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六十三章 舞台上的另一个

    第四卷星光流年第六十三章舞台上的另一个(校对版,前面抢沙的别哭哦)

    刚才做了一个小测试,现自己正陷于:“第四层,在时空里不停跳跃的还是有做不完的工作的世界里。”

    于是我泪了,下一章大概三点钟。(打手注:间吧的童鞋们洗洗睡吧,那么晚不一定有人打)

    ……

    宇宙是个大舞台,有无数伟大的、卑微的、英雄的、怯懦的、美丽的、丑陋的角色在上面轮番登场,深情出演,在那些怪诞灯光的照耀下,上演一幕幕悲喜剧或是麻木的生活肥皂剧。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宇宙其实只是一个很小的舞台,有资格登场,站在聚光灯下演给亿万普通民众看的大人物,实在是没有几个。

    联邦宪历七十一年秋天,在西林边陲刚刚熄灭不到一年的战火,伴随着高吭嘹亮的军歌,铺天盖地的战舰,气势浩翰的机甲群,穿越了充满危险紊流的两处巨型空间通道,开始在帝国境内的星辰间燃烧。

    在这样一个充满了铁血味道的历史剧舞台上,最能吸引观众目光的毫无疑问是战场上充满个人英雄主义色彩的那些男人,可实际上在很多观众的心中,他们最关心的主角其实是个女人,是那位迟迟没有登场的帝国公主殿下。

    相对应的,联邦方面在舞台上最能吸引人们目光的角色,本应该属于许乐,这个拥有惊人履历和背景,深得联邦总统和庶民喜爱的平民英雄,只是令联邦民众有些心碎的是,这个有一双迷人小眼睛的战斗英雄,早在战争开始之前,便因为那场令人窒息的追杀复仇行动而陨落在宇宙之中。

    在这个时候,无论是帝国方面还是联邦方面似乎都遗忘了一个人,在许乐死后,那个人本应该扛着联邦部队的大旗,以惯有的暴戾姿态跳上舞台,站在猎猎风中对上那位公主殿下,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些战火延绵的星辰战场之上,已经很久没有听到他的消息。

    浓郁的深秋,都特区宪章广丅场上铺满了金黄色的落叶,勤劳的自行清洁车很识趣地没有马上进行清理。广丅场上正在举行集会,数万联邦公民满脸笑容,轻轻踩着枯簌的落叶,聚集于此,倾听着台上帕布尔总统先生的演讲。

    伴随着联邦部队不断胜利的新闻传回都星圈,这位有着黝黑面容的政治家声望日隆,在民众心中本就拥有极高威望的他,现在更已经成为了联邦的某种象征。以极高的政治智慧和无畏精神,不顾那些世家巨商反对,强行推动进攻帝国本土战略的他,在某种程度上也获得了联邦所有部队的真心效命,听说在空间通道的那边,前线星球之上,有几支以英勇善战的野战部队,已经开始把帕布尔总统的电子画像与军神李匹夫的电子画像并列……

    广丅场西侧的巨型三维光幕上,正滚动播放着新闻频道关于前线战事的报道,今天凌晨,以扩编铁七师和新十七师为主力的先锋部队,成功强行迫降帝国黄厄星系主行政星球,开始了联邦部队占领帝国第二个边境星系的军事计刮。

    今天这场向整个联邦进行现场直播的民众集会,正是为了庆祝这场令人振奋的胜利。

    有些寒秋的深秋,因为讲台上总统先生沉着而极富魅力,冷静又极富煽动力的动情演说,变得温暖甚至热烈起来。

    人们挥舞着手臂,呼喊着联邦军队万岁的口号,兴奋地与身边不认识的陌生人相互拥抱,这一场,人们忘记了生活里所有不顺心的事,上司的刁难刻薄,难吃蛋白肉的涨价,又一次莫名其妙的失恋,朋友的远离,都变得不再重要,至于那些逝去的人们,比如钟司令,比如许乐,还有那些依然没有明确结果的案卷,更是早已经消失在了欢愉气氛凝成的海洋之中。

    导致西林战舰被帝国舰队伏袭,钟司令夫妇双双身亡的帝国种子,已经畏罪自杀,窃用国防部电子印鉴欺骗宪章局中止调查的焦秘书也已经畏罪自杀,案件的调查无法再深入下去,而且当前难得一见的良好政治局势,也不允许调查再深入下去。

    在钟司令遇刺一案中承受了巨大压力的宪章局,终于回复了往日冷漠高傲的模样,接受调查长达半年的崔聚冬局长助理官复原职,也许在不久后的将来,便会接任宪章局局长一职。

    苍老的邰局长手掌缓缓摩娑着高尔夫球棒,疲惫地望着窗外树枝上悬着的最后一片黄叶,年过九旬的他早已经准备向生命凋亡的自然规律低头认输,然而这些年生的这些事,让他对自己当年的决定产生了一丝怀疑。

    宪章局交给崔聚冬合适吗?邰老局长在心中默默地叹息了一声,想到昨天在林园里的那场隐秘谈话,他最看好的那个破门子,在听到自己的邀请后,沉默地思考了半个小时,依然表示了坚定的拒绝。

