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五章 两个失眠的青年(一)

    (最近一直在听窦唯的那盘黑梦,翻来覆去的听,忽然感觉就像是回到了一九九四年的成都,因为那时候就成天翻来覆去地听。然后又忽然想到了那台爱华牌随身听没电时候,窦唯的声音会变的特别的娘……哈哈。人生得特别有力量才好,我一直在想如果我是许乐,我能活的这么乐观积极有力量吗?我要向他学习。或许正是因为许乐的这种性格,才让他能吸引那么多不平凡人的下意识靠近?最后一句话,机修师封余和李匹夫,我在考虑是不是找机会写个外传什么的,因为内容太丰富,而且太有意思了,我就喜欢这种兄弟相逆于江湖相思于天涯的热血流俗套故事……)

    ……

    ……

    此后的几天里,许乐一天中的大部分时间都消耗在了图书馆H区,他忘记了睡眠,忘记了饮食,全身心地投入到了他的兴趣之中。这当然是一个比较夸张的说法,只是他确实不肯放过任何可以呆在H区里的时间。那些刚刚被军方解密不久的资料,对于他这种人来说,实在是莫大的诱惑。

    当他将m系列的图纸全部阅读一遍,尤其是仔细地分析了mo2的内部结构之后,才现原来当初在古钟号上的行为是那样的幼稚和异想天开,被他用乱七八糟组合起来的机甲,看上去似乎是可以动,但实际上隐藏了无穷的危险。幸亏那台破旧机甲只是散了体而没有生爆炸。许乐一边学习,一边与那几年里跟随老板大叔的日子相对应,渐渐明白了一些比较模糊的道理,要成为一名优秀的机修工程师,必须做到不论面对着任何精密的仪器设备机甲时,都要拥有修理家用电器的平常心,但是却不能真傻乎乎地把所有的尖端设备都当成家用电器。

    毕竟像机甲,自行炮,战舰传动系统这类装备,必须要承受无比巨大的载荷和攻击时所携带的动能冲击,而不像家用电器一样只在和平中悠游自在。每一处细节的疏漏,每一种电子元件的质量,每一项金属材料的选择,都会影响到它们的性能乃至操纵者的生命长短。

    光屏上mo2机械腿部的局部结构图被放大到了最大限度,淡淡蓝光中,许乐睁着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那里,注视着机械腿后方藏在护甲里的液压管。河西州郊区的山林里,他曾经亲眼看见大叔选择这里做为攻击机甲的突破口,他认真地分析了很久,终于确认了这条液压管确实是m系列机甲表面最脆弱的部分……当然,这种脆弱也是相对的,如果是一般的攻击,哪怕是肩扛式火箭筒,大部分的能量渲泄也会被那层合金护甲挡下,而要躲开合金护甲攻击那条液压管,则需要极为精准的角度和……可以弯曲的攻击手段,或者是可以伸进缝隙里的小巧武器。

    想来想去,能够满足这一点的……许乐下意识里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这才明白原来大叔当年说的话并没有太多的错误,对付那些巨大的机甲,似乎这双手才是最有效的武器。不过如果是一般的人的手,一拳打在金属液压管上,肯定会骨折流血,而液压管颤都不会颤一下。除非那双手能够拥有更巨大的力量,更紧密的骨胳肌肉。

    许乐有些动容地注视着自己的双手。他知道自己现在肯定没有办法做到这一点,可是大叔明显可以轻易做到,如果自己一直练习那套姿式,体会那种灼热的颤抖,难道真的有一天可以达到那种程度?

    m系列机甲的防御力极为强悍,想必以机修师封余的恐怖实力,也没有办法正面突破,然而事情总是这么奇妙,机甲看似完美的设计,实际上考虑的都是热武器的攻击,尤其是同等级武器的攻击,却根本没有考虑过被……人攻击,所以留下了液压管那个漏洞。毕竟联邦最顶尖的机甲设计师们怎么也不会想到,世界上居然有封余那种怪物。

    ……

    ……

    因为沉迷于图书馆H区中,这些天中午许乐很少和张小萌一起吃饭,他和那个戴着黑框眼镜的女孩儿说了一声,张小萌点了点头,显得并不在意。反而是施清海好些天都没有看见晒太阳的他,有些担心,好不容易通过电话联系上,才知道许乐最近的行踪。施公子清楚这个朋友的人生理想和兴趣之所在,只要他仍然留在校园里,人身安全不受威胁,也便没有多问。

