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六十二章 暴凤暴雨送人归

    大雨滂沱,像小石粒般的水珠狂暴的从黑云中喷泻而出,击打在天地之间所有事物之上,将迦马海岸上的黄沙轰击出无数或深或浅看上去凄楚不堪的洞,水雾太腾茫茫一片,遮住了宁静海湾往日柔美的容颜。

    这里是天京星南半球最著名的皇室避暑圣地,在这个暴风雨来袭的初夏日子里,军人和工作人员们都被迫停留在了室内,于是他们没有注意到,在海湾北向那道青山之后的山谷内,有一场激烈的战斗正在生。

    狂暴的阴晦暴雨,掩盖了突如其来的清脆枪声,那些夺目的枪火也显得不那么分明,只有不时倒下的身影和被雨水冲涮的血水,证明了战斗的残酷。

    一颗呼啸的子弹自身边擦过,许乐的眼眨毛却没有丝毫颤抖,他双手持枪稳定地站在风雨中,快而极富节奏感地抠动着扳机,每一颗子弹从枪管射出,穿越暴雨,便会击中一名帝**人。

    帽檐无法挡住倾盆而下的雨水,雨水顺着他的脸颊快淌下,对视线造成了一些干扰,让他的眼睛眯了起来,却似乎并没有影响到他射击的精度。

    他就这样平静地站立在风雨中,抠动着扳机,任由那些滚烫而精制的弹壳跳出,绕着手腕上方飞开,落在脚边。

    短暂的七秒钟时间内,他开了十几枪,公路上那些借助军车作掩护的帝**人,有五个人倒在了他的枪下,那些纷裂的防弹玻璃和被射出火星的车厢板,能保护帝国车人的要害,却没有办法保护他们露在外面的脚或手。

    风雨之中的战斗开始的突然,结束的也格外迅,几十秒后,被伏击的帝**人全军覆灭,三辆由皇家避暑圣地驶出来的后勤军车沉默无助地停留在道路之上。

    在山谷四周进行伏进的抵抗组织战士们,穿着浑身湿透的无肩章旧式军装冲到了公路上,一部分人开始打扫战场,而另一部分人则是围着许乐,登上了这三辆军车。

    短暂急促的战斗中,有四名抵抗组织战士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许乐坐在副驾驶位上,用衣袖胡乱擦拭掉脸上的雨水,没有流露出什么情绪,为了将他送离天京星,离开都城的一路上,不知道有多少抵抗组织的人为此付出了生命,看的多了并不代表麻木,他只是把这种沉甸甸的感觉放在了内心的最深处。

    “许乐上校,如果联邦军队里的人都有像你这么好的枪法,我看这场仗……我们真的没办法打下去。”

    在都城郊区与众人汇合的黑帮领木恩先生,望着前排联邦年轻人湿漉漉的鬓,想到先前雨中那令人敬畏的射击画面,不由感慨说道。

    许乐低着头,认真地检查手中的枪械弹药,回答道:“至少,我们现在是盟友,您不用担心这些,对吧?”

    木恩耸耸肩,没有再说什么,有些头痛地看着身上那件已经被雨水淋的不像样子的囊皮大衣,低沉地骂了几句什么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齐大兵,此时已经检查完了枪械,点燃了一根香烟,犹豫片刻后,给前面的许乐和身边的木恩也了两枝。

    木恩的手下都是修理厂里的熟练技工,花了很短的时间,便将这三辆军车的外表收拾到接近完好,于是三辆被迫停下的军车,重新开始上路。

    狂暴的风雨击打着挡风玻璃,车里的人们说话需要把音量提的更大一些,大概是一路逃亡对人们生理心理上造成的损耗太大,大家都觉得有些累,不想与大自然的怒吼做对抗,再也没有人说话。

    一路沉默,只有刺鼻的烟雾弥漫于车厢之内,偶尔顺着车窗的间隙飘散出去,瞬间便被窗外的狂风暴雨抽打的一干二净,不留痕迹。

    怎样才能离开天京星?许乐并不知道帝国地下抵抗组织的计钊,身为一个联邦人,他一路保持着沉默,跟着这些战士们周折向南。

    在逃亡的过程中,他惊讶地现,即便遭受了帝国皇室血腥的强力镇丅压,抵抗组织在颗星球上依然保存着很强的力量,无论他们走到哪个城市,哪片山野,总能看到一些衣衫褴偻的游击队员前来接应,或是忽然现一家咖啡馆的老板伸出温暖的双手。

