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四卷 星光流年 第四十九章 夺路猛男

    有人在帮助自己——这里并不包括怀草诗,倒吊大师范,轻易开启合金门的神秘势力,很明显不是帝国方面的人,对于思维清晰并且足够冷静的许乐来说,得出这样一个简单的判断并不需要花太长时间。

    身份显赫的**中年人倒悬于青树晨光之中,诡异的画面让两个人同时怔,然后马上清醒,只是基于那种潜藏在阴暗中的极度危险感,怀草诗的反应必然要比心境清明的许乐慢了些许,两个人同时扫视最近的地方,试图找到一把武器。

    只要能够拣到一把枪,他们绝对会在第一时间内向对方抠动扳机,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在暗室内异常凶险的厮杀,他们早就已经确认,对彼此、对彼此的世界,对方都是最危险的人物,能够杀掉对方,任何英雄英雌间的惺惺相惜,高处寂寞感都是狗屎。

    但很可惜又很奇怪的是,那个制住大师范,把两个人从囚室中放出来的神秘人,并没有给许乐留下武器。

    晨风吹拂入白色的院落,院落外安静的没有一丝声音,初起晨鸟懵懂的眼睛还在软茸里半闭。

    时间,两个人这时候最需要的就是时间。

    许乐没有看怀草诗一眼,眯着眼睛现了倒吊大师范头顶贴着的一张纸条,闪电般探手取下,闪电般一弹双腿,没有一丝停滞,带着丝绝决意味,向着高耸的白色院墙冲去。

    金光在那个纸条上一瞥而过,风中的神情凝重之色一闪而过,他不知道院墙外那些帝国部队的布置,也不知道会有多少危险正等待着自己,但他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再和怀草诗呆在同一个地方,愚蠢地等待对方召来帝国的精锐部队,把自己杀死一百遍,一百遍。

    怀草诗看着那个如同一只大鸟般潇洒翻过院墙的背影,眯若新月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狠意,右手掌按着骨折剧痛的大腿,大声喊了起来。

    腿部受了重伤,她知道自己没有办法留下许乐,一念及此,她不禁有些感叹那个家伙的运气,殊死搏斗中,那个家伙身上不知道多少根骨头被自己打断,偏生两条腿却是完好无损。

    大声喊人,太像一个无助的少女在黑夜小巷里被抢劫时的反应,怀草诗很厌慢这一声喊,然而如果要把那个家伙留下来,除了大喊一声,似手别无它法。

    神秘人粘在大师范头顶的小纸条上写着几行简单的帝国文字,用简略的方式叙述了院墙外的情况,写了一个地址。许乐不是很明白这件事情幕后的故事,也很难相信院墙外的革国部队居然真的后撤,更疑惑于那个神秘人直接把纸条贴在大师范的头顶,难道就不怕怀草诗先看到?

    抱着送死或者说同生共死又或者说死里求生的毅然决心,许乐跃出高立的院墙,却没有看到想像中的钢铁洪流,无数强大的足以摧毁战舰的炮管,只是一片夜色之中的荒芜废墟。

    原来纸条上说的都是真的,数公里外隐隐能够见到那些帝国部队的灯光,四十五度角望过去的夜空中,有轰鸣的战机正在进行高盘旋。

    本是死路,却忽然成了生地,许乐微一措愕,脚下的度却没有减慢丝毫,因为这时身后院内响起了怀草诗暴怒的喊声,撤向外围的那些帝国部队在听到这声暴喝后,马上开始躁动、行动起来。

    强大到不像样子的公主殿下,原来也会像一般女生那样惊声尖叫,许乐的脸上闪过一丝快活的笑容,双眼中却是丝毫笑意全无,盯着数百米外那台隐在树林里的那台机甲。

    那是一台浑身泛着金属色的狼牙新式机甲,似金属刺般再微引擎附着构件,在茂密的树林里如同枝丫一般崎岖向天,大有不平愤怨之气。

    这台狼牙机甲的座舱已经半开启,里面没有帝国机师,许乐的耳力极好,能够清晰地听到引擎处于启动待命状态的低沉嗡嗡声。

    四周的帝国机械部队高向白色大师范府扑来,尤其是几十台狼牙机甲的厉影,瞬间割裂了空气,化作关数道令人窒息的影子,迅逼近。

    这是留给自己的机甲吗?许乐蹙着眉头想道,然而没有时间再想,踩着满地碎砾与倒覆在地的青树凄惨枝干,如巨鸟投林般高高跃起,在空中极漂亮的一个倒旋,嗖的一声钻进了这台无主的狼牙机甲。

    后背重重地撞到座椅上,带动着那些断裂的骨头一阵剧痛,他的脸色苍白,却是哼都没有哼一声,手指快在触式光屏上掠过,左手猛地一拉控制杆,如同闪电般快摁动杆下方的快捷触,成了自己的第一个动作n“刀糊昭

    狼牙机甲座舱门强行物理关闭,液压阀因为承受了负荷的越限操作而开始嘎吱作响,左机械臂上的机炮铮的一声弹出,几乎同时,沉重的机身猛地一沉,机械腿膝关节处的微引擎嗡鸣之声大作。

    呼!巨大低沉的轰鸣声,携带着泥土翻起的声音,隐藏在密林里的狼牙机甲横生生弹了起来,避过了两枚刚刚射来的远程炮弹!

