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八十三章 费城故事(一)

    费城风景极好。

    s1北半球已经进入冬季,临海州大学城一带更是早已经风雪交加,寒风侵骨,然而这座距离都一千多公里的城市,却依然被淡雅的秋色妆点着,有那么些许萧瑟味道,但更多的是清旷,很难让人生出秋实之后尽荒芜的叹息。

    有湖水轻轻荡漾,蒸吐水气吸纳燥意,有山奇峻拔起,挡着北面寒风和海那头飘来的暴雨,所以这座城冬暖夏凉,春秋宜人,挑不出半点可指摘之处,就如湖畔那庄园里的老人。

    被秋雨打湿的路面古意盎然,木制勾檐四层制式殿楼之间,无数花树或隐于巷角或面街怒放,往南面另一座青山延续的大道两侧,则是无数费城最出名的修身馆,这些修身馆的木制铜钉门高约三米,白日里全部打开,行走在街道上的游客能够清晰地听到里面传来的呼喝声,拳脚破风声,好奇地驻足观看,评头论足,那些黑瞳灵动的男孩儿们,也不知道将来会不会选择来此地进修。

    穿着一件平民服装的许乐今天也是这些游客中的一员,对于这些名目各异的修身馆,他比游客们更加关注。

    很多年前那场离开东林的逃亡之旅中,田大棒子便曾经对他提到过费城的修身馆,后来他才知道,那个厉害无比的田大棒子正是费城出身,而且曾经嚣张无比地连踢十几家修身馆,无人能制。除此之外,他在都星圈里所遇到的那些厉害人物,林家的孔武,利老七身后的曾哥,都有费城背景口这座风光极好的城,这些似是旅游景点一般的修身馆,不知道为联邦培养出了多少厉害角色。

    这是一座联邦最生猛的城,当然,这座城市有史以来最生猛的事迹,是它为联邦贡献了一对姓李的兄弟。其中一人化身万千,以各种各样荒唐奇妙的方式隐隐影响着社会,另一人则是化为神袱,背披宪章光挥,漠然俯临宇宙,守护联邦多年。

    站在半山喷泉广丅场边,许乐下意识回头望去,静静望着山脚湖畔那片占地极大的庄园。

    联邦军神李匹夫,就住在那片庄园中,自从这位老人退隐以来,便归于湖畔拒不见客,除了像邸夫人这样的经年密友之外,即便是前总统两次亲自前来费城探望,却也没能见到他本人。

    老爷子并不是仗着曾经的绝世功勋,养就了目空一切的骄傲,而是想通过这些细节,告诉联邦里所有人,他既然已经隐退,那便是真的隐退。

    事实上这怎么可能?

    桃树李树不需要说话,下面自然会被人们的双脚碾出一道小径,宪章广丅场上的五人小组雕像也不需要说话,可下方走过的民众总会下意识仰去看,湖畔的李匹夫不再对脚F事务表任何意见,可联邦政府每每要做出重大决定之前,总习惯要打电话来费城征询他的看法。

    但李匹夫至少能够把自己的态度表达的非常充分,老人用一种类似于自囚的方式,困己于费城湖畔十余年,这么长的时间岁月中,只因为两件事情被迫离开,前往都。

    一次是古钟号遇袭后,联邦要动对帝国的全面攻势,李匹夫受邀前往,只在典礼和镜头前把苍老瘦削的脸小露了一霎,便引来无数民众狂热欢呼口还有一次是更早一些的时间,为了那个被囚禁在倾城军事监狱的小家伙,老人家去了一趟都,在林园里和邰夫人吃了顿饭,然后去探了次监,再然后……联邦便多了一位打不垮的青年战斗英雄。

    马上要面见联邦军神,许乐却还在半山街巷间游荡,这和他的粗神经无关,他也没有艺术家探幽访古的闲情逸志,只是简水儿替他安排的时间是下午三点,他到的时间太早了些。

    对于一位经年不见客,敢让总统睐幽叹的老人,他没有任何资格底气前去敲门。

    好在时间过的很快。

    低头看了一眼军用手表上的指针,许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没有理会看似幽静的庄园正门石坪四周投来的警慢注视目光,也没有让老东西帮自己计算究竟有多少特勤局特工或是军方最精锐的保安部队撒在庄园四周,直接迈步上了石阶,抬起右臂,沉稳敲门。

    青色庭院间,左侧是几畦稻穗性感低腰弥漫秋实之香的田,右侧是几池满是金色鲤鱼自在游动的塘,中间夹着一道白石板砌成的歪扭小径,石径的尽头直接通向湖畔,湖畔零散着几堆石头,平日里不知道那位老爷子习惯坐在哪堆石头上钓鱼,但今天他没有钓鱼,而是在例行午睡后坐在室内泛着幽暗光泽的檀木地板上等待着一位年轻的客人。

