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三章 别扭的梨树

    “虽然你此时笑的十分,颇有小爷我无耻的风采,但是……我还是必须告诉你一个大大的坏消息,让你从这白日的春梦中醒来,真是不好意思。”

    梨花大学的下午天气总是这样暖扬扬,令人懒洋洋。许乐看着铁门外面那张熟悉的漂亮脸蛋儿,看着那个懒洋洋的流氓官员脸上挂着的笑容,忍不住骂道:“有屁就快点儿放。”

    最近几个月里,施清海一直忙于工作,却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忙些什么,反正整个人瘦了一圈,不过这一瘦让他的面部线条显得更加分明,再配上那双迷死人不要命的桃花眼,稍去妩媚之风,更添三分英气,更能吸引那些中年雌性生物的灼热目光。

    施清海从铁门空隙里递过去一根烟,自己也点燃了一根,认真说道:“邹家兄妹昨天的航班,已经到了临海州,你自己小心一点儿,最近这些天不要再出校门,直到我给你确切的消息。”

    许乐夹着香类的手指一僵,没顾得上去点火,愣了愣后才想起了那两张并不难看却异常令人讨厌的脸。这几个月里他忙于学习机修方面的基础知识,忙于每天夜里的练功,忙于体会突如其来撞到自己腰上的青春,竟有些忘记了这件事情。他望着施清海问道:“你从哪儿得的消息?”

    “不要忘记小爷我是外勤处的干探。”施清海的语气毫不轻松,他的心里也觉得晦气,上次他冒着大险在夜店门口开了枪,就想把这滩子水弄浑。结果没想到国防部那位大佬居然一点脸都不要,隔了几个月又把自己的儿女派了过来。施清海倒是不旁方的报复,只要他的腰里有枪,没几个人能对付他,问题在于许乐,他很担心自己这个唯一的朋友。

    没有背景的小门房再能打,也不可能是那些人的对手……而且最令施清海烦燥的是,许乐得罪那一对兄妹,全部是自己的错。

    “世界上有这么记仇的人?”许乐当然知道世界上真有这样的人物,那些处于社会上层的大人物们,一旦颜面受损,不变本加厉地收回来,是绝对不会罢手的,“你说那个少校是第三军区的人,难道为了对付我们专门调来临海?”

    “他们来临海自然不是为了我们,但顺手收拾我们这两条敢汪汪叫的狗,只怕也非常愿意。”施清海漂亮的眼眸里闪过一丝阴沉,看着许乐那张老实平凡的脸,心想如果那对兄妹真的乱来,实在不行自己也只有出狠手了,大不了事后被组织开除了事。可是开除和清除好像是同意词?他忽然想到了这点,反而觉得胸膛里海阔天空,笑着对许乐说道:“别太担心,交给我办好了……不过,你得告诉我,刚才在阳光下面笑的那么,是不是出了什么好戍?”

    许乐愣了愣,施清海的脸色却变了,严肃地看着他说道:“不要告诉我,这是你第一次谈恋爱。”

    许乐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在呆。施清海怔怔地看了他半天,忽然开口认真说道:“别上当,兄弟。爱情是什么?爱情就是一个逼。”

    施清海虽然不是一个正人君子,甚至可以说是个流连花丛,祸害了不少姑娘的流氓,但很少会说出如此下流粗俗的话。许乐听到这句话后却没有生气,皱着眉头接着说道:“爱情啊……就是眼与眼的对视,肉与肉的摩擦,体液与体液的交换。”

    这三句话顿时把施清海震住了,他像看着一个陌生人般看着许乐,心想这个看上去老实的家伙,怎么能说出如此粗鄙却无比精确的论点?

    他不再理会依然呆的许乐,向着那辆黑色的公务用车走去。坐在驾驶位上,他看着铁门旁,阳光下,依然不着椅的许乐,摇了摇头——他没有太多时间去管许乐的私事,这几个月里,他调动了手中的一切资源,却依然没能找到那个太子在大学城里的位置。他有时候甚至在怀疑,组织如此重视一个年轻人究竟是为了什么?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那样的一个人?

