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七十章 英雄的归来(上)

    深情朗诵之后是传奇的故事会,从那此平铺直叙的漂流抢劫故事中,许乐终于知道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这艘宪章局的三翼飞船经历了些什么,变成了如今破烂钢铁垃圾堆的模样。

    那次刺杀卡顿郡王计划的结尾,mxT被桃瘴一枪断下,许乐眼睁睁看着三翼舰在眼前划哼过一道流光飞逝,十分不幸地没能拿到回程的船票,紧接着帝国旗舰开始逐层爆炸,许乐被怀草诗重伤俘虏,转移到了别的战舰之上。

    老东西控制的三翼舰没有办法在帝国舰队环峙之下做些什么,尤其是当帝国战舰开始对宪章局三翼舰起追袭之后,它被迫远离。

    三翼舰远离却没有离开。不知基于怎样的原因和坚信,老东西没有让三翼舰飞回联邦,而是沉默地留在了帝国境内,一直等待着许乐的归来,这一等便是一年多,如果许乐真的死了,再也不可能回来,它会不会一直等下去?

    总之,从那天起,这这艘没有任何船员的三翼舰,就变成了帝国西南星域里的一只幽灵,凭借着高性能和强大的航行计算能力,借助无数死寂星系的陨石掩护,从西南星域的这头流浪到那头,当能量衰竭时,它开始抢劫,当飞船机械故障无法修复时,它开始抢劫,当飞船需要加厚外甲以增加冲撞力时,它开始抢劫。

    帝国舰队无法现刻意藏匿的三翼舰,而那些走私商人和海盗,在老东西推算无漏洞的计划了以及度冲撞力面前,只能无比哀切地成为仅剩一条内裤的受害者。

    三翼舰在异乡沉默而坚定的等待,便是由无尽的寂寞流浪以及枯燥重复的抢劫组成,它就像一个顽劣的幽灵,从那些帝国飞船上撕扯了无数外衣,然后层层披在自己身上,又像是一个诡异的磁铁,吸收了很多破铜烂铁,把舰体变成了如今这副怪模样。

    “虽然我知道问这种话感觉有些蠢,但我真的很想知道。”许乐将脚跷在控制台上,望着还有几处灰垢的光幕,皱眉认真问道:“没有人说话,你一个在宇宙里呆了一年多,真不会觉得枯燥寂寞无聊?”

    更早一些时旬,他问过类似的话,但这次问的更为认真,没有任何玩笑的意味,宪章电脑似乎渐渐拥有了某种类似人类的智能情感,这是许乐所不能了解的事,但却是他所关心的事。

    如果老东西真的越来越像一个人,那么长达一年多的枯守孤守,一定会非常难熬。

    “习惯了,虽然我不是很清楚在遇到你之前的我是不是我,那时的我会不会有现在的我的程序类情感反应,但你应该清楚,无数万年来,我都是一个人。”

    宪章电脑轻声回答道:“我让三翼舰留守在帝国,其实并不符合推算后的结果,按照推算,你应该已经死了。但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留了下来,或许是因为根据第一宪章神圣条例,在这个充满冰冷星球和射线的宇宙里,我只能和你进行交流,如果没有你,我就再也没有说话的对象。”

    听着宪章电脑平静的自我分析,许乐心中生出很多感慨,当自己在帝国境内挣扎逃亡求存的时候,三翼舰原来正在寂寞的流浪努力存活下去。

    一直有人在苦苦等待离家万里的游子这种感觉很不错,如果等待你的是一艘看上去很破烂的飞船,感觉也相当好。

    “联邦那边情况怎么样?部队打到了哪里?”略一停顿之后,许乐马上问起自己最关心的情况。

    “三翼舰一直在这片星域漂流,没有能够激成功任何的潜伏信号中继站,我并不知道联邦那边的情况。”宪章电脑回答道:“但根据我入侵的帝**方情报网络外围节点的信息回馈,联邦部队已经完全占领黄厄星系,指挥部应该正在筹划向冶星系的跃迁。”

