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六十章 帝国的收割(三)

    对于帝国统治者来说,被剥削被损害被侮辱的下层民众是他们尊严财富权力统治阶层向心力等等一切的来源,正如沃斯老人所言,他们不可能放弃这种统治架构的基础,于是清醒的统治者们迟早会现一条历史规律,或者说和弹簧相关的物理规律,占据人口大量基数的贱民心中的怨气和对更好生活的渴望追求,必然会逐渐展成为激烈的抗争。

    既然是不可违背的历史规律,那么只好接受并且想办法让这种波动被控制在一定幅度之内,既能够将弹簧被压之后蕴积的能量释放出来,又不至于让释放的过程过于狂暴,直接将压弹簧的那双金手震碎。

    抗争和镇丅压总是血腥而残酷的,帝国皇室不愿意看到阔大的疆域内四处盛开着黑血凝成的花,没有组织的反抗看上去似乎显得不太有力量,然而放在无数星系之中,却会让军队和官员们顾此失彼,疲于奔命,而且帝国皇族似乎也需要这些拿着粗劣武器就敢往战舰冲的贱民士兵们去磨损那些骄傲而不怎么听话的偏远贵族的实力……

    于是,一个成熟而有力量的抵抗组织不仅成了抗争贱民们最终胜利的需要,也成了帝国皇室维持自己统治的需要。

    从很多年前开始,天京星皇宫的主人和他强大铁血的军队,开始放任某些德高望重的起义军领袖,尤其是温和派领袖在国土中自由成长,默然注视甚至暗中帮助他们组织起有纪律性的团体。

    当那些偏远星系的贵族们在起义者面前颤颤抖时,皇帝陛下派出的皇家部队像救世主一般从天而降,挽救他们于危难之际。

    当起义者的队伍越来越壮大,渐成浩荡之势时,皇帝陛下冷酷地动用最铁血的将军和士兵,不惜屠戮整座城市,堆砌数十万人头,也要将这种势头压下来。

    当起义者陷入低潮时,皇帝陛下温和地宣布仁政,斥责各地贵族不法之行,杀几只瘦弱的鸡,裹携着圣洁的光辉笼络贱民们的心,而曾经进行过血腥杀戮的将军或士兵,自然成为了欺瞒陛下无耻的羊。

    当抵抗组织被迫进入城市,在社会底层逐渐扩大自己的影响力,真正威胁到了皇族的统治,或者说皇宫主人不愿意再喂养这个抵抗组织,想换一批威胁更小更无能的对手,那么他便会再次举起屠刀。

    不知是何人制订如此看似异想天开难以实施,实际上却是毒辣无耻至极的政策,白槿王朝七百余年间,无数的抵抗组织随着历史潮流诞生,壮大,然后毁灭,无数已经从自动进入自觉最坚定的抗争者,就在这种枯燥悲壮的重复过程中化作灰烬,所有的差别不过是抵抗组织的名称而已。

    这个过程就像一名贪心的农夫种植了几千亩田地,面对着如燎原般的野草,他根本没有办法将所有田地里的野草全部锄掉,他宁肯野草中出现一株有思想有智慧有准确目的性的异类,吸引并且领导其余田地里的野草集中了全部的力量,茂密的生长直至包围农夫自己的家园。

    到那时,一台锄草机或者是一把火便足够了。

    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总会出现很多意外,对于白槿王朝的统治者来说,这个自开朝之初便拟定的大宗旨,曾经很多次进入失控的局面,愤怒而强大的抵抗组织有好几次险些成功地推翻腐朽的帝国,但皇宫的历代主人们依然坚持着这个政策,直至如今。

    最新的一期收割是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大概端于前任帝国皇帝被李匹夫刺杀,新皇继位,之后卡顿郡王挥舞着屠刀横行于宇宙之间,再之后便是最近生在贫民区里的故事。

    成千上万的帝**人和秘密警察冲入了都城西南陲的第九区,那些平日里没有任何贵人投予关注目光的破烂建筑群,在这几天内,成为所有目光的焦点。

    无情的清剿,在情报署十余年压抑收集的基础上,显得格外精确而恐怖,六百多名伪装成各行业人群的抵抗组织成员,被投入阴森的秘密监狱,迎接他们的必然是死亡,还有更多的人也被逮捕被枪毙,至于那些被地下抵抗组织充作秘密据点的赌场、工厂,则是更加凄惨地被工程机甲碾推成一片废墟。

    许乐站在楼上看着远处不时升起的烟尘,还有那些被流弹击伤的平民哭喊声,眉头皱的很厉害,右手食指中指夹着的香烟很长时间都忘了吸一口,柔而整齐的烟灰轻轻颤抖,随时可能落下。

