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五十二章 楼上的人

    站在他面前这位自称贫民区黑道皇帝的男人,穿着件名贵的裘皮大衣,大衣里面的上半身却是完全**,丝丝润滑的毛皮与满是刺青的肌肤摩娑,眉眼间自然流露的那抹冷冽与隐在深处的残忍气息,非常成功地没有让那些温柔而有礼貌的言语与他的身份产生不协调的感觉。

    宇宙两边的世界都有黑暗的地下世界,东林孤儿出身的许乐对这个世界的行事规则并不陌生,清楚这些看似处于最底端的地下世界里经常会黄染出一些厉害至极的人物,林半山便是其中最著名的代表。在有宪章光辉照拂的联邦,都没有谁敢完全无视地下世界,更何况这是在帝国天京星,在最混乱也是最没有秩序的贫民区。

    按道理,他应该对这个男人客气或者说客套些,只是他非常想见此人上面的那个人,所以他的应答无比直接简单,从而显得有些抵触和缺乏尊重。

    在客厅里那些持枪大汉们看来,许乐的回答不止是缺乏尊重,更是严重的不礼貌,这些帝国底层的男人们,本来对联邦人就没有丝毫好感,此刻更是忍不住站了起来,大声地咒骂着,端起手中沉重的枪械对准了许乐的脑袋,似乎愤怒的子弹下一刻便会射。

    穿着裘皮大衣的黑道领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敛去,戴着三枚奇大钻石戒指的右手掌缓缓伸入衣领,在轻软顺滑的毛皮和胸膛肌肤间轻轻揉动,然后摇了摇头。

    他没有阻止这些忠诚而嗜血的下属殴打联邦人的冲动,只是提醒他们不要动用枪械,用些简单的暴力让对方知道一下什么叫敬畏之心便好。

    之所以会做出这样的决断,是因为他心中也有极浓重的好奇,自己最尊重的老人为什么如此重视面前这个联邦逃犯,而这个五年以来在自己再前显得最平静的异乡人,究竟有怎样的底气。

    很多年前在东林星上,许乐曾经被人用冰冷的枪管顶住自己的额头,那生痛冰冷屈辱的感觉从未忘记,这么多年过去了,被人用枪指住的经历太多,多到他快要有些麻木,平静的心脏生不出太多的紧张情绪。

    一个身高过两米,脸上生满茂密褐色胡须的大汉将手中的枪械扔到同伴手中,咧开嘴露出天真而残忍的笑容,向着许乐走了过去,他搓动着双手,上半身的关节里出令人心悸的熔嗒声,紧绷突起的肌肉群里不知道蕴藏着怎样恐怖的力量口

    客厅里的持枪匪汉们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同时耸了耸肩,猜想着这个瘦弱的苍白联邦人,大概能顶住几秒钟,事后会有几根骨头被打断。

    许乐微微偏头,眯眼看着越来越近的魁梧大汉,然后皱了皱再头,看出对方不把自己的骨头打断几根,定然是不会满足的。

    只是他的骨头已经被怀草诗打断了太多根,在阴暗地下水道里养了三天时间,也不可能完全复原,他绝对没有再次断骨以安慰这些帝国黑帮心情的想法。

    魁梧大汉咧嘴,露出满口黄烂若大玉米粒儿的牙齿,瞪的像瓶口一般圆的眼珠里闪过几丝狰狞残忍之色,举起右臂呼的一声向许乐的脑袋拍了过去。

    很简单的一拍,没有什么花哨的动作,这名魁梧大汉做为这个黑帮的头号战将,对自己的力量有绝对的信心,认为这一巴掌呼过去,无论许乐怎样格挡,也都会被自己扇倒在地。

    谁让自己有一个比小桌看着还要大的恐怖手掌呢?

    看着近在咫尺那对圆眼里的狰狞残忍神情,许乐的眼睛眯的愈厉害,不期然地想起在西林战场上和队友们浴血厮杀时,总能在那些帝国远征军的眼中,看到极类似的原始蛮荒嗜血冲动,这种感觉非常不好,让他非常不愉快。

    能够勉强抬起来的左臂,就在那小桌似的手掌呼啸而至前一瞬间,轻描淡写地抬了起来,左手的拇指与食指,闪电般扣住那名魁梧大汉的手腕,指尖深深地陷进那两道软骨之间。

    就是这样简单的一扣,魁梧大汉充满蛮力的一击骤然静止于空中,他粗壮的右臂僵硬在半空,没有办法再进一寸。

    客厅里的帝国黑帮份子们表情剧变,震惊地站起身来,下意识里握紧了手中的枪械。

    许乐默默望着面前大汉眼珠里的震惊之色与不甘之意,被剃的稀疏的眉毛微微一皱,指尖再一加力。

    拇指陷的更深了几分,就像一根钉子深深地锲进木头,根本拔不出来,一道鲜血自深陷处缓缓流出。

    魁梧大汉只觉一阵剧痛,平时极为自负的力量在这一刻竟似乎要流失殆尽,不知道生生打死过多少敌人的右臂,居然被这个瘦削的家伙两根指头就定在了空中!

