,几大家族的代表离开了,钟家老太爷们表情阴沉撑着拐杖与表情更加阴沉的钟子期,也分别乘坐交通工具,离开了这片被青树包围的庄严之地,远处的记者们敏锐的注意到,钟家人离开的时候,车队竟是绕了一个大圈,远远地避开了许乐上校站立的地方,似乎他们甚至不愿意和许乐擦肩而过。

    电话响起,那头是邹郁,许乐微笑着接听,同时加快脚步向树后那片幽暗阴影里走去。

    “我看到了新闻,恭喜你成为钟家小公主的干爹。”

    从这句带着强烈嘲讽味道的话语中,很明显可以感受到邹郁此刻的心情并不怎么好,没有等许乐回答,她开口继续尖锐说道:“关于西林的事情,你向你所认为的胜利每踏进一步,便等于在那些你所不能对抗的大人物心上捅上一刀。”

    “我知道。”许乐对着电话很认真地回答道:“但我想应该可以应付,再坏的局面,也不可能比前几年更坏。”

    “不。”邹郁在电话那头直接说道:“你只是一个人,你没有兵,没有部队,只有副师的级别和联邦英雄的名声,既然你已经开始了,那我必须提醒你,你将要面临的局面……是前所未有最坏的局面。”

    话音落处,电话被那边挂断,许乐怔怔地看着手中嘀嘀连响的电话,感觉就连忙音都带上那位红衣女子特有的凛冽劲儿,不由自嘲地耸了耸肩,望着树后建筑阴影中那个英俊男子说道:“现在我渐渐明白,为什么对男女之事无往而不利的你,居然会一直没办法拿下自己孩子他妈。”

    施清海用指头掐熄三七牌香烟,望着面前这个很久不见,以为生死相隔,却又重新出现在面前的家伙,脸上依旧挂着迷人的可恶笑容,声音微哑说道:“找个安静的地方,先喝两杯。”

    在一院南桥门左手边那家简陋的小酒馆内,两个男人用四瓶琥珀色的烈酒完成了重逢,不曾唏嘘太多,没意义的寒喧感怀太久,反而有很长时间的沉默对视互相举杯一饮而尽直至胸腹生辣辣的痛并快乐着,便将这一年多来的情绪化作了平静。

    酒意正浓,二人却没有在这间小酒馆内继续,因为这个地方适合喝酒,却依然不是他们需要的最安静的地方,他们把那辆黑车随意扔在停车场,坐着地下快捷线回到了望都那间公寓里。

    公寓内的监控设备再次启动,两个人极娴熟地进行着信号过滤,确认没有任何被监听或监视的可能,才在沙上坐了下来。

    两杯清水在几上,施清海和许乐同时取出两份名单放在水杯的旁边。

    “石头,这是我查到的东西。”

    “流氓,这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