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七十三章 回营

    黑色mx机甲在崎岖地貌选择自动行驶,清晰的起伏感觉,让置身座舱内的二人感觉像是置身一艘风浪间的轻舟之中,而狭小空间内昏暗的灯光和低沉的设备电音,又让他们轻而易举地联想起了近三年前,在那场演唱会之后的千里逃亡,以及最后那段疲惫的沉睡。

    许乐感英着脸颊处传来的温软,这才明白原来联邦标制机师服有一定地抗穿刺能力却没有办法隔绝真实触感,原本就疲惫沙哑的声音显得更加干涩,喃喃说道:“这样不大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简水儿此时已经恢复了平静,迷人一笑说道:“三年前在546o,你趁我睡着了,也偷偷抱过我。”

    许乐一怔,知道那夜身旁的女孩儿并没有睡着,知道自己曾经做过些什么,不由大感羞惭,想要把脸遮着,却现往她软软怀里钻的动作更令人羞愧。

    “费城怎么会同意你参加前线部队?”为了驱散座舱内的淡淡暧昧气息,他低声问道:“这里很危险。”

    “你去帝国之后,所有人都认为你死了,我也不例外。”

    简水儿看了一眼监控光幕上的电子地图,对机甲做了一次简单的手动调姿,轻声回答道:“在湖边我对老爷子说,我有很多事情想知道答案,比如那场胜利演唱会的内幕真相,以前是拜托你去做,现在你死了,我就要自己去心……,所以老爷子就同意我进了舰队。”

    mx机甲距离空地转载舰所在的临时平台还有**公里的距离,听着简水儿的淡淡话语,许乐忽然想到了某件很重要的事情,艰难地爬了起来,在她疑惑的目光中比划了一个手势。

    简水儿看到这个手势,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要这样做,却还是依言马上关闭了集成指挥系统和通信系统,屏蔽了整个mx机甲的外在联系。

    许乐没有马上开口,他在脑海中呼唤了老东西三遍,没有得到任何应答,眯着眼睛把scc定向至后方,看着监控光幕上那团焦黑一片的飞船残骸,心中生出莫名空虚的感觉。

    这时,他才看着筒水儿的眼睛,极为认真地说道:“你要我帮你查的事情,在帝国一年查到了很多。”

    简水儿的眼睛也眯了起来,眯成引最美丽的那两轮新月,隐隐泛光。

    这是一个关于联邦国民偶像身世的大秘密,虽然她已经不是少女,却依然是联邦民众不可一日或忘的偶像,如果让联邦知道她的生母是帝国人,会引起怎样的轩然大波?在这远离宪章光辉的荒芜矿星说出这个令人震惊的秘密,是许乐逻辑分析中最好的选择。

    “你的母亲是帝国皇帝的妃子,名字我不知道,只知道她是大师范的女儿。大师范没有听说过?是帝国很……奇怪的一种爵位,似乎他们连帝国皇帝也不怎么放在眼里,她应该已经死了,具体的死因不是很清楚,但或许和那场大爆炸有关。”

    很简单的一段话里蕴含了太多惊人的信息片段,哪怕自幼便处于聚光灯下,小小年纪便敢在联邦席**官面前侃侃而谈、并且对于自己身世有过很多种奇异猜想的简水儿,也不禁怔住了很长一段时间。

    长久的沉默之后,她有些艰难地开口问道:“我的母亲是……帝国人?”

    “是的。”

    “这太不可思议了。”简水儿捂住了自己的脸,微微颤抖的声音显得那般惘然:“她还是帝国皇帝的妃了?难道我是帝国皇帝的女儿,所以联邦才会拿我做诱饵去引诱帝国远征军开战?”

    “很幸运或者说不幸,你的父亲还是我那位无耻的老师。”许乐紧接着说出第二个让简水儿震惊无语的猜测:“而且他应该还活着。”

    说完必须说的事情之后,许乐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头,却找不出什么话来平伏女孩儿此时内心的诸多复杂情绪,沉默片刻后说道:“帮我联系下费城方面,有些事情,我想面见军神大人询问。”

    空地转载舰用最快的度脱离致命的荒芜萨星,画了一道清晰的气流线条,飞进气空结合区域的主舰腹部。

    沉重巨大的隔舱门缓缓打开,一群联邦军官从金属栈桥上向主舰大厅走去,面容苍白瘦削的许乐被简水儿轻轻扶着走在最前面。

    联邦主舰指挥大厅里的联邦官兵们早已全体起立,准备迎接英雄的归来,当他们看到出现在金属栈桥最前方的许乐时,没有任何人命令,爆出剧烈的欢呼声和掌声。

    这时候大厅正中央的环形光幕柱上出现了联邦舰队司令,洪予良上将温和的容颜,这位联邦唯一的三星女将革微笑说道:“许乐上校,欢迎你回来。”

    许乐拉开简水儿榈在自己臂弯处的手,每着光幕立正敬了一个军礼。

    光幕中的洪予良上将温和说道:“不过有件事情我必须批评你们。简水儿少校,虽然知道你们两个人肯定有很多私密话要说,但是以后请不要再关闭通信系统了,要知道刚才总统先生亲自打电话过来询问,那一段无线电静默是出了什么问题。

