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七十七章老白的烟与云

    铁七师一团团长东方沛站在杜少卿面前,如过往很多年那样,昂、挺胸、收腹、硬颈、并腿、平视,军姿绝对标准,气度绝对凛然。把师长当作绝对楷模的他,绝对不会在这些方面出现丝毫的差错。只是此刻他的鬓角有些微湿,汗水从根渐渐渗出,让整齐的头显得有些凌乱科结。

    杜少卿双手背在身后。攥着黑色小羊皮手套的手似在用力,刚刚凝结的血口又再次渗出血来。望着面前这个跟随自己很多年的忠心下属,他没有说话,脸上也没有暴怒的情绪,只有带着奇怪味道的平静,那双寒星般的眸子落在东方沛的身上,就像在仔细观察一位陌生人。

    东方沛鬓角的汗渗出来的更多了些。

    看着面前这个熟悉却又陌生的军官,杜少卿想到自己对他的信任,对他的教育,又想到对西门谨的信任”他微微仰起已有风霜之色的面庞。看着会议室正前方墙上那面军旗,眉梢轻轻颤了两丝,依旧没有说话,然而那具像白杨树一样挺拨的身躯,落在人们的眼中,却似乎忽然变得有些苍凉疲惫。

    汗水瞬间打湿东方沛的军装后背,像粘糊糊的米浆一样令他难受,更令他难受的是师长此时所表现出来的那种失望和他内心突然涌出的强烈负疚感。

    他的右手像着了魔似的下意识伸到腰畔。取出了冰冷的手枪。

    %,石

    “你要做什么!”

    “东方团长,把枪放下!”

    会议室内的将军们愤怒焦虑地站起身来,看着他手里那把泛着金属死亡光泽的手枪,大声喝斥。长桌之畔。只有四个人看到东方沛拔枪的动作而没有任何反应,易长天司令员、于澄海师长、许乐依旧沉默坐着。杜少卿负手站着,脸上都没有一丝表情。

    “死不能解决问题,这件事情不可能就这么了结。”

    许乐望着东方沛不停颤抖握着手枪的右手,说道:“原始记录我没有恢复,军事法庭也不会定你死罪,但删改重要数据这件事情你需要解释。如果你真地在乎军人的荣耀,那么至少在怯懦自杀之前,要交待清楚宪章局里究竟是谁删改了数据。”

    会议室内的将领们虽然都是联邦军方的重要人物,可这件事情牵涉到宪章局,他们也不知道该怎样继续查下去,即便国防部亲自出面,都会极为麻烦。

    直到听到许乐这每平静却带着强烈狠执劲儿的话,他们才想起强刃上面宪章网络的奇异启动,还有那次在战舰上与宪章局小组的冲突,明白许乐有决心似乎也有能力把这件事情查到底。

    “我听不懂你在扯什么蛋。”

    东方沛团长看了许乐一眼,目光中混满了骄傲冷漠与怨恨,他根本不在乎除了师长之外的任何人,手腕一转,简单利落地把枪口塞进自己的嘴里,指头按上了扳机。

    这种时刻,能够阻止东方沛的,整个宇宙里只有一个人。

    “我不准你死。”杜少卿收回目光,望着他说道:“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你不准死

    听到师长的命令。东方沛颈上青筋毕露,汗水如暴雨一般,顺着线条鲜明的下颌淌下,不知道经过怎样的思想斗争,他终是沉重呼吸着把枪慢慢从嘴里取了出来。

    宪兵上前缴械。将他带出会议室另行关押。

    杜少卿转向许乐。沉默很长时间之后语气艰涩说道:“抱歉,这件事情我会给你一个交待。”

    “篡改重要数据的罪名不足以枪毙他,除非查到宪章局里面,把这件事情弄明白。说实话。直到现在我也不明白,如果真是有大人物要清洗干净我留在联邦里的影响力,为什么会是铁七师来做这件事情。”

    许乐叼着烟卷,眯着眼睛,看着基地下方那片未开的原始草甸,和上面那些零星如白云的羊群,说道:“也许东方沛真的不知道有人抹了原始数据,我觉得他想自杀前说的那句话挺真。问题在于,我现在很怀疑杜少卿会不会参与了此事。”

    “七组以前替政府做暗活儿的时候,见过很多丑恶阴秽的黑暗面,不过你要说杜少卿参与此事,我并不相信。”

    一名短头的联邦军人坐在他的身旁,食指与中指间夹着一根燃了一半的三七牌香烟,军装上面没有肩章,穿着军靴的脚并的极紧,像少女般安静柔顺。

    “少卿师长当然很有手段,但手段不代表心机。最关键一点,他是个很骄傲的人,甚至是太骄傲了,骄傲不到不允许有丝毫污迹落在他的军装上

    “反正案子还要继续查下去。杜少卿把东方沛踹进了我们师小队,直到查出来之前,他都要在那里呆下去许乐看了他一眼,问道:“我主要是看你对这个交待满不满意。”

    “东方沛呆着,肯定是生不如死,我有什么不满意的?关键还是宪章局那边,总要有人为解文几个的冤死负责

    许乐叼着烟卷看了他两眼,终究还是没有忍住心中的疑问,犹豫着伸出手去,在他剪短后的头上重重揉了揉。好奇问道:“老白,你为什么剃了这么难看的一个头?”心!径轻把他手拿了下去,轻声细语解释鲨!“不难看,那赞怀狄用习惯的原因。”

