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六章 两个失眠的青年(二)

    一身疲倦,满脑门子官司,渴睡却又因亢奋而睡不着,这种感觉最令人难受。许乐揉了揉有些涩的眼,看着开阔房间尽头那台在无数电缆连接下的合金机甲,顿时再也感受不到先前那种精神折磨,无来由为之一振,眼睛也亮了起来,真的很漂亮,纯黑色的机体表面反射着淡淡的哑光,而它身后连接入墙壁中各个端口的电缆,则是依据传输数据或是能量的分别,被人漆成了各种不同的颜色,有的白,有的红,有的蓝……

    就像是一个黑色的远古武士,身后系着无数条彩带,被荒原上的风吹起,不停地飞舞着。

    许乐赞叹地看着这一幕,忽然觉着人世间无处不是美,哪怕是这样冰冷的金属与科技,依然能够让人赏心悦目。在因感受到美而震撼之后,许乐渐渐回过神来,又陷入了惊喜之中,毕竟这是他这一辈子第二次看见真正的机甲,上次古钟号上那台破旧的mo2外表像极了垃圾,而眼前不远处这台悬挂于平台之上的机甲,却是如此的鲜活,就像是下一刻便会活过来。

    他小心翼翼地向墙壁那边靠过去,虽然已经得到了准入许可,可是忽然间看见一个民间极少见到的机甲出现在眼前,他依然难抑心头的紧张和兴奋。

    这是m系列机甲的原型机,去除了所有的武器系统,和操纵舱的舱门。许乐走到机甲下方,仰头望着半空中正在泛射着金属光芒的它,很简单地判别出了它的型号。在这间开阔的房间里,找到了终端光屏,他仔细地看了一下,才明白了这个房间是做什么用的,原来是一间机甲操纵的模拟室。虚拟训练技术几百年前便开了出来,问题是一直没有成熟,如今在联邦里没有得到推广,许乐好奇地看着光屏上的那些说明,现这一套技术是电子杂志上面已经猜测许乐的那套军方技术。

    许乐对操作机甲作战的兴趣远远不如修理设计机甲,只是他更清楚,一个优秀的机修工程师,必然对于自己研究的对象要有绝对的了解,更需要进行长时间的亲身操作,才能够对那些细微处做出最快准确的判断。梨花大学给学生们提供了这样优良的训练条件,恰好他的心里对于自身体内的神奇力量与机甲操作间的关系有极大疑惑,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搓了搓有些冰冷的手,揉了揉有些红的眼,许乐平伏下心头的兴奋,沿着m原型机比两个人还要粗一些的机械腿,设计者在腿旁巧妙地构置出了类似于舷梯的护甲外表,让这种攀爬显得并不十分困难。许乐坐到了操作舱内,看着面前开阔的空间,心里生出一种怪异的感觉,手掌微微抖,放到了身体两侧符合人体工学的指触式光屏上,这种指触式操作光屏,肯定与军用的真实机甲系统不相同,不过用来测试训练熟悉应该是绰绰有余了。

    黑色的m原型机甲在他的手掌放上去的那一瞬间,出了滋的电流通过声,原本空无一物的舱门所在缓缓降下了一片极薄的光屏,占据了许乐所有的视线,看上去就像是戴着真实头盔时所看到的那一种。

    “请选择综合操作能力测试等级。”

    许乐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最低的第六级测试环境。虽然封余大叔和李维都称赞过他是天才,他有时候自己也觉得自己是天才,但那种天赋好像都体现在机修水平方面,他可不会自大地以为自己第一次真正操作机甲,便可以散出星辰之力,化身成为人类联邦最强大的机甲战士。人世间从来没有生而知之的人物,许乐自认也不是。

    ……

    ……

    第六级的机甲操作训练测试果然很简单,眼前占据所有视线的光屏上,只是不断地出现各种色块和光线,按照终端说明里介绍的,但凡是绿色的色块需要进行跳跃,黑色的色块需要进行击毁操作,至于那些光线则代表着对方武器所射出来的能量,唯一有些复杂的便是对于武器系统的操控,因为有的色块加了一道光环,则代表着需要进行两次至五次不等的连续打击,才能催毁目标。

    系统测试最开始的度很慢,然而随着机甲能够躲过或击毁的目标越来越多,那些从光屏远方直移过来的色块和光线就会渐渐加快度,更令许乐感到头痛的是,那些色块和光线的出现根本没有任何规律可循,他只能依靠自己的专心和那双沉浸在微观世界里多年,显得格外冷静的双眼来判断。

    许乐没有真正地操作过机甲,指触式光屏上那些指令输入都需要他试验了好几次,才算记住了各项操作的指令。这样一位生手,他只想着能够让机甲走起来,动走来,已经算很了不起的事情了。然而当他第34次被光线击中,听到了机械的电子合成声报告机毁人亡时,依然忍不住感到了无穷的郁闷。

