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九十一章 监护权(二)

    腋下夹着伞走进来的中年男子不需要做太多的自我介绍,许乐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这位联邦席**官的儿子,都星圈最出名的何大律师,连续几句话里所透露的忧虑,让房间里的气氛顿时变得紧张沉默起来。

    雨伞滴滴答答滴着水,将地面名贵的毛毯染污成深色,许乐放下手中的筷子,怔怔地望着地面渐湿的毛毯,他并不擅长法律类的事务,却清楚如果西林钟家的那些老家伙们,真用出监护权争夺这类下作的手段,那么小西瓜面临的麻烦将非常大。

    就在这个时候,今夜聚会的最后一位参会者终于推开门走了进来,年轻男子身体依然略显单薄,脸色依然还是那种不健康的苍白,冒雨而至的他头湿漉一片,纠结成几络有些狼狈的黑丝,青色细驼毛风衣上面的水珠正骨碌碌向下滚着,砸在毛毯上轻柔无声。

    利孝通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带着一丝难得的拘谨认真躬身,双手抚在腹部,按照某种有年头的礼仪尊敬说道:“我是利孝通,非常感谢您前来敝室。”何大律师的反应也非常迅,第一时间让开道路,拉开那把据说可以换三辆最新式汽车的垂金丝木座椅,低眉顺眼说道:“太子爷,这边请。”

    许乐依旧蹙着眉头,烦恼着自己的烦恼,对他来说,邰之源是极好极好的朋友,仅此而已,然而向来一身冷骜,目无余子的利孝通还有那位初相识,但洒脱磊落习性扑面来的何大律师,对邰之源的到来表现出如此认真的反应,骤然间令他想到了邰之源的真实身份。

    他好奇地抬头,看着正在脱风衣的邰之源,默然想着,即便邰家是前皇族之后,可是时间已经过去了不知道多少年,在晶矿资源日渐匿乏的当下,邰家对联邦的影响力应该远不如当年,为什么七大家里其余的家族,对莫愁后山那位夫人,包括自己这位瘦弱的太子友人,依然显得如此尊敬,这种带着浓郁不平等感觉的尊敬,甚至……更像是某种畏惧。

    相识多年,大概只有他自己,还有施公子这等人物,才真正敢不把邰之源放在眼中。夜色深沉,晚餐毕,许乐和邹之源端着红酒,倚靠在公寓顶楼的透明栏边,望着脚下匆忙行走的芸芸众生,沉默了很长时间。

    “刚才你走进来的样子真有些狼狈。”许乐说道:“在我以前的印象中,除了犯病昏迷的时候,你的仪容向来无可挑剔,大到别墅,小到衣领上的金别针,都干净整洁的厉害,哪里可能湿漉成这副模样。”

    “郁子应该告诉过你,我和家里闹翻了。”邰之源微笑说道:“就是最近的事情……”这一段时间,我学会了很多事情,比如去银行开设个人帐户,比如怎么和人挤地铁,再比如当雨太大的时候,怎样用一把伞把头脸尽可能地遮住,而不用去管衣服。”

    “感觉怎么样?”许乐转过头,好奇地看着他:“记得以前你说过,对庶民的生活,你耳以体验,但没有多余的时间去学习或者感触……感觉并不好。”邸之源看着杯中荡漾的红酒,微笑着说道:“好在你回来了,西林的事情自然要丢还给你,我明天就回莫愁后山痛哭流涕,重做孝子……对了,我明年秋天结婚。”

    “先说谢谢,这是指西林的事情。”许乐望着他很认真地说道:“如果没有你出面,钟家老宅那边这一年肯定会过的更艰难,说实话,我真没有想到,你这样自信傲骄的一个家伙,居然也有这种所谓廉价的同情心。”

    “那时候以为你死了,大家都有些受刺激,所以偶尔疯。”邰之源淡然回应道。

    “接着就是恭喜。”许乐举起酒杯,取笑道:“只希望你结婚后,不要把照顾白琪姑娘的重任交给我。”

    “从我认识你开始,你似乎就一直在忙。”都之源眯着眼睛望着他,”如今你活着回来,想必会更忙,忙养参见记者招待会,忙着去费城见老爷子,以后还要忙着照顾那个小女孩儿,我的事情不需要你管,你管好自己的这些破事儿就好。”

    “刚才何大律师说过现在面临的大问题,这件破事儿真不好管,最怕的就是我们管这事儿的资格,根据联邦法律看起来,都很有问题。”

    邰之源忽然微笑说道:“钟老虎当年把那个不成材的二郎推到台面,是很老套却老套的很有智慧的手段,可惜只怕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会死这么早,死的如此突然,不然西林钟家的局面不至于像现在这般一团糟。”

    “确实是一团糟。”许乐想到联邦最高法院马上将要开始的聆讯,想到那些正不停从西林赶过来的钟家老人们,眉头皱的极紧。

    “不过你不需要担心什么,该安排的事情,我都已经安排好了。”邰之源缓缓抿了一口红酒,然后从上衣口袋里摸出几粒药片吞了下去。

    “还在吃药?红酒下药对身体不好。”许乐耸肩说道:“既然你要回去当自己的太子爷,这边的事儿你就不要再参与的好。”

    “不相信我能安排好?”邰之源似笑非笑地望着他。

    许乐疑惑说道:“没有大律师敢接手,还有那个见鬼的监护权之争,你都已经有了安排?”

