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八十六章 费城故事(四)

    “如果换作别的人,在此刻或许会装作没有听到,凭借强大的意志控制力,不去探究这段故事的真相,又或是收敛心神,重新移动僵住的右手,马上忘记这段故事,不停擦拭老爷子瘦骨铮铮的后背,因为这个弑师的故事,无论从哪个角度上去看,必然都是军神李匹夫光辉人生中最想忘却的纪(老猫错字:记)忆。

    但许乐做不出这样的反应,他僵硬的右手放开毛巾,任由淡绿色的军用毛巾在微乳的温泉水中散成一朵凌乱的花,然后缓慢地挪动身体,来到老爷子的侧面,瞪大眼睛看着对方,浓墨般的直眉深深皱起,直到将刚刚知晓的这段往事想的头痛,直接开口说道:“您……后悔过吗?”

    “我是军人。”

    军神李匹夫当然是军人,他是联邦乃至整个宇宙最称得上楷模的军人,所以他的这句回答虽然淡然,却充满了沉甸甸的份量,落在安静的温泉水中,直沉入底,没有丝毫波浪掀起。

    “他是我的敌人。”

    “在战场上杀敌,是军人理所当然的责任。”

    “所以关于这件事情,我并不后悔,也没有太多文艺腔调的伤感失落,只是有时候想起来,总觉得人生的遭逢确实有些奇妙,若花解语……老师当年便知道会死在我的手上,会不会直接用那个裹满灰尘的旅行包直接把还是小屁孩儿的闷死?”

    李匹夫满是皱纹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与睿智无关,只是赤真的笑容,是真的笑容,和一般联邦民众心目中的崇高甚至神圣形象不同,真实生活中的军神大人,实际上经常想做一个有趣的人,只是身份地位责任早已让他多年不得有趣,只好无趣。

    许乐是新十七师的高级军官,从部队那股特有的犀利乃至猥琐战斗风格中,早就隐隐捕捉到军神老爷子当年的指挥风格,还有他个人的性情,所以听到这句话并不觉得奇怪,只是当他准备接着问时,老爷子又开口说话了。

    李匹夫缓慢地转过头来,平静地望着许乐的眼睛,说道:“我不后悔失落伤感愤怒,但并不代表那个人不会后悔失落伤感愤怒。”

    许乐知道军神说的那个人是谁,那个人满口烂牙,那个人喜欢**,那个人喜欢穿蓝色牛仔工布裤,被蓝布紧紧包裹翘臀后面悬着一串如风铃般的机修工具,那个人喜欢坐在矿坑望灰蒙蒙的天空呆,或者是端杯红酒望着电视光幕上的简水儿呆,提及万民敬仰的军神时喜欢不屑一顾地称呼对方为老头子。

    那个人是联邦最有名的人,因为他是乔治卡林,是梨花大学的靳教授,是某机械师天才机修师封余,但他同样也是最籍籍无名的人,因为联邦几乎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姓名,他是军神李匹夫的亲兄弟,他是国民偶像简水儿的亲生父亲,他…………同样也是那个叫花解语的帝国年轻人最宠爱的学生。

    室外湖上的清风自窗根间悠悠穿入,吹得温泉水池上方蒸腾的热雾缕缕纠结,就好像这一段久远的故事,他眯着眼睛看着缕缕热雾交错毁灭再生,以为自己大概明白了这一对宇宙间最了不起的兄弟,为什么彼此间的恩仇情仇竟会如此纠结。

    “这是一个很没有新意的故事。”温泉中的李匹夫表情平静,说道:“事后他来问我,试图杀我,闹了一场,于是我打了他一掌,震烂了他很多颗牙齿……”

    “我兄弟二人,自此再没相见。”

    再没相见,很简单的四个字,李匹夫老爷子的口吻也极其平静,但作为唯一听众的许乐,却依然被震的有些惘然无措。

    这一对血浓于水的兄弟,毫无疑问都是最天才最了不起的人物,若能携手并肩而行,肯定能在历史上写就更加辉煌、不可磨灭的篇章,然而在当年那个波澜壮阔的大时代背景下,依然只能上演肥皂剧里最常见的狗血戏码,细细思量,大人物与小人物的悲哀原来可以相通,原来还是那般悲凉。

    那一场无人亲眼目睹的战争,想必也是惊天动地的一战,至于最终大叔惨败的结局……见过大叔神奇的本领,若说这个宇宙里有谁能够伤害到他或者说击败到他,许乐都不会相信,但说出这句话的是李匹夫,他不得不信,尤其是回忆起大叔用满口烂牙嚼牛肉的狠辣劲儿,还有林园里李疯子震的他牙床麻渗血的那一掌。

    许乐双手捧起温水摔打在自己脸上,清醒少许后低声回答道:“长辈们的争斗,我不敢做评论。”