    联邦部队的前进度和许乐推算的差不多,在帝国里的这一年,尤其是在和怀草诗的交谈中,他大致猜到了帝国方面的战略意图,不外乎是用浩翰的星域空间来拖缓或著稀释联邦的军事压力,而那些他所知道的帝**方情报,让一种无形的压力出现在安静的飞船之中。

    “我们必须尽快联系上联邦。”

    许乐揉了揉眉心,忽然取出一块芯片,拿过工具箱,将帝国的通用串口进行了修整,放入控制台的读取器中。

    看着读取器上的线状显示,他轻轻抿了抿干的嘴唇,神情认真说道:“这是帝国地下抵抗组织给我的一份情报,没有什么证据,有些含糊,但应该和古钟号遇袭有关,我们过来之前已经把情报传回了引,那颗最后的帝国种子应该已经死了,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事情有些古怪。”

    “需要我做什么?”老东西问道。

    “推算一下这些帝国情报。卡顿的舰队穿越晚蝎星云之后,为什么能够避开你的监控?我知道宇宙太大,肯定有遗漏,但那个该死的舰队走的太精确,就像是在黑夜里走钢索,却每一步都没有踏偏。”

    “有可能是那名帝国种子给的情报。”

    “我更担心宪章局出现了问题。”许再带着一抹沉重说道:“回去之后,你帮着查一下。”

    “确实需要回去。这艘三翼舰虽然配备了最先进的运算平台,但计算能力还是严重不足,尤其是和宪章局地下我的家比起和……,我能维持现在的状态,甚至出了我自己的逻辑推算范围。”

    “我也觉得很奇怪,如果现在飞船上的你是你,那现在留在联邦的宪章光辉又是谁?如果也是你,那这个宇宙里岂不是有了两个你?这真是一个很麻烦的哲学问题。”

    “我的基础计算核心基于量子态,在那个尺度空间内本来就没有太过精确的因果逻辑论客观,似乎只能用莫名其妙的哲学论点来解释莫名其妙的物理事尖,但这并不是以计算擅长的我能得出结论的事。”

    宪章电脑沉默片刻后,继续说道:“我会不会被我吞噬,吞噬之后会不会继续存在自我的意识,这确实是个问题,之所以我一直在帝国境内流浪,明明有机会,却一直不肯和联邦方面联系,是不是因为我的核心程序异妾之后生成的类生物本能意识让我产生了某种如你们面临死亡时的恐惧情绪,从而默默地椎动我的逻辑分析向着远离联邦的方向展?”

    许乐同样沉默了很长时间,用力地挠了挠油腻的头,苦涩说道:“太长太拗口,还是不要继续这个话题了。”

    很明显宪章电脑留在帝国境内的这部分,老东西或者说无数分之一独立的老东西,孤守枯候一年时间之后,终于找到可以交流的智慧对象,觉得非常欢愉,所以它并不准备就此结束它觉醒后经常困扰自我意识的哲学思辩。

    结束这段夯长枯燥这段冗长枯燥对话的,是舷窗外忽然闪过的一道绚丽光芒以及长时间安静环境里忽然响起的尖锐警报声。

    “警报,敌袭,飞船遭受外空间武器袭击!”

    敌袭?许乐震惊地看着光幕上那几道令人胆颤心惊的光束,以及航道正前方十几抹标识为绿色光团的帝国战舰,恐惧的颤栗涌上心头,湿漉的根麻痒一片!

