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八十一章 有间公寓

    “昨天晚上,我向总统生生很直接提出质疑,可惜没有得到任何明确的答复,当然,总统先生的心情明显因为我的质疑而变得有些糟糕。”

    许乐书起头来,将手掌上的清水在衣袂上胡乱擦干,自嘲笑道:“我知道总统先生有他的不得已,问题是连他都不能做些什么,我又能做些什么呢?”

    许乐眯着眼睛,微笑望着邹郁,眼眸里的如往年一样的亮光却没有太多笑意,低声而坚定地说道:“可是我还是必须做些什么。”

    不等邹郁开口,他抬起右臂阻止,继续说道:“放心,我不是一个冲动的人,这件事情冲动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口我想过,钟家对西林的行政权力和经济控制力被联邦削弱分食,其实对联邦是件好事,而且说实话,这些权力本来就是钟家先天应该拥有的东西。

    “但钟司令死的时候,把小西瓜交给了我,那么,只要我还活着,任何人都别想伤害到她,也别想夺走本来就属于她的东西。”

    “下周,我会去最高法院旁观审理过程,我要看着阿源潇洒地打赢这场官司,如果输了,我再来打。”

    这很像是一句争勇斗狠的话,尤其是面对着整个联邦由上至下的压力,无论是某位将军还是街边的小流氓说出这句话来,大抵都会有些慌乱、强行挣脸面的狼狈感,可很奇妙的是,当这句话从许乐嘴里说出来时,却没有这方面的感觉,只有满满的凛冽坚狠意味,因为对于他来说,他只是在平静地述说某种可能生的事实。

    只年佻脱纨绔冷酷外表下藏着的凛冽气息,早就已经成了都郁除了红之外的主要色彩,虽然她肯安不是一位理想主义者,相反在很多对事物看法上保有着那位夫人教诲出来的冷漠尖刻现实主义气息,但听到许乐这句话后,没有嘲讽,没有愤怒,只是平静,因为她所认识的许乐,从几年前那间公寓里开始,便一直不停地对这个世界表达着不妥协的态度,而且很奇妙的是,他还一直活着,并且活的越来越精彩。

    邹郁没有问许乐,如果最高法院的官司打输了,他将会用怎样的方式再去打赢这场官司,大致也不过是枪炮拳头勇气这些**的方法吧,她举起红酒杯,敬桌对面的男人,微笑说道:“下周五开庭,现在最大的变数是,据说何英席**官可能因为身体因素,不会亲自审理此案。”

    “如果何英**官不亲自审理,谁敢违逆联邦政府和议会山的集体意志?”许乐皱着眉头说道:“是不是有人在做手脚?”

    “**官今年已经九十一高龄,因为身体原因已经多年没有亲自审过官司,上一次还是儿童基金会和联邦电视台关于简水儿的官司。”邹郁摇头解释道:“老人家身体确实不怎么好,以他在联邦内的地位,就连费城那位都不敢以势压他,谁又敢对他做手脚。”

    “希望**官长命百岁。”

    桌旁两个人同时举起红酒杯,为那位敢让军神李匹夫黯然神伤的**官祝福,就在这时,嘀的一声轻响,一封军方的加密电子邮件出现在许乐的手机中。

    许乐低头看了一眼手机,站起身来替邹郁取风衣,说道:“找个安全的地方,有件事情我需要你帮我判断一下。”

    “这么急着走?”都郁看了一眼桌边还剩下的五瓶红酒。

    “我明天清晨出,只有一晚上的时间……”许乐走到桌边,习惯性地扶着她的肘部,将她扶了起来,解释道:“事情有些急。”

    “那个流氓明天才回来,还有太子哥哥和钟家小公主也已经到了都特区,你好不容易活着回来,难道不和他们聚一下,还有你那几个女人呢?”都郁疑惑问道:“究竟是什么事情如此重要紧张?”“简水儿的电子邮件。”许乐将手机放入口袋,解释道:“她替我安排好了去费城。”

    “你要去见军神大人?”邹郁瞪圆了双眼,妩媚的眉眼骤然间变得娇憨了不少。

    “嗯,我有些很重要的故事,想请那位老爷子证实一下。”许乐拍了拍胸膛,笑着说道:“知道吗?像我这样一个家伙,居然马上就要接触到真实的历史了。”

    邹郁不知道他去费城见军神老爷子,是要探究怎样的历史真相,也没有询问答案的想法,因为不想让他为难,只是沉默片刻后,终究是没有忍住,犹豫说道:“很少见你笑的如此放浪,看来……真是件大事。”

