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六十四章 他们和她们(上)

    “因为许乐死了,所以我必须比那位公主殿下更强。”

    “在战场之上.谁知道能不能活过明天?人这辈子能活七十岁还有什么不满足的?非要像总医院里那些老色鬼将军牙齿落光了只能喝饭还要拼命抓着小护士的手活下去?恶心。”

    “所以不要问值不值得,因为这肯定值得。很好”

    上面这些话带着李疯子特有的简单直按暴力逻辑.说起来铿锵有力,落在满是黄叶的地上.能砸的那些枯叶分崩离析四溅。

    忽然间.他展颜微羞一笑,轻轻一拍邹郁的肩膀.说道:“我明天回费城.后天回部队.今天晚上……要不要一起吃饭?”

    邹郁揉了揉有些生痛的肩膀、皱眉望了他一眼.说道:“吃饭当然没有问题.但你不要期望别的。”

    秋风起,黄叶动,小楼外长时间的沉默.李封紧握着拳头.带着少年时不可能有的苦涩问道:“为什么?他都已经死了一年了。”

    邹郁没有解释什么.只是笑了笑,然后她踮起脚来.抬高手臂轻轻拍了拍李封的肩膀,这个动作很温柔.温柔到她鬓角的小红花都没有颤一下,但李封却觉得比自己的手劲还要更大一些。

    在黄叶那头一直停留等候的军车内,施清海看着这幕画面.幽幽地眨了下漂亮的眼睛.他身旁那个小男孩儿眼珠骨碌骨碌转着.心想这个讨厌的家伙为什么会经常来看自已?

    ……

    ……

    港都最奢华的文华大酒店顶层被老套地设计为旋转餐厅.这处足够体面的场所自然也成为了富家子弟们交际的最佳选择地点,同样.有很多家境殷实的家庭,会把非常重要的相亲活动放在这家餐厅里。

    “对不起,我来晚了。”

    脸颊微红,眉角微显汗渍的商秋,匆忙地走到临窗边的餐桌旁,礼貌地向餐桌对面那对母子致歉.因为工程部正在对似mxT涡轮增压设计做最后的总成校验,所以她比约定的时间要晚了很多,直按从工业园回到城里.连事先准备好的那件比较淑女一些的长裙,都来不及换上。

    时间悄无声息地过去了四季的长度,这位美貌身材智慧并重的少女工程师还是当初的那副模样.大概是因为生话和思考方式都相当筒单纯粹的关系.岁月并没有在这张漂亮的脸蛋上留下任何痕迹,尤其是今天身上这件显得有些阔大的短袖和胡乱搭配的深蓝色工装裤,还有上面那些醒目的机油痕迹.让她看上去就是一个刚刚进入修理厂的女学徒工.非常可爱。

    餐桌对面那位二十余岁的男士明显就是这般认为的。稍显木纳的脸上闪过意外之色,目光在商秋傲人的胸部一掠而过.马上被震惊到尴尬低下头来.大概他怎样也没有想到,联邦最出名的工程师之一.竟然会拥有如此好看的外表。

    但对于男士身边那位贵夫人来说.她包下了整座旋转餐厅.压抑脾气等待了这么长的时间.却看到相亲对象穿了这么一身衣物.明显感觉到了不受尊重,于是当商秋还来不及解释什么的时候.这位夫人便开始用那种冷漠而隐含嘲讽的语气说起话来。

    如果不是想到这场相亲是由绝对不能得罪的果壳总栽先生一手安排.或许这位贵夫人早就已经拂袖离开。

    餐桌对面那位夫人嘲弄刻薄的话语,商秋安静地听着.心情却非常平静,对于她来说,像相亲这样的活动实在是有些莫名其妙.莫名其妙到她的耳朵似乎被堵了很多消音棉。对于她来说,现在最大的遗憾是面对着依次端上来的美味食物和诱人的红酒.渴饿整夜的她,为了保持一点形象,不得不控制着进食的冲动。

    总裁先生的面子总是要给的,商秋疲惫地坐在椅中。看着桌对面那位夫人的嘴唇不停张动,耳朵里回响起的却是前些天总裁先生的那个电话.是啊,那个家伙已经死了,生活总要继续。

    就在场面愈尴尬.或许下一刻商秋便会不理不顾扑向食物.而夫人尖叫着开始战斗之前的关键时刻,那位一直沉默的年轻人终于开口了.他请求母亲留给二人一些独处的时间。

    贵夫人没有料到这辈子都没有违逆过自己意愿的儿子,居然在此时此刻第一次表现出了强硬的一面、表情青白一阵后愤怒地擒着名贵小包走出了餐厅。

    这个变故让商秋干净的眼眸里闪过了一丝意外,她看着面前这个喘喘不安,甚至有些羞涩的家伙.心想总栽先生介绍的所谓青年才俊.看起来人品倒不是太差。

    “我来相亲.是因为公司的要求。”