    破烂的三翼舰此时已经穿越了凶星系那条隐秘的走私航道,近十三个小时安宁的航程,几乎让许乐忘记了自己还在帝国星域之中,还是在进行逃亡,同时,三翼舰上的老东西因为缺乏必要的装备,没有办法能够提前现那些像深草饿狼般隐藏在陨石带背后的帝国战舰。

    木恩曾经说过,帝**方如今正在扫荡这片星域的走私航道,再隐秘的航道星域四周,都有战舰进行高密度的巡航,但很明显,现在出现在三翼舰面前的帝国舰队,绝对不是用来巡航的。

    盯着光幕上那些不断出现,密密麻麻的绿色光点,许乐的头皮一阵麻,帝国人难道把他们在西南星系的所有战舰全部拉了过来?他无法相信这些战舰全部是用来扑杀自己的,下意识认为自己误闯入了某场大型空战的战场……

    “命太苦了。”许乐在心中默然感慨,很奇怪地生出某种叫做厌烦的情绪,逃亡之后再逃亡,实在是很令人生腻的事情,哪怕此事有关生死,非常高于生死。

    三翼舰在老东西的控制下,根本没有给他再次抒情感的机会,经过多次改装后的引擎群轰鸣全部启动,在太空中猛地一个转身,险之又险地避开了那道高袭来的帝国炮火。

    “老东西,冲过去撞死这群狗丅日的!”许乐眯着眼睛,沉声命令道。

    宪章电脑微微停顿,然后理直气壮回答道:“狗丅日的,你坐的不是战舰,我再抢八百年也不可能把这破烂三翼舰改装成巨型母舰,撞你个锤子!”

    “呃,用尽一切办法乎叫联邦部队,请求支援,同时将相关情报回去,然后……”

    许乐看着光幕上那些密密麻麻如蝗虫般的黑青色帝国战舰,感觉有些冷,无奈说道:“我们赶紧逃吧……”

    今天,驻守在黄厄星系行政主星上的联邦大部队中充斥着一股肃杀而诡异的味道。

    司令部的将军们于晨时乘坐战舰降落在基地之中,召集所有团级以上军官开始布署后续进攻冶星系的细节,在联邦军方的战略计划之中,富含晶矿资源,却因为帝国科技能力有限而一直没有得到全方面开的B星系,是帝国本土攻略中最重要的一环。

    从引都特区的总统府到前线部队最低层的后勤战士,都知道今天这场战前会议有多么重要,肃杀和热血的气氛在基地每处军事设施里渐渐升温,然而除此之外,还有一种诡异的气息也于此时极为不协调的开始蔓延。

    召开战前军事会议的基地会议室内,此时弥漫着刺鼻的烟雾,几乎每名军官的手指间都夹着一根特制的香烟,燃烧的或长或短,他们的左手都端着一杯咖啡,或温或寒,这些军方将领们的表情也各自不同,有的沉默,有的激动,而新十七师师长于澄海的脸色则是极为难看。

    端直坐在正中间的联邦前敌总司令易长天上将,脸色比于澄海师长更加难看,老而弥坚的神情里透着一丝强烈的不满,锐利的目光扫视四周,冷厉说道:“这是战争,不是流氓打架,这是关系到整个联邦利益的战前军事会议,不是什么狗屁上诉法庭,既然已经判了,就不要再提了,马上进入正式环节,参谋部把推演程序调出来。”

    重要战役当前,作战会议却因为一件生在军营中的小事而被迫提前召开,将军的脸色自然十分难看,当然,就连他也清楚,任何事情一旦牵涉到铁七师和新十七师,牵扯到杜少卿和那位已经牺牲的上校军官,还有那些在历史尘埃里漠然关注的旧日恩怨,再小的事也会变成大事,所以他才会允许于澄海师长就此进行了简短的言,但他不会允许这件事情对前线部队的备战产生任何影响。

    “马上执行枪决!”