    出乎帝**部和情报署的判断,自修理厂逃走的一行人并没有马上离开都城,散入南方的密林深山之中,而是继续留在了贫民区。在这些天里,许乐和抵抗组织战士们连续换了十一个隐匿地点,终于找到了那么一经难得的休整机会。

    都城贫民区太大,里面各色各样的人太多,帝国的清剿收割行动再如何无孔不入,也不可能将这片延绵不尽的破烂街区全部清扫一遍,因为皇帝陛下不可能让士兵把一百多万人会部杀死。

    再贱的人命一旦多到百万,也总会有些分量,更何况是在帝国京都,正如被烧成黑炭一片的田地里,老天爷总会仁慈的留下几个坑洞和几粒侥幸的草籽。

    在一个极好的隐匿地点,沉默地看着面前一幕幕惨剧,看了几十分钟的许乐眼睛有些涩,蹙着眉心摇了摇头,然后低下头看着快要燃烧到手指的烟卷,沉默不语。

    眼看那些贫民用了无数漫长屈辱生命才谋得的半片蜗居垮了,眼看那些蜗居内可怜的不多财物被机甲履带碾成碎末,眼看街头被押成一排的抵抗组织成员或是无辜牵涉的民众被像性口一样的带走,更有很多人被直接押往街头枪毙,鲜血流满如和……

    没有人的心情能好起来,虽然他是一名联邦军官。

    从理智上来说,他应该马上着手考虑抵抗组织在这一轮清剿之后还能残留多少力量,在别的星系尤其是边界星系里还有多少行动力,能够为朕邦部队带来多少利益,那个合作还有没有必要接续下去,然而眼前生的幕幕实在让他无法去思考这些事情。

    尤其是那座在小池塘边,比周围建筑要显得干净清爽一些的院落,让他非常忧虑。

    他在那个温暖的院子里生活了大半年时间,苏珊大妈和保罗将会得到怎样的遭遇,自然令他心绪不安,好在那座院落这几天一直处于诡异的安静中,让他稍微放心了些。

    “准备走了。”齐大兵在厢房里探出头来,面带疲乏之色说道。

    许乐点了点头,最后看了一眼那座小院,将烟卷仔细地刑兰杆上碾熄,快地检查了一遍身上的武器,转身离开。

    他曾经答应大妈走的时候会告诉她,只是如今看来这已经成了奢望。

    怀草诗也将要离开。

    前线的战事非常激烈,她本应该早在十几天前就剩坐战舰出前去支援,如今数百台新式狼牙机甲已经在星途之中,而身为最高指挥官和最强战力的她,却还被迫停留在天京星上。

    剿灭地下抵抗组织,杀死许乐的强烈渴望,不可能让她无止境地停留,而在临出之前,出乎所有下属军官意料,她没有进入皇宫拜别陛下,而是在十余辆机甲的拱卫下,来到混乱不堪的贫民区,来到一座安静的小院前。

    苏珊大妈脸色苍白地看着满院荷枪实弹、表情冷厉的帝**人,根本不敢像平日里那样大声说话,而是紧张地抓着儿子的手,用力将他拉到了身后。

    在这些天里,性情开朗甚至有些粗豪的她,已经被院外那些惨呼痛哭及枪声变得有些神经衰弱,她不知道这些天杀的冷血军人为什么冲进自己的小院,隐约间想道难道这些军人是来找那个黑头的可怜贵族的?想到这点,紧紧握着儿子的手变得冰冷无比,开始颤抖起来。

    一个浑身透着冷漠气息的年轻帝**官,在很多人的护卫下走了进来,他抬头望了一眼这个普通的院落,眉头微微一蹙,取下军帽揉了揉微卷的黑。

    苏珊大妈深深地呼吸了几声,勇敢地牵着儿子的手来到这名帝**官的面前,以标准的平民晋见贵族礼仪半蹲身体,说道:“非常荣幸……”

    一名军官在旁边小声提醒道:“这位是公主殿下。”

    听到这个名字,苏珊大妈和一直愤怒盯着士兵们的保罗同时呆了,僵在原地半天回不过神来。

    当他们正慌张准备下跪的时候,怀草诗眯着眼睛挥了挥手指,阻止了他们的动作,平静说道:“不用了。”

    接下来的十分钟时间内,殿下在苏珊大妈惘然的陪伴下,参观了一遍小院,饶有兴致地看了看那些在黑市上很出名的影音播放器材,整个过程中,她一直没有问一句和许乐有关的话。

    在离开之前,怀草诗从军装上衣口袋里取出一个陈旧的日记本,沉默片刻,望着身体僵硬的苏珊大妈问道:“你是不是有一个参加远征军的兄长,他叫亚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