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八十章 许乐关于钟家官司及很多事

    现在联邦已经进攻到x3星系,按照帝国方面的应对方案,战略撤退的底线就是在这里,联邦部队如果还想如开始那般轻松地前进,一定会迎来帝国方面疯狂的反扑,根据最新情报,那位把你整治了一年的公主殿下已经率领四百七十台狼牙机甲到了前线,隔着三道空间门盯着联邦部队的动静,随时可能出击。”

    “x3星系最多的是什么?是晶矿石。对于联邦来说,占领这个星系,第一步战略目标已经完成,部队需要休整,而且补给线拉的太长,对于后勤支援来说是越来越严峻的考验。”

    “战争的目的是什么?是利益。你可以把战争看成一场生意,亏本太厉害的生意肯定不会持续太长时间。”

    都郁把玩着手中的烟盒,很随意地说出自己的判断,抬起头来笑着看了许乐一眼,继续说道:“国防部已经拟定,在冶军事计划结束之后,会有一场前往1星域的试探性进攻,根据此项作战的效果,来确定后续计划,不过根据我看到的案卷,基本上会选择停步不前。”

    “战争当然要有目的,但现在局势非常好,如果不趁着这个机会扩大战果,而是任由帝国方面喘过气来,再想往天京星方向靠近一步,都会付出更惨重的代价。”

    许乐皱着眉头,不愉快地说道:“昨天在官邸中,总统先生并没有流露出这方面的想法,军方停止进攻,不见得会得到批准。”

    “我已经告诉过你,我现在在国防部战策研究中心任职,所以我有机会接触到这些秘密的卷宗,而你有足够的权限,所以我才会提醒你,至于……那位你们经常得意洋洋说成是自己的总统先生的态度,无论他愿不愿意停止联邦部队的前进脚步,现在的政治环境已经不允许他将战争的范畴无限期扩大勺”

    “什么政治环境?现在局面一片大好,不是小好。”许乐沉声回答道。

    “你还不明白?晶矿就是关键。帕布尔总统当时能够得到军方和民众的支持,不顾很多上层人士的反对,强行命令部队进攻帝国,一方面是因为你的出现代表了费城那位老爷子的态度,另一方面是夫人做为总统先生亲密的合作伙伴,成功地影响了议会和很多人的态度。

    邹郁盯着他的眼睛,加重语气有些恼火地说道:“如今联邦马上便要打下烃晶矿朕合体将有足够的晶矿资源,整个联邦的经济都会因之而提振一大截,莫愁后山所需要的利益可以得到羌分满足,夫人自然不会再不遗余力地支持战争展刁总统先生是政治家,又不是像你这样孩子气的好战军官。”

    听到部郁简单却无可质疑的分析,许乐的情绪有些低落,恼火回应道:“我并不是好战,也不孩子气,相反这些大人物们的决定才像小孩子扮家家一样可笑,打仗是要死人的,哪能说停就停!”

    “战争永远只是政治的附属品,而政治又是经济的衍生品,联邦整体的利益,从某种程度上,确实是要比前线士兵的生命更重要……你不要这么凶狠地瞪着我,我从小在部队大院里长大,比你更痛恨这种情况,但谁能改变这种情况?”

    都郁凶狠地盯着许乐的眼睛,不允许他将心中那一抹失落烦躁表现出来。

    长久沉默之后,许乐抓起酒杯喝了一大口,沙哑说道:“一年多前和总统先生在官邸晚餐,更早一些时候,我和老虎在西林吃饭,我很赞同他们两个人对当前局势的判断,我这一年在帝国呆着,很清晰地察觉到帝国由贵族到平民,对于联邦都有一种难以消除的极度仇恨感,我不是好战的人,也不奢望联邦能够把帝国全境占领,只是如果真要这场战争不会延绵成万年血火,总需要有一方把另一方打到极痛,痛到只能投降,不敢再启战端。如果就这样起起复复,停停打打,大人物需要的时候就打两年,不需要的时候就停下脚步,前线的军人要因此而付出多少不需要的牺牲?”

    他停顿了一下,用很慢的动作放下酒杯,尽可能地让杯底与桌面没有出一丝声音,然后出神地盯着杯底荡漾的红酒,就像盯着异乡干涸河床中联邦战士尸体溢出的血水,低声说道:“现在忽然有些明白,为什么军方的激进派可以悄无声息获得很多人的支持。”

    “前线的事情先不要谈了。”郁郁沉默片刻后端起红酒杯在空中比划了一下,说道:“联邦内部还有很多问题,你每己也有很多个人问题需要解决。”

    “我有什么问题?”许导疑惑问道。

    “你的那些女人们。”都郁嘲讽的锐道:“简水儿在舰队里,商秋在工程部里,噢,还有那位南相家的千金,她有没有联络你?至于议会山里那位令人讨厌的女革命家,我可不想提。”

    “这是我的私人问题。”许乐挠着头,无奈说道。

    “不要忘记,你是我儿子的父亲,整个都持区都知道你和我家的关系。身为你的未婚妻,难道我还没有资格管管你在外面有几个女人?”

