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八十八章 费城故事(六)

    “我不管他有多少个身份,但当时,他是一名联邦军官,而死在他手下的那七万多名军人,全部都是他的战友。”李匹夫老眼微眯,寒气逼人又加了一句。

    “我不信。”许集盯着胸前颜色越来越乳浑的池水,温烫的雾气里,声音格格作响,不知道是冷的牙齿撞击还是情绪激荡引致的磨牙,”这事儿我不信,大叔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老爷子干脆闭上了眼睛,不再理会他酸涩晦暗的自我鼓励。

    哗的水声响动,许乐抬头看着他苍老而宁静的面容,激动说道:“虽然那是战场,但以大叔的能力,要救出水儿,根本没必要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老爷子闭目养神,沉默无语。

    许乐挥舞着手臂,大声说道:“按照您所说,是他造成了那场大爆炸,所以联邦开始通辑他,您也时刻想着要杀死他,那他为什么还要把水儿交给你?你们兄弟反目,他凭什么还如此信任你?”

    “因为木子生在帝国,她没有出生证明,还是个婴儿的她,颈后没有种植芯片。”

    李匹夫缓缓睁开双眼,眼眸里闪过一丝疲惫,缓声说道:“因为战争的缘故,联邦在之前一年开始严格管制百慕大方面的人口流动,尤其是回归者和收养儿童的管理。那个时候,整个联邦,包括宪章局和我在内,都不知道我那位老师曾经制定过一个如此深谋远虑阴险毒辣的种子计划,只是基于安全考虑加强了管理,你杀死麦德林之后,宪章局的清制荒理已经确认,自那场战争之后,再也没有帝国人的血脉混进联邦。”

    “木子不可能留在帝国,因为她是皇后和外人的私生女,怀夫差身为皇帝陛下,不可能允许这种耻辱存留,所以帝国对于木子来说太危险口他只能把木子带回联邦,而要让木子在联邦安全健康的成长,除了交给我,没有什么太好的方法……”

    许乐皱着眉头认真听着,问道:“为什么?”

    李匹夫明白他的意思,淡淡看了他一眼,说道:“不停换芯片,在宪章光辉的夹缝里生存,并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他喜欢绝对的自由,但很清楚这种绝对自由的代价,又怎么可能让自己的亲生女儿去重复这种危险的人生?”

    “至于为什么要把木子交给我。”老爷子咳了两声,继续说道:“因为我能够很轻松地让木子融入联邦,至于所谓信任,并不是关键,木子终究是我老李家的血脉,而我李匹夫,向来是个传统守旧的人。”

    “从那天起,费城李家便多了一个没有人知道来历的女婴儿,夫人或许猜到了一些,但她既然没有问过我,我自然也不会解释什么。”

    “我给那名女婴取名叫简木子,是因为在我看来,她没有父亲,也没有母亲,是上苍随意在星河中拣来的一个精灵,叫木子,却还是希望她能够把李家的姓氏烙在身上。

    提起那位如今远在帝国前线作战的美丽女孩儿,老爷子满是皱纹的脸上泛起温和澄静的笑容,似乎想到很多年前那个像小精灵一样的可爱存在,他便再也不是那个冷静威严令人不寒而栗的军神大人,而只是一个寻常至极的老头儿。

    看着老爷子脸上的笑容,关于这件事情更多的疑问都会显得有些不尊重,所以许乐抿紧了双唇,低头沉默片刻后,转了话题:“为什么……胜利军演的时候,帝国皇帝会疯命令西林远征军出击?我知道,这肯定是因为他知道了简水儿的身份,可问题是联邦都没有人知道这个秘密,帝国皇帝远在左天星域,又是怎么知道的?”

    “原因很简单,一个真理,一个秘密。”

    李匹夫缓缓敛了笑容,望着许乐,不知道看过多少硝烟血火的眼眸是那般的宁静,又似乎蕴藏着无数的深意。

    “你现在应该知道帝国大师范世代姓花,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不过在我看来,大概是因为羽们长的过于美丽,就像开在山林里的幽花一般口所谓真理,就是他们的脸,木子拥有那样一张美丽的脸,就是最好的证据。”

    “我是u灯的工程师之一,虽然哲学美学研究不多,但是请您不要用这种话来羞辱我的逻辑能力。”许乐疲惫地捧起温水,洗了一把脸。

    “最重要的原因……当然是那个秘密。”李匹夫静静望着他:“秘霉,怎么能让你知道?”

