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七十九章 再见林园

    这是一个秘密,一个很大的秘密。

    利缘宫老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因为岁月而显得干瘪的胸膛无法像年轻人那样夸张的弹起,但稍充裕些的氧气让他的情绪快的平静下来,这个秘密只属于联邦最顶层廖廖可数的三四个人,莫愁后山那位夫人告诉了他,他自然不会再告诉任何人知晓,哪怕那个人是站在自己身前的亲生儿子。

    “费城的支持不需要是显性的。”老人咳嗽了两声,沙哑低沉说道:“如果我的记忆力没有出问题,一年多前许乐在芑蔻332o布网,已经显露了那些隐藏助力的冰山一角。这次他从帝国逃回来,更是被中央电脑直接确定为第一序列事件。”

    “你长这么大,听说过第一序列事件吗?”他望着利修竹,微微一

    笑说道。

    利修竹摇摇头,右手在左胸轻轻揉了揉,似乎还在消化当时知道这个消息时的震惊。

    “前面说过宪章不是万能的,因为有很多程序漏洞可以利用,但在绝大多数时候,我们可以通过宪章的眼睛,来确定一个人的力量或者说作用。

    “既然联邦中央电脑认为许乐如此重要,那么我为什么还要怀疑?”利缘宫老人沙哑说道:“要平衡军队里的激进派,他是最好的选择,无论是总统还是费城,无论是宪年局还是民众,都在为这种选择做背书工作。”

    “现在我的疑问是,那些激进派究竟掌握了多少力量。”利修竹

    忧虑问道。

    “杜少卿看似没有什么政治倾向,但谁知道一直默默站在他身后的那些人会有什么想法?”老人低声说道:“我老了,没有足够的精力去处理这些事情,明天,你代表我去邀请议山会那几位老朋友……还有安全顾问先生举行一次晚宴。”

    “是关于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一职?”利珍竹震惊说道工“我本以

    为家族不会如此深入政治。”

    “时局在改变,我这个老头儿不想深入,也被迫卷了进来。”利缘宫老人淡淡自嘲一笑,冷漠说道:“迈尔斯要退休,军方这个关键的位置,一定不能落到激进派的手中,无论是二军区还是三军区……都要断了他们的念头。”

    “我们应该选择谁?

    “李在道将军。

    都星图以富庶闻名宇宙,而s1都特区,自然是将金成权力的味道凝聚最真切的所在,在这座联邦政治中心城市的四郊,遍布着各式各样的高级私人会所和奢华难以形容的园林府邸,联邦无数关系亿万人利益的重大决定,往往就是在这些灯光昏暗,气氛闲适的交际场所里拟定,然后才会进入政府内部或是议会山走程序。

    位于宪章广场北面草坡后方,敢和总统官邸做邻居的流风坡会所,毫无疑问是这些会所里的顶级存在,然而即便是这座莫愁后山的私人产业,在这些年里也无法夺去林园的夺目光彩。

    除却那位已经渐要成为传奇的林园主人,除却比如李疯子和许乐初相逢,便咽血对战……这类也渐要成为传奇的佚闻,只说联邦军神李匹夫难得离开费城,进入都特区选择的落脚点便是此间,就足以支撑林园风流不散数十载。

    往日里流淌着轻柔背景音乐的林园,今天显得特别安静,往日表情宁静职业的侍者们,眉眼间忍不住有些情绪波动,往日里只在楼后办公区漠然注视厅间宾客的高级主管,早已亲自来到大厅,时而看一眼手中报纸上那篇鲍勃主编的欢迎辞,时而紧张地看着一眼竹居。

    林园高级主管将报纸卷到身后,看着面前的女服务员们厉声叮嘱道:“许乐上校结束新闻布会后,直接前往官邸与总统共进晚餐,那么今天中午,将是他回到联邦后的第一次私人正餐,他选择了林园,是我们的荣幸,你们必须拿出十万分的专业精神,不准要签名,拿出你们的专业精神来,不准尖叫,不准低呼!”

    竹居内,流水畔,有红木几横亘正中。

    青色竹叶编成的帘子微微摇动,微风拂来,正在大口吃饭以填满被联邦第一夫人普通厨艺整治的无比空虚腹肠的许乐愕然抬,一抹熟稔热情却又冷艳的红撞入了他的眼帘。

    他站起身来,很自然地伸手接过那件红色的风衣,顺手挂在一旁,然后回头,上半身微微向前欠起,双手揽着她的肩背,拥抱了一下,长时间的拥抱,然后分开。

    “本来想了很多话要对体说。”

    邹郁随意将大卷秀拨至身后,微笑望着他,伸出手轻轻拍了拍他削瘦的脸颊,说道:“但看着你这家伙就这么活着出现在眼前,还是以前那副臭屁的模样,觉得那些话都没必要,再怎样说,你也不可能更珍惜自己的小命,那么……活着就好,我们应该庆祝一下。”

