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六十九章 太空里的朗诵

    四周全部是被焊死在合金墙壁和地面上的一此金属构件,飞船里没有一个人,也没有任何声音,只有剧烈的震动和从那些破烂金属缝隙里响起的凄厉风声,才能感受到这种恐怖的度。

    这艘摧破彩云如神天降的破烂飞船呼啸轰鸣着在苍穹里自由飞舞,对于舱内的人来说,却是一种恐怖的折磨。此刻许乐的身体变成了一块疯狂的石头,根本无法控制,在舱内上下左右翻滚不停,与飞船坚硬冰冷还有很多锐角的内部墙壁不停碰撞,出阵阵沉闷的撞击声。

    不知过了多久,破烂的飞船终于恢复了正常的巡航姿式,已经被摔的满脸是血,身上铁青处处的许乐,终于有了一丝喘息的机会,右手紧紧抓住身旁一个他都认不出来的引擎架似的金属物事,用最快的度扫视了一遍飞船内部。

    鲜血从额头淌下,经过眼帘,对他的视线造成了一定程度的阻碍,这艘古怪飞船内部焊死的那些破烂垃圾般的金属构件,更让人无法看出飞船原有的模样,但许乐却只用了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就认出了这艘飞船的来历,因为一年多前他就是乘坐这艘宪章局三翼舰壮烈或者说愚蠢地闯过空间通道,他对这艘承载着自己复仇决心的飞船印象太过深刻,即便外表改变了太多,但里面的那种气息却依然存在。

    前一刻在山丘上等死,后一刻就出现在联邦宪章局的三翼舰上,这种过于陡急的境遇转变,让神经无比粗壮的他都不由怔了怔,紧接着满是鲜血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憨傻欢愉至极的笑容。

    帝国的星际走私商人和海盗团无法理解这艘幽灵船,联邦宪章局想必也无法明白,只有与那个伟大存在打情骂俏若干年的许乐清楚原因酬一既然这艘三翼舰没有成为太空里的垃圾,而走出现在自己面前,那么……老东西肯定也在舰上!

    死里逃生,将要返乡,巨大的喜悦令许乐脸上憨傻的笑容有些向疯癫方向展的趋势,然而正在此时,高穿透大气层的飞船外面那些呼啸的凄厉空气撕裂声瞬间消失,一种令生物本能感到恐慌的绝对寂静笼罩飞船内部。

    许乐感觉到身体渐渐飘浮起来,愕然回望去,只见舷窗外已经隐隐能够见到那抹星球艳丽的轮廓弧线,这才明白飞船已经穿过了大气层,将要进入太空。

    他张开嘴准备和一直奇怪沉默的老东西说些什么,却现没有出任何声音,他的胸膛微微起伏,然而却没有吸入任何空气,他盯着飞船内壁四周那些似乎正在嘲笑自己的千疮百孔,眼瞳骤然紧缩,惶急地闭上了嘴唇,双腿一弹掠向前舱紧闭的大门,拼命地敲打起来。

    前舱合金门缓缓开启,许乐毫不犹豫地游身而入,用最快舟度把自己绑在靠近观察窗口的座椅上,然后手指向上用力一戳,关闭身后密封舱门的同时,按下维生系统的按钮,可令他感到疯狂绝望的是,前舱的氧气含量仍然在一格一格地减少。

    用力拉出座椅侧方的维生面罩,套在面部大口急促地呼吸数次,许乐震惊喊道:“维生系统出了什么问题?”

    在帝国红蔷薇号皇家飞船千万吨水的压力下,他的身体再次生奇妙的变化,可以长时间不需要呼吸,又或是隐隐能够通过皮肤呼吸水中的氧气,然而此时飞船身处近乎绝对真空的环境中,若呆的时间太长,他也只有死路一条。

    没有人回答他急促而惊慌的提问,片刻后,飞船内部一道机械的电子合成音冷漠地响了起来:“请求身份核准,依据联邦法例和宪章法案第……条,若身份核准不能通过,我将于二十联邦秒时间后,请你离开飞船。

    许乐此时就像一个将要溺亡的人般死死抓着维生头盔,忽然听到这句话后,不由愣了愣,旋即逃亡一年所生出的幽怨暴戾之气顿时暴,取平呼吸罩愤怒骂道:“别玩游戏了!以为穿了一身破铜烂铁的马甲小爷就认不出你来?”

    恼怒地骂完这句话,许乐眼角余光瞥见越来越小的那颗凹偏远星球一侧出现了几个令他感到心惊胆跳的黑影,那应该是帝**方的常规舰队。

    “加!加!老家伙,把这些帝国人都甩掉!”许乐用力地挥舞着右臂,大声喊道。

    然而飞船内的机械声音依然是那样的冰冷,没有一丝情绪,依然在进行着冷漠而恐怖的倒数。

    “1o3……1o2……1o1……”

    许乐这时候真的呆住了,他握着呼吸罩下方,带着一丝惘然望向前舱四周的设备,似乎想要找到那个老东西躲在哪里,身体渐渐冰冷起来。

    “我是许乐。”

    “95,94……”

    “呃……,我是第七十二号异常状况?”

    “88,87……”

    “我嘀你嘀的,我是你爸爸!”

    许乐身体微凉地对着面前的光幕比了个中指。

    离开飞船?去太空里自由地飞翔?那当然是死亡,身份核准又是什么鬼东西?这个机械的合成音似乎很长时间没有听到过了,难道老东西一个人在宇宙里流浪,鼻刚生出来的智商和情商非常凄惨地被归了零?