    商秋放松了下来,奔拉着疲惫的双肩,靠在了椅子上.身体曲线显得更为明显。

    对于席技术主管,将来有可能成为技术独立董事的商秋,果壳公司从董事会到后勤部门,都投予了足够多的重视和关怀,而隐约猜到她和许乐之间小情愫的总栽先生.更是不遗余力地推进商秋结婚计划。

    “我明白”餐桌对面的年轻人颤着声音说道.“但是……我很想请你尝试着与我交往一下。”

    商秋明显没有童丅颜**迷死人的自我认知.好奇地望着对孩子一样挠了挠头.忽然开口说道:“不交往.我只结婚。”

    “可以。”年轻人回答的很坚决

    “我必须提醒你,我对性生话没有太大的兴趣.如果结婚、我不会承担妻子的义务。”

    商秋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望着窗外穿行于港都街巷中的秋风,骤然间想到遥远西林星球上的冬雪.还有那双温暖**却又胆怯的大手。

    年轻人不解地望着她,有些木讷又有些不安地问道:“请原谅我的冒失,可如果是这样.你为什么想结婚呢?”

    “你知道我在果壳工程部上班.天天对着机器和那帮子比女人更女人的书呆子,实在是有些烦闷,而且在之后的一年中.大概没有什么挑战性的工作,我的时间会比较请闲一些。”商秋认真地解释道:

    “所以我想生个孩子。”

    她的相亲对象明显不能马上适应商秋的思维逻辑.挠头想了很长的时间,问道:“你也想要孩子?”

    “废话.无论从生理还是心理角度上来说.我都是女人。”

    年轻人带着丝负罪感偷偷瞥了一眼她圆润挺拨的胸部.心想这个谁都能看到.忽然间.他想到一个问题.开心地咧嘴笑了起来,露出满口白牙.说道:“如果要生孩子、总要有性生活的.至少……得有一次”

    商秋忽然间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花.被餐桌对面这个男子真挚开心的笑容和那满口白牙闪了下,下意识里回答道:“我淮备用试管。”

    ……

    ……

    深夜的议会山一片安静.只有一楼靠着园林的那间办公室还亮着.夜色中的灯光微弱却又坚定.似乎将要永远的亮下去。

    尊贵的议员先生们这时候正在流风坡会所参加晚宴.今晚的晚宴是为了庆祝黄厄星大捷而举行.在距离铁七师、新十七师强降黄厄星系主行政星二十三天之后.联邦部队终于成功地消灭了这颗行政星上所有的帝国主力部队,获得了全面控制权。

    做为青龙山驻都特区的官员,张小萌自然收到了邀请.但她没有去,而是留在自己的办公室内.处理那些似乎永远也处理不完的工作。

    随着进入帝国本土的战争开始.青龙山反政丅府军能够扮演的角色越来越被淡化.虽然帕布尔总统先生非常令人敬佩地继续执行当年的和解协议,但是这种逐渐被沉默吞噬或被民众忘却的感觉.让s2上的委员会感到非常不安。己经接手四科的她,为了抚平那些官员们的不安、自然要付出更多的精力和时间。

    海清舟沉默地站在议会山石阶之下,像雕像一样看着那间亮着灯台办公室.嘴里一片苦涩。

    从在梨花大学起,他就开始苦苦追求这个戴着黑框眼镜的女孩儿.这么多年过去.他的父亲已经成功竞选成为联邦议员.进入了面前这座大厦.而他却依然没有办法走进那个女孩儿的内心。

    ……

    ……

    满是灰尘的街道两侧到处是千疮百孔的建筑群.时不时有水泥块落下.砸向那些燃烧成焦炭的车辆顶部,出砰的一声闷响.远处隐隐传来沉闷的枪炮声,头顶那扇奇形怪状的红色月亮.似乎是被这些天的血染红了。

    这里是黄厄星系行政主星法伽尔市南区的一条街道.在前天帝国最后一座军事基地传来巨大的爆炸声后.这颗带国边陲的星球上,再也没有什么有组织的抵抗,愤怒悲伤而恐惧的帝国民众.颤抖着身体蜷缩在自己的家里.偶有胆大的男孩儿会冒着被射击的危险,向街道当中的联邦部队吐几口唾沫。

    七台高大的黑色似机甲缓慢地行走在街道两侧,冰冷的阴影直接盖到了街道的尽头.轰鸣的重型多轴运输车谨慎地行驶在这些阴影之中。

    满身灰尘的白玉兰坐在一辆装甲车上,怀里抱着一把H型号长狙,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

    这时候一辆破烂的民用帝国车辆转过街头.忽然现了他们这支联邦混编机甲小队.那个试图逃向城外的帝国司机.因为紧张和惊恐些把不住才向盘,歪歪扭扭地向这边驶了过来。

    看到这一幕.白玉兰下意识里用手指在额前轻轻一挑,却挑了个空。这时候他才想起来.七组给那个家伙过月祭的时候,自己不知道什么神经.把额前飘着的丝全剪光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