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六十六章 曾经的七组

    熊临泉的愤怒其实不是因为铁七师的人提到了许乐,更大程度是那些死在法伽尔市南区街道上的同伴,然而牺牲在战场上太过常见,甚至无法做为愤怒的引子。做为一名联邦军人,他不能用同伴的死亡去表达对铁七师的愤怒,哪怕葬身那片水泥废墟中的有两人曾经是七组的队员。

    对手如今的联邦而言,曾经风光无限的果壳七组似乎根本就没有存在过。

    在这近一年的时间里,联邦军方和官方的媒体中再也没有提到过果壳七组,隐隐中似乎有一只看不到的手,在悄无声息地把这个名词往历史的故纸堆里推,在刻意地无视曾经有过的英雄集体。

    七组被打散入编入各野战部队后,队员们来到了全新的战斗岗位,然而很少被启用承担艰苦而光荣的任务,一方面是联邦不希望塑造出来的英雄集体最后全体变成棺材里的骸骨,除此之外还有更深层次的考虑。

    白玉兰很清楚这是为什么。

    天上只能有一轻太阳,不然就会像上个月三十二装甲旅打下的那颗帝国矿星般热的要死。

    在这些年隐隐存在的某种继承竞争中,那个拥有开朗笑容的家伙死了,联邦理所当然会选择杜少卿和他的铁七师,所以七组的历史使命已经结束。

    联邦社会里的战斗热情早就被那部纪录片调动的***起来,那么像七组这样一支拥有过于鲜明烙印,并且和铁七师有旧怨有新仇有冲击的战斗小队,自然没有继续存在下去的必要。

    七组散了,但七组的队员还在,因为这些旧怨,又因为铁七师和新十七师之间的竞争关系,铁七师向来都很讨厌这些出身七组的军官,至于像东方团长这样的高级军官,更是连掩饰这种厌恶的心情都没有。

    不过白玉兰必须承认,铁七师有骄傲甚至是嚣张的资本。

    他们的师长杜少卿指挥若神,锐不可挡,改编为全机甲师又经历扩编的铁七师兵员已经过四万,在进攻帝国本土的战争中连战连捷,风光无双,铁七师攻克某地的壮烈画面,以恐怖的频率出现在联邦新闻频道上,出现在亿万联邦民众的眼中。

    少卿师长和他的铁七师,从军演不败到西林血战再到进攻帝国,用铁一般的战功,成为了媒体的宠儿,民众的偶像,总统先生和议会山的爱将,甚至是军方的未来……

    面对着这样的铁七师,即便拥有更辉煌履历的新十七师,从师长到普通官兵都只能阴沉着脸,继承着阴险的战斗风格,艰辛万分地用战绩来抵抗对方的威势,更何况是七组这些不起眼的队员们。

    像今天这种来自铁七师的冷嘲热讽甚至是打脸一般的i斥,七组出去的军官们已经经历过很多次。

    虽然新十七师对他们的待遇不错,像赫雷团长这些许乐曾经教过的联邦实力派军官对散落自己部队的队员们也多有照顾,可来自联邦最上层的无视漠视,以及来自某些部队的轻视蔑视,让白玉兰他们的日子着实有些难熬。

    “如果老板还活着,事情的展应该会完全不同。”

    白玉兰微垂着头,看着军靴上面的那几抹血清,想起一个小时拼死在自己怀里的队员,又很自然地想起那个死的更早的家伙,根本没有理会面前这位铁七师的团长在说些什么,也没有理会熊临泉在说些什么。

    数百今日子里,他早已经习惯了这种处境,一直保持着无所谓的沉默。事实上自从那个小老板令人愤怒地坐着飞船穿越空间通道之后,他甚至有些厌倦了军旅生涯,生出了打报告退伍的念头。

    之所以把退役报告收了回来,跟随大部队进入帝国星域,是因为他内心深处想看到一些奇迹的生,如果奇迹真的生,他想看着七组的老伙计们,把这些家伙完好无损地交还给那个家伙,为了这个目的,所以他一直隐忍。

    然而奇迹终究是没有生,帝国的星域里流传着那个人半年前就被处死的消息,而他忍来忍去,居然忍到老伙计们一个一个死去……

    “其实我一直在想,少卿师长总不会针对我们这些小人物,或许只是某些卑劣的家伙自以为是在做些什么。”

    白玉兰打破了沉默,缓缓抬起头来,那张细眉细眼柔顺至极的面容上透着丝诡异的气息,他望着身前的铁七师官兵们,轻声说道:“像今天这种事情,不可能有证据说是你们的阴谋,而且我也不相信堂堂铁七师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但这总是你们的错,我有五个人死了,而且其中有两个是七组的老队员……”他望着那位冷漠的东方团长,轻声细语却格外认真说道。

    “七组?那是什么?联邦部队要有这种编制吗?”

