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九十章 监护权(一)

    “李封以为我死了,所以他……”许乐低声说道,想到那个叫自己小叔的暴戾少年,因为忧虑自己死后无人能够抵抗怀草诗,不惜用严重损伤身体的方式提升实力,他便感到有些郁郁。

    “这是自己的选择,而每个人只能对自己的选择负责。”

    李在道微笑望着他:“人生百年,和七十并无太大差别,只要活的精彩,我了解我的儿子,他不会后悔。”

    许乐沉默片刻后点了点头。

    “等木子从前线回来,来费城吃饭,一家人聚一聚。”李在道说道,用的是那种不容质疑的口吻,此刻这位温和将军扮演的是女方家长的角色,说的是理所当然。

    许乐脸色微微一红,敬礼说道:“是,将军。”

    封余曾经说过,他有权利承担的唯一义务,就是在任何时候去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许乐总觉得这句话似乎听谁说过,而每当这句话从大叔那满口烂牙里裹胁着红酒牛肉味道喷吐而出时,他总会习惯性产生很多疑问一一自己认为正确的,那就真的是正确的吗?

    多年后在费城李家的庄园内,亲耳听到军神李匹夫讲述的那个久远故事,知道了那场大爆炸的真相,许乐心中的疑问愈浓烈,虽然他清楚讲故事的人不同,故事的内容往往也会生很大的变化,可下意识里他感觉老爷子说的是真的。

    当年暴起持枪闯入基金会大楼私杀麦德林,看似暴烈无双,实际上,许乐这个人依然需要证据来支撑自己的行为,并且他和施清海已经找到了足够多的证据。

    封余不需要证据,他只凭自己的喜恶判断瞬间冲动经年仇限而行事,许乐自忖做不到大叔如此极致的随心而行,当初在大师范府中,他对怀草诗说过大自私,那位大叔大抵才是真正的大自私之人吧?

    一念及此,许乐心生惘然失落诸般复杂情绪,如果那位将自己培养成*人,教会自己诸多本事,被自己视作最亲的大叔……,真如李匹夫及很多人所言,就是一个薄凉无情冷酷的家伙,自己该怎样去面对?

    正因为这等情绪,杯中名贵的橙丁庄红酒,忽然间变得酸涩难喝起来,令他那双浓墨似的眉深深皱起。

    “许……先生,这酒有问题吗?”

    一位眉眼如画的空乘小姐,睁着大而无辜的双眼,半蹲在头等舱座位旁,紧张地看着他的脸,温柔而又紧张地问道。

    “没有,味道挺好的。”许乐右手三根手指拈住杯脚举起,温和说道:“对了,刚才谢谢你。”

    自费城登机,头等舱这位美丽的空乘小姐,在第一时间认出了许乐的身份,刚从帝国惊险归来的联邦英雄,如今即便戴着再大的墨镜,生着一副再寻常的面容,在经历了那部纪录片的轰动,新闻直播时的全民瞩目和好些场新闻布会之后,再也不可能隐藏于普通民众之中。

    好在当时许乐反应极快竖起了一根手指于唇间,美丽的空乘小姐惊喜地掩住了唇,将那声惊呼压了回去,不然这一趟夜晚航班,不知道该热闹成什么模样。

    空乘小姐温柔地眨眼笑了笑,端着托盘回到了操作舱,隐隐传来几声压抑的低呼,还有一连串可爱的笑声。

    许乐知道大概那些充满青春活力的姑娘们正在议论自己,忍不住笑了笑,片刻后,忽然现帘外座舱内的乘客们此起彼伏地出阵阵惊呼。

    他有些不解,下意识里抬头望去,只见电视光幕上,联邦新闻频道正在临时插播一条重要新闻。

    依然还是几年前宣布帕布尔议员访问青龙山时那位女主播,依然还是那副平稳里混杂着激动心情的语调,端庄漂亮的女主播对着镜头微笑说道:“联邦一级紫勋奖章获得者,著名战斗英雄许乐,迎来了他回归联邦的第三天,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今天他并没有参加由果壳公司组织的盛大晚宴,而是去了……费城。”

    说到这里,女主播顿了顿,然后微笑说道:“永远的联邦军神,李匹夫元帅在自己的府邸中,亲切接见了刚刚归来的许乐上校,双方进行了长时间的交谈。”

    “这是李匹夫元帅近十年来,第一次在费城家中接见联邦现役军官,并且允许新闻媒体进行拍摄,以下,是本台前方记者刚刚回来的现场画面。”

    由费城飞往都特区的夜航飞机上,因为这条新闻陷入了暂时的沉默,然后是一阵自的热烈的掌声。

    这里是都特区十三大道最高级的公寓楼,顶部三层被全部打通,穹顶豪奢地覆上了强度合成透明类玻璃,右方走廊尽头那间面积并不大的房间里,满是或真或假的花朵,最显眼的却依然是那幅画着向日葵的油画,如果这幅油画是真的,那么仅这一幅油画便能买下这整幢公寓楼,而事实上以这间公寓主人的身份,当然不可能去买一副厦品摆在自己的房间里。

    “按照费城李家的规矩,十二岁之前的男孩儿必须在修身馆要进修,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去过那些地方。”

