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七十四章 点头(中)

    熊临泉被放了出来,这位粗蛮魁梧的汉子,一直老老实实在许乐身边大口喝酒,比大树还要粗的大腿旁搁着一把快要比他大腿还要粗的大枪,听到头儿看似无趣实际上却充满强悍意味的话,他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仿佛回到了三年之前的s1作训基地。

    经历过那件事情的七组老队员们会心一笑,举杯相庆,在西林才入伙的新队员虽不明白老家伙们在笑什么,却也从头儿的话里听出了坚狠的信心,心情为之一松。

    七组的聚会此时终于回到了主题,欢迎他们那个小眼睛臭脾气像厕所里的石头样的头儿回来……

    队员们按照习惯面带谄媚之色屁颠屁颠上来敬酒,许乐一碗一碗喝着,脸上笑着,心情却越来越沉重,所有队员都来敬了,他把人头也点了一遍,却怎样也对不上数。

    最早那批十几名老队员现如今只刺下了七个人,兰晓龙走了,其余的人都死了,而后来那些背景厉害的纨绔子弟新队员……原来也牺牲了这么多。

    一场大醉。

    因为心中有事,许乐酒醒的很快。醒来时大部分七组队员已经回到了各自部队的营地之中,因为许乐的归来,上级特例允许他们来喝一杯,却也没有办法多呆,安静的房间内只剩下大熊、顾惜风、侯显东等十几名队员,这些队员也正是许乐离开之前在新十七师掌管的独立小组成员。

    “你怎么还没回师部?当心于师长踢死你。”许乐接过达文西递过来的清水一饮而尽,望着顾惜风笑着说道。

    “我的主管是林爱,他知道我来哪儿了,哪里敢放半个屁。对了头儿,赫雷团长和花小司他们几个说明天中午要找你喝。”

    顾惜风眼珠子骨碌转着,口里说着家常的话,手指却从衣服里取集一块小芯片,鬼鬼祟祟地递到许乐的手里。

    看到他的神情,七组队员们反应奇快,马上有两名队员走出门口放哨,侯显东则是马上启动了房间内的反窃听装置。

    “这是七师一团在法伽尔市南区的驻防指令,在袭击之前半个月的指令序表都在里面。”顾惜风压低声音说道:“军事法庭审理老白案子的时候,曾经把这份序表调了出来,我当天想办法远程偷了一份。”

    “这份序表上有什么问题?”许乐很清楚顾惜风在电脑数据方面的本事远在自己之上,看他如此认真,蹙眉说道:“难道东方玉真敢故意做套子?”

    “反正军事法庭没有查出任何问题。”顾惜风说道。

    熊临泉恼怒低声吼道:“那你妈的搞这么认真!”

    “但我怀疑这份序表被人修改过了,就算七师一团故意放那些帝国人过来,我们也没有证据。”

    “修改序表需要很高的权限。”

    “我现在已经拿到序表的数列头。”顾惜风望着许乐说道:“头儿,只要能让宪章局那边出面查一下,肯定能查到有没有人做过手脚。”

    许乐不知道智商高达23o却不知道为什么一直考不进一院的顾惜风是不是猜到了某些事情,略一沉默后,盯着手中的芯片,转而问熊临泉道:“把当天遇袭的情况详细给我说一下。”

    “当时的情形就是这样的。”熊临泉声音沉嗡:“七师完全可以说帝国那个残破大队和那台机甲是利用了他们的布防漏洞,我们没有任何证据。”

    他望着许乐,表情怪异说道:“头儿……关键是我觉得东方应该没有这么大的胆子,冰雪人妖虽然很恶心,但他不是这样的人。”

    整个联邦,敢用冰雪人妖这率词称呼杜少卿的,只有新十七师官兵。

    “但老白坚持认为这件事情有问题,虽然没证据,但我相信老白在战场上的直觉。”侯显东皱眉说道。

    “我也相信。”许乐盯着掌心中的芯异,轻声说道。

    房门被轻轻敲响,走进来的是一位在战场上依然军装整齐,笑容恬静,温润如玉的青年军官。当年一院机动系的王牌学生,全军考核战术椎演仅在邰之源之下,于作刮基地里率领军官生抵抗铁七师近卫营的西林军人周玉,如今已经是铁七师参谋部里的重要角色,但无论如何,他曾经在果壳工程部里做为许乐的助手,也做过他的学生。

    “在帝国也抽过烟,问题是都没有三七牌顺喉呛肺。”许乐靠在床上深吸了一口烟,微笑望着周玉说道:“少卿师长欣赏你,你不要有什么压力,我只是担心莫愁后山那位夫人会不会生气。”