    许乐点头表示赞同,感慨说道:“确实应该庆祝。”

    精美的菜肴逐次上来,和过往无数次在林园的晚餐基本相同,如同一场对回忆的回忆,一年多未见的两位亲密友人,清清淡淡地说着这段时间彼此的故事,用不烈却醺然的红酒送感慨下腹,不多时便有五六个空红酒瓶飘浮于清水流转之间。

    “你回来让很多人高兴,也让很多人感到紧张。”邹郁如玉笋般的手指轻轻捏着酒杯荡漾着,清丽妩媚两种截然不同的美感在眉宇间同步荡润,美丽的容颜上闪过她特有的嘲讽尖刻感觉,“那个不讲理的家伙回来了,他们的日子会过的有些艰难。”

    “我从来都不会高估自己。”许乐取出烟盒放在桌上,点燃一根香烟,怔了怔后,不知道为什么,又取出一根香烟递了过去,耸肩说道:“上次在别有山庄能吓退林家,那是因备我手里有枪,而且看上去有些悍不畏死。”

    邹郁睁大了眼睛,看着他递过来的香烟,同样怔了怔,才有些不习惯地接了过来,纤细的手指有些僵硬地夹着烟卷,说道:“但事实是,当人们现你还活着的时候,同时马上就现,你又开始在惹事。

    “我哪里有惹什么事?”许乐啪的一声打燃手中的军用金属打火机,凑到她那双迷人的红唇之前。

    “现在还有人敢惹j*少卿吗?就连军方的那几位大佬,对着这位少

    壮派名将都要硝避锋芒,结果你呢?”

    邹郁吸了一口香烟,有些不习惯地眯起了眼睛,精致秀气的眉尖蹙的极紧,就如喝了一口烈酒,呛了好几声才平静下来。

    她带着惊叹赞赏的口吻嘲讽说道:“你真了不起,居然刚回来就又狠狠地抽了杜少卿的脸,白玉兰撕了东方沛的耳朵,却能毫无伤地退伍,东方沛却被配到了nTR部队,消息传回都星图,不知道把多少大人物嘴里叼着的烟斗都震了下来。”

    惊叹赞赏和嘲讽似乎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情绪,正如清丽和妩媚,但邹郁就是有能力将这些情绪或是味道混合在一处,许乐和她相识多年,早习惯了这个穿红衣的美丽女子身上时不时会迸出很多令人头痛的对他人的冷酷轻蔑态度,所以只是耸耸肩,并没有回答什么。

    她用夹着烟卷的手指遥指许乐的脸,缕缕青烟自玉指间散开,绝不似那些流连夜店的风尘女子,只带着她特有的凛冽劲儿赞赏说道:“不过这才是你,那些老家伙们才明白,就算你失踪了一年多,可你还是你。

    “过了,过了。”许乐

    满满一杯红酒送下一口浓烟,胸膛里充实丰富的厉害,“我可不想我们两个人吃饭还像演戏……而且,我的人死了。

    邹郁似乎并不喜欢烟卷的味道,皱着眉尖看了看碳芯过漏嘴边缘的商标,用力地碾熄于缸中,桔起头来疑惑问道:“这也是我不明白的一件事情,虽然说nTR部队阵亡率高达百分之三十七,但杜少卿是个聪明人,把东方沛扔到十七师的nTR,你们那位于师长怎么可能让东方死在自己的部队里?按照你的性情,我本以为你会直接把东方给毙了。”

    “没有证据证据东方沛是恶意犯罪,而且这件事情背后明显还有问题。”许乐沉默了片s·1,看了看林园里的高阔空间,说道:“呆会儿找个安静一点儿地方和你说说。另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他静静看着邹郁美丽的脸,说道:“我回到基地,杜少卿亲手泡茶,请我喝茶,不等我开口说话,就直接说了死缓两个字。

    “少卿师长从来不给任何人面子,但这次不一样,就为了死缓这两个字,我也要给他留几分颜面。老白自己也想退伍,那么在我没有查到真相之前,事情暂时这么处理,我觉得比较合适。”

    “白玉兰是你最得力的助手,他居然就这样退伍离开,实在有些出乎我的意料。”邹郁习惯站在他的立场上去思考某些问题,对这件事情很不高兴。

    “有老婆的人,自然也就有牵绊,而且老白替联邦卖命这么多年,早已尽够了义务,谁也没有权力要求他继续留在不知道有没有明天的前线。

    许乐低头感慨说道:“前线在打仗,那些家伙正在枪林弹雨里拌扎套存,我却在林园里喝红酒,聊天……这种反差让我很不舒服,我本应谋和他们在一起。”

    “你不用有什么负疚的情绪。”邹郁取过桌上的烟盒把玩着,目光橄垂,淡然说道:“x3军事计划结束之后,联邦部队就会停止进攻的步伐,你就算现在赶回去,没有任何意义。”

    许乐抬起头来,笔直的浓墨之眉纹缇蹙起,沉声说道:“停战!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