    很长时间不见,利孝通这位目前看来最有资格与利修竹争夺铁算利家继承人位置的七少爷,依然浑身阴鸯不散,如一朵雪里开着的梅花,他低头切着血淋淋的东冷牛排,竟真的切出了几分冷酷屠夫的感觉,但此时利七少眉眼间的情绪却很宁和,甚至有些刻意亲近,从很久以前,他就习惯了用这种情绪面对长桌对面那个家伙。

    “我们家的规矩不同,十二岁生日时,近系的所有男孩儿,都会被允许挑选一样家族赐予的礼物,这份礼物可能是一艘飞船,可能是一片小型庄园,也可能是几个美貌而柔软的女仆,但这些礼物不得转卖,不得出让,家里的老人们主要是想看看这些男孩儿的目光,看多年之后,这份礼物会升值到什么程度。”

    “利修竹当年挑的礼物后来升值很多,很受老人们的好评。而我十二岁时,挑选了你现在看到的这幅画,当时很多人认为我走眼了,可事实证明我是正确的,这幅高梵画的向日葵在十几年的时间内,升值了三十四倍。”

    利孝通微笑望着长桌对面的许乐,举起红酒敬道:“但这不算什么,我这一辈子最英明的决定,就是当年对你那次现在看来真有些微不足道的投资,如今家族上上下下,谁还敢怀疑我的眼光?”

    许乐摇了摇头,不想理会这个明显有些兴奋过头的家伙,端着红酒,盯着墙上那幅向日葵油画,说道:“我可不喜欢这幅画……在帝国天京星皇宫里,那位陛下身前的大屏风上,画满了金黄的向日葵,这容易让我朕想起那段很狗屎的逃亡生涯。”

    “那我明天就换了。”利孝通很认真地说道。

    “你怎么不烧了?”许乐耸肩嘲讽道。

    “好,那就烧了。”

    利孝通的回答依然很认真,对于他来说,一幅价值连城的油画,远远及不上许乐的感受重要,因为价值连城总是有价,有价的东西对于铁算利家来说都不是东西,而像许乐这样无价的投资对象……或者说友人,才真正值得重视。

    许乐怔了怔,无奈说道:“我就不该认为你们这些七大家的公子哥是正常人。”

    “说回费城,我确实去参观了一下修身馆,颇有感触,不过这些事情你不明白,本想请教一下曾哥,可惜他不在。”

    他看着利孝通身后空宴荡荡的墙,眯眼想起那个如一把铁枪般凛冽危险的中年男人,有些遗憾。

    “曾哥说既然你在这里,我就是安全的,他难得放个假。”利孝通微笑说道:“对了,你去费城的新闻我已经看了,深受震撼。”

    “为什么震撼?”

    “军神接班人之争终于见了分晓,还不震撼?”利孝通神情认真而愉快说道:“这几年里,联邦一直在刻意宣传杜少卿和他的铁七师,结果你一回来,费城就直接表明了态度。”

    “这种大帽子,戴着有多少意趣?”许乐摇了摇头。

    “说的也是。”利孝通神情凝重说道:“根据最新的消息,少卿师长在前线看到这段新闻后,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只是接下来冶星系的帝国部队,恐怕要承受铁七师的无尽怒火。”

    “少卿师长不是这样的人。”

    “说说老爷子吧,我还是小时候近距离见过他老人家一次。”利孝通好奇问道:“老爷子现在身体怎么样?”

    “老爷子身体非常好。”许乐想到温泉水池中那个瘦削苍老的身躯,又想到都郁曾经提过的隐忧,不解说道:“在我看来,怎么也还能再活个五六年。”

    利孝通知道许乐绝对不会在这等大事上胡言乱语,得知军神大人身体状况良好,他下意识里向后靠了靠,显得无比放松。

    看到他的这个动作,许乐心有所感,对联邦绝大多数人来说,费城湖畔那个瘦削的老头儿,正是他们拥有安宁生活的最大保障和最强悍的信心来源,只要老人活着,这个世界便会一如既往的美好。

    压下心头的某种复杂情绪,他望着桌对面的利孝通,认真问道:“关于钟家的官司,我请你帮的忙,准备的怎么样了?”

    “很抱歉。”利孝通轻轻擦拭唇角,忧虑说道:“政丅府和这几个大家族都在暗中施加压力,没有一个大律师敢接受这个案子。”

    许乐的眉头蹙的极紧,最高法院马上就要开庭,可谁也没有料到,在这个时候,钟家老宅方面却忽然出现了一个极严重的问题一一那位以客座身份替西舟律师事务所处理法律事务的著名律师,因为某个令人郁闷的原因,不得不提前退出了此案。

    “何大律师是联邦范围内最好的律师。”利孝通叹息着说道:“但他是席**官的儿子,如果他不退出,那何英**官肯定不会主持案件审理。”

    就在这个时候,公寓的房门被推开,一个头梳的一丝不芶,穿着深色正装的男人走了进来,腋下夹着把雨伞,模样看上去有些滑稽,他满脸沉郁说道:“谢谢您的夸奖,但现在我们面临的最大问题,并不是缺少主打律师,而是对方……忽然改变了策略。”

    这个男人盯着许乐的眼睛,说道:“他们要先打监护权官司。”

    “不要忘记,虽然那边的亲戚很恶心无耻,但他们终究是钟小姐的亲戚,而你们……没有一个人姓钟,牟以这场监护权官司,非常难打。”

    “如果让他们拿到了钟烟花小姐的监护权,那古钟公耳的所有权官司就没有必要再打了。”

    “这一招很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