    而且有一件事情一直令他百思不得其解,一路都在战斗奔波,可是按道理应该正在疯狂追杀自己的帝**队,却没有掌握住自己这一行人的行踪。

    半夜,三辆军车驶入了一处戒备森严的后勤基地,许乐压低了帽檐,看着齐大兵满脸冷漠与驻守官兵打着交道,看着那些抢过来的电子通关码,眉头微微皱起。

    在夜雨的陪伴下,众人沉默地走入后勤基地南向的地下军械库,几名表情严肃的帝**官这直向他们走来,与齐大兵木恩依次握手,低手(声)说了几句凌晨射之类的话。

    直至此时,许乐才大致明白了抵抗组织的计刮,下意识里抬头望向天空,目光穿越厚厚的水泥层,似乎看到了一艘后勤飞船,此时已经架到了火箭上,于风雨之中等待射。

    “为了送你离开,都城贫民区里已经死了很多人。这一路上你亲眼看到我们死了多少人。而你没有看到的是,为了掩护我们这一行人的真正目的地,这些天天京星各郡各市,都进行了起义暴丅动。”

    听到齐大兵冷漠而极富压力的话语,许乐终于明白了那个自己百思不得其解的答案,为了吸引帝**部和皇家情报署的目光,掩护自己离开天京星,抵抗组织选择在最不合适的时间点,把暴丅动的火苗燃烧到了各处……

    刚刚遭受了残酷的打击,抵抗组织现在最需要的本应是休养生息,潜入地下,然而他们为了送许乐离开,却做出了相反的选择,哪怕再愚蠢的人都能想到,抵抗组织将为此付出多么惨重的代价。许乐沉默无语,下意识里从军装上衣口袋里摸出香烟,却现里面的卷烟早已经被雨水泡烂了。

    齐大兵递给他一根香烟,取出打火机却没有马上点燃,低声说道:“我不是很了解你和我老师之间的真正关系,我也并不相信你们联邦人的道德操守,但既然沃斯领袖选择子你,那么我们就会把这件事情做下去。”

    “记住。”这名最有可能成为抵抗组织下一任领袖的帝国男人,望着许乐的眼睛,啪的一声打燃火苗,认真说道:“成千上万的人因为你死去,而你将来很简单的一个动作,便有可能让他们的死变得毫无价值。如果真有那一天,我们这些人没有办法去让你补偿什么,但你一定要记住,那成千上万条冤魂会一直飘在你的脑袋后面。”

    许乐深深地吸了一口香烟,取下烟卷时,过滤嘴粘下了一抹带血的唇边,痛的他微微蹙眉,沉默半晌后,轻轻抿了抿唇,没有做出任何。头上的承诺,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其实这一路观察,我觉得你还是值得信任的。”齐大兵对许乐的表现似乎很满意,停顿片刻后取出一块芯片,交到许乐的手中,“这是先生送给你们联邦人的礼物。”

    “是什么?”许乐问道。

    “应该是和你们联邦内部有关的一份情报。”齐大兵说道:“先生说,你也许会用,也许会把它扔掉,但这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许乐沉默片刻,忽然想到一件事情,望着对方说道:“有件事情需要你们帮忙,联邦那边肯定以为我早就死了,我一直担心有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会因为这个以为生,所以请你们通过自己的渠道,告诉那边的部队,就说我还活着。”

    “什么乱七八槽的事情?”齐大兵嘲弄说道:“因为误会,寡妇改嫁?”

    “我还没结婚。”许乐苦笑着回答道:“不过如果那些姑娘们以为我死了就胡乱嫁了人,真会让人郁闷的吐出血来。”

    齐大兵愣了愣,然后两个人互视一眼,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声回荡在空旷的地下军械库中,像雪殊一般滚动的越来越响亮,将那些隐约可闻的风雨声全部掩盖。

    数小时后黑暗的凌晨,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引擎喷射声,搭乘着前线急需军械的军用运输飞船,乘骑在火箭之上,离开天京星一处无名的后勤装备基地,向着黑暗的宇宙飞去。

    引擎底部高温喷射的火焰将漫天的雨水烧烛的嗤嗤呜鸣作响,射基地四击一片微烫的白雾蒸腾。幽静的青山之间,齐大兵看着那道夜空中醒目的光线,想着上面那个联邦年轻人,沉默很长时间后摇了摇头,咳嗽了数声,带领着手下的抵抗战士们沉默地走入风雨中,走入黑暗中。

    而此时一艘大型帝国运输舰已经脱离了本星系的引力控制,穿越了两处小型扭率空洞,向着浩翰无垠的宇宙边界进。无形的微粒击打在运输舰的舷窗上,泛着奇异的血红光芒,将窗上怀草诗那张普通的脸颊映的格外漠然。

    她负手肃然站在舷窗之前,身后是无数台沉重高大的狼牙机甲,这是帝国运往前线的第二批机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