    都郁盯着他,漂亮的脸上挂着迷人的微笑,本是一句嘲弄取笑的话,却因为她眸子里的明亮而多出了一抹很诡异的味道。

    “至少,你可不可以不要像施清海那样如此恶毒的嘲弄张小萌?”许乐无奈地摊开手,说道:“当然,我知道你们讨厌她是因为关心我的缘故,对此我深表感激,但那个女生……毕竟是我的初恋,你们就不能让我对已经消失的初恋保留一份干净的美好?”

    “初恋?”邹郁微微一怔,旋即冷声说道:“我少女时第一场刻骨铭心的初恋,是一场太子爷选妃的闹剧,你难道认为那也有什么干净的美好?”

    许乐默然无语,对桌面的食物起沉默而窘迫的进攻。

    “太子哥哥似乎也不是当年那位太子哥哥了。”

    邹郁眼眸里的神情变得有些迷蒙空无,虽说她与莫愁后山早已没有了那种亲密的朕系,但毕竟与那位夫人喝了多年的下午茶,她被黄陶培养出犀利敏锐的政治分析目光,也建立了一些属于自己的信息渠道,知道那个千世家族最近生了一些事情。

    “生命被固定安排在金光大道上行走,直至攀上世俗权力巅峰,对这一切早有心理准备,也用自己的人生去积极迎接的似……居然真的和夫人闹翻了。”

    都郁微微一笑,不知道笑容里夹杂着怎样的情绪:“你大概还不知道,这一年他一直在西林替钟家打官司,面对联邦政府和那些家族的饥渴,他居然把邰家绑上了那位小姑娘的战车,真是一种冒险疯狂的选择,夫人忍了他一年,终究没有办法继续忍下去。”

    “说起来,这真不像他的作派。”她蹙着眉尖,疑惑地看着桌对面的许乐:“我总认为这件事情和你有关系,我们都知道,你和钟家小公主的感情极好。”

    “关于这件事情,我谢谢邰之源一辈子……”许乐用无比认真的语气说道,他已经通过老东西,知晓了这一年间生在西林的那些事情,愤怒沉默之余,非常清楚邰之源所做的决定,有着怎样的意义。

    “现在钟家面临的局面最危险,内外交困,最关键的是军权被联邦一块块地拿了回来,老宅和钟子期一方争执不下,只有眼睁睁看着这些生。”

    邹郁忧虑地望着许乐,说道:“你的回归,惊动了联邦中央电脑,第一序列四个字,可以震慑无数想对你不利的人,但你要记住,你并不是战无不胜的造物主,你只是一个比较会打架,有些背景后台的普通人。”

    “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许乐低声反问道。

    “老虎死后,钟家成了一块大肥肉,谁都想去咬上一口,事实上,政府和那些家族正是这么做的,无论谁要替钟家老宅出头,便等于同时和政府,和七大家,和无数联邦当权者做对,毫无疑问,这是一种类似于找死的愚蠢举动,所以哪怕是太子哥哥和田大棒子这种狠角色,也只能按照联邦拟定的渠道,隐忍着做些工作。”

    “但你不同。”都郁沉默片刻,继续轻声说道:“你不会忍,也不会等,所以我必须提醒你,这件事情的困难程度。”

    “能够活着回到联邦,本来应该是件很开心的事情。”许乐思考了一阵后,低声说道:“但很奇怪,回来之后弊说的这些事情,没有一件能让我开心的,除了西林那边的事情,我刚才说过,稍后还会和你说另一件重要的事情,更让我感到寒冷和恶心。”

    “我忽然觉得,在帝国天京星贫民区那个小院里的大半年日子,原来是那样的宁静开心。”

    他将右手伸进微凉的溪水中,任由竹叶自掌缘擦过,说道:“钟司令为联邦孤守西林十余年,他们夫妻死了,联邦不赏其功,反而不择手段地撂取利益,连一个小孤女都不放过,这件事情,我很难接受。

    很难接受,那就不会接受,这就是他的态度。

    (明天有更新,然后就是最近这几章感觉写的有些问题,我晚上自我分析调整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