    忽然间他想到一件事情,眉头蹙的极紧,片刻之后脱下自己的外套蒙在了头上,然后对着氧气罩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毅然决然地将手腕上的手镯放到了自己的后颈。

    在这一刻,许乐觉得自己就像联邦寓言中那个蒙着耳朵去偷水晶吊灯的家伙。他不愿意让老东西现自己的秘密,但在这种境况下,又能怎么办,只求那层薄薄的外套能够遮住那片宪章光辉吧。

    后颈处那道只经历过两次却绝对终生难忘的剧烈痛楚再次占据全身,许乐蒙着衣服痛苦地倒向椅边,身体不停地颤抖,但却以强悍的精神力逼使自己没有陷入昏迷。

    “34,33……”

    飞船内部那道机械的电子合成音依然在冰冷地进行死亡倒数,只要它或者他或者她愿意,可以有无数办法让座椅上痛苦挣扎的男人死去。

    就在这时,指挥台蒙着厚厚灰尘的光幕上忽然闪过一道漂亮的蓝色线条,出了一声嘀的轻响。

    “28……,噫……呜……啊……呀……”

    机械冰冷的电子合成音骤然扭曲变调,声调在下一瞬间忽然跳跃起来,带着抹沧桑到极点,感情丰富到令人落泪的味道,响彻这艘如太空幽灵般寂静的飞船。

    “噢……我的老天爷啊!许乐上校,你***居然还活着!”

    手掌胡乱擦掉光幕上的积年灰尘,许乐用力地咳嗽了两声,看着监控中那几艘帝国战舰被甩的不知踪影,终于放松了下来,余悸难消地摇了摇头,忽然想到一件事情,用力拍打着光幕,恼怒说道:“什么身份核准!你来凶救我,难道还不知道我是谁?”

    那个很长时旬没有见到的老管家形象,有些扭曲地出现在显示光幕上,向他微微鞠身行礼,微笑回答道:“先,我只是我的一部分,计算核心能力太弱,反应会慢很多。其次,这一年里我接入了一些帝国网络,所以才知道帝国人正在花很大力气去杀一个人。最后,刚好我最近用一些合法手段获取了一些关键部件,准备去该星球某废弃机械仓库进行维修。基于以上三点,我只是准备顺手把那人救回来问问,当然,我必须承认,梅取到的三维画像是促成我此次行动的主要原因。”

    很长一段却没什么说服力的解释,当然不能让许乐从郁闷情绪中摆脱出来,他恼怒地拍打着自己犹有血痕的脸,说道:“帝国人通辑的电子画像?看看,看看,看看这是谁,你又不是瞎子。”

    “人类进行面部伪装并不是一件难事,声音和指纹也可以进行仿照,只有宪章芯片是唯一可靠的身份印记。”

    许乐沉默片刻,自嘲地低声说道:“那也不见得。”

    光幕上的老管家同样沉默了片刻,带着一丝感慨说道:“确实。”

    轻微的电机声和几蓬电火花打破了二人间的沉默,如果可以把联邦宪章电脑称作一个人的话,自动机械手在舱门外进行着忙碌的维修,前舱四周的二次密封灌压和维生系统修复工作也在一步步的进行当中。

    与联邦中央电脑重逢,便等于和联邦重逢,和那些过往的温暖重逢,许乐沉默片刻后,重重地仰面倒下,躺在熟悉的座椅上,疲惫地深深吸了口气,脸上泛起满足的微笑,轻声说道:“这艘三翼舰也太破烂了,感觉随时都可能散架,前舱光幕上全部是机油粘着的灰,甚至连维生系统都坏了,真想不明白你是怎么还能活蹦乱跳地站在我的面前。”

    “其实我更好奇你这一年多的经历,你还能活蹦乱跳地站在我面前,还有精神竖起中指骂我,更加不可思议。”

    宪章电脑化身的老管家平静回答道:石,至于您的问题,其实很简单,我不需要呼吸,自然不需要耗费多余的能量和零件去维持维生系统,我不需要观看监控,所以不需要耗费多余的精力去打扫光屏上的灰尘。”

    许乐默然无语,幽幽说道:“如果这艘三翼舰留在帝国是为了接应我的离开……那这些东西你都当破烂扔了,难道没想过我并没有你的本事,会变成飞船上的一具干尸?”

    “嗯……说实话,我确实没有奢望过你能活着回来。”老东西沉默很长时间后,带着丝它最近才能真实掌握的温暖味道继续说道:石,我很高兴你还活着。”

    “我也一样。”许乐轻轻拍拍光幕上的那个老管家二维成像,说道:“能见到你真好。”

    有点太煽情,而且是人和机器智慧之间的煽情,总感觉有种越生物族群之爱的肉麻恶心感觉,许乐和宪章电脑同时现了这一点,同时闭嘴。前舱右边那条正缓慢移动,准备模拟人类动作给许乐来个温暖安慰拥抱的机械臂……也悄无声息地收了回去。

    “这一年多时间,你都在哪里?怎么过的?”许乐忽然笑着问道:“一个人在异乡流浪,曾几何时有没有感觉到空虚寂寞……还有点冷?”

    老东西明显被这句话震的核心程序有些不稳,沉默了很长时间之后,当许乐将要开怀大笑之时,忽然间一道声音响彻于安静的飞船内部。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从哪里来啊…………”

    “我的故乡在远方,在远方。”

    “为什么流浪,流浪远方,在宇宙里流浪啊。”

    浩翰安静的太空之中,一艘破烂的金属飞船像幽灵般的擦过凹星系最后一圈陨石带,向着更远处的黑暗飞去。这艘飞船上有一个面朝星辰鼻捂双耳的联邦青年,还有一道充满磁性沧杂浑厚感觉的男低音,在不停地朗诵远古的诗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