    于澄海师长听到房间外隐隐传来的军令,极其难看的脸色渐渐回复平静,做为新十七师的师长,为了维护自己的下属,他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据理力争,没有理也一直争到了现在,可是终究还是没能保住那名叫白玉兰的军官性命。

    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冰冷的咖啡杯,于澄海师长淡淡向前方瞥了一眼,看着那个戴着墨镜的中将师长似乎没有任何情绪变化,忍不住唇角微翘,嘲讽地笑了笑,然后他马上集中精神,以一名联邦优秀将领应有的素养,把注意力投向了会议室中间的巨型三维星图之上。

    由参谋本部推算拟定,经过联邦中央电脑三次远程计算核查,几乎详细到了每一个机甲小队作战目的和前进方向的进攻冶军事计划,以文本的形式同步出现在星图下方的注释栏以及每名将领的军用工作平台上,而随着军事计划向下拉动,三维星图上直观的敌我态势色块线条,不停生着细微的变化。

    于澄海师长端着咖啡杯,皱着眉头认真观看军事推演的进程,分析着自己的部队将要承担的任务所拥有的百分之二十五机动调整,应该怎样处理,忽然间他皱着的眉头莫名散开,眼眸里出现疑惑的神情。

    几乎同时,包括易长天司令在内的所有联邦高级军官同时愕然,他们疑惑不解地看着中央的三维星图,就连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的杜少卿师长,也缓缓地摘下了鼻梁上的墨镜。

    因为那个正在不停演绎冶星系进攻计划的三维星图……忽然停止,那些代表联邦和帝国舰队、陆基部队的色块线条,就像是遇着烈日的春雪般,以极快的度消失不见,最令人感到震惊的是,三维星图竟然开始自行调整视角,那些光点凝成的行星与航道瞬间转移,来到了另一个有些陌生的宇宙背景之中。

    “这是……19的正65度角视图?”司令部参谋震惊地看着这幕画面,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眼睛,赶紧低头去看手中的控制台,紧张解释道:“可能是运算程序出了问题。”

    易长天司令的表情愈沉郁,不过他并没有动怒,他也来不及动怒,因为紧接着生的一切,证明眼前的怪异景象并不是运算荐序出了问题,而是……联邦中央电脑认为帝国星域中某个地方出现了非常大的问题。

    基地电脑总控制台此时完全不受参谋军官们的控制,完全放弃了对x3星系军事计划的推演,将所有的计算单元全部调动起来。矩阵储存架上的光点急促的闪烁。

    同时,一道冰冷的机械电子合成音,在基地深处的会议室和大气层外的旗舰以及更加遥远的驻守在黄厄星外围的联邦舰队指挥大厅里响起。

    “根据第一宪章之授权,命令如下:一,冶星系军事计划无限期停止,黄厄星外环带所驻舰队中止所有任务,全体满载弹丅药出,依循以下航道,前往367.8329.2788地点。此后你们将穿越三条小型扭率空洞,具体的空间数据……暂在计算之中,稍后将呈交报告。”

    会议室正中的三维星图上出现了一道清晰的航道图,同时一个醒目的光点标明了联邦中央电脑要求联邦舰队前往的地点。

    “二,所有参战部队紧急待命,全体机甲部队做好登舰准备。一旦舰队救援失败,或提前判断无法救援,目标进入可生存星球,马上进行强行登陆作战。”

    “三,此次计划以救援该目标返回为全部任务。”

    “四,该目标是……”联邦中央电脑机械的声音略一停顿,“老管家号飞船,该飞船为隶属于宪章局的铺网三翼舰,相关改装数据更新稍后呈报。”

    联邦部队前进基地里的高级将领们,旗舰上随军的宪章局官员们,联邦舰队指挥大厅里的洪予良上将一干人等,听着这一条条的命令,所有人都震惊的无法言语。

    “什么狗屁东西!”易长天司令瞪圆了双眼,震惊地看着面前的星图,不可思议地说道:“宪章电脑也会出程序问题?凶星系哪里冒出一艘宪章局的三翼舰!”

    就算宇宙那头真的忽然出现一艘属于宪章局的三翼舰,在场的所有联邦军官以及数十万联邦战士,都不可能接受推迟进攻B星系的计划,冒着无数风险如此疯狂而没有准备地执行这个莫名其妙的救援任务。

    “我们在那边有信号中继站吗?”司令员恼火问道。

    “刚刚开始铺网,以前的潜伏设备能启动的不多。”参谋回答道。

    “那这是怎么回事?”