    “联邦还有很多事,部队里还有很多事,前线也还有很多事,以你的性格,这么急看见我这个老头儿,看来这一年在帝国里,你应该看到或者说知道或者说猜到了一些什么事情。”

    盘膝半在地板上的老人没有回头,瘦削苍老的身体上随意披着件陈旧的老式睡衣,从而显得他并不如何高大,甚至有些矮小。

    许乐站在门口,望着老人的背影,却依然觉得那像一座高不可攀的冰雪奇峰,下意识里嘴巴有些干。如今的他面对总统先生,已经可以比较自然,在帝国看到左天星域的主宰,更是毫无惧色,随着身份地位力量的改变,任何人的心态都会随之而逐渐强大,但不知道为什么,时隔数年,再一次看到军神李匹夫,他依然无比紧张,就像是一个小学生看到严厉的班主任那般紧张。

    他解下仿皮靴,细心地摆放整齐,穿着袜子走上地板,轻轻走到老爷子身后,鞠躬低声说道:“确实有很多疑问,一些关于当年的疑问,另外还有一些事情,需要您为我指点方向。”

    在帝国知晓很多当年秘辛,牵涉到大叔,更牵涉到历史,他向来认为不能看清楚历史,就很难把握现在和将来,更何况联邦的现在面临着很严峻的局面,他需要这位老人的智慧和无可比拟的影响力,来帮助自己将有些纷繁的局面看破,所以他这句话说的异常诚恳。

    听到他的话,李匹夫没有回头,瘦削的肩膀微微颤抖,苍老的声音说道:“在此之前,我也有些问题想问你,坐吧。”

    许乐赶紧挪动双腿,坐到了老人的身旁,腰肢挺直,目光斜视,仪容标准至极。

    “这是在家里,又不是部队,不需要如此。”李匹夫微笑着说道:“桌上有茶,自己倒吧工”

    许乐余光瞥了一眼,现军神大人似乎并不介意自己坐的如此之近,略放松了些,小心翼翼地从红石间提起茶壶,恭敬地先给老人倒了一杯,然后才给自己倒了一杯。

    “我想问的第一个问题是。”李匹夫不知道想再了什么,话语微顿,花白的眉间掠过一丝淡淡的自嘲,石,那个家伙是不是还活着?”说起来都是快要死的人了,可有些事情还是看不开。”

    老爷子有资格自嘲,许乐却没有胆量共嘲,而且虽然他事先做好了心理准备,可依然没有想到老爷子开门见山扔出了这个问题,所以一股难以言喻的紧张顿时占据了他的身心,令他握着茶壶把的手都僵硬了起来。

    长时间的沉默,李匹夫没有用任何言语目光或者说气势压迫他,只是静静地等待,皮皱骨现苍老的手稳丝不动端着小茶杯放至唇边,一。一口的啜着。

    “老师……应该还活着。”许乐盯着杯中的大麦茶,声音微哑回答道:“不过他没有出现在我面前,而且……我不认为他会再回到联邦。”

    “祸害活千年。”李匹夫缓缓放下茶杯,面无表情说道:“很多年,很多次,我都以为他是真的死了,结果偏偏他又活了下来。”

    “不用费神去猜想,为什么我能猜到他还活着……”

    李匹夫看了他一眼,淡然说道:“上次在监狱里见你,我说过,如果你能把芯片取出来,就可以去帝国冒充皇族。如今双方大战已启,想必帝国里那些装置已经全部打开,你还能活着回来,自然曾经取出过芯片,如果你没有这种能力,那自然是他还活着。”

    “你提供给宪章局和国防部的报告我看过,那是奇迹,但我认为:帝国……没有奇迹……”

    冷汗渐渐浸湿许乐的后背,这位干瘦苍老的老爷子看上去精神疲惫,实际上依然目光尖锐至极,如果先前他不承认大叔还活着,那么根本无法说服这位老爷子自己逃出帝国追杀的方法,而且还等于当面撒谎。眼下虽然说看上去蒙混过了这一关,然而老爷子那双淡然目光,却依然给他无穷的压力,总觉得老爷子似乎知道更多的事情,却刻意没有提起。

    “这次你为联邦立下大功,所以我认为有些小节不需要讨论。”李匹夫用丰枯的食指轻点桌面,示意他继续倒茶,接着问道:“第二个问题是,那位苏朦殿下……为什么没能杀死你?”

    苏朦殿下?许乐怔了怔后才明白老爷子指的是怀草诗,一个接一个的问题完全出乎他事先的预判,某种无形的压力,开始在费城湖畔这座居室间弥漫,压的他那双直若刀的墨眉都开始弯了起来。

    迎着这种压力,他倔犟地仰起头,双眼直视这位联邦军神,说道:“因为她杀不死我……”

    “而且,我见到了这一任夫师范。”

    “听说前任大师范是您的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