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五十四章 他人的屋檐下落着自己的雪

    “我得到过某种承诺。”一老人回答道。

    许乐从这句话里隐约想到了一些什么,低头沉默。

    “我们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弹药和军事培训。战舰和机甲这种东西你们联邦人肯定是舍不得给的,那么,请支援我们足够的枪械和弹药。”

    “怎么送过来?我觉得这是最大的问题……”许乐抬起头蹙眉问道。

    “你逃亡一年的时间,看来对当前宇宙的局势不是很清楚。”老人说道:“你们的军队已经打到了西南星系,整个空间通道已经被你们完全控制,输送弹药武器并不是什么难事。”

    在许乐的概念或者说印象中,联邦和帝国是相隔无数光年极为遥远的存在,不论是直膜空间里的六年半,还是穿越空间通道,都让两边的交流变得非常困难,所以先前才有那样的疑问,直到听到沃斯领袖的这句话,他才想起来,自己英勇的战友们已经打了过来,转瞬间,一股莫名的激动与渴望涌入他的身躯,有些迫不及待想要回到那些家伙的身边,回到那片危险的战场上。

    “最好把你唇角的笑容控制一下。”沃斯冷漠说道:“侵略者的笑容很是刺眼。”

    老人用颤抖的手指轻点文件当中某个页面,继续说道:“另外,我希望你们的部队不要进入这片星域,我和我的组织绝对不会允许你们真的把我们的星球收割干净。”

    “这个,我真没办法承诺。”许乐很直接地说道。

    沃斯老人没有继续这个话题,沉默片刻后说道:“那我要求你们的部队在被占领的行政星上保持足够的冷静,尽可能地不要伤害平民。”

    “可以。”许乐回答的没有丝毫犹豫,然后附加了一句“但平民和军队的定义权,必须由我们确定,我不可能为了避免误伤帝国平民,而让自己的同僚付出无谓的牺牲。”

    “至于军事培训的地点,我认为这条走私星际通道比较合适。文件里提到护航的要求,其实和这件事情是一体两面,我们的经济来源主要依赖于这条走私航线。”

    “说到经济,我希望你们的政丅府能够给予慷慨的物资援助。记住,是易兑换物资……联邦流通货币,在帝国等同于废纸。”

    许乐耐心地听着老人将抵抗组织的条件一条条列出来,直到最后心情终于变得有些异样,右手按在那份文件之上,蹙眉问道:“我只看到我们的义务,权利在哪里?你们又能做些什么?”

    “我们会把活着的你……送回你的部队之中。”沃斯卑着他的眼睛,平静地说道。

    “这远远不够。”许乐看着老人浑浊的双眼,无比认真地说道。

    “我们会为你们提供帝国皇家直属部队的布置情报,协调你们与被占行政星民众之间的关系,帮助维持各行政星的秩序。”

    沃斯停顿了片刻后微笑回答道,他说的这几条正是联邦部队进入帝国星域之后,感觉最棘手的几个方面。

    “我怀疑你们的能力。”许乐望了一眼楼下后,摇头说道:“我甚至怀疑你领导的抵抗组织的影响力能不能够扩展出这片贫民区。”

    “我能把你从大师范府里救出来,这已经证明了我们的能力。”

    “不,我根本不相信你们有能力做到这一点。”许乐盯着他的眼睛说道:“有人在帮助你们,那个人是谁?”

    老人浑浊的目光落在文件上,根本没有理会他这个显得有些不礼貌的问题。

    “难道你要我相信,就凭楼下这些无组织无纪律的黑帮打手,你们就能突破帝国部队的包围?你所承诺的条件,协调,治安,情撤……我无法相信你们能做到,就算整个帝国星域里的黑道皇帝全部是你最狂热的支持者,同样如此。”

    “你低估了我们的力量,并且严重缺乏行政管理的经验。”老人缓缓抬起头来,望着他说道:b,要维护被占领星球的治安,要恐吓那些热血的游击队的父母妻儿,要从黑夜里搜取你们需要的情报…………再没有任何人,比这些黑道分子更加适合。”

    许乐默然,现对方说的话虽然看似荒谬,实际上却很有道理,他摇着头问道:“这些黑道分子敲诈勒索,无恶不作,能够享有富裕而放纵的生活,他们为什么会跟随你,冒着死亡的危险去反抗皇帝?而且难道你不担心抵抗组织里充斥着这种野心家和屠夫,会是件很危险的事情?”