    长时间的沉默后,低着头的许乐忽然开口说道:“是不是那根手链的关升那根手链是不是前任大师范给大叔的星图?”

    李匹夫花白的眉毛渐渐皱了起来,但很奇妙,这并不代表他在动怒,反而能够看到几丝笑意正在苍老的眉宇间凝积。“果然不愧是他!后联邦最有天赋的工程师。”

    老爷子不再望他,带着一丝宁静靠着青石池畔,闭着眼睛缓声说道:“整个宇宙,只有极少数人知道星图的存在,对于他们来说,那份星图或许能够改变所有的一切……我以前也曾经这样认为。为了联邦,我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得到那份星图,但当我最终知道那个手链里藏着什么之后,我才知道,原来我们所有人都错了。”

    “很多人认为那份星图是帝国与联邦之间的另一条空间通道。”

    “其实,那只是一份礼物,只不过现在的人们似乎已经不再需要那份礼物,那么……它就只是一个父亲给一个女儿的生日礼物。”

    “我没有听懂。”许乐很诚实地回答道:“不过我明白您的意思,既然对于联邦没有什么实际意义,那么没有人会知道水儿手腕上的手链究竟是什么,如果有人知道并且试图占有,我会替她保护好。”

    这是承诺,年轻男人对苍老男人的承诺,那个传统守旧的老男人,没有什么道理,不计较代价,只以血脉为缘由,以亲情为道理,默默看护小女孩儿成长为联邦国民偶像,成长为一个拥有自己独立人生的成*人,现在保护者理所当然要换到下一代了。

    李匹夫睁开双眼,静静看了许乐一眼,目光平静之中竟夹着丝戏诗之意:“问题是,你要守护的对象,实在是有些多。”

    交谈至此,许集感到了最难以抵抗的一次窘迫袭来。

    从那颗荒芜矿星回到黄厄基地的太空航程之中,他那位梦中情人虽未明言,却用行为举止和亲蜜眼神表露了心意,于是他惘然失措,狂喜难言,喜悦之余却是生出无限惶恐。

    当年在东林夜空下,他泪流满面喊着要娶简水儿当老婆,曾几何时敢奢望这会变成真的?当梦想真的照进现实,谁还会去管那些狗丅日的偶像恐惧症?谁还会在乎那种不真实的疏离感?(打例狗丅日的倪震!)

    问题是所有军方高层都认为他是邹部长的准女婿,问题是港都工业园区地下库房里,那个丰满柔润却充满智慧的永远少女工程师听说悔婚了,问题是听说那位秀美宁静令人生怜的南相家小姐已经到了都。

    在帝国大师范府内面对着终生囚禁的压力和怀草诗死亡的威胁,他曾倾吐心声,便是议会山里那个曾经伤害过他的黑眼镜框下的小萌同学,也油然而生寄挂和强烈不甘……

    这些都是很好很好的,也都是他很想很想要的。

    他的长相普通,少年时期之后也很少再做言语上的揉捏,温和平实表面性情之下藏着固执冷漠的缺陷,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上去,都不是一个容易招惹女性喜欢的角色,尤其是优秀女性。

    宇宙里那么多颗明亮的星星,能够摘下简水儿,绝对已经越许乐青春萌动时期最狂妄的幻想,如今眨眼间还有如此多颗星,好生令人烦恼,这真是男人最无耻的烦恼。

    无数情绪在许乐的脸上变幻不停,喜悦羞愧自嘲自责自得自卑诸多表情揉在一处,酸涩甜辣难以说明,就如这温泉池上的白雾,以至于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老爷子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水池,正在勤务兵的帮助下穿衣套鞋。

    李匹夫缓缓转身,望着青石池畔此刻挂着最令人厌恶表情的年轻男人,压抑下一掌拍死此人的冲动,皱眉沉声说道:“如果你想和木子在一起,今年之内处理好这些问题,上费城提亲。”

    许乐一怔,哗的一声从水中站起,愕然望着转身离去的老人,赶紧擦拭自己湿漉漉的身体,从老爷子这句话中,至少可以听出两个意思,一是胭p军队在帝国冶星系的军事行动,肯定在这个月之内就会结束,不然水儿根本没有办法赶回来,二是……身为联邦军神,老爷子根本没有考虑过邹部长、南相家、果壳公司这些看上去天大的面子。

    “不要忘记,木子是我养大的。”李匹夫在门口忽然转过身来,望着许乐缓缓说道:“她是我的女儿。”

    事涉简水儿的终身幸福,军神大人老躯一震,联邦必将辟易。

    只是为什安这么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