    他第一次坚持了……一秒钟,机甲左机械腿绊住了右机械腿,成功倒地自毁。他第二次坚持了……两秒钟,虚拟光屏中的机甲艰难地迈出了左腿,然后被一道光线贯穿,左大腿上的传动装置失灵,被判失败。他第三次坚持了……三秒钟。如果就这样下去,每一次都能多坚持一秒钟,像东林石头一样坚韧的许乐或许仍然不会有任何挫败的情绪,因为他本来在这方面就是一张白纸。问题是,当他终于成功地熟悉了所有的操作指令输入,能够让这台悬于半空中的机甲灵活地走动以及跑动起来后,却现自己完全无法避开那些光屏中扑面而来的障碍物和光线,那些程序调置的障碍和武器来的实在太快,一共努力了三十四次,他最长一次能够坚持的时间也不过是……区区五秒。

    “太变态!”

    许乐的性格注定了他不会认为这种被色块和光线充斥的测试太过枯燥,本来就极为初级的联邦虚拟技术,也不可能在光屏里为他展现栩栩如生的城市街巷建筑或山林的三维画面,可他实在有些受不了种连续的失败和看不到任何进步希望的感觉。这还仅仅是最低等级的测试,就已经这样难过,许乐抹掉额头的汗水,心里对于联邦军方那些机甲战士不禁生出了无穷的崇拜,对于那个成功夺取机甲,像妖魅一样游走在山腰上的大叔,更是觉得对方像是一座高山,怎样也靠近不了。

    “***,***。”

    许乐基本上只会在最亲近的人面前说脏话,更多的时候,是他处独而感到挫败时,才会说出***这三个字,而且他每次说***这三个字时,偏偏是那样的正经和严肃,字正腔圆,铿锵有力,就像是在说我爱你联邦。额头上的汗抹掉了又流了出来,他气喘吁吁地盯着光屏上无比巨大的失败二字,长长地吐了一口闷气。

    怎样才能提高自己的反应度和操作度?机甲操作里好像有一个行话叫做手?许乐盯着自己的双手呆,根本没有放弃的念头,因为他今天来到H区,本来就是想要查找自己体内力量与机甲操作之间的关系,先前虽然试验了很多次,都只坚持了八秒,可是他真正需要试验的东西还没有进行。

    闭着眼睛回想了一遍那十个姿式,一股淡淡的暖意开始在许乐的后腰那里蕴积,他小心翼翼地感受着那股暖意变成灼热,然后化为皮肤上的那一道道颤栗,只是被遮掩在衣服下面,没有展现出来。

    “第六级测试开始。”

    那些已经无比眼熟的各色色块和光线,从光屏的四面八方涌了过来,只给以第一视角出现在虚拟场景中的机甲留下了极少的反应时间和躲避空间。许乐的双手快地在指触光屏上移动点击,输入一个又一个的指令,只有他自己清楚,此时的情况和刚才已经有了一些很微妙的变化,当那些色块光线进入他的眼睛后,大脑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反应,然而大脑对指尖的指令却似乎不再通过身体里的神经束传递,而是下意识里被体内的那股热流与颤抖抢去了承载的权利……

    进步了,十一秒七。许乐瘫软无力地靠在了操作舱的座位上,浑身大汗淋漓,在全神贯注下,他甚至没有注意到先前体内的异样,说实话,那些太微观的改变,确实不是人类自身可以观测到的,只能从结果上体现出来。他的腹部咕咕叫了一声,一种难以抑止的饥饿感出现,许乐舔了舔干的嘴唇,他已经习惯了这种现象,每次那股熟悉的颤抖出现之后,他都会感到无比的疲惫和饥饿。

    他没有离开,继续着联邦历史上只有一个人曾经做过的尝试,然而他也再也没有进步,最好的成绩依然停留在十一秒七这个极为可怜的数字上。

    终于有一次,在强烈的郁闷下,许乐没有控制住传至指尖的那丝颤抖,只听到喀喇一声,两块精密昂贵的指触式操作光屏……碎成了无数元器件和光屏碎片!

    他愣愣地看着双手下方的这些碎片,忽然间醒过神来,毁坏了学校如此精密的仪器,不知道要被扣多少学分。强撑着疲惫和饥饿,他爬下了m原型机,将里面的碎片打扫干净,然后像做贼一样悄悄地溜出了房间。

    出了房间,许乐有些惊讶地现H1区那间休息室的茶几上放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还有几盘小点心。他咽了咽口水,这时候已经夜深,也没有地方吃饭,实在是无法低抗腹中的饥饿――他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四周,确认好像没有人在这里,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