    施清海开车走了,留下一个呆的许乐。他抬头看了看微微刺目的阳光,想到昨天也是在这样的阳光下,他和张小萌在运动场的跑道上缓缓行走,四周有无数的学生投来异样的目光,看来自己已经违背自己意愿的出了名?先前关于爱情的三句话,是那个时常出入休闲中心的封余大叔经常在许乐耳边唠叨的,许乐下意识里说了出来,心里却根本无法认同这种裸的观点。

    自己和张小萌有可能展下去?不需要更多的时间思考,许乐便否认了这一点。

    许乐给张小萌的第一印象非常好,这是一个诚恳善良的年轻男人,随着后来的接触,她现了许乐更多的优点,比如上进,比如努力,比如专心,然而又能如何呢?她只能小心翼翼地保持着距离,又却贪图着那一丝真诚,毕竟她总有一天是要离开梨花大学,回到议员的身边,帮助他处理那些繁琐的事务。她经常提醒自己不要太过贪心,有这一段平静的校园生活已经足够了,对方终究只是一个普通人,或许真能达成他进入果壳机动公司的理想,可是……那又将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许乐不知道自己对张小萌是什么感觉,只觉得对方黑框眼镜遮着的那双眼睛很平静,很吸引人。一个未满二十岁的年轻人,第一次与异性有了这样单独的接触,难以抑止地开始起光来,他喜欢和她坐在一起,但也必须小心翼翼地保持着距离,不是因为那些异样惊讶的眼光,不是因为对方拥有极好的家世,而是因为他自己的问题,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有联邦的军人前来抓捕自己。

    许乐没有谈过恋爱,张小萌也没有,却恰好都到了谈恋爱的年纪,就像是梨园里的树在春天会自在地生长一样,有趣的是,他们不懂什么叫爱慕,什么叫喜欢,却开始喜欢上了这种感觉,却又因为那些实在或荒谬的原因,保持着距离,让那些或许有或许没有的心意,只在心里。

    既然只在谁都看不到的心里,自然谈不上什么喜不喜欢。他们此时的相处,就像梨园里的树被人用铁丝捆住了,笨拙而可爱。

    ……

    ……

    肉眼看上去纤净无尘的操作间里,张小萌正笨拙而可爱地操作着小型激光焊机,试图将操作台上那几个金属部件联结在一起。然而她虽然在别的功课方面拥有极为优秀的理解力,一旦动起手来,却显得那样笨拙。

    在她的操作隔间外面,几个男学生用关切的眼光注视着她的操作,焦虑地恨不得冲进去代替她。时间总是容易能够让人忘记一切,如今的学生们早已经忘记了张小萌曾经休学一年,去s2行政区的幼稚举动,在他们的眼里,张小萌是一个很漂亮可人的女同学,而且恰好有不错的家世和性格。虽然最近校园里传说张小萌又变得古怪起来,喜欢和那个穷死了的门房旁听生在一起,可是他们并不愿意相信这一点,据女生公寓的内部消息,张小萌也完全否认了和那个穷小子在一起的可能性。

    或许是走神走到了一处,度也保持了一致,那几名男学生下意识里扭头,望向了旁边一间全透明的操作间,然后他们异常震惊地听到了嘀的一声。

    “2分23秒!”穿着操作服的周教授带着不可置信地神情盯着操作间门口的显示光屏,对着里面那个年轻人大声喊道:“许乐!你***真是个天才!昨天才打破学校里的三套件组装纪录,今天又打破了B图纸纪录!***!如果不是你小子历史政治学和经济学都只能考个位数,我一定向学校推荐让你转成免费的正式学生,甚至恨不得推荐你去第一军事学院!”

    据说周教授以前是国防部某大型配装中心的团级机修工程师,至今仍然带着强烈的军人风格,说话声音非常大,震的整个实验楼都会嗡嗡作响,更何况这个时候他是带着狂野的喜悦吼出来的。一时间,所有的学生都听到了他说的话,将羡慕和震惊的目光投向了那个透明的操作间。

    正隔着平面放大玻璃,笨拙进行第四个焊点微操作的张小萌,震惊地抬起了头,取下黑框眼镜向着旁边望去,她怎么也想不到,那个看上去异常平凡的男生,居然会在这些方面拥有连周教授都感到震惊的天赋。

    透明操作间的门打开了,后背早被汗水打湿的许乐走了出来,用衣袖擦了擦头上快要滴下来的汗水,假装没有看到四周的惊奇目光,向周教授点头致意。被封余大叔手把手教出来的操作技能,用来完成学校的操作实践,自然要比这些同学们快很多。他只是有些无奈,自己一旦接触那些工具便会忘神,为了从痴迷的状态中把度降下来,他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甚至急出了一身冷汗,结果好像还是太快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