    在老人看来,林半山才是宪章局局长最佳的人选,然而要求一个连七大家继承人都不屑去做,少年时便叛出家门,此生只愿在星辰间流浪厮杀打混的人物,终生与那台只会机械思惟的中央电脑作伴,确实困难了些。

    正如宪章局的新陈代谢,没有许乐的联邦这两年里和过往无数年里的联邦没有什么两样,生了一些事情,故去了一些人,多了一些新生儿,有人谈恋爱了,有人结婚了,自然也有人失恋了,有人离丅婚了。

    军神李匹夫还在费城湖畔钓鱼,只是在联邦部队誓师进攻帝国本土的仪式上露了一下那张苍老的令人心悸的脸,他唯一的儿子李在道依旧温和无害地当着第一军事学院院长,迈尔斯上将还在完成参谋长联席会议主丅席最后几年的任期,他无比渴望在老师长离开之前,在自己老去之前,联邦部队能够带回最好的消息。

    在空间通道那边,联邦部队像燃烧的烈火般迅猛地打下了帝国最外围的行政星系,为大战谋夺了难得的前进基地,在辉煌的战场上,以少将军衔率领扩编后多达四万人的铁七师师长杜少卿,依旧锋势无双,而在铁七师铁流的附近,新闻记者和官兵们总能看到新十七师部队的踪迹。

    这两支联邦最富盛名,最为骁勇的部队,就像是在进行竞赛一般,你追我赶,奔跑战斗在危险的第一线,今日这场令整个联邦都欢腾起来的胜利,正是这两支部队携手完成。

    与宪章广丅场那边的热闹不同,作为联邦军方大本营所在地的西山大院却显得格外安静,那些在街道上簌簌滚动的落叶,一个小时也看不到军车进出的大门,甚至给人一种萧条的感觉。

    军方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前线,国防部的高级军官,各军区的参谋,或者是在指挥大厅里进行椎演计算,或者是在基地里骂着脏话,逼迫着总装基地加快生产的步伐,或者是在港都果壳工业园内揪着头,反而让西山大院变得安静起来。

    安静大院深处,有一幢戒备森严的小楼,这半年里不时有穿着白色工作服装的医疗人员进出,一院和都大学医疗系的教授专家,曾经在这里通宵达旦的开会争论,然而今天就连这幢小楼也变得安静起来。

    鬓角插着一朵小红花的邹郁,今天穿着一件黑色的小风衣,当秋风吹过她的脸颊身体,漂亮的红花花瓣微微抖,风衣一角卷起,露出里面鲜艳的红来。

    小楼的铁门缓缓打开,一个穿着上校军服的青年走了出来,他的军姿标准,身姿笔挺至极,似乎过去这半年里的电流刺激和非人的痛苦,并没有在他的身上生过。

    往日那张稚气犹存,却又格外暴戾的容颜,如今显得平静了很多,虽然眉眼间依然充满了对天对地对这世界不屑的轻蔑和随时可能迸出来的暴烈,可那些稚气早就已经不复存在。

    是的,他现在已经是青年了。

    邹郁走上前去,在石阶下轻轻地与他拥抱,蹙着眉尖,带着强烈的不赞同望着他说:“你真是个疯子。”

    李封没有说什么,反而开心地笑了起来,他看着满院的秋树,吸了口微凉的秋风,感受着相隔很久的味道,说道:“我喜欢这种有力量的感觉。”

    当联邦部队在前线浴血奋战之时,当怀草诗和许乐在帝国天京星惨烈厮杀之时,早年曾经承载了联邦军方无限希望,少年成就疯狂名的李封,却出人意料地没有出现在战场上。

    “你已经足够强大,为什么还要用那样残酷的训练方式?”邹郁冷冰冰地看着他,说道:“虽然相关细节严格保密,但这几次我来给你送东西时,经常能听到你的惨叫,这到底是为什么?”

    想到在父亲书房内偷听到的那个令人震惊的电话,邹郁忽然觉得眉间一阵抽痛,满怀怜惜地望着他,说道:“你知不知道,你可能只能活七十岁?”

    李封的脸颊明显比当初显得瘦削不少,听到邹郁的问题后,他低头沉默不语,想着这半年里承受的更大负荷的电击,想着那些难以忍受的痛苦,抬起头来认真问道:“郁子,你应该知道,帝国那位公主殿下比我大不少。”

    邹郁不解地望着他,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提到这件事情,虽然从很多年前起,人们似乎都很习惯将联邦的李疯子和帝国的公主殿下相提并论……

    “她十六岁过的六级,是个天才。”李疯子眉锋如刀,以难得一见的认真寒声说道:“我也是天才,我和她的度差不多快。”

    “但是她比我年纪大,所以她比我强。”

    这是一个推论方法显得过于简单的结论,但从李疯子的口里说出来,却给人一种不得不信服的感觉,如果做比较的双方都是天纵奇才,那么他们之间的实力对比,也许就是简单的年龄问题。

    李疯子仰头望天,继续说道:“以前我的危机感并不严重,因为,联邦还有许乐。”

    “但现在,许乐死了,就剩下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