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章 后日之萌

    被笼罩在英雄光环下数十年的费城李家庄园里,那位被联邦公民们无比尊敬的军神李匹夫,曾经很认真地考虑过要照看一个可怜无辜的小学徒工,只可惜在宪章局的中央电脑资料中,那个小学徒工已经死了,于是联邦里所有人都认为小学徒工肯定不可能还活着。

    许乐当然没有死,他也不知道费城李家曾经试图找到自己,照顾自己,他更不可能想到封余大叔会和费城李家有什么关系,就连被他嘲讽多年的那一口烂牙,居然……也是被军神大人亲手打掉的。如果他知道这些惊人的秘闻,当年会不会用崇拜的眼光去摸封余的烂牙?如果他知道这一切的一切,或许他就能明白,为什么在矿坑上的如血暮色之中,封余大叔提起联邦人人尊敬的那位老人时,竟会毫不恭敬地用上了老头子三个字。

    此时的许乐正在一件简陋的三层小楼里吃饭,他用刀叉吃力地切割着盘中的野牛肉,时不时抬头看一眼墙壁上光纹不稳,随时可能报废的电视,电视里的新闻还在讲述着地方州管理委员会议员选举的事情,也提到了东林大区的那次秘密行动。联邦的任何一次秘密行动,都可能被反对派议员贴上黑幕的标签,用乔治卡林的学说,声嘶力竭地大加批判,不过许乐身为当事人却没有这种兴趣,他知道大叔的死有黑幕,只是那块黑幕应该远在很多年前就落下了。

    盘子里的野牛肉很硬,是他昨天才从冰柜里翻出来的,不知道冻了多少年,一点肉质的鲜味都没有,不过好在竟是没有变质,吃到嘴里当木头消化,对许乐来说,也要比那些合成食物更爽利一些。此时已是夏末,刚刚被他修好的空气调节系统开始输送凉风,却还没来得及驱赶走暑意,他抹掉额头的汗,将盘中的牛肉用最快的度吃完,摸了摸肚子,有些不满足地走入屋内,开始翻拣以及记忆那些零碎的事物。

    这幢三层小楼从政府土管局的资料上看,是属于许乐的。换个方法说,这里便是退伍士兵许乐的老家。梨花大学六月中就放了暑假,许乐拿出了购买已久的机票,踏上了回“老家”的旅程,为了在联邦里更安全地生活下去,他必须知道自己的老家在哪里,尽可能地熟悉当地的生活习俗情况,甚至是可能有的口音,这样才会尽可能地少出些马脚。施清海轻而易举地看出他是个有秘密的人,许乐不得不更谨慎一些。然而他没有想到,大叔给自己的伪装芯片所设置的“老家”竟是如此之远,从临海州机场坐了七个小时的飞机,又坐了十一个小时的大巴车,最后还步行了整整半天,他才来到了这个小镇上。

    他在这个小镇上已经呆了好几天,越地震惊于封余大叔的能力,这个小镇的选择实在是太牛叉了,偏远不说,而且这些年里因为泥石流的关系,绝大部分的居民都已经搬进了州政府新开辟的定居点。就算还留在镇上的几户居民,也大都忘了那幢三层小楼是属于谁的……很说不通的事情不是?实际上只是生活的重负,让本地廖廖可数的居民们,丧失了所有打听小道消息的兴趣,而镇小学和镇中学在好几年前就已经关闭,更是让许乐在安心之余,对封余的本事生出了无穷的好奇。

    能够挑到这样一个完美的伪装身份,必须要进入那些级别极高的联邦中控电脑里进行长时间的资料筛选,甚至代表着封余曾经入侵过宪章局里那台无所不知的中央电脑!

    许乐洗了个澡,站在台上将小镇的风景与那些特有的植物牢牢地记在脑海里,同时将那些资料里的东西再次与实际联系加强了记忆。他下意识里摸了摸手腕上的金属手镯,想到里面那些细细金属丝上灿若星辰的芯片,一粒芯片便代表着一个全新的不为人知的身份,如果都像他此时的身份一样难以找出漏洞,这需要多长时间的准备?

