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六十一章 日记与战争

    棕褐色的粗制小牛皮外套,植物纤维纸的内页,是一今日记本。这今日记本随着那个曾经年轻骄傲坚毅温和的帝**官,迈过了漫漫七年的星际旅程,从帝国抵达联邦的西陲一颗叫做546o的星球,然后在一次屠杀命令之后,沉默地贴着那名年轻军官的左胸膛,在冰雪之下的万人坑中开始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沉睡。

    后来有一个同样年轻而骄傲坚毅温和的联邦军官,从联邦的东林大区逃往都星圈,又随着部队来到这颗叫做546o的星球,在流凌到来之前,失足堕入这个冰冷残酷的万人坑中,从那名帝**官早已冻的如钢铁般坚硬的胸膛上找到了这今日记本。日记本开始又一次的旅行,随着这名联邦军官去往了更遥远的地方,直至终于回家。

    日记本外面包裹着的小牛皮损坏严重,似乎稍微用些力气便会变成烂腐的碎屑,里面的植物纤维纸更是已经开始脱落,与当初意气风的帝**官刚刚拿到手里时的模样,已经有了很大的差别。

    可苏珊大妈依然一眼就认了出来,因为这是很多年前她亲手买的,也是她亲手交到了即便远征的兄长手中,她将母亲留给自己的最后一件饰变卖,也只买得起粗制小牛皮的,而买不起精制小牛皮的。

    一个字的差别,是苏珊大妈后来很多年里的遗憾,她有时候甚至在想,如果当初给哥哥买个好的日记本,他也许就不会因为违反军纪而被枪毙……这是多么不符合逻辑的悲伤想法,然而对于一个孤立无助、在贫民区里挣扎求生的罪族小姐来说,她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指责自己,来想念亲人。

    苏珊大妈颤抖的手接过陈旧的日记本,忍不住将右手捂到了脸上,满是老茧的手指在肥胖而满是风霜之色的脸颊上用力地擦磨着,却止不住哗哗的泪水从指间溢了出来。

    很多年了,生活的痛苦与折磨无法让这位被迫开朗乐观甚至暴燥的女士流下一滴泪,但今天看到早已死去的兄长留下的遗物,无数今日子的委屈痛苦,就像是找到了一个泄的渠道,大声地哭了出来。

    左手捧着日记本,右手捂着脸痛声哭泣,在这一刻,苏珊觉得仿佛看到有着最温和笑容的哥哥再次站到了自己的面前。

    ……

    ……

    保罗震惊地看着失声痛哭的母亲,搀扶着她无力的肘弯,他很少看到母亲如此悲伤的一面,不知道那今日记本究竟代表着什么,下意识里保护母亲的冲动让他试图质问面前的怀草诗,然而想到对方无比尊贵的身份,终究是没敢说出声来。

    干净小院里失声痛哭的胖妇人,让四周帝**官的表情变得有些奇异,做为殿下的直属部队军官,他们知道殿下拿着的这份日记本大约是属于某位牺牲的同僚,却并不知道日记本里记载的内容,一时间某种苍凉悲伤的感觉在院中升起,有几名军官悄悄取下了自己的军帽。

    怀草诗看着在自己面前像孩童一般放声大哭的妇人,眼睛渐渐眯了起来。

    许乐拿到的日记本,并且带回了帝国,这个胖乎乎看上去异常平庸的妇人却恰好是亚瑟的亲妹妹,并且不知因为什么原因,甘愿冒着极大的风险,将他收留藏在小院之中将近一年的时间。

    那今日记本她曾经仔细翻阅过,从亚瑟军安的记载中,她感受到了一些以前不曾用心去感受过的东西,现在愈感觉,难道冥冥之中真有什么是被注定的事物?这种概率极小的故事是怎样生的?还是说造物主认为这对生死相隔,被浩瀚宇宙相隔的兄妹,都拥有某种应该被珍惜的美德,所以借许乐的手展现一下小慈悲?

    怀草诗没有慈悲,在她看来,美德这种东西,只有当世界允许被拥有的时候,才应该被赞赏,如今燃遍宇宙的战火,必须让这种相对虚无的存在走开。

    帝国部队在联邦西林曾经进行过很多次针对平民和技术人员的屠杀,事后阅读军情报告时,怀草诗认为这种举动没有任何意义,但她同样极不认同像亚瑟军官这样违反上级命令的愚蠢行为。

    “你叫保罗?”怀草诗沉默片刻,忽然望着正有些不知所措的年轻男孩儿说道:“根据你们学校的档案,你最近正在参加军事培训?”

