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六十五章 他们和她们(中)

    (怀草诗过六级的时间写错了,她是十二岁就讨了嘀,呃……大概是因为我连四级都没过的原因,我对勒教授传到联邦的过级制度相当的不满而且善忘啊,夜里才回来,下章至少三点钟以后,等不及的诸位先睡吧。)

    手指没有挑起额前的头,白玉兰微微一怔,马上把注意力转了回来,面无表情地看着那台歪歪扭扭冲过来的车辆。他率领的这支混编机甲小队护送着那几辆多轴重装载车,要在昏沉的天空下横穿这座充满敌意的城市,不得不非常警惕。

    混编机甲小队最前方的士兵没有做出及时的反应,白玉兰的眉头皱了起来。他透过头盔上的光学摄录仪,看到那辆车辆中除了一名惊慌失措的帝国男人,还坐着一个头被剪的格外凌乱的小女孩儿,明白了为什么下属们的反应显得有些迟钝。

    白玉兰提起怀中的k旧远程步枪,面无表情地站了起来,在装甲车上方做了一个标准的半蹲射击动作,未作任何预警,直接抠动了扳机。

    一声清脆的枪响,子弹准确地命中帝国车辆的前转向轮,那辆汽车就像喝醉了酒的男人,跌跌撞撞一头撞向了街道旁的破烂花坛,引擎盖迸的一声弹起,烟雾蒸腾。

    联邦战士们被这突然的枪声震的身体微颤,虽然内心深处对于长官过于敏感的神经有些不可思议,还有些担心那辆车中惊恐的小女孩儿,但没有任何人敢提出任何不满。

    “米梅上士,上前查看情况,注意保持安全距离。”白玉兰收回则泣程步枪,重新坐回车头,冷漠命令道。

    随着这声命令,一辆联邦装甲车向街道前方行驶了过去,那位米梅上士明显有些放松,靠近的度显的有些过快,几秒钟内便驶到了那辆帝国车辆旁边。

    白玉兰将单兵头盔的透明面罩放下,通过光学设备看着那边的动静,忽然间他的眼瞳微微一缩,因为他现车辆里那名帝国男子流的汗似乎太多了些,而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那个小女孩儿正在不停哭泣一一恐惧会让平民有类似的反应,但不知道为什么,白玉兰总觉得这幅画面有些奇怪,尤其是当他现自己队伍的装甲车离那辆汽车过于靠近的时候。

    “回来……”

    他快通过步兵指挥系统,向前方装甲车出命令,然而回答他和整个机甲混编小队的却是一场剧烈的爆炸!

    不知道多少当量的炸药被藏在那辆帝国汽车里,猛烈的爆炸瞬间形成了一个数十米的巨大火球,强大的冲击波紧随而至,将街道两侧的水泥碎砾都激的飘了起来,迸迸地击打在联邦机甲和装甲车的外壳上,

    那辆帝国车辆里的男人和小女孩儿肯定死了,而装甲车上的米梅上士以及三名联邦士兵也肯定没有办法生存下来。

    紧接着更大的危险降临此时,只听得无数连绵而至的爆炸声,在街道的两侧骤然响起,被联邦武器毁坏将塌的两幢高层建筑里,骤然喷出无数烟尘,令人感到无比寒冷的剧大金属水泥摩擦声中,这两幢高层建筑轰然倒塌。

    无数万吨的水泥钢筋倾泻而下,形成巨大的死亡阴影,向弃那七台联邦机甲头顶盖了下去!

    “敌袭!”

    “梅花队形散开!”

    “后撤至下午三点方向!”

    “有机甲!有帝国机甲出现!”

    尖锐刺耳的呼叫声在指挥系统内此起彼伏,在安静的街道上忽然遇到如此大规模的伏击,纵使是训练有素的新十七师官兵,也不免显得有些惊慌,没有被碾压在建筑废墟之中的装甲车轰鸣着高后退,数十名戴着头盔的联邦战士提着沉重的枪械快地散入街道两侧。

    几乎瞬间,街道两侧的楼上不知道探出了多少枝枪,开始愤怒地向着楼下的联邦士兵喷射着子弹。借助地面巨大水泥块遮掩身体的联邦士兵们匆忙地进行着还击,余光里却看到一抹令他们心惊胆跳的阴影,一辆帝国最新式的狼牙机甲,从街道尽头快地奔了过来,沉重的机身踩踏着不平的街道,令大地开始颤抖。

    “南区三十二街呼叫支援。”

    “约两个班的残存步兵,一台残存狼牙机甲,左机械腿严重受损,远程火力削减百分之七十左右。”

    浑身是灰的白玉兰透过透明头盔,看着街道尽头呼啸扑过来的巨大机甲身影,脸上没有任何慌乱之色,就连与基地通话的声音都还是那般冷静,街道四周密集响起的枪声,似乎并没有进入他的耳朵,一旦进入战场这种特殊的区域,这名联邦部队优秀的军人,总能展现出最专业的一面。