    “我只是个小人物,和你不一样,哪里有资格让夫人生气。”周玉、靠着墙壁,低头小口小口吸着烟,有些艰难地笑了笑,说道:“其实你应该很清楚,上了战场之后的人生和在联邦里的人生完全不一样,虽然是修束基金会供我读的大学,我也和他们签过协议,但跟着师长天天忙着推演战术计划,哪里能想得到那些。”

    许乐点、点头,叼着的烟卷在面前一晃一晃。

    “如果你要让师长同意特赦白玉兰,你至少要注意一下言语。”周玉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将烟卷扔到地上踩熄,抬起头来认真说道:“我不知道为什么,你在我们面前,在任何人面前都是这么温和,为什么就在师长面前显得格外嚣张。”

    许乐用手指把烟卷取离唇边,微笑着说道:“我这臭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看见你们师长那副作派就头痛,喜欢给人压力?我就要弹起来,习惯动作,习惯动作而已。”

    周玉无奈地笑了笑,说道:“可不要忘了,我们师长也是这种人,他这辈子最重视的就是军纪法规,如果有人想以外在压力逼迫他放弃人生的某些原则,他的反弹会非常强烈。”

    说这句话的时候,周玉并不知道在一年前都的某个雨天,恪守原则半生的杜少卿已经悲哀地放弃了一些什么。

    “可以前老虎压了他半辈子,我也没见他怎么反弹过。”许乐看着面前缓缓燃烧的香烟,忽然想起了那个很久没有想起的中年男人。

    “但问题是联邦只有一个钟瘦虎,而他现在也已经死了。”

    “所以现在没有人可以压住你们师长?”许乐眯着眼睛问道。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周玉沉默片刻后说道:“现在局面和以前很不一样,自从你失踪之后,铁七师已经扩编到四万多人,六百多台机甲……凌驾于所有作战部队之上。这一年多的时间,总统、议会山、国防部、各大军区无比信任师长,至于民众对他和铁七师的感觉,更可以用爱戴两个字来形容。”

    他苦笑说道:“英然师长非常厌憎这种氛围,但这是事实。”

    “联邦英雄,军中偶像。”许乐说道:“相信我,我和七组很熟悉这种程序。”

    “不,铁七师现在的地位,是靠师长的指挥,士兵的人命和耀眼的战绩堆出来的。”周玉盯着他的眼睛认真说道:“和我们唯一能够竞争一下的你们师,因为于澄海师长不肯死太多人,战绩远不如我们师。”

    “于师长英明……”

    周玉痛苦地插着头道:“这样说吧,老白敢撕了东方玉耳朵,可你去问问他敢不敢对少卿师长如何?这个世界上,现在也只有你敢,可是你千万不要冲动!”

    许乐沉默片刻,将烟卷细心地完全掐灭,然后霍然翻身起床。

    周玉震惊问道:“你要干嘛?”

    “我要去见杜少卿。”

    铁七师以军纪严明著称,铁七师近卫营更是号称冰川塌于前而面不改色,联邦唯一真正能够做到无视流凌的部队,但只要少卿师长一个手势,他们又会毫不犹豫全体向流凌中蹦下去,不顾生死。

    就是这样一支充满是铁血肃杀气息的部队,当他们看到一身崭新军装,身上还有淡淡酒味的许乐上校出现在大门之前时,脸上的表情也忍不住变得有些复杂怪异。

    虽说微变的表情迅又恢复了冰川般的冷漠,但这已经表明许乐的到来,对铁七师官兵的心理造成了某种冲击,大概是因为面前这个看上去极为普通的上校军官,是整个联邦唯一能够让他们师长没办法飙的人物,而且此人还曾经在q的为铁七师提供了极为宝贵的帮助。

    面无表情的西门谨将许乐请了进去。

    有些幽暗的房间内,挂着一张阔大的平面电子地图,那位联邦名将正负手于后,微佝着身子,认真地研究地图上的每一个细节,变幻的光线中,如刀劈出来的双肩上,军帽压着的一丝不芶的头间,隐约可以见到几丝花白。

    “请坐。”

    “请喝茶。”

    “普通茉莉花茶……”

    “我泡的茶……”

    杜少卿没有回身,声音依然是那样的冷漠平静,然而说出来的话却让走入房间的人们感到无比震惊凸西门糙望向桌上那杯犹自冒着热气舟茶,蹙眉想道,师长这辈子什么时候对下级军官说过一个请字?师长这辈子给谁亲手泡过茶?

    总统先生也没喝过。

    (停在这儿确实有点儿不给力,可我真的挺不住了……来点儿推荐票吧同志们……明天不管多少章,一定把这段情节全部写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