    “我倒是想多看看,看你脸上能不能真长出一朵花来。”许乐耸耸肩,军靴踢了踢脚下的湿土,叹息着说道:“可惜你马上就得走了,这件事情我真是没办法,不过再等一段时间,我从部里找关系再特召你回来。”

    东方沛被扔进,为他曾经犯下的错误做补偿,调查还在继续,如果他曾经犯罪,必然还要付出更多的代价。然而白玉兰当众撕了东方沛的耳朵,虽说现如今不用被枪毙,甚至禁闭也只是象征意义地关了两天,但为了维护部队最重要的军纪和秩序,他没有办法继续在军营里呆下去。

    “我不回来了。”

    白玉兰说了一句令许乐感到震惊的话。

    “我进部队的时候,下面的毛还没长齐,你不要笑,这是真话。

    他低头狠狠抽了一口烟,带着丝自嘲说道:“那时候老十七师还没完全解散,你说有多早?从十七师到港都躬幼部队,再到果壳白水去当雇佣军,有了七组,最后又进了新十七师”我这辈子绕了一个大圈,却总是在部队里。”

    “练,打仗,杀人,杀人。打仗,毛练”白玉兰抬起头来,看着他眨着眼睛说道:“军营就是我的家,以后走了我会想念它。但呆的时间太长,真的很腻味。”

    中指在食指上一搓一弹,白玉兰一侧的唇角翘了翘,满意地看着烟头落入十几米外的草丛之中,继续说道:“一年前以为你死了,我就已经打了退伍报告,只不过没有批。而且我不放心七组这些家伙,尤其是那些新崽子,所以跟看来帝国这边盯几眼。”

    许乐沉默,苦苦思索怎样让他回心转意。

    “你这一年在帝国里怎么过的?”白玉兰问道。

    关于充满逃亡死亡的帝国一年,有很多细节哪怕面对内务处和宪章局的例行调查时,许乐都没有说,但此时提问的是白玉兰。

    逃离东林之后,许乐一直对很多人或事保持着警慢,几年的时间过去,在联邦里他能给予最大程度信任的,依旧还是施清海、部郁、白玉、兰这廖廖数人而已。

    “帝国一年,最大的收获就是一次瘫疾,一块手表”和一对母子。”

    “这三个词汇组合在一起,而且是收获,听上去感觉很邪恶。”

    “那是因为你的思想太邪恶。”

    “我来过帝国。而且不止一次。”白玉兰的视线从眼前的草丛延展至青黄交杂的天地分际线,蹙眉说道:“以前在白水当雇佣军的时候,什么事儿没做过?所以这里的一切对于我来说,也没有什么新鲜有”

    “这和新鲜感有个屁的关系。”许乐想到他马上就要退伍离开,而且拒绝接受自己的帮助。恼火说道:“你不放心那些崽子,难道现在就能放心地退伍?”

    “这是夫部队的战争,我们这些个体能起什么作用?”白玉兰从他嘴里拿过烟头,又点燃一根香烟,低头吞吐着烟雾微笑说道:“而且“我结婚了。”

    许乐被这个消息震惊的哑口无语,沉默很长时间后,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哪儿的姑娘?漂不漂亮?”

    “肯定没简水儿漂亮。”白玉兰笑着回答道:“你应该也见过。陆军总医院那个特别凶的护士”上次你在病房里抽烟,还被她了一顿。”

    “好事儿,回吧,这些崽子我留下来看着。”许乐认真说道。

    比。,正

    白玉兰摇了摇头:“你也没办法看,联邦现在肯定在准备你回去之后的新闻布会。”

    许乐沉默,不想谈这个令他头痛的延展话题。忽然想到一件事情,眉头微皱,调侃道:“大熊说你因为悲痛于我的死亡。这一年都没有抽烟,这会不会太不爷们儿?”

    “屁。”白玉兰向后躺倒幕草甸上,叼着烟卷,望着异国蓝天,说道:“戒烟是因为要生孩子。”

    “惧内?看来你真不是个爷们儿。”

    湛蓝天空,青黄长草,如云朵般的羊群,丝丝缕缕的三七牌香烟烟雾里,不时响起两个人嘲讽或平静的说话声。

    (先致歉,前面几章把东方沛全部写成东方玉了,大概是脑子里总在想和西门崖对,不好意思。另外在网上看到些话,心情极度郁结,一晚上就写了三千字。

    虽说写手,尤其是的写手似乎从来没有拿心情来说事儿的资格,但事实上写东西毕竟还是个稍微有些不一样的活儿,而且我从来都不是那种八风来吹心不动的强人。

    我只喜赞美,淡看批评。酸言酸语却总能让我油狠狠竖起,双眼微眯”没那多时间精力回到当年网络论战的年纪,便在这自家地里幽幽说句:去你妈的。

    但老实承认,写许乐和小白说话,不知道为什么,写着写着,我就写的高兴起来了。

    下本新书会写个猫十条出来玩下,应该会很有意思,这圈子里大概没有人整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