    猛烈的爆炸,完全没有能够伤害到狼牙机甲丝毫,许乐表情冷静地输入操控命令,迎着高袭来的三台帝国机甲冲了上去,

    只见一片电光闪耀,他所操控的狼牙机甲瞬间提,拖动着几偻令人眩目的残影,狠狠一脚踹在那台冲在最前的帝国机甲小腹部,同时右机械臂弹出的尖刺,自左机械臂肘下穿出,神出鬼没一般刺入第二台帝国机甲座舱位置。

    得到院内怀草诗示警,最先冲过来拦截许乐的这三台帝国机甲,都是帝国最精锐的机师,他们的反应不可谓不迅,所采取的三角队形也非常严谨,然而很可小……就像那句被无数小说剧本重复了无数遍的话,他们遇到的是许乐。

    右机械臂尖端探出的巨大锐刺还在帝国机甲座舱内闪耀着恐怖的电芒,被踹飞的帝国机甲还在空中凄惨的倒退,强行调整着动平衡从而浑身怪异的扭动,许乐操控的狼牙机甲左臂上的机炮开火了。

    蓬的一声很简单直接好射击,艳丽的火光照耀黑暗的清晨,最后那台帝国机甲直接被轰倒在地!

    当这台帝国机甲重重摔倒在地时,座舱内的帝国机师依然没有想明白,在这么短的距离内,许乐凭什么敢开火?难道他不怕弹片的溅射,不怕爆机后的猛烈爆炸?

    帝国人还是不够了解许乐,或许怀草诗了解,然而作为宇宙机战最强者的她,此时还在院墙里面,表情肃然冷漠地看着面前的机甲,还没有来得及登舱。

    对于许乐、李疯子、怀草诗这样的人来说,只要让他们进入机甲,他们便能做出很多人难以想像的疯狂事迹,哪怕此时许乐没有拟真系统帮助他操控机甲,可是当左手握住冰冷的操作杆,右手轻拂光滑的触式光屏,坐在沉闷的座舱内,感受着身下这具沉重金属身躯的强劲颤抖……无数的自信与战斗**,便会涌入他的体内,让他变得比平时更强大,强大到难以战胜。

    机炮的轰击生的那瞬间,他操控的狼牙机甲不可思议地疾后退,妙到毫巅地脱离了弹片溅射的范围,然后化作一道狂风,以诡异的姿态绝然倒退。

    撞断三棵细树,半截颓墙,每西夺一路,而去。

    齐大兵在远处一座小楼上拿着电子望远镜,平静而冷漠地观察着这一切,组织伪造的皇家密令不可能欺骗军方太久,所以他必须提前消失,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马上撤离,而是留在附近看着专门留下的那台机甲。

    他想知道组织究竟想做什么,当看到那个越过院墙的身影后,他大致明白了军方的紧张和组织的意愿,然而对联邦人没有丝毫好感的他,潜意识里很想看到那个家伙死去。

    一台狼式机甲,当然不可能抵抗重重的机械部队,他常年潜伏在皇家特种营,非常清楚大师范府外这些精锐部队的战斗力,所以对组织的安排不免觉得有些荒唐可笑。

    他拿着电子望远镜,看着如数同烟尘般高扑杀过去的帝国机甲,唇角泛起一丝冷漠轻蔑的笑容,开始同情那名联邦人的命运。

    然而接下来生的一切,让他握着望远镜的手忍不住一紧。

    大师范府里一声怒喝似的尖叫,突然爆的激烈机甲战斗,在废墟与覆村间展开,瞬间不知有多少弹雨倾泻而出,多少火光照耀四野,偏弹雨火光之间,那台狼牙机甲的身影始终不倒不灭,犀利如初,生猛持久。

    齐大兵情绪复杂地放下望远镜,那台狼牙机甲潇洒嚣张的战斗身姿似乎还停留在视网膜中,心中生出沉重的感慨,那个夺路而走的联邦人原来竟是如此猛男。

    看来那个人真有十分之一的机会成功。他皱了皱阴沉的眉头,整理好房间内的一切,顺着木制的具式楼梯走进了阴暗的地下通道,向组织拟定好的联络点走去。