    “虽然我这短短的青春岁月,并不像你许乐一样光彩夺目,但任何接触过我的人,都从来不敢否认我的优秀。”邰之源微笑望着他,”只有你,似乎从来没有想过这一点,而是习惯性地把我当成一个被保护的对象…你知不知道,这种感受对一个男人来说,等同于羞辱?”

    许乐一怔,细细回想数年来的友情,现邰之源说的倒真没什么错,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挠头说道:“你身体差,所以习惯……不要忘记,我在部队里也是一位优秀的军人,联邦军事考核,我的总分是最高的,推算成绩比周玉还要高。”

    邰之源眯着眼睛盯着许乐的脸,像树林里比赛谁爬树更快的倔犟少年,嘲讽说道:“这场官司至少还要打三个月,但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结果,只要何英**官没有寿终正寝,你那个小女孩儿……赢定了。”

    “这么有信心?”许乐瞪着眼睛看着他。

    “当然。”邰之源轻轻咳了两声,然后灌子口色泽胜血的红酒入喉,沉默片刻后微笑说道:“我最擅长的是分析人,如果你分析过何英**官,就会知道原因。”

    “什么原因?”

    “老法官喜欢漂亮的小姑娘。”

    邰之源认真地看着他的双眼,一字一句说道。

    都特区拉比大道靠西侧是一片绿意森森的林地,纵使在冬季,这片占地约六平方公里的建筑群依然笼罩在松柏凝成的庄严肃穆却又生机盎然的气息中,代表着公平的天平雕像在建筑的角落上承着洁白的雪,石制的第一宪章大典在幽林尽头时隐时现。

    联邦最高法院及下属的三个程序庭还有因为历史原因设在此间的两级巡回法庭,就在这些林地中,就在这些历史悠久的建筑群中,对于联邦公民而言,这里代表着公平、正义以及最重要的法律。

    空旷的第二法庭内,天光从十几米高的巨大玻璃窗外透了进来,将法庭内十几排纯黑色的座椅照的明亮无比,然而坐在最前方座席中的萧文静律师,却是脸色异常阴沉。

    此刻的第二法庭旁听席上,坐着十七名自西林迢迢而来的钟家元老级人物,最前方坐着那位钟家二少爷钟子期,在他们的前面,则是一个由二十四名联邦著名大律师组成的恐怖律师团。

    萧文静这边只有三个人,一个他,一个看上去像大白馒头般的无害胖子,一个看上去冰雕玉琢般可爱天真的小女孩儿,双方人数上的巨大差异,真切地体现了此刻他所面临的严峻形式。那个传说有极深厚背景的西舟律师事务所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退出了这场震惊联邦的家产世纪官司,而那位联邦最出色的何大律师,又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被迫离开了钟家老宅的律师团。

    在那些大家族的压力下,在联邦政府似有若无的隐示中,没有任何一家律师事务所,敢接手此案,而当萧文静接到代理委托合同时,也不禁有些怀疑自己的双眼。

    那位美丽的新婚妻子徐松子忧虑地与他深谈了一夜,却没有办法推翻他的决定。

    萧文静的老师同学遍布整个司法系统,纵使没有人愿意站在台前帮助他,却依然有无数的信息资料暗中汇集到他手中,虽然面对着联邦最恐怖的律师团,他依然有将这官司打下去的信心。

    更关键的是,他现在是律师萧文静,而在几年之前,他是地检署最出名的检查官萧文静,他曾经协助老师主持过麦德林专案的调查,哪怕当联邦政界无耻地向利益妥协后,他依然试图暗中继续自己的调查,只是那一天的傍晚,他被几名联邦调查局官员以猥亵幼女的罪名关进了监狱……不知道那时候的萧文静检查官,有没有想到某个花朵盛开的春天,那个叫许乐的小眼睛男人曾经对他说过的那番话,那番关于法律和道德的话。

    但萧文静没有放弃对法律的尊重,他离开了地检署,成为了一名真正独立自主的律师,今天,他将为那位西林孤女打一场注定要载入史册的官司。

    (明天的更新也会很晚,向大家提前报备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