    在这个时候,还没有任何人因为宪章局三翼舰的名字而联想到任何东西,只有杜少卿师长那双利剑般的英眉皱了起来,眉宇间出现了一抹不可置信的神情。

    “警告,此为第一序列事件。”

    联邦中央电脑根本没有理会这些高级将领们的震惊疑惑不解愤怒,平稳却又带着一股不容抗拒的味道,说出一个令所有人更加震惊疑惑不解的事实。

    “再次警告,此为第一序列事件。”

    深入帝国星域之中的联邦部队,都是身经百战的铁血之师,这些震惊站在会议室内的将领们,在他们的战场生涯里更不知道遇到过多少次艰险的处境,但他们却被第一序列事件这六个字震的有些惘然失措。

    没有多少人知道那次联邦中央电脑对东林机修师的扑杀,对联邦绝大多数人来说,他们这一生只知道联邦中央电脑出过一次第一序列警报,那就是……数十年前,帝国入侵西林!

    “嗯,会不会是帝国皇帝暴毙了?”于澄海师长揉着风中凌乱的花白头,有些不自信地猜测道,然后有些羞惭地喝了。咖啡。

    会议室里很多人在猜测各式各样稀奇古怪的理由,只有杜少卿平静看着光幕,知道答案马上就要揭晓。

    三维星图模糊散去,出现了一个更加模糊的画面,看视角应该是从一艘飞船内部拍摄而得。联邦的高级将领们盯着光幕,现这艘飞船内部破烂简陋到了极点,然后他们在画面上看到了一张脸,一张有些日子没见却依然笑的那般灿烂开心的脸。

    看到这张脸,于澄海师长州喝下去的那口咖啡噗的一声喷了出来,后勤部主任震惊的手指一松,咖啡杯落到了地上,紧接着便是密密麻麻的声音响起,有人喷咖啡,有人洒咖啡,有人咖啡杯坠了地。

    因为某人的归来,联邦战前军事会议的现场变成了一片咖啡的海洋。

    此时那名先前去执行军令的那名内务处军官,满脸焦灼神色地回到会议室,他正准备报告突事件,却现会议室内的将军们此时都变成了一尊尊释色的雕像。

    只有杜少卿依然保持着冷静,但如果仔细去看,大抵也能看到他的眼眸中闪动着一丝笑意和某些说不清楚的味道。他将咖啡杯缓缓放到桌上,看着光幕上那张模糊不清的脸,在心中默默感慨道:“这样都不死,那你可得活着回来。”

    基地偏僻一角是执行军法的刑场,过往近一个月的时间内,除了一名联邦士兵因为奸杀了三名帝国幼女而被枪决之外,便再也没有人来过,然而今天因为刑场中央的那名将要被枪决的联邦军官变得热闹起来。

    战场上面见惯了生死,联邦军人们不会像帝国贫民区的民众那般见着枪决场面便感到新奇兴奋,刑场的热闹也不是因为士兵们来看热再,很多新十七师的战士是来为白玉兰送行,像顾惜风他们这群七组曾经的队员,则是焦虑不安地等待着奇迹的生,但令人伤感的是,于师长的努力没有取得任何成效,自然也就没有任何奇迹。

    内务处的军官匆匆走来,穿过宪兵组成的人群,向刑场正中央的白玉兰宣读了军事法庭的宣判结果,白玉兰有些困难地点了点头,然后说了几句什么,因为隔的太远的缘故,外面的士兵们都听不到他们说话的内容。

    基地这处角落渐渐变得安静起来,很多人都在等待那一声枪响,包括站在最远处脸上绑着绷带,一脸冷戾仇恨之色的东方团长和他的下属军官们。

    顾惜风紧张地看着面前的宪兵,看着这些宪兵缓缓端起手中的长枪,瞄准了白玉兰,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骂了句脏话,与身边的七组队员们互视一眼,强悍地从人样中走了出去。

