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五十一章 据点

    宇宙内最强悍的生命是一种叫做蟑螂的甲壳类生物,许乐的生命向来如它一般强悍。

    宇宙内与人类最接近的强悍生命是老鼠,再次熟门熟路在阴暗地下道中傻笑爬行的许乐,此时真的很像一只皮毛上挂满了黑泥的大老鼠,所以哪怕单身处于帝国之中,面临着无数精锐部队的捕杀,他依然能够好好地活着,并且努力地奔走着。

    只是奔走总需要目标,他的目标毫无疑问是回到联邦,回到家乡。原先他将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大师范府中可能有的飞船以及某艘可能存在的越当前技术水平的飞船之中,只可惜这些本就有些虚无缥渺的希望,被那个疯狂的文艺中年全部撕成了碎片,甚至还险些因此而丧命。

    虚无缥渺的希望都不复存在了,怎样才能回家?现在该去哪里?

    他在一处湿漉漉的生活污水处理管道口旁停了下来,靠在满是青苔的墙壁上。

    坐下后,暂时的放松让身体内那些被怀草诗用拳头生生打断的骨头,便开始用痛苦表示最大的抗议,以他那恐怖的耐受力,也忍不住急促呼吸了好一阵子,才忍住了呻吟的冲动,让模糊的视线重新聚焦。

    苏珊大妈的小院肯定不能再回去了,帝国皇家情报署既然已经查到了那边,自己再回去就等于送死,更令许乐感到担忧的是,怀草诗究竟会不会遵守二人间没有任何约束力的密室协议,放过那对善良的母子。

    目光落到衣袋里夹着的那张纸条上,借着幽暗的光线,再次将纸条上的几行帝国文字和一副草图认真地看了遍,许乐陷入了沉思。他清楚这张明显草草写就,从而显得非常不严肃的纸条,实际上代表着一把钥匙,一把通往帝国内部某个神秘势力的门钥匙。

    但问题在于,直至此时,许乐仍然没有想明白,帝国内部那个神秘势力是什么来头,贵族还是平民起义军?他们帮助自己又有什么目的?按照联邦政府对帝国民间思潮的远距离椎断,似乎在帝国内部,没有哪个阶层会对联邦抱有哪怕一丝的好感。

    更令他感到警惧的是,在这次大师范府事件中,这个神秘势力展现出来的力量太过强大,强大到他甚至有些不敢相信。

    在无数帝国部队的重重包围中,那个神秘势力居然能够悄无声息地进入大师范府,没有惊动任何人就制伏了那个看似疯癫但绝对不简单的大师范,然后这个神秘势力居然能够留下一台狼牙机甲,并且让严密的帝国包围圈出现了一道裂缝!

    依照许乐掌握的历史知识分析,像白槿皇朝这样的集权帝国内部,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出现如此强大的反对派力量,要知道去年的贵族叛乱有那位亲王殿下的参予,结果在帝国恐怖的独裁机器之下,也只能得到个风吹雨打烟尘散的可怜下场。

    不解的疑问还有很多。

    如果那个神秘势力真的是站在皇室的对立面,为什么当时他们没有杀死怀草诗,甚至没有帮助自己杀死怀草诗的一丝痕迹?为什么他们没有杀死大师范,而是用这种近乎顽童玩笑的方式,将大师范赤身**的吊了起来?

    大师范囚禁他和怀草诗,最终是想让他们赤身**相枕而眠,那个让大师范变成可怜倒悬男的人,这种处理方式看上去……更像是对大师范这种疯狂企图的嘲弄和报复。

    对,就是报复,是站在自己和怀草诗立场上的报复!

    阴暗的地下水道中,许乐眯着的眼眸里泛过一道亮光,然后迅敛没不见,他闭上了眼睛,回忆着自己去年开始逃亡以来经历的所有细节,尤其是从那片枫湖里逃脱时的经历,似乎一直隐隐有一双目光正在注视着自己,注视着自己的后背……

    某种不可思议的猜想,某个他曾经无比期盼的事实,渐渐在他的脑海中逐渐成形,因为这种猜测所带来的震惊,他的眼睛闭的越来越紧,直至那双直眉挤作一处,肩头微微颤抖。

    三天之后。

    那场震惊整今天京星,尤其是让贫民区百万计民众感到胆颤心惊,无比恐怖的事件,早已经悄无声息的结束。

    帝国情报署的密探们或许还在尽忠职守地审查每一条线索,贫民区外围的交通要道,还有无数荷枪实弹的军人进行着严苛的检查,但对于生活在这片漫漫破烂街区里的底层民众来说,被长年苦难折磨的已经麻木的心情,早已泛不起多少波澜。