    每天晚上七八点钟,许乐才会离开H区,此时H区里那些优秀的学生们早已散去,毕竟正值青春年华,再如何用功,也没有谁愿意一直呆在这样冰冷而金属味道十足的地方,长时间的疲劳学习效果也不见得好。一天夜里,许乐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隔着玻璃看着淡淡灯光下的梨园青树,忽然间想到了封余大叔在河西州郊区山谷树林里,对那台黑色m52做过的事情,那双颤抖的手怎么能够从机甲外部便能操纵机甲的动作?这真是太莫名其妙了。

    心思一动,许乐难以入睡。如今的他对于机甲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也明白了自己体内那股神奇的力量是多么的珍贵,自然再也不肯放松练习,哪怕每天夜里精神已经十分疲惫了,他仍然坚持把练习做完。洗了一个澡之后,他坐到了床边打开了电脑的光屏,开始仔细地计算自己那个奇妙的猜想从理论上,有多少实现的可能。然而他一直不停地推算着,却现由于对那股神奇力量的了解太少,那种颤抖似乎也没有什么固定的频率,再如何异想天开的猜想,似乎都难以从实验中获得证明。可是他依然没有放弃,因为封余大叔曾经向他展现过那种画面。

    无数的符号、参数、结构图、文字在许乐的脑海里不停闪动,最后变成了封余大叔如弹钢琴一样落在那台黑色机甲上的颤抖双手。被那种隐约的线索不停折磨的许乐根本无法入睡,他从床上坐起来,披了一件外衣,打开了自动监控报警设备,离开了房间。

    深夜十二点的校园格外安静,尤其是图书馆H区所在的这一片树林,远方那些学生公寓里电视的声音根本不可能传到这里。许乐用电子卡片打开了H区的大门,确认了H区果然如资料所说,是二十四小时开放。此时的图书馆H区已经空无一人,许乐一个人在空旷的建筑内行走,看着四周的感应灯随着自己的脚步亮起,心中却没有恐惧的情绪,一方面是因为他自幼在东林黑暗的矿坑里呆惯了,二来也是因为他此时的脑海全部被机甲与体内力量的问题所占据。

    在光屏上认真地翻看着资料,却没有丝毫收获,这是许乐的意料中事,他并不怎么失望,只是觉得有些疲惫,揉了揉眼睛,开始在寂静的建筑内走动,一方面是减少一些疲惫,也顺便活动一下身体。不知不觉中,他走到了一条走廊的前面,走廊边上的墙壁上写着H1,下面还有一个醒目的铭牌,大概的意思是说,走廊里面属于管制区域,没有相应权限的人员请勿入内。

    许乐好奇地看着走廊,不明白梨花大学本就显得有些古怪的图书馆H区里怎么还有一个H1区。好奇归好奇,他也没有进入那个区域的想法,因为很轻易地便能推断出,这个H1区的准入权限不可能太低,应该归学校里的专业研究人员所有,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怎么可能进去。

    他只是往走廊里面走了几步,眯着眼睛想看清楚那扇沉重的大门是用什么材料做成的。然而就在他离那扇大门进入五米远的范围内,走廊里却骤然亮起了淡淡的幽蓝光芒,一个低沉的电子合成音响了起来:“信息前端特征符号,请您接受芯片扫描核准身份。”

    许乐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根本没有想到自己没有触碰H1区的大门,便已经激活了电子监控核准程序,他下意识里想退出走廊,可是四周已经充满了淡蓝色的层层线条,看样子芯片扫描已经开始,如果这时候离开,会不会被电子监控程序判定为入侵者?他微有惧意地站在那些扫描的光束之中,暗自祈祷扫描快些结束,只要电子监控程序判断出自己没有准入权限,大门自然不会打开,而自己也就可以离去。许乐心想自己以后的好奇心一定不能再这么强了,不过是失眠啊……怎么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来。

    事态的展没有按照许乐的期盼那样展,本来应该看不见的扫描波段被设计者有趣地显现出淡蓝色的线条,那些线条最后集中在了他的后颈芯片处,完成了扫描过程,却没有出请他离开的警告声。

    “身份核准通过,编号保密,个人资料保密。”机械的电子合成声在这一瞬间变得生动了少许,“欢迎进入h1区。”

    许乐吃惊地看着缩回墙壁中的门,此时的他自然没有心情去注意这扇沉重的门全由合金制造,他只是震惊于为什么自己站在走廊里,被扫描了一遍,便得到了身份核准通过?难道说周教授除了给自己了一张电子卡片之外,还将自己的个人信息输入到了系统之中?

    暂时想不清楚这件事情,看着走廊尽头门内那些柔和光线笼罩着的空间,强烈的好奇心战胜了他的谨慎,他向里面走进了进去。沉重的合金门在他的身后关闭,许乐环顾四周,现H1区里的建筑格局非常简单,一间小小的休息室两旁分别有两个房间,他习惯地向右一转,打开了那扇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