    “要在帝国这样一个危险的独裁社会里寻觅光明,我们必须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木恩虽然从事着很多不正当事业,是被很多人畏惧或敬佩的黑道领袖,但却是组织的高级干部,他和他的帮派,是抵抗组织最可靠的武装力量之一乙”

    “木恩和我们一样,都出身贱民,他的仓家大小都死在帝国皇贼们的屠刀之下,所以我们从来不会怀疑他的忠诚程度,因为我们拥有一样惨痛的经历和改变这个世界的决心。”

    “就如同你一样,你是联邦人,你想要回到联邦的决心自然也不用怀疑。”

    老人望着他的目光忽然变得柔和了起来,微笑说道:“说到这一点,我还要代表很多帝国民众感谢你。”

    “感谢我?”

    “你在天京星生活了近一年时间,或许在你看来帝国的阶层矛盾并没有激化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但那是因为你没有机会去别的星球看看……那些被贱民血水染红的星球。”

    老人的眸子里跳跃着冰冷的火苗:“天京星是帝国的脸面,皇帝陛下自然不会允许出现太过血腥的屏杀事件,而在那些贱民们敢于反抗的星球上,皇帝陛下的屠刀从来没有入过鞘。”

    “卡顿就是他最大的一把屠刀,上千万的起义者与无辜的平民死在他的血腥镇丅压之下,变成他升爵风光的筹码……

    “这几年夫差皇帝冷落他,也是不想与这个屠夫手中鲜血牵扯太多关系的缘故。”

    “卡顿死在了你的手中,千万颗不甘闭眼的头颅和他们芶延残喘的亲人,都会感谢你替他们报了仇。比如你刚才见过的木恩,他的妹妹就是死在卡顿直属师的铁蹄之下。”

    许乐停顿片刻后解释道:“我是替自己报仇,杀卡顿的时候并没有想到这些。”

    “可他终究还是死在你手上。”沃斯老人微笑说道“,所以与你达成某种协议,比较容易说服组织内部的年轻人们。”

    “好吧,我承认你是一位优秀的说服者,这个协议我个人表示赞同。”许乐说道:“可是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按照你们的政治理念及纲领,如果……联邦部队一直深入,如果帝国白槿王朝真的覆灭,那么你我双方肯定会再次生激烈的战争。”

    “但那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沃斯老人并没有在许乐面前隐藏什么,简单明了地说道:“你们这些侵略者是摆在我们面前的第二座大山,我们总得先掀翻一座山再说。至于你们的政丅府官员,拿到这份协议后,肯定也会有类似的看法。”

    “在当前的历史阶段,我们可以是朋友。

    “在以后的历史阶段,我们必然是敌人。”

    “至于更久远的历史河流中,联邦和帝国之间会变成怎样舟关系,那就交给造物主去处理吧。”

    面前的老人在抵抗组织德高望重的领袖、充满投机精神的冷酷商人、带着虚无主义气息用简单概念归纳复杂未来的哲学家这三个角色之间不停转换,这种转换让许乐感觉有些怪异,总觉得这种气息非常熟悉。

    很自然的,他想到了双月节舞会上施公子那位叔父,那位青龙山最传奇的人物,不由微微皱眉,嗅到了某种诡异的味道。

    “最后一个问题,是重复的问题。”他望着椅中的老人说道:“究竟是谁把我从大师范府里救了出来?”

    “是我们。”

    “我不信。”

    因为长年战争的关系,许乐过往对帝国全体民众都没有哪怕一丝好感,对敌国内部的政治斗争更没有丝毫兴趣。

    在天京星都城贫民区里呆了近一年的时间,尤其是那座温暖小院里的苏珊大妈和保罗,渐渐改变了他的心态。在内心深处,他清楚帝国下层贫苦而少自由的民众反抗皇族的统治有天然正确性,在情感立场,他同情那些受压迫的人们,只是他依然不会主动做些什么。

    因为正如林老教授说过的那样,宇宙里从来没有什么道理,自然也就没有什么真正的公平,他身为一个联邦公民,先要保护的是联邦,要维护的是联邦内部的某些值得维护的东西。

    人类的悲欢或许能够相通,如果承认联邦人和帝国人都是人类的话,联邦人应该也能清晰地感受到帝国人的悲伤或喜悦,只是自家门前的雪还没有扫干净,纵看着他院瓦檐塌了,又能如何?

    问题是现在局势急转直下,他已经坐到了别人院落摇摇欲坠的屋檐下,不得不被迫与这家院落的主人联手,于风雪天里认真劳作。

    许乐坐在修理厂二楼阳台上,望着天京星都城黑压压的贫民区建筑群,有所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