    联想到冰柜里藏了很多年的野牛肉,一丝真挚而充满祈祷意味的笑容从许乐平凡诚恳的脸上浮现出来。

    ……

    ……

    结束了夏日的反乡之旅,许乐经由漫长而辛苦的路途,重新回到了临海州大学城。这一次旅行除了让他对于自己的新身份更加的确认之外,也让他的精神上受到了一些冲击。直到此时,他才知道,原来东林大区并不是联邦里最贫穷的地方,那个叫做光明的小镇子,才真是穷到了极点。他无法理解富庶达的联邦,尤其是都星圈最核心的星球上,怎么可能还会有这样的地方,居然还有农夫这种职业,而不是舞台上演的那种……联想到曾经遇到过的那一对兄妹,许乐对这个社会的不公有了更深一层的认知,只是他不清楚这种不公平究竟是怎样来的,而又应该怎样解决。但是潜意识里,他依然对联邦政府没有丝毫好感,反而对势力多出了一些好奇和模糊的认可。

    九月初,梨花大学校园再次打开,许乐又开始了教学楼与房间之间枯燥的来回运动。梨花大学的工科基础教学果然拥有与它名气完全不相符的实力,许乐如饥似渴地吸收着那些知识,比如静农牌高能蓄电池的工作原理,封闭结构下三系统的数据契合参数,晶矿石在光照条件下的电子自动跃层规律……

    明天便要开始进入实验室大楼,进行实践学习,许乐想到这一点,便觉得手上的皮肤开始痒,离开东林,离开矿工的操作间已经一年多的时间,除了给自己做了根防身的电击棍外,已经很久没有接触到那些电子板,管线,金属……那种美妙的触觉和淡淡的高能塑料味道,实在是令他十分想念。

    “在想什么呢?又在想将来去上林果壳公司应聘的事情?”一个低沉而清冷的声音将许乐从想念里拉了出来。他愕然地停止了搓手的可笑举动,看着桌子对面那个戴着黑框眼镜的女生,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说道:“在想明天的实验课,周教授会不会让我们自己动手组装设备。”

    是的,在平静的大学生活之中,许乐生活里最大的变化大概便是桌子对面这位习惯性戴着黑框眼镜,文静清纯到甚至有些冰冷的女生。

    那一辆黑色幽灵轿车驶入梨园的时候,许乐和张小萌两个人认出了彼此,也就是从那一天起,偶尔他们会在校园里遇见,随着点头打招呼的增多,他们开始坐在一起吃饭,虽然引来了很多人不解的眼光,不清楚家世颇佳的张小萌为什么会跟小门房旁听生走的这么近,虽然许乐并不愿意成为众人的焦点,可是他还是很喜欢和张小萌多在一起坐坐。

    张小萌看着对面的呆子,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联邦调查局的监视小组在维持了一个学期之后终于撤了,校园里的学生们也习惯了自己从s2的归来,一切都回到了平静。她想要接触的那个目标却像是永远消失在了校园之中,再这样平静的下去,她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变成了一个单纯的学生。

    和许乐在一起吃饭,在她看来并不代表什么,她只是觉得一个退伍的士兵一边当门房打工,一边在学校里读旁听,想要将来进入果壳公司当机修工程师,实在是一个很努力的年轻人,她很欣赏这一点。同时她想请许乐多吃几顿饭,或许是因为当初她曾经偷吃过对方的小狗饼干,并且还误会了对方,而且在她的猜想当中,许乐的经济条件一定不是特别好,至于为什么会在机场大巴遇见,她认是国防部给退伍士兵的福利……

    “下个月有双月节,学校有舞会。”张小萌望着他说道,“需要男伴,你愿不愿意陪我去?”

    听到这个请求之后,许乐没有马上开口。张小萌静静地注视着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忽然提出这样的请求,看着许乐长久没有开口,心中闪过一丝失望,不是失望于对方拒绝,而是失望于许乐因为害怕那些异样的眼光而退缩,或许自己真要一个人去参加那个乏味而必须参加的舞会。

    “我自己有钱去买比较合适的衣服。如果舞会上没有你的相亲对象,也没有那些狂热追求你的人,你也不是需要我当你的临时男友或挡箭牌。”许乐抬起头来,很认真地说道:“那我就愿意陪你去。”

    听到这么多的前提条件,张小萌没有生气,反而很开心地笑了,镜片上闪过一道亮光,非常清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