    那场恐怖的事件,对于他们来说,顶多是晚饭后的谈资,生活总还是要继续,那些住在大师范府周边的贫民,在拿到了极微薄的补贴之后,抹干了眼泪,开始面无表情的再废墟上收集家中寒碎的家俱和不多的埋在泥土里的值钱物品……

    一个脸色苍白,身体瘦削,眉毛稀疏的年轻人,从一间污烟瘴气的赌场里走了出来,脚步踉跄双眼无神的他,没有吸引任何人的注意,对于贫民区这些忙于生计的百姓来说,像这种日夜耗在赌场中,时刻可能倒毙街头的烂赌鬼,不值得浪费一秒钟的时间去看或是同情。

    这今年轻人操着一口地道的南方郡治口音,与街旁卖早餐的街贩别扭的套着近乎,最后依然没有能够讨来几口吃的,他不禁表情有些悻悻,嘴里咕哝着不干不净的话,将双手伸入裤兜,一摇一晃地向着旁边的小巷里走去。

    这个看上去有些犯嫌的烂赌鬼,就是许乐。

    虽然他没能从那个摊贩手中拿到热腾腾的食物,但至少确认了他没有找错地方,那张纸条上留着的地址,正是这条小巷里面一处不起眼的破院子。

    成功从臭水塘逃离之后,他没有想办法远离这座满是军人的都城,而是选择继续留了下来,留在这片贫民区之中。看上去有些冒险的选择,实际上经过了深思熟虑,他对帝国别的地方都不熟悉,而这片拥挤着百万贫民,充斥着各式各样罪犯妓女小偷的街区,才能真正地掩护他,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他比那些追捕自己的帝国人,更像贫民区里的一员。

    那天在地下道里的思考没有持续太长时间,许乐向来是一个擅长把复杂问题简单化的人,既然前面已经没有路了,那个神秘势力留下一条路,那么好,便简单地走上去便好,再怎样凶险的阴谋诡计,大概也没有帝国皇室的愤怒恐怖。

    更何况那个深藏在他心中的猜想,也需要与那个神秘势力接触加以印证。

    轻轻敲醒沉睡的院门,过了片刻,有一个面无表情的中年大婶把他带了进去。看着这个似乎并不怎么欢迎自己的大婶,许乐很自然地想起了苏珊大妈。

    没有身份确认,没有检查,没有什么暗号,许乐就这样被人带进了破落小院的深处,他甚至有些怀疑,对方究竟知不知道自己是谁?噢,这不是哲学问题,而是逻辑问题。

    破落小院的深处是一片开阔的场地,四周胡乱搭砌的木屋,非常好地将院子外面的窥视眼光隔开,而场地中间摆放着的那些汽车零件和修理工具,想必也能成功地瞒过情报署卫星的侦测。

    右前方的木屋外面是一排简陋的厂房,里面不时传来电机旋转的声音,只不过因为时间还早,所以声音并不密集。

    观察到此时,许乐已经能够确认,这是一处用汽车修理厂作为掩护舟据点,只是他还不清楚,据点的主人是谁。

    一楼的客厅内场景顿时为之一变,十几名赤着上身的大汉表情不善地盯着走进来的许乐,这些大汉身形魁梧,肌肉达,手里不停拨弄着明显违禁的重火力枪械,更令人警惧的是这些人身上所散出来的那股危险气息,那股不怎么把人命当回事儿的狂热气息。

    许乐在意的是这些人目光里所流露出来的情绪,厌恶、轻蔑、嘲讽、残忍……这种情绪他很熟悉,在西林战场上,他经常能够看到帝**人对联邦人投射出相同的目光。

    “看来,你们很清楚我的身份……”他站在场地中间,说道:“而且你们似乎并不欢迎我,不过说实话,不管你们是什么来历,想和我怎么合作,我都不怎么看好你们……”

    就在这时候,一直坐在椅中背对他的那个男人微笑着开口说道:“不用担心我们的纪律性,虽然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都很讨厌联邦人,但…………他们是我的兄弟,没有经过我同意,这里不会有任何人出卖你。”

    男人站起身来,望着许乐微微一笑,继续说道:“另外在这里你也不再担心你的安全,做为本区最大的黑帮领,事实上,这片贫民区由我管理……而不是皇帝陛下。”

    许乐沉默片刻后耸耸肩回答道:“黑帮领?有些出乎我的意料,看来要和我交谈的应该是别的人,你上面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