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八十二章 黑暗同学会

    “一年多前,钟司令参加完胜利庆典,返回西林的前夜,在官邸吃的晚餐,那晚总统先生和他之间并没有达成完全的共识,甚至可以说生了一场有些激烈的冲突。”

    “同时,如你所说,钟司令的死对于总统先生整合联邦的大战略很有好处。”许乐低声说道:“但……我相信总统先生,这么多年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不是一个常见的政客,而是真正内心坚持着某些东西的政治家。”

    “这一点我也不曾怀疑。”都郁纤细的手指随意拨弄着筷子,说道:“总统先生当年为了特赦你,不惜和莫愁后山生冲突,而且一个能够同时得到你和流氓认可的政治家,肯定值得信赖。我刚才那段话,其实只是想告诉你,如果你想从获利倒推,去找到隐藏在联邦里的那只黑手,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我有一个名单……”

    沉默片刻后,许乐毫无预兆地从衣领处挑出一粒芯片,缓慢放在邹郁面前筷尖所聚的桌面上,他盯着这粒芯片,眉头皱的非常紧。

    “获利倒推,和这份名单相对照,我需要你专业的分析目光,大致能够抓住一些人的尾巴。”

    邹郁蹙着眉尖,望着面前那粒闪闪光的芯片,忽然开口说道:“工作台还在老地方?”

    “嗯。”许乐回答道。

    邹郁双手扶着桌沿将椅子挤开,蹑拉着那双粉红色的拖鞋走进卧室,片刻后取出那个黑色的箱子,在三重加密环境下开启了设备,将芯片放入了读取棒中。

    看着光幕上那些不停滚动的信具片段,邹郁的表情前所未有的凝重起来,霍然抬头盯着许乐的眼睛,颤声问道:“这些情报你从哪里搞到的?”

    “焦哥做为都部长的大秘书,需要见的人太多,很难梳理出有效的信息。”许乐没有回答情报来源的问题,低声说道:“你看到的是是宪历六十年以来,崔聚冬的全部资料,所有有疑点的人际往来,都在里面。”

    他走到邹郁的身旁,手指掠过她的肩头,指着其中一条情报说道:“崔聚冬身为宪章局局长助理,和军方将领见面的次数明显有些偏多口还有就是你注意一下这三今日期,分别是宪历六十一年4月力日,宪历六十四年口月万日,宪历六十九年口月B日。”

    “这三个日期有什么问题?”

    “这是别人帮我挑出来的日子。”许乐耸耸肩,没办法向邹郁解释那台联邦中央电脑现在是自己的计算工具……但第一个具期明显有问题,因为崔聚冬的公民芯片信号出现过短暂的空白状态。”

    “怎么可能空白?”都郁眼瞳微缩,不解问道。

    “联邦电子监控网络,就像是恒星的光辉一下无所不在,但有些办法可以把这些光辉挡住。”

    许乐比划着解释道:“比如一个铅盒,没有任何信息泄渠道的极度封闭空间,事实上根据我的分析,在有些野生动物保护区的核心地带,也可能会找到空白区。崔聚冬是这个宇宙内对宪章光辉最了解的人之一,他能够想到某种办法暂时避开一段时间,并不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问题是他为什么要避开。”他皱着眉头问道:“如果说崔聚冬所代表的那个势力从很多年前便开始构织一个阴谋,我所不能理解的是,后面这两今日期,他进入了某个会议室,却没有进行信号屏蔽。”

    邹郁沉默片刻后说道:“很简单,那些人现没有必要进行信号屏蔽,反而这样做很容易引起问题,根据第一宪章和公民**条例,那些人谈过一些什么,就算是联邦中央电脑也不见得有存档。”

    “我懂你的意思了。”许乐揉了揉额头,说道:“而且中央电脑里确实没有存档。”

    “虽然我现在更好奇你和宪章局的真正关系,为什么中央电脑会赋予你如此高的权限,为什么你可以知道这么多秘密的情批……邹郁抬起头来,静静地望着他,说道:“但我知道你更感兴趣的是这三次聚会的内幕,名单你已经有了,还需要我做什么?”