    “这只是一个故事,并不需要评论。”老爷子疲惫地闭上了眼睛,继续说道:“故事后面还有很多内容,如今想起来,当初如果我直接把他杀了,或许这个故事会简单美好很多。”

    许乐今天的浓眉一直皱的极紧,他来费城是需要得到军神老爷子的帮助,也想把当年那个故事弄清楚,但老爷子讲故事时的口吻,尤其是牵涉到大叔时,总会令他感到相当的不愉快。

    “不要怪我这样说自己的亲弟弟。”老爷子依旧闭着双眼,湿漉的温泉水在苍老的皱纹里蕴积着,就像是积蓄了很多年的话……,如果你能认清楚他是一个怎样的人,也许会得出相同的判断。”

    “直到今天,我依然坚持认为大叔……,至少不是一个坏人。”许乐瞪着双眼,看着老人的脸,坚持沉声回答道。

    “我们兄弟二人同时跟随老师学习,学的是同样的本事,却自主选择了两条不同的道路……”老爷子闭着双眼,缓声将话题飘到了另一个方向:“在东林的时候,你眼中的他应该很年轻吧?”

    “嗯。”许乐沉默片刻后表示了认同,这一点正是他相当不解的地方。

    “说句实话,他可以做出老师都做不出来的基准芯片,能够瞒过宪章的眼睛,关于学习方面的天赋,远不是我所能比拟的。”

    “但,我一直比他更强。”

    “因为我把所有的时间、精力、甚至可以说是整今生命,都投入到了学习或者说修行之中,我专心,我谨慎,我刻苦……,

    老爷子忽然睁开双眼,静静看着许乐,沉声说道:“联邦需要我和很多战士的保护,所以我把我的生命全部奉献到了让自己变强的事业之中,所以这个宇宙里,再也找不到比我更强的人。”

    许乐默然无语,心中生起一丝不知该怎样形容的情绪,这些话听上去是如此的自恋,如此的自以为是,如此的嚣张而令人厌憎,但从这位老爷子的嘴中说出,却是如此的铿锵有力,因为他并不是在自夸,而只是在阐述一个全宇宙都知道的事实,只是这和大叔又有什么关系?

    “多情易老,愁苦易老,责任使人老,苦修令人老,我的一生,就是一个快燃烧生命去换取力量的一生。”

    “而他不是这样的人。他在这个宇宙中似乎没有什么真正在乎的东西,不愿意为任何事情做出牺牲,或者在他的字典里根本就没有牺牲两个字。”

    “他的一生是自由的,冷漠的一生,无所挂牵,自然能够将时间看的更慢一些。”

    沉默片刻后,许乐摇头说道:“在帝国时,怀草诗说过,那位疯子大师范也说过,您现在也在说,大叔是个冷酷无情的人,可我不明白,他究竟哪里冷酷,哪里无情了?”

    “如果他冷酷无情,怎么会为了帝国人老师和自己的亲哥哥反目?”

    “如果他无情?怎么会变成乔治卡林,为华些被压迫的民众呼喊?”

    (如果他这么冷酷无情,肥猫怎么能写的如此琼瑶?)【这句话是原文——间客吧打手】

    “您千万不要说,他可以忍心放着自己的亲生女儿不理十六年,那是因为他被联邦通辑。”

    “通辑?不,那是更后面的事情了。”李匹夫双眼缓缓眯起,苍老的目光并不浑浊,一味平静,平静的令人心悸:“他是一个只按自己喜恶做事,心向绝对自由而行的人,做任何事情只凭当时的冲动,为师报仇如此,乔治卡林也是如此,就如木子,又何尝不是他又一次冲动的结果?”

    “心向绝对自由,有什么问题?”许乐反驳道。

    李匹夫淡淡看了他一眼,说道:“绝对的自由,需要绝对的力量,绝对不会带来真正的公平和正义。

    “至于乔治卡林……,老人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浓郁的嘲讽之色,”联邦上层有时候确实像一团狗屎,但民众的自由公平已经得到了历史上最好的保障,这种时候,青龙山那些家伙只想把这团狗屎炸崩,却不想想,狗屎炸开之后是什么?”

    “是一地狗屎。”

    “他所扮演的乔治卡林,就是一个搅屎棍的角色。”

    “你不用急着反驳我,既然他还活着,将来有机会你可以亲口问一下他,他弄出一个乔治卡林主义是为什么?”

    “其实这些都只是仇恨的延续,我尊重并且试图守护联邦的根基,那么他便试图毁灭这些根基。”

    “社会的秩序是一部分,宪章光辉,则是更重要的那个部分。”

    (其实很忙的时候写这段故事挺不合适,因为时间少,写的怕太粗,尽量写好点吧,上次说戒烟,其实是十月十七号,打错成十一月了,呃,真惨,那之后我会写的又快又好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