    “劫法场吗?”东方玉冷漠望着那边,语气恶毒说道:“那是席勒写的旧式小说里才有的情节,我倒是很盼望七组这些崽子们能再律动些,到时候被枪毙的就不止一个了。”

    就在这个无比紧张的时刻,从基地深处高驶来了一辆吉普车,车上的新十七师一团团长赫雷挥舞着手臂,高声呼喊着什么。东方玉眯着眼睛望向那个卷烟尖而来的吉普车,嘲弄说道:“我丅操,还***演的越来越像了,真以为现在还有皇帝圣旨,可以喊刀下留人?”

    几年之后,面对抱着孩子微笑的妻子,白玉兰总会想起当年在帝国黄厄星基地中,面对着宪兵枪口时的那个清晨。

    当时面临死亡的他并没有想太多的事情,只是觉得自己的一生有些荒唐可笑,不知什么时候起,从一个信奉金钱的职业扇佣军人,变成了刚刚新婚却不管不顾顾触犯军规冒起伤人的愤怒青年,嗯,都是小老板的错。

    然后他忽煞听到了刑场四周传来了欢呼声,欢呼声被异国的风卷着从远至近,翻滚着越来越大,如惊雷一般传入耳中。他蹙着眉头抬起头来,有些幽怨地望向人群,心想爷死了你们至于这么开心吗?

    紧接着他才现事情有些不对,因为那些执行枪决任务的宪兵们不知道为什么放下了手中的枪,然后兴奋地欢呼了起来。

    到底生了什么?

    联邦部队前进基地,旗舰,联邦舰队,所有知道了那个消息的军人们都在欢呼,甚至包括站在远处的那些铁七师官兵都在鼓掌,脸上满是笑容,虽然那个人曾经让他们敬爱的师长非常难堪,但在西林5哟行星上,那个人曾操控着一台黑色与铁七师官兵携手作战,当时那惊险而英勇的画面,一直停留在很多铁七师官兵的心中。

    这些自肺尉的欢呼声证明了一点,不论是不是联邦政丅府刻意塑造的战斗英雄,那个家伙早已经通过他所做的那些事情,成为联邦军人心中的楷模,石头并不需要说话,只要一路艰狠地滚压过去,自然能压出一条道路出来。

    脸色铁青的东方玉团长缓步走下小坡,当欢呼声渐渐平息之后,他走到那名内务处军官的面前,沉声问道:“为什么不行刑?这是军事法庭的裁决,难道因为一阵欢呼就要中止?”

    内务处军官极其为难地看了他一眼,劝说:“东方团长,没有人敢推翻军事法庭的裁决,但这个时候枪毙白玉兰实在有些不合适,至少……也要押后一段时间吧?”

    东方玉正要愤怒开口的时候,顾惜风走了过来,轻轻搓*揉着圆乎乎的手指,微笑说道:“如果今天老白死了,头儿回来后会生什么,想必你很清楚。”

    七组新老队员们此时都涌了过来,带着嘲弄轻蔑的目光望着他。

    顾惜风笑容忽敛,压低声音认真说道:“哪怕是为了保住你自己的小命,你最好也要祈求老白在头儿回来之前还活着!”

    紧接急合的军令催促着欢呼的士兵们向各自的营地跑去,不停震惊交谈的宪兵队押着白玉兰向临时监狱走去,白玉兰疑惑地看着四周,下意里想甩动一下额前飘着的头,却甩了个空,他望着警备线外面眉开眼笑的那帮家伙们骂道:“狗丅日的,到底生了什么事?”