    “我不敢相信这份名单工”许乐盯着她的眼睛,无比认真说道:“根据中央电脑的倒溯数据确认,宪历六十一年那次聚会参与的人很少,其中有两个人甚至已经死了,可是后两次参加聚会的人却很多……”

    “如今的联邦副总统拜伦,前国防部副部长杨劲松,第二军区副司令……

    邹郁看着电脑光幕上的那些名字,表情一如既的冷淡平静,声音却因为那抹挥之不去的紧张而变得暗哑起来:“甚至我还看到了杜少卿的名字。”

    “聚会的名义是第一军事学院校友会。”许乐低声说道:“也许真的只是校友会,局面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严苛,事实上,虽然我一向不怎么喜欢杜少,可我真的很难接受他是一个阴谋分子。”

    “我去查一查,看看除了都是毕业于第一军事学院之外,这些人之间还有什么内在的朕系。”都郁沉默片刻后说道。

    “只查档案,不要进行调查。”许乐盯着她的眼睛说道:“我知道施清海肯定还在查当年的那些事情,所以这个名单你千万不要给他,太危险,我必须亲自处理。”

    “你并不是万能的。”邹郁不悦说道:“如果你面临的敌人是这些大人物,你别奢望还能继续扮演独行侠的角色。”

    “在某种程度上,我可以是万能的,关于这一点,不解释。”

    “万能?很多人都猜测过军方激进派的势力范围,包括夫人在内,但如果你这份名单真能说明某些问题,那么我必须说,军方激进派的力量,比所有人想像的都要更加恐怖……联邦副总统,军方实力派将领的组合,具有怎样的摧毁性力量,你真的明白吗?”

    “拜伦毕竟是副总统,他不是总统。”

    许乐盯着面前的饭碗,目光坚定无比,就像要把碗中剩余的米粒全部都望成灰烬一般。

    “至于联邦部队,也永远不可能是二军区或者是杜少卿的部队,他们掀不起太大的风浪。”

    他只是一名享受师级待遇的联邦上校军官,没有任何成编制的军事部队可供驱遣,然而老东西帮他梳理出这份名单后,看着名单上的那些大人物和联邦军方实力派将军的名字,他也没有丝毫惧怕,除了本性使然之外,最大最坚不可摧的底气,其实来自费城那座宇宙间最高崛陡峭的山峰。

    联邦军方,有一尊神袱,他在战场上带出来的下属,如今都是军方各处重将,甚至当年那个胖胖的青年厨师,如今都已经是新十七师的师长。

    哪怕他已经老了,在费城湖畔枯坐了十几年,然而只要他活着,那么整个联邦军方都只可能有一个声音。

    李匹夫的声音。

    “所以你要去费城?”邹郁沉默片刻后,轻声问道。

    “先……

    “你有没有想过一个最可怕的问题?”邹郁静静地望着他,双眼微眯,轻声说道:“军神大人……已经八十八岁了,再伟大的人物总是敌不过时间,他是会死的。那些人……也许……一直就是在等着那一天。”

    听到这句话,许乐才现自己原来遗忘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费城老爷子的年龄,如同一颗冰冷的石头塞进心脏,他感到一阵寒冷,突然袭来的压力之下,又莫名其妙地想起很多别的小事情,军神已经这么老了,大叔呢?为什么当年在东林看着却是如此年轻?

    “很多人在警慢着军方的激进派,只是在很多人看来,这个势力从来未曾真正成形过,只是依靠某些相近的理念和战斗渴望而暗相呼应。”

    邹郁看着他的脸,继续说道:“如果他们已经形成了某种紧密的组织,事情就会变得很麻烦,现在联邦便面临着一个很关键的问题,迈尔斯将军已经决定,当前线部队攻下冶星系之后就宣布退休。”

    “参谋长朕席会议主席兼第一军区司令,这个位置太关键,谁来接任这个位置,或许会决定军神后世代,联邦军方的态度倾向。”

    “夫人和邹部长是什么态度?”许乐问道。

    “现在主要是看总统先生的态度,根据我得到的消息,这一次总统先生和几个大家族前所未有的取得了一致,大概是基于对那股暗流的警惕,迈尔斯将军退休后,应该会提名李在道将军接任此职。”

    李在道是一个在联邦内并不如何响亮的名字,他是军神李匹夫的独子,打遍军中无敌手李封的亲生父亲,大概是因为夹在两颗光亮过于夺目的恒星之中,如今担任着第一军事学院院长要职的他,始终没有给人留下太过深刻的印象。

    许乐挠了挠头,想着印象中那位充满学者风度的中年男人,点了点头,说道:“这是最好的选择。”

    身为军神李匹夫的独子,李在道担任参谋朕席会议主席一职,可以得到很多军方大佬的全力支持,而此人的行事风格温和甚至可以说有些保守,在日渐充满戾气的联邦军方,又是一个极强的制衡力量。

    这确实是最好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