    乘坐着那辆没有任何标识的黑车,沿着那条熟悉的二号公路,离开高楼林立的都特区,冬天的风顺着车窗吹了进来,吹的都郁鬓角的那朵小红花微微颤抖,吹的她如花般的容颜轻笑荡漾。

    行经某处路口时,握着方向盘的许乐下意识回头,看着身旁正在散亮光的女子,眯着的眼睛里自然流露出赞赏的神情,当年临海州那个虽然漂亮,却让人无比厌恶的高官千金,早已消失不见,现在身旁是一位充满智慧宁静美丽,充满了坚定生活理念的未婚妈妈。

    恰在此时,帮郁也同时回头,二人对视一眼,带着一丝回忆感慨笑了起来,当年正是在这个路口,知道自己怀孕,情绪濒临崩溃的邹郁看见黑车,以为车中坐的是都之源,拦下黑车后纵情放肆一哭,哭的撕心梨肺,墨雨淌下精致的脸颊,也哭出了她和许乐一段奇异的温暖相处岁月。

    “酒喝多了,可是还没有吃饱……”邹郁用纤细手指轻轻按在红唇之上,咽下一个酒嗝,睁着眼睛望着他。

    于是车至望都青年,许乐在旁边的菜场买了些新鲜的蔬菜,邹郁在道旁小店挑了些自己家吃的山石榴,然后回家。

    望都有间公寓,那就是家,他们心中最安全安静的地方。

    用最快的度检查了一遍有没有窃听设备,再调出相关的监控数据,确认这一年里没有人侵入这间房间,许乐才真正地放松下来,打量了一下自己在都星圈真正的家。

    邹郁早已经懒洋洋地躺例在沙上,两只赤足翘的极高。

    一年多没有人住的公寓,因为除尘设备一直开着,还比较干净,沙和光幕依旧在客厅的两方,电视的节目频道设置依旧保持着都郁最喜欢的模式,冰箱里的即食饭盒自然无法食用,好在白玉兰生活秘书当的不错,电费水费各式费用交足了百年,没有停电停水停电视的担忧,

    最好的是,姿寓里的人还是当年那两个人。

    如当年那般,许乐和邹郁开始分配工作,许乐负责做饭打扫一切家务,邹郁负责吃饭并且享用一切劳动果实,过了这么长时间,孕妇待遇依然牢固地在这间公寓里挥着作用。

    上汤淋豆苗,黄煎小尾鱼,辣炒大壳砚,餐桌上绝对没有二人深恶痛绝的合成蛋白肉,只有四大碗香啧啧的特级稻米饭,一碗是她的,三碗是他的。

    夹一筷豆苗带汁混在米饭之中,许乐低头快刨了小半碗,忽然毫无预,u也抬起头来,直接说道:“古钟号遇袭,有幕后黑手,那颗叫何友友的帝国种子接触不到相关情报,政府或者军方有人把情报卖了出去,我要查出来是谁……”

    邹郁缓缓放下手中的筷子,用右手拇指轻轻将唇角的饭粒粘下,借着这些小动作化解着心头的震惊,从许乐的语毛中,她知道这件事情不是玩笑,也不是什么阴谋论者的无聊椎论。

    “焦哥……焦秘书自杀后,案子唯一的线索就是崔聚冬。”她微微蹙眉,看着桌上的菜盘,轻声说道:“父亲对焦秘书的死一直感到有些痛苦,我只能确定他没有参与此事,却不知道国防部究竟有没有出那份电子命令,也不知道焦秘书遗书里说的是不是真的。”

    “焦哥只是被推到前台上的人物,他的身后有很多人。”许乐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清水,低声说道。

    “如果崔聚冬真的有问题,那这件事情就太可怕了。”邹郁表情忧虑说道:“你刚才的分析可以直接推翻,这绝对不是政府或者军队一方能做出来的事情,必须要政府军方宪章局三方合作,才能够做到。”

    她盯着许乐的眼睛,问道:“如果是这样,你还准备继续查下去?”

    不等许乐回答,帮郁将面前的饭碗重重一堆,恼火地说道:“算了!当我没问,我明知道你这个蠢货的答案会是什么。

    许乐呵呵笑了两声,心里明白她的恼怒是因为担心自己,继续说道:“先别理我,只是政府和军队里有人试图掩盖这一切,我现在的问题是,我竟然完全没有办法找出那些人是谁。”

    邹郁望着他,蹙眉说道:“我对军方派系的了解不少,你是希望我能帮你找个大概的目标范围?”

    “钟司令死亡,对谁最有好处,那么谁就最有嫌疑。”

    “但有一个很残酷的事实,你必须清楚。”邹郁带着一丝恰惜望着他:“刚才就说过,钟老虎死了,整个联邦都会有好处……就连帕布尔总统,也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