    保罗紧张地看了还在哭泣的母亲一眼,吞了。唾沫润了润嗓子,低声回答道:“是。”

    他不知道在帝国民众心中像神祗一般的公主殿下为什么会来到自己家,更震惊于殿下似手知道自己是谁,做过些什么。

    “你的军事培训到此为止。”怀草诗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保罗对于正在贫民区内大肆凌虐的帝**队没有什么好感,但心中却充满了抵抗联邦侵略者的热情,在他这样的平民学生看来,加入帝**队也是一种宝贵的权利,听到殿下的这句话,他惊愕地热血上涌,大声抗议道:“为什么?”

    怀草诗将双手负到身后,在腰上轻轻握住,根本没有理会这个男孩儿的抗议,直接对身旁的下属命令道:“记住他的编号,谁也不准让他上前线。”

    “把你挂到树上的人究竟是谁?是不是他回来了?”

    “我不知道,因为上次你就告诉我说他已经死了,所以我根本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在茶碗里下麻丅醉药,这种下三滥但格外有用的手段,倒确实很像纳斯里习惯做的。”

    “按照联邦那边传回来的情报,他应该已经死了,联邦那个机器脑袋对他的恨意应该不会比我低,虽然他曾很多次荒谬地逃脱机器脑袋的追杀,可我总以为奇迹不可能一再重复。”

    灌满了清风的摘星殿顶层,下方隐隐传来磁浮设备的低沉嗡鸣,四周的过滤紫外线纱幔随风起舞,帝国皇帝怀夫差缓缓转过身来,望着站在屏风外侧的美丽中年男人,眉头厌恶地一皱,总觉得此人身上穿的那件轻薄白色长袍,就像是挂满了身后的白色纱幔,至于那双修长的像女人一样的**长腿,更是数十年如一日地令他感到作呕。

    “站在帝国的立场上,我认为你根本就不应该对纳斯里有任何恨意。当年如果不是他一手造就的那场大爆炸,说不定李匹夫早就已经率着联邦部队炸平了你的皇宫。”

    “两个宇宙内最庞大的战争机器之间的对抗,又怎么可能因为一个人,一场爆炸而改变。”

    帝国皇苹的语气森严之中又夹着丝嘲讽,“你们这些人总是习惯性地想要神话某个特定的人物,老师故去,你太不成器,大师范府是不是觉得腰都快要直不起来,所以你觉得将老师这个学生放入神殿,才能够继续维持你们家族的神秘不可侵犯感觉?”

    “皇帝同学,我们家族从来不需要努力地去维系自己的地位,如果你这是在向千年血誓出自己强硬的声音,我会非常喜悦地看到一段历史的产生,同时我也很想亲眼看到白槿王朝是怎样覆灭的。”

    大师范话语间的嘲讽之意并不比这位宇宙间最有权力的男人少,也不知道他的家族究竟拥有怎样的底牌,居然能够让他面对着帝国皇帝,犹自如此放松而疯狂。

    “如果再有类似这次的事件生。”帝国皇帝微微眯眼,平静望着他,说道:“我会忘记什么是血誓,至少我可以先杀死你……至于你们花家究竟留了多少底牌,这个皇朝能不能持续下去,到那时,也许我不再关心。”

    大师范看着皇帝眯起的眼睛,知道对方真的动了杀机,然而他的表情依然是那般散漫而迷人,啪的一声点燃了唇间叼了很长时间的烟,耸了耸肩说道:“看来你对帝国的前景真的很悲观。”

    “不,我只是很厌憎你这样的神棍存在,这种厌憎有时候甚至越了我此生最大的愿望。”帝国皇帝厌憎地盯着他,目光随后又落在一根陈旧而满是黑色血清的棘条上。

    大师范微微一怔,然后躬身行礼,也没有等待皇帝的允许,便抬步向磁浮入口处走去。

    “你要去哪里?”皇帝转身手握栏杆,望向外面高阔的天空。

    “我要去找那艘飞船,看有没有机会溜进联邦。”大师范脚步未停,淡漠说道,“如果能进去,或许我能顺手把那份被毁了的名单找回来。”

    帝国皇帝万年冰川般的表情在这一瞬间有了些微松动,持续了数十年的英雄计划,如今已经被联邦识破,可如果那份多年前被毁掉的档案能够找回来,或许还有存活着的。

    “你终究还是个帝国人。”

    皇帝望着天穹微微一笑,在他目光及处看不到任何飞行器,然而在大气层之外,在天京星周边的太空基地里,在数十个帝国控制的星系中,无数沉重的合金战争机器,正在紧张地进行装载,密密麻麻的帝国战舰沉默而肃杀地悬浮于太空之中,时刻准备着向前线开去。

    战争早已开始,那就让它轰轰烈烈地继续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