    东方团长嘲弄望着他,抬起下颌露着那些满是坚狠气息的青色胡茬儿,说道:“或者你是在说一群著名的男演员?如果你说的是他们,在我眼中,那就是一群窝囊废,死再多也不值得可惜。”

    白玉兰的面部表情没有什么变化,眯着眼睛安静地聆听着这些冷酷而充满了挑衅的话语,他很清楚对方在等待什么,自从那一年在作心基地里许乐让杜少卿没有办法飙之后,整个铁七师就一直在等待着某个机会,某个能够痛快飙的机会。

    反正那个家伙已经死了,这个宇宙里没有什么奇迹,总得让老伙计们以后在战场上得到更多的尊重和安全。

    白玉兰舔了舔嘴唇,拍了拍凌乱短上的灰尘,于众人漠视之中,望着对方微笑说道:

    “东方,我丅操丅你妈。”

    我丅操丅你妈从古至今都是直指本心最有效用的一句脏话,曾经的七组从上到下都最喜欢用这个武器,但无论是能够将这句话说的像白开水般没味道的许乐,还是能将这句话说的如音乐般富有旋律尖酸刻薄至极的兰晓龙,都不如此时此刻的白玉兰如此轻言细语宛若情人在耳边呢喃令人感到无尽的羞辱……

    场间所有的人脸色剧变,铁七师官兵的眼中瞬间燃烧出冷酷的火来,白玉兰却像是没有任何感觉,微偏着头极有趣味地打量着面前的东方团长,右手的食指已经悄无声息轻轻触到了腿侧那把秀气军刀秀气的木柄——不飙则已,既然要飙总要飙个彻底,不能短了七组当年的名。

    东方团长脸色逐渐阴沉起来,然而根本没有等到他开口做出任何回应,一道亮丽甚至是瑰丽的光芒自他的眼眸中闪过,将那团冷厉的火焰寒冽斩熄。

    秀气的军刀在白玉兰的指间割破空气,挑破东方正准备摸枪的手腕,伴着几滴腥红的血滴,冷冽至极地来到了他的颈下,抵住了他那片满是青色胡茬儿的下颌。

    白玉兰微眯着眼睛,偏着头,看着近在咫尺的刀锋下的肌肤,表情十分专注,看上去异常平静,却给人一种异常恐怖的感觉。

    “把刀放下来!”赫雷瞪圆了双眼,愤怒地吼道。

    场间的联邦官兵们没有一个人会想到白玉兰这个十七师的后勤军官居然会突起难,居然敢对铁七师威名在外的东方团长拔刀相向,一时间竟没有反应过来,只有那几名铁七师的军官纷纷拔出了手枪!

    白玉兰的膝盖精准而狠辣地顶着东方的上腹部,横辐肌最脆弱的部队,将对方压在身下,根本无法动弹,身后那些愤怒的吼叫和子弹上的声音根本没有影响到他的动作,只见他缓缓地活动手腕,锋利的刀锋斜掠而上,滑过此人的下颌……

    被他冷漠制伏的东方团长眼睛里没有一丝畏怯之色,反而充满了某种冷酷的喜悦,终于能够把许乐留在军队里的班底清扫干净,他非常满足,至于此刻的危险……,他根本不相信白玉兰敢杀自己,此时正缓缓离开颈动脉向上移动的冰冷刀锋便是明证。

    忽然间,这位战功赫赫的联邦军官凄厉地惨嚎起来!

    一脸专注神情的白玉兰,手指微动,那把秀气的军刀顺着他的耳根向上割裂,鲜血迸流!

    惨嚎和怒骂声响彻房间,被尖锐膝盖制伏无法动弹的东方,眼睁睁感受着耳朵逐渐与脸颊分离,感受着那些温热的带着腥味的血液横淌,感受着那处离大脑太近的痛苦,惊恐而愤怒地惨声嚎叫着。

    令所有人感到寒冷的是,拿刀割耳的白玉兰的表情依然没有丝毫波动,拿着秀气军刀的秀气的手依然那样稳定,最恐怖的他的动作格外缓慢,就像是慢动作一般。

    他的右膝顶在对方的腹部,微侧着身子,像女人一般坐在对方的身上,像做家务一样做着最血腥的事。

    四周的铁七师军官早已经红了双眼,枪口随时可能喷吐出乎弹将这个魔鬼一样的男人杀死,然而不知道什么时候,熊临泉已经端起了那把达林机炮,高旋转的六道枪管嗡鸣凄厉……

    关键是赫雷的反应太快,早在铁七师军官们端起枪时,他冲上前去拦在了白玉兰的背后,握着手枪的右臂低垂,遥遥对准地下的东方额心,大声吼道:“叫宪兵处理!谁***敢动,我先毙了东方!”

    白玉兰用两根手指拎着血糊糊的耳片,蹙着眉尖望着地下满脸血污、不停翻滚的东方团长,轻声细语说道:“现在你知道七组是什么了。

    拦在他身前的赫雷已经无比惊恐,听到这句轻柔的话语后更是冷汗直流,终于明每当年和教官一起战斗的家伙们,真的都是一群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