    “头儿还活着。”

    七组队员们兴奋把这个令人震惊的好消息报告给他,然后也各自归队,只留下默然无语瞪圆双眼的白玉兰一个人呆。

    七组队员们没有说什么,也不用说什么,他们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他们此时的心情,对于他们来说,头儿还活着,老白自然不会死。至于军纪条例,法庭裁决,对,这都是神圣的不容触犯的东西,连他们都想不出来头儿即便活着回来,又能想出什么方法把老白救出来,可是……

    过往这些年的战斗生涯让队员们无比坚定,没有理由,甚至带着一丝七组特有的蛮不讲理精神,确信只要头儿回来,什么事情都可以解决,

    听到这个消息,白玉兰像个木雕一样呆呆站立了很长时间,然后开口对身边的宪兵说道:“兄弟,给枝烟抽抽。”

    宪兵看着这个好命的家伙,笑着耸耸肩,点燃一根烟放到他的嘴里。

    白玉兰的嘴唇微微抖,深深地吸了一口,含糊不清却又无比肯定说道:“当兵的,应该抽三七牌。”

    以为许乐死后,他就戒了烟,今天他又重新开始抽烟,在呛鼻的烟雾之中,白玉兰感慨万分,那个不怎么吭声只会傻笑的家伙,看上去和奇迹没有任何关系,实际上却是最擅长创造奇迹的人,所有人都认为他死了,结果呢?他却偏偏以这种昭告全宇宙的方式活着回来了!

    叼着烟卷,眯着眼睛,偏着头,白玉兰笑着沉默了很长时间,轻轻地摇了摇头。

    在这一刻,他没有想到应该庆幸自己还活着,只是惊叹于那个家伙还活着,所谓战友同袍,大概便是这种认为对方活着比自己活着更加重要的男人关系。

    “这样都不死,那你可得活着回来。”

    英雄归来的奇迹面前,所有联邦官兵都在欢呼,然而情况却并不如此,杜少卿师长在心中默默说的那句话,说明他比谁都更早一步察觉到,许乐的荣归联邦之旅绝对不可能是一场坦途,不然联邦中央电脑根本没必要启动第一序列事件程序。

    现在联邦军方得到的消息只能说明许乐现在还活着,并不能说明他一定能够活着回来。宪章光辉的触角根本没有办法伸到凶星系,那般在帝国境内漂泊一年之久的三翼视之所以能够传回画面,是因为他们极幸运地激了两颗数十年之前联邦无目的漫铺的信号中继卫星。

    断断续续传回来的模糊无声画面,说明这艘宪章局三翼舰正在遭受帝国舰队不要命地疯狂追杀,虽然联邦军方并不清楚那位极为重视的革国公主殿下,将帝国舰队用业掩护西南星系大撤退的三分之二战舰全部派来围剁,但那些偶尔传输回来的监控画面上密密麻麻的帝国战舰光影,让基地会议室里的将军们知道情况非常不妙。

    在联邦中央电脑的第一序列程序催促下,黄厄星系最外围一直在准备进秋3星系的舰队已经启程,但是计算两边的距离,尤其是加上并不完备的三道扭率空洞数据,会议室内几乎没有人相信联邦舰队赶过去时,那艘无比破烂的三翼舰还能存在。

    欢呼之后,便是无尽的沉默。

    比前线大约晚几分钟的时候,尖锐的第一序列警报同样在宪章局大楼内响起,办公室里的邰老局长和崔聚冬助理看到数据回馈后同时愣偻了,而后者更是想到了一些很棘手的问题。

    紧接着消息传到总统官邸,帕布尔总统微微一愣之后,马上中止参谋联席会议,和迈尔斯上将诸位阁员以最快的度赶到了指挥大厅。

    正在就战时预算临时额度调整提案进行闭门磋商的议会山,随着锡安副议长和军事委员会主席议员一阵惊愕的私语后,宣布暂时休会。

    脸色黝黑的帕布尔总统大步走入指挥大厅,望着巨幅光幕上那张模糊的脸,欣慰无比,旋即他将双手叉到腰后,沉声说道:“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联邦的英雄接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