    黑帮匪汉,都是从生死之间厮混缠杀出来的亡命之徒,知道碰到了硬手,魁梧大汉却没有丝毫畏惧,反而将心头最原始蛮荒的凶意激了出来,他像一头野兽吃痛般厉嚎一声,用力一拉右臂!

    许乐的两根手指就是两根铁铸的钉子,他怎么可能拉的回去?魁梧大汉应该也事先预计到了这一点,谁也没有想到,蛮力相抗只是表象,他那只空着的左手伸到腰后,握住了合金军刺的把手。

    更危险的是,他腰间骤然力,准备抬起那根比小孩腰身还要粗的大腿,即便许乐能够挡住军刺的阴险一击,想必也没有办法再拦住这暴怒向着小腹去的一踹!

    许乐的骨头断了,小腹也曾经受过重伤,他非常愤怒于这些帝国人再次针对这些地方起攻击,要知道他受的伤都是那位不可一世的殿下赐予,面前这些黑帮分子有什么资格去追随怀草诗的足迹?

    一翻手腕,他强悍无比地将魅梧大汉的手臂生生扭了过来,完好无损的两只脚在下方诡异无比地跳动,深植于骨骼肌肉间的姿式记忆完美地出现在场间,就在魁梧大汉正准备抬腿的前一瞬间,他的左脚已经后至而先,精确至极,蛮不讲理的狠狠踩了下去!

    穿着硬底牛皮靴的左脚,狠狠地踩在了魁梧大汉的右脚背上,就如一把大铁锤狠狠地砸在了一个花盘上。

    一道清楚而恐怖的骨裂声,从下方暴响。

    魁梧大汉的面色顿时变得苍白,嘴唇大张,黄烂大粒的牙齿间酝酿着呼痛的声音。

    许乐没有听一个大汉像娘们样尖叫的**,紧接着他身体再进,膝头狠狠地顶中魁梧大汉的膝关节,几乎同时,他的身体怪异地在空中做了个近似停顿的动作,右腿自斜外方画了一道圆弧,快若闪电地击中大汉的腰侧。

    前一膝直接让魁梧大汉的膝关节变形向后恐怖的扭曲,后一退精确地击中大汉握住军刺的右手,巨大的力量震动的鲜血瞬间从虎口中喷溅出来。

    精确快狠辣的近身三连击,根本没有给魁梧大汉任何呼痛的机会,强大的杀伤力与重叠若浪的痛楚,让此人如一座倾倒的小山般,重重地摔倒在地,砸的客厅地板微微一震,就此陷入了昏迷。

    这一切生的太快,客厅里的黑帮匪汉们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反应和救援,只有眼肆睁看着那个联邦瘦削青年,像个魔鬼般进身纵身侧身,把自己的同伴变成了昏迷的肉团。

    令他们感到无比惊惧的是,这个联邦人近身技强悍的他们竟是找不到词语来形容,明明是些很简单的动作,却拥有如此不可思议的威力,明明这些动作看上去并不快,非常清楚明确,却总给人一种无法跟上他节奏的感觉!

    很多枪械再次端了起来,瞄准了许乐,只是此时这些黑帮匪汉们的手有些微微颤抖,再也无法像刚才那般轻松而轻蔑,他们总觉得就算自己这些人马上开火,或许都无法打死那个安静站在场间的联邦人。

    因为,他太安静了。

    许乐缓缓收回左脚,没有去看地上那名魁梧汉子正像腐烂蛋糕般快胀胀的脚背,收回目光,安静地看着场间众人的领,那个自称帝国黑帮皇帝的男人。

    楼内死寂一片,沉默很长时间后,裸身穿着裘皮大衣的男人皱了皱眉头,点燃一根香烟,说道:“我叫木恩,这里都是我的兄弟,我们对联邦人没有丝毫好感,不过……我们生存在弱肉强食的世界,你刚才的表现应该有资格赢取我们的尊敬。

    “木恩先生,你好。”许乐说道:“我还是很想见你上面的人。”

    楼上有人,楼上一直有人,二楼的阴影中出现了一张模糊不清的面容。

    木恩顺着许乐的目光往楼上望去,看见那张脸点了点头,不由皱了皱眉,做了一个相请的手势。

    “我叫沃斯,现在领导着地下抵抗组织。”

    “我从生下来的那一天起,我的人生使命,就是带领被压迫被欺凌的贱民和平民,使用一切方法来反抗帝国皇帝的血腥统治,推翻这个由好战狂人和无耻贵族凝结成的落后政体,为左天星域四十七个星系八百七十四亿民众寻找一个更加自由更加和平更加富庶的未来。”

    “在这二十年的时间里,我们的事业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挫败,数百万英勇的战士,拿着制作粗劣的武器,抵抗着皇室的战舰大炮机甲,在付出了血河一般的代价后,却没有找到任何成功的希望。”

    “直到你的出现。”

    二楼阴暗房间里高背椅上的瘦削老人,缓缓转过身来,满脸的皱纹和那些黄褐色的老人斑,将他原本的白色肌肤侵噬的极为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