    “熊临泉,压住这台破烂的左趋线路。”

    他望着那台破烂不堪,并犹自喷叶着狂暴弹雨的帝国机甲,眼睛眯了起来,出出了命令,然后蹲下身体,举起手中的远程离步枪,向着左右天空里那幢居民楼一扇窗户冷静地的抠动了扳机。

    撤退至另一幢居民楼转角处的联邦装甲车,忽然间轰鸣着冲了出来,上面架设的那台重型机炮咆哮着旋转起来,长长的火舌夹杂着高子弹,向数百米外那台帝国机甲凶猛地射击。

    帝国狼牙机甲外护甲可以承受相当强度的子弹攻击,然而这台重型机炮的弹着点被压缩的极为精确,威力强大的弹着点竟被控制在极小的范围内,无论帝国机甲做出怎样高的趋避动作,装甲车重型机炮射出的子弹,都能准确地跟上它的步伐,狠狠地击打在它的外甲上,绽放出一朵诡异的白花,而且似乎永远不会凋谢。

    一个衣着破烂的帝国士兵惨嚎一声,从窗户里摔了出来,落到街道上,被水泥块里的钢筋穿了个透心凉。

    白玉兰就地一个翻滚,马上调整了射击位置,向另一处窗户抠动了扳机,一连串干净利落的战术动作中,他的余光还一直盯着那台最要命的帝国机甲,不知道那些被沉重水泥块淹没的机甲还能不能战斗,如果不能,在基地空中支援到来之前,他所能依靠的就只有自己这些人。

    …腿程步枪击让食指表面微感麻痒,白玉兰一面冷静的射击,一面布了第二道命令:“上榴子。”

    数道拖着白烟尾巴的定点火箭弹,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呼啸着飞了出来,向着街道那头被熊临泉大枪压制的有些踉跄的高大机甲。

    可惜顾惜风被留在了师部控制中心,不然凭借那家伙的本丰,这台破烂不堪的狼牙机甲一开始就没有办法瞒过监控,漫天弹雨中,白玉兰面无表情地战斗着,整个人的精神却像是已经脱离了这片战场,回到了七组没有解散之前的那些战斗岁月。

    一小时四十七分钟之后。

    “为什么经过三道波段扫描的安全区里,还会藏着一台狼牙机甲?还有就是那些帝国残兵是从东南方向潜过来的,那里的拦截线是谁在负责?”

    正被医疗官包扎左臂的熊临泉,向地下吐了一口黑的唾沫,盯着身前来表达上级关怀的赫雷上校,狠色大作问道。在他的四周,今天遭到帝国人伏击的机甲混编小队脸上同样流露出同样的神情,只有白玉兰依然沉默,低头挠着满是灰尘的凌乱短,任由那些灰尘落在赫雷上校明亮的军靴之上。

    新十七师一团团长赫雷脸色也很难看,他很清楚面前这几名军官虽然层级不高,而且因为某些原再一直无法受到联邦军方重用,但没有任何人敢轻视他们。

    果壳公司那个战斗小组早就已经解散,大部分新老队员也被分散到各级战斗单位之中,可像白玉兰、熊临泉这些整个联邦都记得的名字,只有教官这种牛人才能收服的狠角色,曾经的英雄人物,有资格和任何长官进行这种直接对话。

    令赫雷感到极为愤怒的是,南区的布防和波段过滤工作,全部是由那个该死的铁七师负责,如果今天这支机甲混编小队真的全军覆没,承担军方大佬们怒火,对不起教官的,依然只能是新十七师。

    这是联邦军方在星球上最大的前进基地,除了正在执行陆基清剿任务的几支部队外,几乎所有的高层军官都被召集回了基地,准备马上将要召开的战前预备会议,新十七师和铁七师这两支富有历史恩怨的铁血部队的军官们,也被迫住进了同一个屋檐下,虽然这片屋檐显得无比辽阔。

    “这是战场,赫雷上校……”铁七师那位以冷漠骄傲著称的东方团长,看着面前这些令人厌憎的家伙,皱眉嘲讽说道:“哪里能有完美的布防,如果真要不死人,回家带孩子是最好的选择。”

    赫雷团长瞪圆了双眼,拳头紧紧握了起来,然而想到师长严厉的命令,终究只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东方冷漠地看着这些原七组的队员,负手于后说道:“雇佣军出身的野路子,本来就不适合正规作战。”

    紧接着他皱眉说道:“许乐死了一年,你们这些流氓士兵怎么还没有一点儿长进?出点儿事情便要大吵大闹,还以为你们真是什每战斗英雄?***,以为会哭就有奶吃?”

    熊临泉的眼睛顿时瞪的比赫雷团长更圆更大,深吸了一口气,低头望着一直沉默隐忍的白玉兰低声吼道:“老白,我可不是挑事儿的人,但这混蛋提到头儿了,你可得自己斟酌着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