    看见向来严肃的联邦舰队司令居然会用这种语气打趣许乐和简水儿,舰队官兵们知道女将军的心情肯定是好到了极点,听着这段话,一直没有完全平息的欢呼声和掌声顿时全部变成了促狭的口哨声。

    站在许乐身侧的简水儿听着这话,微有羞涩的感觉,却又马上被心头那些还没有来得及消化的震惊所吞没。

    紧接着,这艘第三空降机甲旅的主舰踏上了回归舰队的太空旅程,这一段旅程并不太长,但因为要警惕那三支消失了的帝国舰队,所以刻意将度压的有些缓慢。

    军事主官休息舱内。

    因为需要治疗和休息,没有任何人前来打扰劫后余生的许乐,只有简水儿坐在半开启治疗舱旁陪他,左手轻轻转动红通通的苹果,右手锋利的小刀不时闪光。

    “真是不可思议的一年,你吃了这么多苦,是应该好好消息一下。”她将苹果皮拉掉,递到许乐嘴边,笑着说道:“我今天好像把不可思议这四个字说的有些泛滥。”

    虽说后来有了极亲近的私人关系,而且面前这位清丽不可形容的女孩儿早就剪去了一头紫,但许乐有时候依然会像少年时那样,把对方当成不可触及的梦,高不可攀的国民偶像,所以有些不适应此时的亲蜜动作,想要伸手去接过,却现手指上全部是粘乎乎的医用培养液,犹豫片刻后,只好有些不熟练和尴尬地张开了嘴。

    刚才他已经把自己在帝国这一年的逃亡生活简要的讲述了一遍,简水儿撑着下颌,眨着那双大而明亮的水漾眼眸,好奇问道:“如慕说那位以天才之名声震宇宙的公主殿下……是我的亲姐姐,那她是个什么样的人?长什么样子?漂亮吗?”

    这就是女人吗?知道那位公主殿下是自己姐姐后,居然先关心她长的好不好看?许乐默然,又不知道为什么打了一个寒颤,低声说道:“长的还算清秀,不过不算美女,至于其它的……还是不要提了,一想到这位殿下,我就有些害怕,你没有见过她,自然无法想像宇宙里还最恐怖的人形兵器一旦开火,会凶残到什么程度。”

    “引联系上没有?我这要还有一份重要情报要送到总统先生手里。”他转而关注问道。

    “看来是非常重要的情报,你连前线司令部都不怎么信任。”

    “那倒不是,主要是权限问题,能够决定这件事情的只有总统先生还有议会山的那些老爷们。”

    简水儿忽然想到最近军营里一直闹的极凶的那件风波,沉默了下来,但看着治疗舱内疲惫的许乐,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只是默然想着,对于你来说,前线司令部似乎确实不值得信任。

    漫天暮色血光之中,一艘大型联邦战舰缓缓挣破红云,卷着强劲的气流,缓缓向黄厄星前进基地降落。周边残破城市里的帝国民众们从空无一物的窗口探出头来,用仇恨而漠然的目光迎接它的到来,而环形基地里无数联邦官兵,则是在用最热情的欢呼迎接。

    在少将舰长的亲自陪伴下,已经换上件崭新联邦上校军服的许乐,迎着无数炽热的目光和雄浑的军乐声走出了战舰。

    然后是突如其来的安静,就在一瞬间,欢呼声和军乐声戛然而止,只有傍晚的异国微风轻轻吹拂着基地上方的联邦军旗。

    一个浑厚的声音大声喊道:“敬礼!”

    站在战舰四周密密麻麻的联邦官兵们穿着深青色的军装,听到这声号令后,啪的一声集体立正,刷刷刷刷抬起右臂,向战舰下方的许乐行最标准,最热情的军礼。

    听着比风声更清晰的军装摩擦声,看着那一排排笔直的手臂,许乐的身体有些僵硬,怔怔地站在了原地,觉得脸上有些麻痒。

    不是脸上烧伤在愈合的缘故,而是血冲了上来。

    新十七师师长于澄海站在迎接队伍的最前方,许乐敬礼之后,于师长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多说什么。

    紧接着,许乐面对的便是无数热情拥抱形成的海洋。

    军官生来了,七组队员们也来了,达文西这小子眼睛居然都哭红了,看来州长公子还是那么多愁善感,也不知道有没有把高楼的妹妹娶进门来。

    一团团长赫雷、机甲大队队长花小司、林爱、顾惜心……,这些军中汉子们热情地拥抱,拼命地拍打他的后背,无数张激动的脸在他的面前不停晃动。

    可是怎么总觉得好像差了一些什么东西?解文呢?许乐在人群中寻找着那张憨态可掬的面容,七组就那么一对双胞胎兄弟,解斯在s3上牺牲了……

    “老白和大熊呢?”许乐摘下已经被揉乱的军帽,轻声问道。

    随着他的这个问题,欢腾一片的迎接仪养现场顿时变得无比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